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十九章 走前人的路

还有一个姓李的家伙,穿越时候的条件,和朱大鹏自己现在差不多。却凭借一招“支部建立在连上”,打得党项人退避三舍,假以时日,恐怕取代赵匡胤建立大宋朝的,必将是他。还有,还有另外一个姓李的,则在八国联军中左右逢源,进而推翻了某个时空中的满清,建立起来一个横跨太平洋的君主立宪制帝国。
他急于激励大伙上进,一不留神,就把后世官场文章,“享受某某待遇”给抖了出来。众人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却也知道徐老三凭着一个祸害人的法子升了官,一个个张大嘴巴,满脸羡慕。
“每个百夫长等会儿过来领一根白蜡杆子,本队的十夫长伸出左手,一起抓住这根拉杆子,跟着向前走。千夫长负责监督,凡是走路不听口令,或者步幅跟本队其他人差太大的,直接那鞭子朝腿上抽。错一次两鞭子,第二次加倍,第三次再加倍,一天连犯四次以上,全队集体抽鞭子,并且取消晚上吃肉资格!到了晚上我亲自过来考核,麾下有三队以上还没学会控制步幅的,整个方阵所有人都没肉吃!”看着满脸畏惧的军官们,朱大鹏毫不怜悯地宣布了新的辅助训练手段,以及新的奖惩条例。
如此又过一个多月过后,完全由军官种子组成的队伍,终于有了几分后世大学生接受军训时的模样。虽然其中大部分人的脸色,依旧黄中透黑,但走起路来却昂首挺胸,一个个精神抖擞。
前者还好说,朱大鹏亲自去找赵君用“沟通”了http://www.hetushu•com一回,并悄悄送上了一面珊瑚屏风,左军的粮食,基本上就能按照五千士兵的标准足额发放了。虽然距离左军的实际消耗量,还有一定差距。但朱大鹏再自己掏腰包补贴一部分,倒也不至于让弟兄们饿着肚子受训。
这样下去,大伙早晚都得白白地葬送在敌人屠刀之下。眼看着天气渐渐转冷,周围传过来的,有关朝廷大兵即将来袭的消息,也一天比一天似模似样。朱大鹏心里急得火烧火燎。
“不用这样!”朱大鹏见状,再度出言干预。“徐队长先在你的麾下接受训练,等把亲兵队的架子搭起来,他再走马上任。今天训练结束之后,每名百人长回去,在麾下的弟兄里边,替我挑两名亲兵出来。要身子骨足够强壮,还得头脑机灵的。明天一早,让他们去徐队长麾下报道。跟着你们一起接受训练!”
“我说徐老三啊,你就不怕半夜解手掉沟里淹死?!”同为苏先生的徒弟,千夫长孙三十一对徐洪三最为知根知底,双手叉在腰间,扯着嗓子质问。新出炉的训练方式,特别是那根白蜡杆子,明显是参考了牙行训练轿夫的经验。而放眼整个左军,能跟都督大人说得上话的,还做过轿夫的,除了徐洪三还有哪个?!
然而兵器方面,赵君用却死活不肯通融。到目前为止,总计才给了左军五十把钢刀,一百根长矛和八百五十根削尖了的木头杆子。刚好够武装一个千人队。至于这样武装起来的千人队hetushu•com,至于能不能上战场,上了战场之后是杀敌还是被敌人杀,则不属于长史大人的关心范围,所以赵大人也不会操那份闲心!
“诺!”众军官们闻听,又齐齐回答了一声。心中立刻暗暗盘算起来,眼下自己手中哪些弟兄能满足都督大人的要求,并且将来能跟自己互相扶持。给主将当亲兵,将来战死的风险大,但升官的机会也凭空翻了数倍。从现在起开始套交情,绝对比等后者飞黄腾达时,更容易,也更牢靠。
死,朱大鹏肯定舍不得他们立刻去死的。这批军官种子的伙食是按照亲兵标准,又加了一倍制定的。如果培养战兵的话,就可以直接乘以四。换成辅兵,则乘以十都绰绰有余。为了解决骤然增加的口粮消耗,他把麻哈麻家中所藏的一幅柳公权的真迹,都偷偷拿出去给贱卖了,心疼了苏先生两天没吃下去晚饭。如果随便就让军官们去死的话,岂不是做了赔本儿买卖?
而徐洪三本人,则把头垂得更低了。红着脸,带领麾下弟兄,将白蜡杆子一根接一根递到各位百夫长手上,然后自己手里也拿了一根,与麾下弟兄们一道,规规矩矩走到了第一千人队的末尾。
其他几名千夫长闻听,也恶狠狠地竖起了眼睛,恨不得将徐洪三立刻生吞活剥。朱大鹏见到此景,立刻将手中木棍举了起来,先朝着叫嚷最欢的孙三十一肩膀狠狠来了一下,然后冲着所有人大声宣布:“都给我闭嘴!仔细听好了,徐百夫长给我出了个好主意,从hetushu.com今天起,升为亲兵队的队长,级别还是百夫长,但是可以享受千夫长待遇,同时赏铜钱十贯。你们这些人如果有好主意,也可以私下向我进言。凡是采纳者,至少赏金十贯,官职也会酌情提升。”
再向先前一样按部就班训练下去,无异于等死。他必须寻找一些前人都没发现的捷径。而他所知道的大部分捷径,都是从网络小说中得来的,比如某个姓武的家伙,因为懂得如何打造燧发枪,就在明初拉起了一支所向披靡的火器部队。再比如有个姓黄的家伙,因为发明了长枪兵向右旋刺技术,就以三个月一批的速度,爆出了数万精兵,直接将另外一个时空的满清铁骑赶回了深山老林当中。
不过累归累,这些军官种子心情却非常愉悦。因为他们忽然发现,原本被大伙视作比登天还难的跟随节拍走路,居然并不比下地除草难上多少。而自己仰头挺胸走了一整天之后,在回营房的路上,竟习惯性地把头抬了起来,跟人打招呼时,中气也好像比原先充足了许多。
但这五百斤生铁和几十件铜器,经工匠之手处理过后,也不过使得左军又多出了一百多把钢刀,和几身表面镀了铜水的铠甲。朱大鹏嫌那铠甲做得太花哨,防护力太差且沉重无比,不肯穿。苏长史和孙三十一、徐洪三等人,倒是一人挑了一件,每天不管多累都披挂整齐了,好像随时都准备上阵厮杀一般。
一个祸害人的提议,居然就能换个千夫长官职,并且还能出任亲兵队长,从此前http://www•hetushu•com途无法限量。这等美事儿,大伙怎么没摊上?!当即,众人看向徐洪三的目光就变得非常复杂,一个心中暗暗决定,下回有了类似机会,必须抢在别人前面去找都督大人进谏。哪怕不被采纳,至少也能给都督大人留下个深刻印象。日后升迁、获赏,都能排在别人前面。
这些穿越界的前辈,无论其故事是真的,还是虚构。在朱大鹏看来,都未必没有借鉴意义。而他现在迫切需要确认的只是,到底哪条路最适合自己目前的条件,哪条路能最快赐予徐州军自保能力而已。
芝麻李当初答应帮忙招募的士卒,也全部都到了位。朱大鹏和苏先生两个最初商定的那个三级划分,内部竞争,末位淘汰的训练制度,也终于可以在整个左军中尝试推行了。但左军的粮草和器械供应方面,却又出现了大麻烦。
虽然这辈子脚底上的老茧,比上一辈子那个宅男厚了五倍,然而一天路走下来,朱大鹏的左脚底板,依旧被磨得鲜血淋漓。
更让他们喜出望外的是,因为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彻底分清楚了左右,朱都督居然要给大伙吃肉。虽然六百个人分吃一头猪,摊在每个人碗里不过是二三两的样子,一口就能吃完。但那毕竟是肉啊!上一次吃到时候,还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有些生来命苦的家伙,甚至长到这么大,连口肉汤都没喝过。这回终于开了荤,明天就去死都值得了!
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持续练习了三天跟随口令走路之后,一干军官种子就发现,他们和_图_书来到了本次整训的第二个重大关口前。以每百人一队,排成十行十列的正方形大阵,齐步行进。行平列直,谁也不准走得太快,也不准拖同行袍泽的后腿。
朱大鹏被逼得没办法,只好答应了苏先生的提议,私下去找城里幸存的张大户去募捐。后者在城破之夜,因为及时向红巾军捐献了一批金银而幸免于难。现在却被老熟人苏先生仗势欺人了一回。只好被逼无奈,咬牙切齿地凑出了五百斤生铁和一批铜盆,铜碗之类的金属物件,破财免灾。
众人闻听,立刻发出“嗡”地一声。随即,所有人将目光齐刷刷地转向了正在组织人手朝校场中搬白蜡杆子的第一千人队第四大队百夫长徐洪三。而作为朱大鹏的最早追随者徐洪三,则始终将目光看着地面,无论队伍里的叫骂声再大,都绝不抬头。
孙三十一虽然是他的老上司,哪敢在都督大人的亲兵队长面前托大。赶紧亲手将徐洪三拉出来,请他代替自己指挥训练。而自己,则取代了徐洪三原来的位置,老老实实地捧白蜡杆子去了。
再看那些被当作军官种子培养的弟兄们,则一个个走路摇摇晃晃,非但脚底板子血肉模糊,整个人也累得几乎脱了形。轻轻用手一推,就能像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
有道是,人朝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徐洪三“升官发财”的例子摆在前面,众军官种子们无论接受训练的积极性,还是参与左军内部事务的积极性,都提高了数倍。各种可以提高训练速度,并且增加训练乐趣的奇招,妙招,都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