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二十一章 做个大炮仗吓死你

因为没有任何人暗中“关照”,左军手里也领到了足额的火药和火器。一共三支长满了绿锈的盏口铳,还有大约五百斤火药,百余颗铁制的“炮子”。满满装了一板车,直接推到了西门大校场里。
“什么也不想得到。只是觉得他不属于这里,随时都准备走开!”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打入朱八十一亲兵队伍里的那个眼线也不愿再回避什么了,想了想,继续低声补充。
“嗯!”朱大鹏眉头紧皱,低声沉吟。姓李的家伙跟赵君用穿一条腿裤子,这一点他早就亲自领教过了。如果被此人发现自己新配的火药威力与武库下发的东西大相径庭,少不得会报告给赵君用。然后新配方就成了整个徐州军的共用配方,再也不是左军的秘密武器了。
说罢,又估算了一下盏口铳的容量。想了想,低声对徐洪三吩咐,“等会儿别压得太紧。炮子的数量也别放太多。引火线留长一点儿,然后点了就跑,别站在原地等动静!”
注1:盏口铳,又名盏口炮,元代军队火器。具备了火炮的雏形。现存文物显示,该炮身长长35.3厘米,口径10.5厘米,尾底口径7.7厘米。重6.94公斤。倍径(炮身和炮管内径)比为3。因此威力相当有限。
想到这儿,赵君用又撇了撇嘴,继续冷笑着说道:“他那是装神弄鬼装过了头,自己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弥勒佛的肉身了!你发现的这个消息很有价值,我给你记在功劳簿上,将来一并升赏。回去继续你给我盯紧了他。如果他敢抛下左军自己逃走的话,不用请示,立刻将他给我就地正法!”
“清楚了!”两个眼线吓得又是一哆嗦,磕了个头,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瞎鼓捣了些,但没弄到足够的硝石和硫磺,所以只鼓捣出了两、三斤!”朱大鹏自己制造火药,是为了避免徐州红巾军像自己上辈子所了解的那样,稀里糊涂就不见了踪影。所以也没什么保密意识,想了想和_图_书,顺口回应。
想到这儿,朱大鹏把心一横。不顾身后亲兵们的一连串咳嗽,笑着点头,“行,你留下吧。不过一会儿躲远点儿,那东西我也是才第二次用,非常没把握!”
李慕白今天的谈性非常浓,一改他先前见了朱大鹏就公事公办模样。见后者只是“哦”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便堆起满脸笑容,试探着询问,“听说,听说都督大人,也在造火药?!”
“至于么,你好歹也是杀过人的!”对他如此紧张戒备的模样,李慕白心里头十分不屑。不就是半斤火药么?又不是什么佛家的掌心雷。躲二十步远还嫌不够,你还以为能把天轰个窟窿呢!
装填麻烦,威力极差,更谈不上什么准头。一排排摆上几千门,同时发射,也许还能吓死不少人。单独拿一门出来,连流民家里头的烧火棍都不如。至少后者还有个长度优势呢,着急了可以抡起来朝敌人脑门儿上招呼。这铜火炮,就一尺长的炮身,粗细却超过半尺,吓唬完了人之后,只能抡起来当板砖用。还太沉重了些,远没板砖用起来顺手。
“置身事外,袖手旁观?他旁观什么?旁观咱们和朝廷鹬蚌相争么,他能得到什么?”赵君用头脑相当敏锐,立刻听出了眼线真正想说的意思。
然而想到自己动用了苏先生、孙三十一等所有地头蛇,都只弄到了几斤硝石。朱大鹏又忍不住连声苦笑。没原材料,光知道秘方有什么用?还不如痛快地交出去,看看姓赵的有没办法,买回足够的硝石来。至少那样,徐州军再对上蒙元朝廷的大军,不至于被迅速剿灭,甚至在历史书上连个痕迹都没能留下。
“是!”正在门口值守的心腹们答应一声,迅速跑下去传递命令。
“听清楚了就回去吧,继续盯紧了他,有情况随时过来向我汇报!”赵君用满意地挥了下手,命令二人离去。目送着俩眼线的背影融进黑夜当中,他又慢慢转过身,倒背着双手在hetushu•com屋子里踱步,“铁棍上钻孔,自己配火药?难道他被咱老赵逼急了,想另辟蹊径不成?可盏口炮是铜铸的啊,他怎么连这点儿常识都不懂,居然还想着去钻铁疙瘩?!”
“哦!”朱大鹏闻听,轻轻点头。很显然,红巾军将领们看不上火器,这玩意儿到目前为止,也的确没有让人重视的价值。
想到这儿,他断然做出决定,“来人,传本长史的令,让司库参军把武库里的火药全拿出来,明天一早,亲自分发到各军手中。城墙上的盏口铳,也都取下来,与火药一并分发到各军当中。让各军将士,提前熟悉此物的威力,以免战场之上乍一遇到,被吓得惊慌失措!”
捡了这么大的便宜还想一走了之?那姓朱的能走到哪里去?如果蒙元朝廷的大军打过来,第一个要追杀的目标是芝麻李,第二目标就是姓朱的!咱老赵,只能排到第三,或者第四!
“胡说!他走,他能走哪去?他现在的名头,可一点儿不比咱们大总管小!”赵君用无法接受这个说法,冷笑着撇嘴。
接连吩咐两遍,他才算放了心。自己先拔腿走到赵君用的心腹李慕白身边,跟对方一起观摩新火药的试射效果。
“朱都督不必客气!”李慕白侧开半步,然后躬低身子,以下级拜见上级的礼节回应。“下官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刚好在旁边看个新鲜!”
朱大鹏最近一段时间正闭门造车弄火绳枪,累得晕头转向。一见到武库拨发的实物,立刻喜出望外。迫不及待地指挥着亲兵们把盏口铳擦拭干净,再拿武库发放的火药试射一轮。然而炮声过后,他脸上的笑容却瞬间就被冻成了冰。
李慕白却得寸进尺,立刻要求留下来观摩左军的下一轮火炮试射。“那,那下官,下官能不能看看,看看将军大人的火药装到这盏口铳中,会是,会是什么效果?!”
他现在稳坐徐州军第二把交椅,说出的话来莫敢不从。第二天一大早,揣摩了一夜m.hetushu.com上意也没揣摩出任何结果的司库参军李慕白,就顶着两个黑眼圈,亲自带着心腹,把武库里已经板结成块的火药和城门楼中锈迹斑斑的盏口铳平均分成了数份,逐一派发到各位将领手中。
“换火药!到我房间里第二个柜子里去拿!”没等亲兵们试射第二轮,朱大鹏就咬着牙命令。
正不屑地想着,忽然看见徐洪三撒开双腿,掉头就跑。“嗤!”李慕白不屑地耸耸肩,撇嘴冷笑。还没等他把肩膀放下来,耳畔猛地响起了一声惊雷,“轰隆!”天崩地裂,两条腿猛地一软,将他直接掼了出去,摔了个七晕八素!
“除非,除非还有一种可能。他知道铁火铳威力比铜火铳大许多,所以才不惜代价地去琢磨此物!”敌视归敌视,然而从二人第一次见面那一刻起,赵君用就再没小瞧过朱八十一。
然而除了在守城时用来吓唬人之外,赵长史实在想不出那东西还能起到什么作用。五十步的距离,哪怕是用一石力的弓,射出的箭只要命中要害部位,也能让对方瞬间倒地,失去继续作战的能力。而用盏口铳发射铁砂去轰,除非正好轰在了面门上,把对手的眼睛直接烫瞎。此外,只要有衣服遮挡,就连重一点儿的淤痕都砸不出来。更甭说像传言中那样轰破铠甲,将里边的人轰得筋断骨折了!
说罢,转头去命令亲兵队长徐洪三去自己在校场旁边的房间里取火药。那徐洪三虽然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主将有令,只好狠狠地瞪了李慕白无数眼,咬着牙去执行命令了。
“没有,没有!”司库参军李慕白摆了摆手,大声回应,“下官今天早晨已经送了六家,除了前军的毛都督拉着下官,仔细询问了一番这火铳的用法之外,其余几家都督和将军,都看都没看,就下令把东西收了起来!”
他自己配制的那些东西,前天夜里曾经带着苏先生和几个心腹,跑到距离徐州城二十里远的没人地方,偷偷实验过。可比“二踢脚”和-图-书的威力大多了。才二两份量,就将装药的竹筒炸了个粉碎。那武库送来的盏口铳又脏又破,万一被火药给炸烂了,岂不是成了一颗土造手榴弹?!
“你以前没看过火炮发射?”尽管心里巴不得此人立刻滚蛋,朱大鹏还是耐着性子搭讪。无他,这姓李的是赵君用的远方亲戚,不但管着没用的古代火药和火炮,还替赵君用管着各种武器的入库和发放。左军如果想尽快装备齐整,跟此人搞好关系一环就必不可少。
二十步距离,换算成他上一世在通用计量单位,差不多就是三十米左右。已经看不太清楚徐洪三的具体操作细节了。可朱大鹏还是有点儿紧张,手指不停地开开合合。
朱大鹏能猜出手下们的小心思,也不戳破。笑了笑,大声吩咐,“保护着李参军走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对,二十步外,至少二十步外。就那,能看清楚就行了,千万别靠得太近!”
对方既然能趁着红巾军攻打徐州的时候暴起发难,无论胆子、心思和对时机的把握能力,都达到了一个令人畏惧的高度。赵君用认为,这样一个阴险狡诈又野心勃勃的家伙,不可能把心思浪费在没用的东西上!
谁料亲兵们听到之后,却没有立刻行动。直到朱大鹏把眼睛竖起来,才互相看了看,由亲兵队长徐洪三代表大伙出言提醒,“都督,您还没给李参军画押签收呢!”
这哪里是火炮啊?连自己上一世玩过的大号“二踢脚”都不如。大号二踢脚点着了引线放出去,隔着五十米远还能在人脑袋上砸个青包呢。这东西一炮轰出,却在三十步外的木头靶子上连个浅坑都没砸出来。
盏口炮是蒙元军队中的制式火器,徐州城的敌楼上就架着十好几门,作为长史的赵君用没法子不熟悉!那东西长一尺,粗半尺,在身管正中央有一个大小约三寸左右的孔径,前宽后窄,呈倒立的锥子形。装满火药之后,可以将铁砂打出五十步之外,浓烟滚滚,声势甚为浩大。(注http://www.hetushu.com1)
“你不是折腾火器么!!老子成全你!”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渐去远,赵君用用力挥了下拳头,心中暗暗发狠,“先拿一套实物给你做模子。咱老赵倒是要看看,你最终能折腾出何等神兵利器来!”
提到“名头”两个字,他心底就又涌起一股浓烈的酸水。无论是当初萧县起义,还是后来的率众攻打徐州,他赵君用在里边都功不可没。包括把最后的粮食做成烧饼分发给流民,激励大伙背水一战,点子也是他出的,其他几位头领都是坐享其成而已。结果到了后来,整个义军上下居然只记得两个人,一个是芝麻李,另外一个就是凭空杀出来的朱八十一!
话说完了,才发现两个眼线已经吓得趴在了地上。赶紧将语气放缓了些,低声补救道:“当然,如果他是一心跟着咱们干,我肯定不会逼你们去做对他不利的事情。总之,你们两个要记住,咱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徐州红巾,为了驱逐鞑虏,不是为了互相倾轧,更不是为了我老赵自己。听清楚没有!”
须臾之后,火药取来,只是小小的一包,顶多也就七八两重。却由徐洪三、王大胖和左军自己的司库参军于常林三人,共同护卫而来。后两人见到了李慕白之后,也不拜见上官,一左一右,像门板一样将此人夹在了正中间。
上一辈子的化学老师死得早不假,但能混到个理工本科文凭,他至少还记得黑火药的标准配方是一硫、二硝、三碳。虽然摩尔量比换算成质量比,又花费了他很大力气去推导,结果也未见得完全精确。但大方向却没有错,弄出来的东西绝非眼前这些土黄色像狗屎一样的“火药”能比。
“啊?!”朱大鹏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司库参军李慕白还一直站在装火药的板车旁。自己太急于检测元代大炮的效果,居然把签收的事情都给忘掉了。赶紧将手上的火药沫子胡乱擦了擦,快步走回去,笑着向对方赔罪,“哎呀!看我这个急性子。失礼,失礼,让参军大人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