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二十二章 鞑子来了

“据咱们的斥候探到的消息,他前天下午抵达的小沛!”芝麻李又用力敲了下桌案,大声提醒。
万幸的是,这门原始的火炮是纯铜打造,虽然被炸开了膛,却没出现太多破片,也未波及到周围的其他人。只是这样一来,朱大鹏的火器部队计划,又要无限期推迟了。
“上万人,这么多?”
“小的,小的不是留,小的,小的必须……”李慕白大声辩解着,被朱大鹏揪住手腕,倒拖着朝城里跑。
随即,又迅速将头转向自己的司仓于常林,急匆匆地吩咐,“你去找苏长史,命令他集结所有辅兵,护着附近的流民和百姓,速速退回城内。什么都不要收拾,鼓敲得这么急,八成是朝廷的兵马打过来了!”
许诺之后,他又再度双手抱住身上要害,哭丧着脸解释道:“小的,小的真是奉命行事啊。赵长史说,赵长史说,你的左军组建时间最晚,所以,所以军械调拨,不急,不急于一时!”
“李参军,李参军,赶紧醒醒,醒醒,弟兄们在旁边看着你呢!”见了李慕白被吓得如此狼狈,朱大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赶紧蹲了下去,伸手去掐这厮的人中。
“有,有,小的回去之后,回去之后,就给您老先调拨一千根长矛过来!”李慕白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给个交代,肯定难以蒙混过关。赶紧点着头,大声答应。
十一月底的天气已经很冷了,这厮居然也不嫌凉。在尿窝里滚来滚去,转眼就彻底变成了一头泥母猪。
紧跟着,竖在徐州城西门敌楼中央的牛皮战鼓,也被人用力敲响,“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http://www•hetushu.com
“是!”“是!”徐洪三和于常林两人答应着,撒腿就跑。朱大鹏再度转头,一把扯起已经从又吓得摊在地上的李慕白,“跟我一起进城,然后你回仓库,随时准备给弟兄们分发兵器。蒙古人都打到家门口了,还不把兵器全发下去,你留着给谁啊?!”
“知道疼了?”朱大鹏冲着王、于二人摆摆手,示意他们停止对李慕白的惩罚。然后低头看着那厮的脸,冷笑着追问。
跟读书人说话就是省事儿,特别是李慕白这种胆小如鼠,又心怀鬼胎的读书人。那厮听在耳朵里,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再顾不上替自己狡辩,先做了个长揖,然后小声说道:“下官,下官知道错了,还请都督大人慈悲!以后只要赵长史不肯明着说禁止给左军下发兵器铠甲,下官那里,绝不会克扣分毫!”
这个时代的徐州,虽然也称得上是个历史名城,但规模却比朱大鹏穿越前的二十一世纪,小了不止一点半点。顶多用了七八分钟左右,他就拖着李慕白跑到州衙门口。把后者的手腕子一松,分开人群,继续朝正堂冲去。
“兀剌不花是谁?他很厉害么?”
“遵命!”亲兵们王大胖和于常林两个早就看李慕白不顺眼了,大声答应着扑了上去,拳打脚踢,揍得此人大声求饶。“哎呀,哎呀!饶命,饶命!别打了,别打了。没死,没死,还活着呢!疼,疼死我了。都督大人,求您放了小的这一回!”
“这是什么东西?!”朱大鹏停住脚步,凝神细看。只见徐洪三手里的东西上面裂着四五和*图*书个三寸长的口子,四处透风,活脱一根烤过了头的西式肉肠!
“怎么会是北边?裴家哥俩不是才占了小沛么?怎么连个信都没报,就让鞑子从他们眼皮底下杀过来了?”
“没死!离死远着呢!你睁开眼睛看看,赶紧睁开眼睛看看!?!”朱大鹏又好气又好笑,轻轻在李慕白脸上拍打了几下,大声说道。这大元朝的读书人怎么都这样?!苏先生如此,姓李的也如此,好像当官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贪污似的。
却见李慕白双目和牙关紧闭,脸色灰白,早就吓得昏了过去。两腿之间的长袍上,湿淋淋冒出大股大股的白色雾气。
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拍赵君用的马屁?!朱大鹏闻听,立刻气不大一出来。竖起眼睛,大声断喝,“想怎么说你就怎么说!赶紧滚,老子今天不想再揍你!”
没等他开口解释,李慕白已经放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打着滚说道:“小的,小的真的没想过对付您老啊!赵长史,赵君用那厮硬逼着小的挪用你的军械,小的,小的不敢不从啊。弥勒尊者,您就发发慈悲,放小的投胎去吧!”
“是啊!读书人能有什么真本事?对不住,老赵,我们不是说你!”其他几位将领也立刻来了精神头,一个个跃跃欲试。
“那我的军械……”朱大鹏看了他一眼,继续冷笑着追问。
朱大鹏被气得哭笑不得,站起身,拿大脚丫子朝李慕白身上猛踹,“放,放你个屁!疼不疼,疼不疼。人死了,就感觉不到疼。你要是不知道疼,我就接着踹。你们几个,也别看着,一起来替李参军醒醒神!m•hetushu.com
“前天下午才到小沛,那裴家哥俩呢,四万多弟兄总不会眨眼间就被……”张小二性子最急,再度大声插嘴。话才说了一半儿,他却突然愣了愣,张开的嘴巴,再也无法合上!
火枪造不出来,刚刚拿到手的火炮又被炸成了烂香肠,光有黑火药一样,能起到什么作用?!正当他望着盏口铳的尸骸欲哭无泪的时候,赵君用帐下的司仓参军李慕白又捏斜着身体凑了过来,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低声商量道:“请教左都督,今天的事情,如果长史那边问起来……”
“盏口铳!烂了!”徐洪三咧了下嘴,苦着脸回应。
“是,是!下官这就走,这就走!”李慕白被骂了个满脸通红,做了揖让,转身离开。才走出不到五不远,耳畔忽然又传来一阵闷雷声,“轰!轰!轰轰轰!”
对这种早就心知肚明的猫腻,朱大鹏才没兴趣刨根究底。伸手将李慕白从地上扯起来,冷笑着说道:“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你发出多少兵器,那赵长史还能天天点数不成?!况且真的把老子逼急了,把官司打到大总管面前。你说人家赵长史会承认是他指使你对左军另眼相看呢,还是会拒不认账,借你的人头一用呢?!”
铁棍上钻孔的事情,徐州城最有名的铁匠黄老歪带着三个徒弟已经忙活了快两个月,到目前为止只弄出了一根成品。长短还不到一米,粗细却比得上他自己的铁匠胳膊。至于枪管的内径,则少说也有四厘米粗细。朱大鹏拎在手里试了试,即便不装枪托,照门等辅助部件,光枪管的重量,恐怕也不在十五斤之下。双手平端起http://www.hetushu•com来根本稳不住,更甭说指望这东西向敌人瞄准了!
登时,众人七嘴八舌地吵成了一片。谁都无法相信,蒙元朝廷的人马,居然这么快就杀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芝麻李被大伙吵得头疼,用力拍了下桌案,耐着性子解释道:“兀剌不花是朝廷的什么御史大夫,但也不完全是文官。你们应该知道,蒙古人里头,肯用心读书的很少。他能做了御史大夫,差不多就等于文武……”
“放了你?”朱大鹏微微一愣,旋即明白,原来姓李的以为他自己已经死了,灵魂被弥勒佛拘出了躯壳之外,所以才苦苦哀求自己放行!
几乎与此同时,毛贵、赵君用、彭大、潘癞子和张氏三兄弟也赶到了,一个个跑得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看着大堂上正襟危坐的芝麻李,满脸惶恐。
“坏了,紧急军情!”朱大鹏头皮瞬间一紧,再顾不上想什么火枪火炮,一把揪住亲兵队长徐洪三的绊甲丝绦,大声命令,“去找孙三十一和吴二十二,让他们两个集结所有亲兵和战兵,带着武器到州衙门口的空地上待命!”
不用他说,朱大鹏也知道这东西是盏口铳留下的尸体。没想到居然被黑火药直接炸开了膛!看来这黑火药,也不是像自己上辈子在论坛上看得那样不中用。比起什么三硝基甲苯来,肯定差了一点儿,但比起大元朝生产的伪劣产品,还是强出了不知多少条街!
“你知道轻重就好!”朱大鹏又冷笑着威胁了一句。丢下魂不守舍地李慕白,转身去查看火炮发射现场。还没等他走到地方,亲兵队长徐洪三已经双手捧着块烟熏火燎的铜壳子,快步走了上www•hetushu•com来,“都督请看!”
那芝麻李自己,倒是比其他所有人都能沉得住气。看看手下的核心将领差不多都到齐了,松开紧握着的拳头,板着脸说道:“实在对不住大伙,本以为还能在徐州城过个安稳年,结果鞑子朝廷却不想让咱们遂了心,专门派了个叫兀剌不花的家伙前来剿灭咱们,前锋五百骑兵已经到了北门之外,后续可能还有上万大军要陆续赶过来?!”
“嗤!老子还以为是什么名将呢,原来是个不中用的酸秀才!”没等芝麻李把情况介绍完,潘癞子搓着手掌,大声打断。
“李参军小心!”朱大鹏也被火炮的动静给吓了一跳,不过他的灵魂毕竟经历过上世纪除夕夜爆竹海的洗礼,只是几秒钟之后,就完全恢复了正常。弯下腰,伸手去扶司仓参军。
他以前从来没有过急救经验,杀猪的手指头又远没上一辈子灵活。因此在李慕白的嘴唇上掐了又掐,直到将这厮的嘴巴都捏成了一朵菊花,才听到低低的抽泣声,“呜呜,呜呜,死了,死了,这次真的死了!阎王老爷,小民没有干过坏事啊!小民才当上几天的官,还没来得及捞呢!求求阎王老爷……”
李慕白听着声音有点儿熟悉,偷偷地将眼睛张开了一条缝隙,随即又紧紧地闭了起来,“我,我这是在哪?弥勒,弥勒尊者饶命。小的,小的也是奉命行事,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您,求您将放了去投胎吧!小的下辈子一定好好做人,好好做人,再也不敢……”
“知道了,知道了,谢都督大人不杀,不杀之恩!”李慕白的鼻子也被打歪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双手抱着脑袋,哭泣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