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二十三章 鬼怪魍魉

小沛义军是否想假装接受招安,裴七十二说得未必是实话。但小沛全城军民被屠杀殆尽,却是血淋淋的事实。而徐州军的大部分将领籍贯都在萧县一带,距离小沛不过是百十里路,算得上半个同乡。甚至有一些流民出身的将领,还有亲戚住在小沛那边,一夜间就彻底阴阳永隔。
虽然早就预料到蒙元朝廷不会放任义军慢吞吞地发展壮大下去,朱大鹏听了,也是惊诧莫名,金帐汗国?都这个时候了,金帐汗国居然还存在?那黄头发绿眼睛的罗刹鬼兵?个子还特别大的,岂不是俄罗斯人?他们怎么千里迢迢跑到徐州来了?还有高丽人?怎么什么坏事都有高丽人搀和?这要事后世被他们的子孙知道了,岂不连徐州都变成了他们的?!(注1)
当即,就有人大声嚷嚷道,要赶紧去关闭北门,以免朝廷的骑兵趁虚而入。也有人大声提议,从现在开始坚壁清野,把朝廷的人马活活饿死在城外旷野中。还有人干脆提议,花重金招募一伙死士绕的黄河岸边去,一把火将浮桥烧个干净。压根儿不管这个季节,黄河已经到了枯水期,再过十几天,河面上就能冻出半尺厚的冰壳子来!
“赶紧把裴七十二抬出来,咱们需要了解敌情!”
注1:蒙元朝廷派高加索兵镇压红巾军的事情,史料中有明确记载,非杜撰。
这些不算最离奇,最离奇的是,居然有人小声嘀咕,问能不能派人去接洽招安?据说朝廷对接受招安的义军首领都比较宽容,至今还没杀掉其中任何一个。
说来说去,除了毛贵、赵君用等少和_图_书数人之外,其他大部分将领竟然都认可据城死守,将敌军生生耗走这个提议。朱大鹏听了,知道众人心里还是忌惮元军是鬼怪所变,于是清清嗓子,大声向芝麻李汇报道:“那金帐汗国的事情,末将恰巧知道一点儿。哪里是什么鬼怪,不过生得怪异了些的西域异族罢了!其实都跟咱们一样,一张嘴巴吃饭两条腿走路,拿刀子扎下去,照样得前后两个窟窿。”
“嘶!”众将领无论胆子大小,都忍不住倒吸冷气。谁也没想到,蒙元朝廷这次为了镇压义军,弄了一群鬼怪来助阵。怪不得裴老大连仗都没敢打,就想投降。好好的大活人,怎么可能是妖魔鬼怪的对手?
“死战,死战!”屋子的众将都红着眼睛,挥舞胳膊,喊得声嘶力竭。
空旷的大堂里,只有他的哭喊声在四下回荡。先前提议接受招安的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双手捂着脸,缓缓地跪在了地上。再看赵君用,毛贵等核心将领,一个个恨得两眼通红,双手握成拳头,关节处咯咯作响。
芝麻李扭头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松开被震麻了的手掌,大步走回帅案之后,“来人,把裴兄弟抬下去休息。把今天当值斥候队长小徐给我传上来,当众汇报军情!”
说完了话,双手掩面,肩膀不断抽动。芝麻李已经听他汇报过了一次,此刻第二次听来,依旧悲愤莫名。抬起手来在自家脸上胡乱抹了一把,然后继续吩咐,“你先别忙着哭,你先把打探到情况和看到情况,汇报给大伙听!”
“当啷!”合抱粗的木头柱子和_图_书,被看进去了半尺多身,钢刀也被卡在了里边,上下颤动。
众将闻听,又吵嚷成了一锅粥,“裴七十二在后堂?他什么时候到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是!”徐成一慌忙放下捂子脸上的手,红着眼睛,大声补充,“据,据裴将军自己说,鞑子总计只有一万五千多人,其中骑兵和斥候加起来是七百左右,都是蒙古人。还有从北边一个叫什么金帐汗国专门请来的罗刹鬼兵,都是黄头发绿眼睛,身材特别高大,喜欢生吃人肉。总人数有三千多,全是步兵,马匹只用来驮兵器和铠甲。剩下的,就是辅兵了,都是高丽人。每人只发了一把短刀,鞑子也不怎么信任他们。但这些家伙,杀起人来却不是一般的狠!”
其他各位将领,包括朱大鹏这个融合了两个灵魂的家伙在内,也终于明白了芝麻李想提醒什么,个个大惊失色。
“哦?你居然知道?能不能跟大伙仔细说说!”芝麻李正愁没法振作士气,立刻把目光看向朱大鹏,带着几分鼓励的口吻交代。
正诧异间,耳畔又传来芝麻李的声音,有点哑,也没刻意扯开嗓子去喊,但让人听了之后心神顿时安定不少,“什么鬼魅魍魉,大白天的,哪里来得鬼?况且即便他们真的是鬼,咱们死了,也一样是恶鬼。鬼和鬼,谁还会怕得谁来?”
“裴兄弟,裴兄弟,你能听见我说话么?”芝麻李先冲着亲兵们点点头,然后站起身,亲自走到裴七十二的担架前,低声问道。
“咱们的斥候呢?居然跟鞑子的斥候交过手了,伤亡如何?”
“此m.hetushu.com事说来话长!”朱大鹏拼命搜刮着肚子中那点儿可怜的历史知识,大声补充,“蒙古人的祖宗发迹的时候,曾经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向南攻打咱们的祖先大宋,另外一部分则向西杀了过去。结果向南的这支,花了将近一百年,才终于将咱们的祖先打败。向西的那支,据说只有两万多人,却只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就把沿途的上百个国家全给灭了。这黄头发绿眼睛的家伙,当年也是被蒙古人灭掉的一波。只不过他们现在忘记了祖宗是谁,才死心塌地的替蒙古人卖命!”
“哈哈哈哈……”众将被他逗得含泪大笑,笑过之后,心里的畏惧之意也随之降低了不少。揉干了眼睛,七嘴八舌议论起该如何对敌来。
芝麻李叹了口气,只好命人去后堂请裴七十二。不多时,亲兵们用担架抬着一个浑身是血的青年人走了进来,往大堂中央的空地上一放,大声汇报:“禀大总管,裴,裴将军抬过来了!已经用过了药,郎中说,性命暂时没大妨碍!”
“是!”亲兵们答应一声,快步上前抬走嚎啕不止的裴七十二,然后带上斥候队长徐成一。后者年龄虽然才二十出头,头脑却非常机敏。看看军中的几位主要将领都已经到场了,不用众人发问,就主动汇报道:“启禀诸位将军,小的今天奉大总管命令,带领麾下一百名斥候巡视城北五十里内范围。才过了黄河上的浮桥不到十里路,就看到鞑子的骑兵在追杀裴将军。小队立刻拨了二十人回来向大总管示警,自己则带着另外八十名弟兄上前迎和图书敌。本以为可以凭着人多打鞑子个措手不及。谁料……”
“大总管,报仇,报仇啊!”裴七十二先是没有任何回应,随即,突然伸出血淋淋的手,一把拉住了芝麻李的披风,“小沛,小沛城里城外十万军民,全都,全都被蒙古人给杀光了啊。大都督,一个没留,全杀了啊!”
说罢,抬起头,不断朝地上撞,一边撞,一边大声哭诉道:“我哥,我哥觉得鞑子兵太厉害,就想先假装投降骗过他们,然后寻找机会再举义旗。没想到,没想到兀剌不花那老狐狸,先是说既往不咎,把城门骗开之后,立刻拔刀乱砍。我哥,我哥连还手都没来得及,就被他给剁碎了。我,我是事先不同意投降,偷偷藏在了城里没出去。后来见鞑子开始屠城,才,才抢了匹马,带着百十名弟兄杀了出来。一路上,一路上被鞑子追杀,追杀,大总管,报仇啊,给小沛的十万冤魂报仇啊!”
有人建议趁着敌军立足未稳,立刻杀出去,将那五百先锋给一股脑全歼了。也有人建议,小心慎重,紧闭四门,坚壁清野。反正已经入冬了,马上就会落雪。朝廷的兵马在城外没地方避风,早晚得活活冻跑。还有一些人在,则建议先请光明使出来,给城墙四周贴满符纸,以免那些鬼兵趁着夜间阴气盛,直接爬进城里来。
这是何等悬殊的战斗力差距?!就算裴家兄弟两个带的是四万只羊,那兀剌不花也得派人抓上小半夜才能抓得光吧?!然而,此人却前天晚上破了小沛,今天上午就赶到徐州城外!连打仗带行军,只用了一天两夜时间!
眼睛微http://m.hetushu.com微发红,他声音哽咽,“八十多名弟兄,被鞑子一个照面就给杀散了。然后鞑子还分出一半儿人来,追杀小的派出的那些报信弟兄。小的,小的……小的是见势头不妙,挟了裴将军一道绕路逃命,仗着对附近地形的熟悉,才活着把他带到了城门口。小的,小手下那些斥候,活着,活着回来不到十个人啊!”
前天下午前锋抵达了小沛,今天上午却又到了徐州。而小沛和徐州之间,却有一百六十多里的路要赶。也就是说,距离大伙最近的一支义军,由小沛裴五十六和裴七十二两兄弟带领的四万多弟兄,连一晚上都没坚持住,就被兀剌不花的兵马给全歼了。甚至连求援的信使,都没来得及向外派!
“北门我已经派人去驻守了,大伙放心,五百骑兵,谅他们还不敢直接冲进城里来!”芝麻李越听越失望,挥了下手,大声打断。然后,又看了提议招安的那几个弟兄,苦笑着摇摇头,大声说道:“裴七十二此刻在后堂包扎伤口。咱们派出去的斥候,在鞑子斥候的手里把他给抢了回来。要不然,我到现在为止,恐怕还以为鞑子的兵马要开了春儿才会到呢!”
“呜呜!”几名有亲人在小沛的将领,忍了半晌没能忍住,最终还是哭出了声音。众人扭头,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张开嘴,却也是泪流满脸。看看眼前义愤填膺的弟兄,再想想小沛那十万军民中,还有许多是老弱妇孺,芝麻李也再无法保持冷静。走到墙边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把钢刀,朝着大堂中的红漆柱子一刀砍下,“从现在起,谁再敢提一个降字,就如此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