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二十六章 仙家秘法

“买,我立刻派人去给你买!”芝麻李还沉浸在得到练兵秘法的狂喜中,对几包硝石和硫磺的小事儿不屑一顾。“每月各五百斤,不一千斤够了么?趁着仗还没打起来,我今天下午就派人出城去南边!”
“够了,谢大总管支持!”朱大鹏无奈,只好先向芝麻李道谢。同时心中偷偷打定主意,一定要尽早把自己配制的火药用到战场上。用实战结果来扭转芝麻李等人的观点,进而把徐州红巾带上一条历史已经证明了的正确之路。
“什么礼物?”听他说得神秘,芝麻李的兴趣立刻被勾了起来,皱着眉头,以同样低的声音询问。
“这就是你用佛家,用,用秘法训练出来的弟兄?!”前军都督毛贵平素跟朱大鹏关系最近,回过头,带着满脸的难以置信,大声询问。
“肯定是了!朱兄弟这法子,可是,可是……”还没等朱大鹏来得及回应,后军都督潘癞子也跑过来,满脸崇拜。
芝麻李猜不到他在想什么,见年青人脸上始终带着许多遗憾。四下看了看,恍然大悟般说道:“你的弟兄们怎么都没披甲?是老赵没发给你们么?老赵,这你可做得有点儿过分了!”左军虽然组建得晚,你也不能一件甲胄都不发给他们!
“是啊,是啊,我们手下的弟兄,跟这些弟兄一比,简直都成废物了!”其他各军主将可都围上前,又是佩服,又是羡慕。
谁料www.hetushu.com芝麻李闻听,却远不如刚才对练兵方案那样感兴趣。只是不想让朱八十一冷了心,才强装出一幅惊喜的面孔回应,“啊,那么厉害。那你可得多做一些出来。秘方不要交给我了,你自己留着。需要什么配料,立刻给我列单子,我派人到鞑子的地盘上偷偷帮你弄!”
“那好吧!眼下,眼下最迫切需要的是,硫磺和硝石。特别是硝石,市面上根本买不到。我手里只有三斤左右,早已经用得一粒都不剩了!”好心献宝却遇到了个不识货的买主,朱大鹏有点儿受打击。想了想,有气无力地回应。
“此外,我还有一份秘方,献给大总管。下午大总管派人取练兵之法时,可以一并取过来。眼下可惜得不到硝石,否则,说不定能起到一举锁定战局的效果!”朱大鹏既然大方了一回,干脆大方到底。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
以前从西门校场外路过,他们两个也曾经观察过朱大鹏如何练兵。当时只是觉得弟兄们手抓着根长木头杆子,一板一眼地走路模样很有趣,却没给与太多的关注。如今看来,那一板一眼之间,却是大有学问。至少眼前这六百儿郎,放在战场上打别人两千都不会成太大问题。
“真的很简单,无非吃饱喝足,然后往死了炼罢了!”朱大鹏受不了彭大那近于崇拜的眼神,赶紧太和图书高了声音补充。“先挑人,身子骨太单薄的不能要。悟性太瓷实,怎么教都教不会的那种也不要。然后天天糙米管饱,隔三差五的再给加顿肉菜!然后就没完没了地炼,一项接一项过关……”
连续三个多月,他手下的亲兵队和战兵队,就练成了站军姿和队列行进这两项。其他阵列、格斗和小范围内相互配合之类,都还连门儿都没有摸到。拉上战场之后未必见得了真章。但乍看上去,却着实令人眼前一亮。
“贪心!”众将齐声笑骂,闹过之后,却又觉得跟朱大鹏之间的距离缩短了许多。至少,彼此之间已经能开开玩笑,而不是像前几个月那样,天天都公事公办。
“一份火药配方,比原来朝廷用的那种至少威力大三倍!”朱大鹏又看了看,声音压得更低。唯恐被太多人听到,走漏了消息,进而令蒙元官兵有所防备。
“秘法?哪是什么秘法,都是闭门造车想出来的,说穿了一钱不值!”在朱大鹏眼里,二十一世纪大学生军训内容,绝对不是什么不传之秘。翻来覆去就那样几个花样,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出来都能说个清清楚楚,跟佛家更是搭不上半点儿关系。
“有,肯定有!”赵君用哪敢让芝麻李的亲兵没铠甲穿?连忙满口子答应。回头再看朱大鹏,心中刚刚积累起来的一点儿好感,顿时又被怒火冲了个干干净净。“我说你小子又http://m•hetushu.com献秘籍,又献火药的,想干什么呢?!原来就是为了在大总管面前给我下蛆!等着,这回忙着跟鞑子干仗,老子让你一回。等收拾掉了鞑子,咱们老账新账一起算!”
“五千人里头,就挑出这些来。基本上是十里挑一!”看到大伙饿狼一般的眼神,朱大鹏赶紧继续低声补充,“他们从被挑出来那天起,每天就只训练站立和列队走路,一天至少坚持五个时辰。饭管饱吃,每晚还要再加上一大勺子肉汤。具体训练方法我已经命人记了下来,大总管如果感兴趣,下午就可以派人去拿!”
“那怎么行,你的东西,我怎么能白拿?!”芝麻李却不愿意白拿他的独家秘籍,想了想,坚持着说道:“如果你不要马,我给你弄五十口猪来吧。刚好,你练兵时需要给弟兄们打牙祭!”
话音未落,芝麻李也从后边追了上来,瞪着闪闪发亮的大眼睛,低声问道:“真的只需要吃饱喝足就行了?不需要什么家传秘法?!我这几个月来,下发给各军的粮草可都是足额的,怎么别人都没炼出如此雄兵来?!”
“五十头猪,可以赊欠,以后慢慢还!”朱大鹏是个讲究实际的人,听出赵君用和毛贵等人心里过意不去,立刻打蛇随棍上,“包教包会,并且随时可以派人亲临指导。”
“宝刀就行了,马我不要。养不起,也不会骑!”朱大鹏笑着摆摆手,只接受和-图-书了其中一部分回礼。
“那就多谢大总管!”知道芝麻李是个实在人,朱大鹏就不再推辞。转念想起毛贵等人都说自己不合群,便又笑了笑,低声说道:“这份练兵秘籍,大总管也可以誊抄给其他弟兄。只要大伙想学,都没关系。反正兵练好了,都是为了杀鞑子!”
与毛贵、潘癞子两人一样,他从西门出入时,也曾经看到过左军将士如何训练。并且心里对此充满了好奇。但是大伙都是好兄弟,朱大鹏没主动说过要将此法公开传授,他也拉不下脸来偷师。如今回头再想想,其实早点儿厚起脸皮跟朱兄弟软磨硬泡一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即便不可能得传全套仙家秘法,对方手指头缝隙里多少漏一点儿出来,也够自己受用小半辈子了!
“那东西也就听个响,威力大三倍有什么用?”除了赵君用之外,其他徐州军将领也是笑着摇头,都觉得朱兄弟这回有点儿故弄虚玄了。“我们都是粗人,自己摆弄不了那玩意。不如朱兄弟你牵头先造着,大伙需要时,再用猪肉,不,再用你需要的东西跟你换!”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又凑过来了右军都督彭大,搓着蒲扇般的手掌,连声感慨,“朱兄弟甭看平时不声不响,这,这兵炼得,可真是,真是……”
当即,刚刚从大堂里议完了事的各级将领们就全走不动路了,一个个停在方阵之外,东瞅瞅,西看看,两只眼睛羡慕得直冒http://m•hetushu•com星星。
“那,那你岂不是太亏了?”非但芝麻李,一旁竖着耳朵两眼放光的赵君用、毛贵等人,也都悚然动容。要知道,这年头可不像朱大鹏穿越前的那个世界,互联网上,什么东西都可以共享,抄论文都可以抄得肆无忌惮。李鬼只要兄弟多了,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打上李逵门逼后者承认抄袭。这年头虽然经历了蒙古人七十年蹂躏,华夏百姓骨子里,还是有很强的物权概念。不经拥有者允许,偷师是要被挖眼睛的。哪怕毛贵等人于朱大鹏是袍泽,只要朱大鹏不点头,他的练兵秘方就是他自己的,其他人谁都没脸去偷学。
“末将,末将最近事情多,忽略了,忽略了,大都督勿怪。朱兄弟勿怪!”赵君用立刻闹了个大红脸,讪笑着解释。
“那,那得多少钱啊!”芝麻李先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咬牙切齿,“拿!你如果愿意给我看,我就派人去拿。不白拿你的,我用,用五匹好马加一把宝刀跟你换。下午就叫人给你带过去!”
“我不管。你今天下午,无论是从别人身上扒,还是从库里挪,必须给朱兄弟手下这几百精锐披上甲。如果你弄不到,我就直接从亲兵身上扒给他们!”芝麻李以前对赵君用克扣左军器械的事情,早就有所耳闻。今天又看了赵君用和朱大鹏两人的争吵,再跟眼前的景象一对照,还能感觉不出问题出在哪里来?立刻狠狠横了赵君用一眼,极不高兴地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