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三十二章 与子偕作

那些还没来得及逃远的,还有已经受伤倒地的,只要还走得动路,也都纷纷举起兵器,冲向仓惶撤退的蒙元将士!
“杀鞑子!”前军都督毛贵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身后的变化,收拢手下残兵,咬着牙,冲进向芝麻李靠拢。
哪里用得着他来命令?早已炸红了眼睛的徐洪三等人,都将手中点燃引线的竹筒奋力抛上了帅台。然后将腰间剩余的所有竹筒也一并抽了出来,混乱捆了捆,点燃引线,接二连三抛了上去。
从行省衙门出来,沿途消灭了数十万红巾军,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有意思的事情。兀剌不花非常不愿意立刻就将那伙异想天开的家伙铲除。慢慢在帅台上踱了几步,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正在玩弄老鼠的猫:“帖木儿,看到那伙蚁贼没有?红巾军当中,居然也有如此勇士!”
红巾军信大光明教,而刚才那巨响和火光,不是传说中的掌心雷,又是什么?连帖木儿那样像牛一般健壮的家伙,挨上一下都生死不知。大伙都是文官,万一被掌心雷凌空打个正着,岂不是连骨头渣子找不到!
“轰隆!”苏先生年龄最大,动作也最慢。别人丢出去的竹筒都炸完了,他的才落到地上。浓烟立刻夹着泥土扶摇而上,将附近的所有人,都吞没在烟雾当中。
忽然间,他看到对手眼睛里,露出一抹笑意。随后,就看到此人用左手的艾绒,压到右手竹筒上面的纸线上。再接着,他看到此人忽然停住了脚步,将手中的竹筒径直向自己的怀中丢了过来。
“杀鞑子,杀鞑子!”徐州城四门洞开,战兵,辅兵,还有无数普通百姓,拎着菜刀、木棒、竹杆,争先恐后涌向战场。转眼间,就将剩余的蒙古兵和罗刹鬼们吞没在一片洪流当中。
彭大杀了回来!
“轰隆!”“轰隆!”“轰隆!”徐洪三等人丢出的竹筒,也在兀剌不花的亲兵头顶先后炸响。有的威力甚是可和_图_书观,直接将临近的几名亲兵炸翻在地。有的却只是裂成了两半,将附近的亲兵炸得满脸是血。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竹筒,根本就没有炸开,被火药的力量推着,像个二踢脚般,在亲兵们的脸孔附近乱窜。每一道火焰从竹筒尾部喷出来,都燎出一股浓郁的焦臭味道。
“末将这就过去,将他人头给大帅提过来!”亲兵百户帖木儿不屑地撇了撇嘴,大声请缨。
“轰隆!”一斤半黑火药,凌空爆炸的威力,丝毫不亚于电影中的榴弹炮。(注1)
“杀鞑子!”风字营千夫长魏子喜从尸体堆中爬出来,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高丽仆从。那名高丽人吓得撒腿就跑,根本不管魏子喜此刻空着双手,而他自己却拿着明晃晃的朴刀。
“杀鞑子!”“杀鞑子!”
他看到不断有人从蚁贼的队伍跑出来,以性命为代价,挡住自己麾下那些自发上前拦住蚁贼们去路的将士。他看到蚁贼的头领像疯了一般,根本不管那些替他开路的喽啰,只顾仰着头朝自己这边猛跑。他看到那支蚁贼的队伍越来越单薄,越来越单薄,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人……
“轰隆!”随着最后一声巨响,帅台灰飞烟灭。
“轰隆,轰隆,轰隆!”闷雷般的爆炸声连串响起,左军的勇士们也将点燃了引线的原始手雷抛到了方阵当中,将对手炸得血肉横飞。
他看到对手的面孔很年青,身子骨很结实,脚步也很坚定。而这些都不重要,最吸引他注意力的是,对手的目光,居然清澈得像雨后的天空一样,不带任何尘杂。
站在帅台上看热闹的兀剌不花和他麾下的幕僚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到“轰隆隆”一串炸雷,火光伴着浓烟四处乱滚,然后目光里就再也找不到帖木儿等人的身影。待浓烟稍稍散去,本该被抓了当玩物的蚁贼头目,居然已经冲到www•hetushu.com了距离帅台不到二十步远地地方。而帖木儿和他带过去捉拿蚁贼的亲兵,则躺在地上,一个个被烧得像糊锅巴般,生死不明!
“杀妖人,救大帅!”“杀妖人,救大帅!”一干百户和牌子头们心领神会,齐齐举起刀,继续策马朝帅台狂奔。那个谋杀了大帅一定还在帅台附近,谁都没看清楚他如何跑过去的,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趁乱逃走。
对面的蚁贼,也迅速发现了他们。这回,带头的粗壮汉子没有像前几次那样,采用分兵迎战的方式给他自己制造继续前进的机会,而是大喝一声,主动扑了过来!
在未知的事物面前,人会本能地选择盲从。而蒙古贵族当中,平素又向来信奉喇嘛教和萨满教,对怪力乱神,更有一种发自灵魂的恐惧。当即,就有十几名文职和幕僚,跟在尖叫着身后从高台上跳了下去,也不管一丈多的高度,跳下去后大腿是否还属于自己。
“杀鞑子,杀鞑子!”被高丽仆从逼着站在黄河畔坐以待毙的百姓们,看到战场上的情景,也都热血沸腾。弯腰捡起石头,土块,抓在手里,冲向忐忑不安的高丽人,将后者打得抱头鼠窜!
前一刻,他们还是一群失去勇气,任人屠戮的羔羊。这一刻,他们却又全都变回了狮子。
“是!”被点了名的罗刹百夫长布洛林用颤抖的声音回应着,带领剩下的五十多名亲兵,在帅台前组成一个更为密集的小方阵。不能让蚁贼中的巫师接近帅台,只要能拦住他小半柱香时间,正在追杀其他蚁贼的骑兵们,就能杀回来。正在追杀芝麻李的那支千人队,也可以迅速撤回,保护大帅的安全。
“不急,让他们再高兴一会儿!”兀剌不花笑着摇摇头,拒绝了帖木儿的请求。然后继续站在帅台边上,用看折子戏一般的目光,欣赏那些那伙异想天开的蚁贼继续向自己靠近。
“别m.hetushu.com恋战!去炸兀剌不花!”朱八十一对原始竹筒手雷的效果,根本没抱太大指望。从腰间迅速抽出最后两枚,用导火线捆在一起,高举着直扑帅台。其他左军勇士也快步跟上,右手举着竹筒,左手举着早已点燃的艾绒,舍死忘生。
已经没啥看头了!兀剌不花意兴阑珊地咂了下嘴巴,冲着亲兵百户贴木尔轻轻挥手,“带五十个弟兄去,尽量抓活的。带头的那个小家伙,非常有意思!”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元军主帅兀剌不花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一伙逆流而上的人,楞了愣,脸上露出了一抹赞赏的笑容。
这些人是存着必死之心而来,因此在出发追随朱八十一之前,把看得到的竹筒都抢过来绑在了腰间,每个人携带得唯恐不多。此刻没完没了地朝帅台上扔,即便是蒙元官府配制的伪劣产品,数量达到了一定程度,威力也十分骇人。转眼间,整个帅台就彻底被滚滚浓烟包围。爆炸声不绝于耳,火光,也从木制的台子边缘迅速涌起,将生死未明的兀剌不花等高官,全都给罩在了里边。
“妖法!”有几个胆子特别小的,立刻扯开嗓子大声尖叫。同时迈动双腿,奔到高台边缘,毫不犹豫地就往下跳。
“唯光明故,可涤荡世间众恶。唯光明故,可知过去未来。唯光明故,诸邪辟易,唯光明故,无惧,无忧,无病,无逝,灵魂永生!”火光和硝烟当中,光明使唐子豪满脸慈悲,一手举着火把,一手举着装满了黑火药的竹筒,带领着千余名信徒,边走边扔。将沿途所遇到的罗刹鬼兵,全都超度到了光明神国。
“胡说,大帅早就撤下去了,早就撤下去了。跟我来,救大帅!”蒙古千户蛮杜尔策动坐骑,先砍翻了十几名乱跑乱撞的高丽兵,然后用刀尖朝帅台方向一指,大声喝令。
“大帅遇险,大帅遇险!”最先听到号角声的骑兵们,放弃追杀对手,策马就和图书往回冲。还没等他们跑完一半儿的路程,只见整个帅台,已经变成了一支巨大的火炬。兀剌不花的羊毛大纛被火苗舔了舔,猛然跳了起来,凌空化成猩红色的一团。
赵君用杀了回来!
“杀鞑子!”摆脱了追兵的压力,芝麻李带领亲信,掉头杀回了战场。
“轰隆!”“轰隆!”“轰隆!”竹筒落地,就是一连串巨响,火光夹着浓烟乱窜,将小腿裸露在外的罗刹兵,烧得抱头鼠窜,鬼哭狼嚎。
那五十多名手持盾牌钢刀,站队唯恐不密的亲兵,刹那间至少被放翻了一小半儿。距离爆炸点稍微远一点儿的则摇摇晃晃,像醉鬼一样步履蹒跚了!
兀剌不花活着没活着他不知道,可是如果不能将害死兀剌不花的妖人抓住的话,按照军法,他们这些将领即便逃回去,也难免一死!
“扔,把竹筒全点了,扔到台子上去!”朱八十一眼前被看到的情景吓了一大跳,但此刻心里想得都是如何跟敌方主帅拼命,哪里还顾得上考虑其他?只是稍微缓了一下神,就将艾绒指向了帅台上被震得站立不稳的一众蒙元高官,也不管哪个是兀剌不花!
“轰隆!”还没等他们跑出五十步远,身背后又响起了剧烈的闷雷声。带队的蒙古千户惊诧地回头,只见有个身穿道袍,头顶火焰状金冠的妖人,一手举着火把,另外一只手拿着个青白色的竹筒子,正在朝罗刹兵里丢。而此人身后,则是数以千计的蚁贼,个个都高举火把,人手一只青白色竹筒。
“大帅死了,妖法,红巾军会妖法!”正在耀武扬威的高丽兵们反应最为迅速,回头看了看熊熊燃烧的帅台,齐齐地发出一声哀嚎,丢下武器,撒腿就逃。
“不好!”武将直觉告诉帖木儿,那个竹筒里包含着巨大的危险。迅速收住脚步,他抬起刀,格向竹筒。还没等刀刃和竹筒发生接触,“轰隆!”半空中忽然响起一道炸雷,刹那间,天崩地hetushu.com裂!
“是!”帖木儿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淫——贱的笑容。左丞大人喜欢年青的相哥,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待会儿动手的时候,尽量别朝脸上招呼。否则扫了左丞大人的兴,就罪该万死了!
“小子,好胆色,就是长得难看了些!”帖木儿愣了愣,立刻将麾下亲兵调整成密集的三角阵,迎头顶了上去。连列阵都不懂的小家伙,真是自己找死!可惜了,这么胆大的一个后生。
“大帅死了,大帅被妖法劈死了!”有人在战场上大声哭喊,调转身形,没命般朝帅台靠拢。
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十二磅榴弹炮炮的炮弹,装的就是黑火药,药量五百克。
毕竟是文武双全的统帅,兀剌不花的反应远比幕僚们镇定。听到身边的声音不对,立刻抽出宝刀,先砍到了两名大喊大叫的幕僚,然后举起血淋淋的刀刃,指向快速朝自己奔来的众蚁贼,“布洛林,带着你的人,拦住他们!巴图,吹角,让骑兵立刻回来支援这里!”
心中默默地谋划着,他点起五十名身穿铁甲的亲卫,快步杀向那伙不知死活的蚁贼。五十对五十,这已经看在对手敢拼死一搏的份上,给足了他们尊重。只要双方发生接触,胜负在一眨眼之间,就能分出结果。
居然还有人试图用行刺自己的办法来力挽狂澜,不得不承认,能想出这个主意的蚁贼是个奇才,是个脑袋被驴踢过一百次的奇才。且不用说只要帅台上吹响号角,立刻就能调回足够的骑兵,将他们活活踏成齑粉。就是将帅台附近的百余名亲卫,分一半儿过去,也能将他们顷刻间剁成一堆肉泥。
如果是对付冷兵器,布洛林的这个选择绝对是正确无比。然而朱八十一所拿的,却是最原始的手雷。看到兀剌不花的亲信正在吹响号角调兵回援,他心中大急。将两只竹筒上的引线同时点燃了,在手中停留了三五秒中,奋力朝方阵正中央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