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四十四章 黄老歪

唯恐黄老歪再继续一个人闭门造车,朱八十一想了想,再度强调,“再多拉几个人,把其他活计先放一放。按照不同的配方,多炼几种铜水出来。然后都铸成大号火铳,挨个装上火药实验。最后哪个装药多,打得远,并且不炸膛。就用哪个!”
徐洪三也是第一次听到大匠师这个名词,给不出他任何帮助。只好用眼神朝朱八十一腋下撇了撇,暗示出都督大人此行真正目的在什么地方。
“什么都有你一嘴!干活去?今天的甲叶子打出来了么?”黄老歪横了年青工匠一眼,不高兴地数落。
作为融合了两个灵魂的人,朱八十一立刻明白了此刻如何才能让伊万诺夫画得更与原样相符?笑了笑,随手抛出了个大甜枣,“两枚金锭,半斤一枚的,大元朝的镇库金锭。只要能把水车和水锤做出来,甭管谁做出来的,其中一枚金锭都归你,另外一枚给参与者平分!”
“是,大人!”黄老歪虽然心里非常不乐意,却不敢违抗自家都督的命令,只好答应一声,准许连老黑留在了身边。
在这个时代,做铜匠远比做铁匠赚钱,所以众人对炼铜相关技术,都倒背如流。朱八十一听了,心中好生欢喜。赶紧将腋下的盒子取出来打开,将里边的铜手铳递给了黄老歪,“如果让你照葫芦画瓢铸一把火铳,你要花多长时间才能铸得出来?!”
注1:原始的水力锻锤在十四世纪初已经出现,只是尚未普及。十五世纪中叶经达芬奇改进后,才于欧洲大面积推广。
想了想,他从腰间口袋里将当http://www.hetushu.com日苏先生给自己的大光明令拿了出来,顺手递给黄老歪,“就是这种东西!”
“伊万,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朱八十一原本就觉得罗刹兵身上穿的那种,类似于后世电影中的板甲又不是板甲的大片镔铁荷叶铠,整齐得有些过分,不像是小作坊里用锤子一下一下敲出来的产品。瞪了伊万诺夫一眼,大声命令。
“我画,我这就画!”伊万诺夫立刻高兴得一蹦老高,仿佛丝毫感觉不到铁甲的重量,“大人,我今天就留在这,跟他们一起做水锤。这边正好临着一条河,把上游的河道弄得窄一点,让水流急一些,肯定能把水锤推动起来!”(注1)
“我,我也是在佛罗伦萨城邦那边,看过几眼。只能,只能画个大概!”伊万诺夫咧了下嘴巴,不情不愿地回应。看到徐洪三又把刀鞘举在了手里,赶紧连声补充,“可以画,但是不保证画出来的东西,就是原样!”
伊万诺夫自知说漏了嘴,赶紧将脸侧到一旁,同时连连摆手,“我,我也不清楚。反正,反正肯定不是用手砸出来的。用手砸,一个月也做不出一套来。”
不多时,三人已经来到了院子大门口。负责警戒的士兵见是都督大人亲自莅临,赶紧将大门推开,然后派人跑进去通知将作坊的头领黄老歪出来迎接。
“是,大人!”伊万诺夫不敢违抗,很不情愿地解释道,“这种甲,都是用水锤敲出来的。水锤,你们知道么?就是在河边上修个水车,让水车把大锤子带起来,www.hetushu•com然后一下一下自己往下砸。每个锤子都至少能做到五百斤沉,把铁块烧红了套在模子里塞进锤子下,几个呼吸时间就能砸出一片甲叶子来!”
那黄老歪偷偷看了看,心里便多少有了些底气。犹豫了一下,低声汇报道:“启禀都督,最近,最近作坊里头一直忙着打造铁雷,所以,所以铁棍上钻孔的事情,就,就又耽搁了。到,到目前为止,只,只钻出了三根。内壁正在用装了铁棍子的沙石儿磨光,估计,估计再有十天左右,就能拿出第一根成品来!”
“那根本就不是用锤子敲出来的!”一直跟在朱八十一身后东瞅西看的伊万诺夫突然插了一句,然后又死死闭住了嘴巴。
这是另一个时空二十一世纪很普通的科研攻关方式,几乎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知道。但对于黄老歪这种父子相传的手艺人来说,却无异于推开了一扇新世界的门。登时,就令此人的眼睛放出了灼灼精光,“那,行!就按都督说的办!以后再弄别的东西,也按照都督这个法子。几个摊子同时开工,谁弄得好,弄的快,就用谁的法子!”
“下官,下官忘记了。死罪,死罪!”黄老歪闻听,吓得赶紧又要朝地上趴。朱八十一是杀猪的屠户出身,胳膊微微一用力,就托住了对方。然后皱起眉头,大声呵斥:“站着,别跟没长骨头一样。我这边需要大匠师,不需要奴才!”
“噢!”朱八十一点点头,倒不觉得有多失望。跟蒙元朝廷的军器监比起来,他这个将作坊只能算个乡镇企业。一http://m.hetushu.com个刚刚组建了不到半年的乡镇企业,肯定不可能与存在了几十年的大国企比什么技术力量储备。
“我就是随便,随便问问,问问!”伊万诺夫眨巴眨巴眼睛,又撒腿跑开了。
“这……”黄老歪犹豫再三,硬着头皮回应,“都督,启禀都督,不是小的不肯尽力。是,是最近活计实在太多。您上次战场上缴获的那种大叶子镔铁甲,苏长史嫌不够多,特意,特意命令小的抓紧时间仿造一批出来。那镔铁叶子都是奇形怪状的,非常难打,一个师父带倆徒弟,忙活一整天,都弄不出一片来!”
“知道了!”朱八十一对以铁棍上钻孔的方式制造枪管,基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所以听黄老歪说没有完成,也不觉得太懊恼。点点头,继续问道:“你会炼青铜么?就是,就是……”
“要是铸钱的话,就铜五铅五,铸出来又好看,还结实。肯定能花掉,一般人都看不出假来!”其他工匠也纷纷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围了过前,七嘴八舌地帮腔。
“炼铜的时候,里边加一点点锌,不用太多,半成左右就行!”另外一名被大伙唤做连老黑的年青的工匠凑上前,大声提醒,“我以前给大户人家做铜酒壶,加了锌的,就比不加锌的结实,并且还比原来漂亮!”
这个时代做铁匠的,怎么可能不知道青铜?黄老歪立刻双手将大光明令接了过去,对着阳光仔细观看。数息之后,又笑着还了回来:“都督是要仿制这面铜牌么?还是要铸钟、铸鼎或者铸镜子面儿、镇宅钱之类的东西?”
“这http://www.hetushu.com个……”黄老歪接过手铳,仔仔细细反复观看。花了好长时间,才红着脸,低声请罪,“启禀都督,这个,小的做不了,做不了这么精致。这,这是大都城军器监制造的,里边都是全国最顶尖的工匠,每隔几十年就在全国的匠户中挑选一次。小的学艺不精,没有被选上!”
“这个,这个,应该行吧!”黄老歪不敢打包票,犹豫着回应,“用青铜的话,肯定比黄铜更不容易炸膛。大不了将壁厚再增加一倍,外边多套几个铜箍!”
“不是用锤子敲出来的?那用什么?”黄老歪大吃一惊,瞪着伊万诺夫,好像要把后者生吞了一般。
想到这儿,他又笑着点点头,低声跟黄老歪商量,“如果要你做个大号的呢?不像这把一样精致,放大,放大三倍吧,或者更大一些。也不追求好看,但是一定要结实。不能火药稍微放多一点儿就炸膛。你找几个人一起商量着做,只好能弄出来,我一定,一定不会吝啬赏钱!”
“还没!”连老黑被吓得一缩脖子,赶紧低着头走开。
“死罪个屁!别装了,赶紧站起来!”朱八十一弯下腰,一把将黄老歪从地上扯起,“你不累,我还嫌累呢!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么,见了我不要行跪礼。我讨厌这一套,你自己也不要老把自己当什么官儿!”
“有区别么?”朱八十一被问得满头雾水,迟疑着反问。
“唉,是,是!”黄老歪跪不下去了,只好用颤抖的声音回应。同时目光不停地朝徐洪三脸上扫,希望后者提醒自己一下,这个“大匠师”,是几品几级,跟自己目和-图-书前的将作坊总管官职比起来,到底是升了,还是降了?
“我不管你在作坊内怎么给他们派活,但一个月之内,我希望看到样品!”朱八十一点点头,决定给黄老歪加一加压。免得这家伙又像上次做枪管一样,遇到困难就开始撂挑子!
“当然!”提起炼铜打铁,黄老歪身上的市侩感尽去,弯曲的脊背子在不知不觉间也挺了个笔直,“铜里边掺了铅、锡等物,就都可以称为青铜。但怎么掺,掺多少却大有学问。如果造镜子的话,就要弄成白色,至少得掺一半儿的锡进去。要是铸造钟、鼎的话,就要掺一成半。这样出来的青铜实际上是橙黄色的,看上去跟黄铜没太大区别,并且远比黄铜结实。要是造车轴套,则需要坚韧耐磨,四成锡半成铅最好。要是……”
“水锤是什么样,你画个图出来,让他们对着造!”朱八十一发现自己真的捡到宝了,立刻用力拍了伊万诺夫一把,大声命令。
朱八十一心里着急,推开头前替自己开路的百夫长,大步流星朝里边走去。才走了几步路,黄老歪已经满头大汗地跑了出来,黑乎乎的大手先朝自家衣服上抹了几把,然后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诚惶诚恐地说道:“下官,下官无能,劳烦大人您亲自跑到这种肮脏地方,死罪,死罪!”
“算他一个吧!”没等他走出多远,朱八十一抢先开口把人留了下来,“你一个人弄太耗费时间,这次我要得急,能多一个人参与,就多一份力量。无论多少人参与了,头功都是你的。其他人你根据出力多少报上名姓,我到时候一并给予赏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