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四十六章 第一次财政危机

“直接把他们两个带进来吧!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苏长史想见我随时都可以来,不用事先通禀!”朱八十一瞪了徐洪三一眼,很不高兴地重申。
“那才几个钱?并且我又没让他们动粮食?!”不待于常林说完,朱八十一大声打断。最近急于把火器弄出来,抢在蒙元朝廷的军队装备火枪之前,先装备自己麾下的战兵身上。所以花钱是狠了点儿,但也不至于狠到那种地步,居然把左军的公款花了底掉!
这回,结果也是一样。众工匠们听了他的话,立刻互相看了看,齐声答应,“是,都督说不提,小的们就不提!今后若是有人问起,小的们就说是自己琢磨出来的,绝不敢让此物跟都督产生任何关联!”
这让他在感动之余,心中自然而然地就生出了许多敬意来。是以不再处处提防戒备,把苏长史真正当成了一个自己人看待。而苏长史也知道除了朱八十一之外,这辈子不会再有任何人会对他如此推心置腹,所以更加鞠躬尽瘁,暗暗发誓宁愿拼着粉身碎骨,也定要辅佐自家主公成就一番王霸之业!
“赵长史那边,倒是没有再克扣过咱们左军!”于常林摇摇头,如实汇报,“但是都督大人最近一段时间,又是给工匠发犒赏,又是拿铜料做管子,还花钱从其他人手艺人那里买各种不传之密,并且所定价格之高,前所未闻。故而左军的仓库,就……”
“胡说!”见老家伙委屈成如此模样,朱八十一又是好气。上前一把抢过账本,随手朝司仓于常林怀里一丢。然后双手扯和图书住苏先生,直接将此人扔进了自己常坐的椅子里。“坐好,有事儿说事儿。再拿辞职要挟本都督,本都督就抄你的家,灭你的族!”
“行了!”无论是二十一世纪的宅男朱大鹏,还是十四世纪的杀猪汉朱老蔫儿,对账本儿都没什么兴趣,只草草扫了一眼,便觉得头晕脑胀。叹了口气,大声道:“没了就没了吧!老苏,你去我府里头看看,还有什么古玩字画能拿出来卖的,就都拿出来卖掉算了。那东西又不能吃又不都能穿……”
距离自己的火枪梦又近了一步,朱八十一心情非常愉快。朝众人挥了挥手,带领亲兵,回府等候喜讯去了。
“呼——!”朱八十一郁闷地长长吐气,却拿这些人无可奈何。只好尽力把大伙的注意力朝钻头上引。蹲在沙滩上,捡了根草棍慢慢画个图,低声说道:“钻孔的时候,铁棍本身,也不要专人扶着。时间长了,人手肯定会动,手一动,孔肯定就跟着歪了。你们在钻头底下做个带窟窿的木头凳子,把铁棍插进窟窿里,然后再用木条从四面夹紧,用钉子把木条钉牢。最后再拿钻头从上往下钻,多试几次,肯定能在铁棍上钻出个笔直的孔来!”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刚想再去作坊看看水锤和钻床的运行情况。亲兵队长徐洪三却进来汇报,说苏长史和于司仓前来求见。
“上次李总管颁给左军的犒赏,按照都督的命令,给战死的弟兄家里每家发了五贯烧埋钱,给重伤致残的弟兄每人发了四贯。剩下跟在你身后去杀低的将士,www•hetushu•com只要活下来的都是每人三贯。再加上这段时间打造手雷的开销,修理铠甲的开销和为将士们打造兵器的开销……”于常林一边说,一边慢慢翻开账本。一行一行指给朱八十一看。
不过今天,苏先生显然是带着一肚子怨气儿来的。一见了朱八十一的面儿,连礼都没施,就弯下腰,双手将一个账本举了到头顶,同时嘴里大声说道:“卑职才疏学浅,不敢再尸位素餐了。左军长史一职,还劳烦都督另请高明!”
“卑职,卑职……”苏先生一张嘴,未语泪先流。站在旁边始终没说话的余常林见状,只好向朱八十一施了礼,大声禀告:“都督大人勿怪,长史的举动失礼了些,但也是为了替左军长远打算。眼下库里的钱粮,已经只够用十天的了。十天之后,左军将无一文铜钱可用,将士们恐怕也要饿肚子!”
朱八十一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可以与西方传说中普罗米修斯比肩的大能,觉得肚子里仅有的存货已经倒得差不多了,便一边往起站,一边大声吩咐:“那你们就在河边多造几辆水车,带着水锤和钻床一起弄。要是能钻出铁管的话,试试铁管内部磨光的活,能不能也用水车来推动。无论如何,半个月之内,我希望能弄出第一根成品来!”
“什么?!”朱八十一被吓了一跳,顾不上再去安慰苏先生了,瞪圆了眼睛追问,“怎么会这样?赵长史那边,又克扣左军的粮饷了么?”
“是!都督大人,您老放心,五天之内,小的们就能让您看到第一hetushu•com根铁管儿!”众工匠都是老手艺人了,岂会被剩下的一点儿细节问题难倒?!立刻齐齐躬身,信誓旦旦地保证提前完成任务。
古玩字画卖不上价钱,地没人买,这左军大都督的日子,也忒地难过!
“呃!”苏先生被吓了一哆嗦,立刻哭不出来了。朱八十一又瞪了他一眼,大声命令:“赶紧说,到底怎么了?!别跟我绕弯子,有那功夫跟你打哑谜,我还不如去校场跑几圈呢!”
无论是芝麻李还是赵君用,对收集土地都有非常强烈的癖好。而在城破当日,徐州城最大的那批地主和牧场主,蒙古达鲁花赤和一众汉官们,被格杀殆尽。这些家伙多年来所抢占的田产,也就全都落在了红巾军手中。芝麻李不忍心让这么多田地都抛了荒,在开春之后,就干脆按照职位高低,给每名千夫长以上的将领分了一大块。而朱八十一又因为两次战斗中都居功至伟,所以一个人名下累计就高达两万多亩,把分给左军的所有高丽俘虏全押去种地,都种不过来!
“能,都督这个法子,肯定能!”众工匠们频频点头,被佛子大人冒死向人间泄漏“天机”的行为,感动得热泪盈眶。
作为一个融合了二十一世纪灵魂的人,他最不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装神弄鬼。然而越是这样,大伙反倒越觉得他来历不俗。每当看到他做出一点儿新鲜的事情来,就理所当然地往弥勒佛身上套。
“是!”徐洪三委委屈屈地答应,快步跑出去领人了。朱八十一见状,立刻明白了恐怕是苏先生自己执意要求徐洪三和_图_书先进来通禀的,很无奈地笑了笑,亲自走到门口相迎。
“徐州这一带的字画行情,都快让您给砸到底了!”苏先生立刻像装了弹簧般,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声抗议,“再好的古玩字画,像您这样敞开了卖,也卖不上价钱啊。况且怕蒙古人打过来屠城,徐州一带的富户都抢着往别处搬家。哪还有心情再买什么古玩字画收藏?!”
“那就找几名可靠的弟兄,带到其他地方试试。总不会到处都在打仗吧?!”朱八十无奈地挠了下脑袋,悻然说道,“要不然,你看看我名下的地?上次李大总管不是给我分了一万多亩呢么?你们到牙行挂个号,看有人买卖有?”
“弥勒上身的话,不要再提!”朱八十一皱了下眉头,用力摆手“我也是从别处看过,才顺手抄来的,与神神鬼鬼没半点儿关系!”。
“这是哪里话来!”朱八十一闻听,立刻知道老家伙在撂挑子。赶紧双手托住苏长史的胳膊,“来,您老别着急,有什么事情坐下慢慢说。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合适的地方,你就当面指出来。咱们都是同生共死过的……”
从朱八十一嘴里听到“同生共死”四个字,苏先生的眼睛立刻就红了。执拗地向后退了半步,甩开对方的搀扶,哽咽着说道:“都督知遇之恩,苏某这辈子即便死上十次,都是报不完的。但左军六千余将士的性命,却全着落在这个薄薄的账本上。所以苏某,苏某,不敢再尸位素餐,请,请大人另觅高明!苏某以后,以后就做个亲兵,替大人牵马坠蹬算了!”
苏先生虽然曾经http://www.hetushu.com算计过他,但当时只是为了保命。后来却鞍前马后替他效劳,用“忠心耿耿”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特别是在徐州城外的那场恶战当中,老骗子居然一改先前胆小怕死的毛病,拎着杆长矛紧紧地跟在了他身后,从始至终,也没说一个“退”字。
“大人您的确没有让任何人动粮食!”于常林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地跟朱八十一算起了细账,“但赵长史那边划拨的军粮,是按每个战兵每天两干,辅兵一干一稀算的,偶尔能多出几石来,也屈指可数。但咱们左军,从上到下包括不用上战场的辅兵在内,可都是每天两干一稀。并且可以敞开肚皮吃,如此,日常粮食消耗就凭空多出了五成!以前手里有余钱,还能向商贩手里买一些。最近仓库里的余钱已经只剩下不到两百贯,而眼下正值青黄不接之时,粮价飙升数倍。两百贯铜钱所能买到的粮食,分到六千将士头上,每人连半斤都不到,一顿饭也就完了!”
按朱八十一自己的想法,这些土地与其种不过来在自己手里荒着,还不如卖给别人。谁料他的话刚一冒头,就立刻被苏先生给打了回去,“徐州城外荒地有的是,大总管给流民们只定了两成的赋,谁开出了算谁的。眼下大伙开荒还开不完呢,谁会花钱买地!况且这时候买地,等朝廷的兵马打过来怎么办?那帮蒙古朝廷的官老爷,谁会认咱们红巾军治下做的交易?!”
“要这么多?那上次李总管发给左军的赏钱的,除了分下去的,应该还剩一些吧?”朱八十一听得额头一阵阵发木,不甘心地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