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五十章 打草谷

“你想想啊,既然能把铠甲做到如此结实的地步,咱们都督造的刀子和矛头,能差得了么?从徐州这边买出去,到了颍州那边一倒手,弄不好就是双倍的价钱。不但连本带利都赚回来了,在回去的路上,还不至于空了马车,不又是一笔好生意?!”
吴有财为人豪气,郊游广阔。回家之后立刻花钱打点了官府,买下了整座湖心岛。然后又勾结官府,领取执照,开矿炼铜。一边召集人手来做帮佣,一边招募三山五岳的豪杰到庄子上做打手。几十年下来,把个吴家庄经营得风生水起,一跃成为周围几百里数一数二的大堡寨。非但官府要买几分薄面,江湖上的绿林好汉路过吴家,也只会远远地停下来在庄外讨杯水酒喝,然后再继续到别处打家劫舍。对吴家庄和吴家的产业,却是绝对不敢打半点主意。
“这个客户上门呢,千万不要催着他们买,也不要轻易和他们讨价还价。要摆出一幅爱买不买,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的态度来!但是在购买了咱们的盔甲之后呢,就一定给他们一点甜头。比如说,第二套,就可是给他打点儿折扣,第三套,则在第二套的基础上多给一点儿甜头。以此类推,但是也不能太多,要让他不断看到诱惑,不断追加投入。如果他自己买了之后,还能再介绍别的客人上门,就把所介绍的客人购货的款项,返一些到他的头上。对于那些实在没有钱,却又特别想买的客人,也不要给他脸色看。要鼓励他想其他办法,比如拿生铁、熟铁还有粮食来换,或者通过不断介绍其他客人上门,换取提成。当然,这个铁料和粮食的兑换比率呢,一定不能比折合成铜钱差得太多。可以稍稍便宜一点儿,毕竟拿到铜钱后咱们还得去买粮食和铁,不如直接拿了实物省事儿……”
山阳湖中原本也没什么特产,所以吴家庄也和周围什么李家庄,祝家庄一样,只能hetushu.com算一个结寨而居的地方土豪,在这个时代随处可见。可到了吴有财这辈儿,却鸿运高照。某日于湖中一座小岛避风时,居然在沙滩上捡到了一大块紫铜来。随后又回家带着几个儿子上岛去挖,才发现岛上居然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黄铜矿。虽然开采起来需要费很多力气,却也发了一笔天降之财。
“那,那铠甲是稀罕,可那刀子和矛头呢,他们买那东西有啥用?!”于常林如梦方醒,结结巴巴地追问。
单说那些买了铠甲和兵器的,也不是人人都为了防身或者倒手。其中有五、六个商贩,在称了称新式铠甲的铁料重量之后,立刻察觉到,此物的利润恐怕有些惊人。
然而就在兵器铺子开张的第三天,他的两只眼睛就全掉到了地上。先是一位远道而来向徐州贩马的客人,试过了板甲的对朴刀、长矛和弓箭的防御力之后,当场命人取了两大锭金子,将铺子里的三套甲胄买走了两套。剩下的零钱也没用找,而是把铺子里价格明显比其他地方高出至少两成的刀剑、矛头,零零总总买了一大堆,于铠甲一道装上了马车。
“奸商!”仿制不出来,偷师也偷不到,一些利令智昏的家伙大骂了几声之后,只好另辟蹊径,想通过犒军的方式,跟左军的主将去拉关系,然后徐徐图之。七拐八拐终于找到熟人代为引荐,谁料却得来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左军都督朱八十一不在城中,五天前就带着麾下战兵五百和辅兵若干出征去了。至于去了哪个方向,征讨目标是谁,却是一概不知。
于参军读了几大车圣贤书,却从没在书本中看到如此情况。晚上关门后实在按奈不住好奇,便偷偷向许掌柜打听,到底为了那般,某些人居然如此败家,把甲胄当成小孩子的竹马来买?那些许老掌柜闻听,气得连连摇头。遗憾了好半天,才叹息地说道:“真不知道苏先www.hetushu.com生哪根筋歪了,怎么会推荐了你去都督大人管账?您老莫非不知道么,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敢跑到徐州来赚巨额利润的都是些什么人?!这帮爷爷们,哪个在外边手上没沾过血?谁这辈子,没结过三五十个仇家?买上这么一套铠甲穿在身上,就不用担心挨冷箭,坐船骑马心里都觉得踏实。”
众人听得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附和都督大人的观点吧,都觉得脸上热得发烧。想出言反驳几句,叫都督大人做买卖不要那么黑心吧,都督大人的出发点却是为了给大伙弄饭吃,纯正到了已经无以复加的地步,谁要是反驳的话,简直对不起左军全体将士。一时间,除了伊万诺夫之外,竟个个都把脸都憋得像只红柿子般,随便一捏就能流出血来!
第四天,行情愈发火爆。还没等天过正午,三套铠甲已经都找到了买主,来的稍迟一些的客人,只能站在铺子里扼腕长叹。直到听掌柜说以后每天都有三套甲胄供应,并且能量身定做,才丢下一贯钱的订金,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行了,别拍了!”朱八十一瞪了老兵痞一眼,低声打断。趁着大伙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来,他索性把朱大鹏记忆里的,关于游戏里装备销售的概念全都给倒了如来,如滔滔洪水般,灌进弟兄们的耳朵内。
“还能有谁?这徐州附近,碍了芝麻李眼的,无外乎就那么几处地方!”大小的奸商们稍加琢磨,就将左军的目的地推测了个七七八八。随后赶紧派出人手打听,果然不出他们所料,那徐州大总管帐下的左军都督朱八十一,居然率部渡过了黄河,直扑黄河北岸,背靠山阳湖的吴家庄而去,誓要把吴家庄荡为平地。
并且这板甲还有一大好处是省料,罗刹人身上扒下来的大叶子镔铁甲,化成铁水重新做成板甲,至少能省出五六斤铁料来。而这时代罗刹http://m.hetushu.com人的个头远比红巾将士大,他们身上扒下来的大叶子甲,弟兄们穿着并不合体。既然早晚都得重做,还不如借机全炼化了,让左军的战兵也能搭个顺风车!
也不是江湖好汉们多给吴老爷面子,而是这个庄子太硬,他们根本啃不动。凭着铜矿是上的产出,眼下吴家,光是不要务农的家丁、教头,就有两三百号。再算上庄客、佃户、长工和奴仆,全部成年男子恐怕有四五千人。并且都是一等一的壮汉,可以把打铁的锤子舞得虎虎生风。
第二天,情况依旧如此。看的人和摸的人络绎不绝,但肯花钱买的人却一个都没有。“我就知道都督没做过生意,办法都是胡乱想出来的!!”司仓参军于常林得到了消息,忍不住都偷偷摇头,对朱八十一的经营理念,愈发地不屑一顾。
注1:早期的板甲,在欧洲出现于十四世纪初。之所以普及性不强是因为高炉炼铁和水煅两个瓶颈。而小型炼铁高炉在中国却已经出现了快一千年了。水力锻锤则在意大利的城邦中也有了雏形。到了十四世纪中晚期叶,也就是书中的1352以后几十年,板甲开始在欧洲装备部队。并且在英法百年战争中逐渐成为长弓手的噩梦。
“那是,那是!”于常林终于开了窍,晚上回了家,就把这几天学到的生意经记到本子上,反复揣摩。到了晚年,终成为新一代陶朱公。这是后话,这里暂且不提。
“太高明了,简直高明了,如果早认识都督大人几年,我一定会成为全欧罗巴最富有的人!”大猩猩的字典里,可没什么“温良恭谦让”,独自一人挥舞着胳膊,大声喝彩。“都督,您将来即便不带兵,一定也能成为大财主。伊万诺夫愿意追随您,这辈子都护卫在您的作用。”
要知道,徐州本地就盛产生铁,只是因为战乱和红巾军需求量过大的关系,价格才一再飙升。然而只要出了这一带,和图书铁料的价格就立刻随着距离拉远而直线回落。到了一些小的铁矿附近,每斤铁料的价格,不过才二十几文,有时候甚至还不到二十文,只相当于徐州城里的六、七分之一。按这价格计算,那板甲总计用料不过三十余斤,再加上皮弦,内衬等物,折合起来总成本绝对不到一贯钱。在徐州城内全卖到了七十多贯的天价,利润高达百倍,令人如何能不动心。
万一庄子遇袭,众人就会纷纷拿了武器守卫庄墙。再点燃报警烽火,请四周的其他庄子火速来援。届时到吴家庄打草谷的绿林好汉,非但讨不到任何便宜,连全身而退都有可能成为奢望!
这种放到二十一世纪都不算落伍的营销概念,一群十四世纪的古人如何能听得懂。只觉得都督大人越说越高深,越说越玄妙,最后所有佩服和惊诧都在心里化成了浓墨重彩的两个字,“奸商!”,永远都无法抹掉。
那敢偷偷仿制板甲的奸商也不笨,立刻就想到了红巾左军手里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新式工具。但是再派人去徐州城内偷师,却惊诧的发现,该死的苏先生早就用土墙和木栅栏,把左军的武器作坊附近数十亩河滩,连同河道一起圈了起来。周围还有士兵拎着明晃晃的刀枪来回巡逻,敢半夜偷偷翻墙或者硬往里闯者,结果和擅闯徐州军的其他制造手雷的秘密工坊一样,当场格杀,绝不姑息。
所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大伙都对去城里开兵器铺子的提议表示了赞同。兵器铺子开张的第一天,事实也正如他们的判断。所有看到摆在外边随便人用刀砍箭射的那套甲胄之后,都对此物大赞神奇。然而从苏先生雇来的许掌柜嘴里听到了板甲的古怪卖法和惊人价格,一个个都撇着嘴,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这下,苏记兵器铺子一下子可就热闹了起来。前来试验甲胄防护力的,前来跟掌柜套问货源的,还有试图讨价还价的,络绎不绝。到了快打烊时,第三和-图-书套铠甲也被一个伙计打扮的人,急匆匆地用银锭给换了去。连带着店铺里的各类兵器,也被散客林林总总地买走了一大堆,着实赚了个盆满钵溢。
正如徐州城的许掌柜所言,这个节骨眼上,敢到徐州贩货的,没一个会是老实本分的商人。看到一百多倍的利润后,个别商贩立刻找了个距离徐州最近城市,悄悄地将甲胄拆分开来,请了请工匠用锤子敲平了,着手仿制。然而无论他们花多大价钱请了高明工匠来帮忙,在尝试了几天之后,铁匠们都惭愧地退了工钱,自行求去。光凭着手中的铁锤铁剪和金刚钻,谁也造不出同样的甲胄来。即便是仿个八分相似,一个师父带着四个徒弟,也得耗费四五个月时间。即便依旧有利润可赚,每年只能做出两、三套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五百披甲,就想能荡平吴家庄?他芝麻李也太托大了吧!”所有得知这个消息的人,都立刻瞪圆了眼睛。
那吴家庄虽说只是个庄子,自保能力却丝毫不比滕州、单州这些县城来得弱。庄主吴有财的祖上也算是一员虎将,曾经伴着李庭芝大帅驻守扬州,打的元军数年不能寸进。后来伯颜绕路攻破临安,谢太后带着满朝文武投了降,李庭芝无粮无援,兵败赴水自杀。吴家的这位先祖才随着副将孙贵、胡惟两人投了蒙元,并且还被升了一级,做了新附军万户。不久又逢忽必烈下旨裁撤新附军,他便带着嫡系部曲到山阳湖畔开荒种地,上下齐心,很快便建起一座庄子,活得自在逍遥。
无论对朱八十一所灌输的理念接受多少,众人却谁也没出言劝阻他的“异想天开”行为。反正这种板甲,无论质量还是外观,都远远超过了大伙曾经见到过的任何甲胄。即便不能像都督大人所说的那样,卖成个惊人价格,至少,不会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大不了,就算漫天要价,着地还钱一番,最后也不可能低于三十贯,照样是赚得盆满钵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