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五十九章 暴风雨

“啊!”嘴巴上全是白沫的黄老歪猛然恢复了神智,推开替自己遮挡羽箭的亲兵,哆哆嗦嗦地,将点燃了艾绒探向留在火炮外边的药捻。“嗤啦——”药捻迅速跳起一团红星,像小蛇一样,带着众人的期盼向铜炮内部钻了进去。然后,悄然无息!
“掷弹兵!”就在这岌岌可危时候,朱八十一突然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声。自从上次血战以后,那是整个徐州军的杀手锏。虽然他在内心深处,并不赞同这种把赌注全压在一个兵种身上的行为。然而在不知不觉间,却已经被周围的人给潜移默化。
第十四波、第十五波、第十六波,阿速人的羽箭好像用不完一般,无止无休。在三百名弓箭手的轮番掩护下,前七排战兵也骤然加快脚步,涌潮一般,从一百步距离转眼间就推进到七十步、六十步、五十步、四十步……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低沉的鼓声从战场上滚过。忽然,阿速人的箭雨停了下来。大伙头顶的天空也骤然一亮。很多红巾军刀盾兵不明所以,本能地将盾牌放低,盾牌上边缘探出半个脑袋观看敌军动静。“小心——!”“举盾!”朱八十一和伊万诺夫两人齐声大喊,但是已经来不及。就在这一瞬间,跑在最前面那两个阿速军百人队,猛地从背后抽出一把角弓,将锐利的破甲锥迅速搭在了弓臂之上。
“嗖!”七十余颗手雷带着抛索飞上天空,景色蔚为壮观。随即,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距离车墙只有二十步的左右的位置响了起来。黑烟滚滚滚,泥土夹着木棍、草屑扶摇直上。正在拉弓平射的阿速军百人队被近在咫尺的爆炸吓了一跳,本能地停止了射击,快速后退,与跟在身后的自家战兵撞在一起,人仰马翻。
一百支雕翎羽箭迎面朝着正在向车墙发起冲锋的阿速士兵射了过去。其中绝大多数和_图_书都落在了目标区域之内,只有十几支被山风吹歪,不知去向。然而,双方之间的距离毕竟太远了,阿速人身上又穿着结实的扎甲,即便中了箭也不会致命。反而举着钢刀和盾牌越跑越快。
一排又一排羽箭像夏日的风暴一样,飞上半空中,然后对着车墙后的红巾军将士倾泻而落。没完没了地折磨着大伙的神经。转眼之间,很多顶在前排的红巾军战兵握盾的左手就变成青灰色,嘴唇也因为紧张,被他们自己咬破,血迹顺着嘴角缓缓地淌了下来。他们对此却浑然不觉,继续咬紧牙关,将耳朵贴在盾牌内侧的枣木衬里上,心中默默地数数,“第十一波、第十二波、第十三波……”
“甲子队,点火,扔!”早就紧张到快哭出来的刘子云根本顾不上思考,听见自家主将喊出了熟悉的三个字,立刻将左手的艾绒按在手雷的捻子上,然后右臂猛地向前抡了一整圈,将点燃捻子的手雷连同抛索一道扔了出去。
“甲队、乙队,举盾,站起来举盾——!”朱八十一早就得到过老兵痞伊万的提醒,见到此景,立刻快步冲向车墙,同时伸出手去在几个百夫长的背甲上猛拍,“丙、丁、戊队,蹲到乙队身后,把长矛竖起来,竖起来!掷弹兵,后退十步,与戊队拉开距离。弓箭手,距离车墙二十五步列阵,准备反击!!”
“弓箭手!正前方四十步,射!”红巾军的弓箭手全力反击,也将羽箭一波一波射向对方战兵头顶。从六十步一直射到了四十步。终于,有几名阿速战兵的扎甲被羽箭穿透,惨叫着倒了下去。其他阿速战兵却对伤者看都不看,就向向车墙猛扑。
暴雨般的打击只是短短的一瞬,便停了下来。就在大伙以为灾难已经结束的时候,第二波破甲锥又在二十多步远的位置凌空而至,就像长了眼睛一般hetushu.com,顺着几个头部中箭的刀盾兵倒地而产生的空档射进人群,射在附近其他刀盾手和长矛手的胸口上,深入数寸。
初次经历箭雨洗礼的左军的将士们则藏在盾牌后,咬紧牙关,苦苦支撑。由于盾牌和铁甲的保护,除了两名被流矢正射在面门上的掷弹兵以外,这三波羽箭并没有给左军造成其他任何损失。然而,在大伙心头造成的压力,却宛若雷霆万钧。
掷弹兵在刘子云的带领下,占据了戊队身后一处稍微高些的位置,将拴着手雷的抛索拎在右手里,左手紧紧握住一根点着了的艾绒。弓箭手百人队则在掷弹兵身后单独横成了长长的一排,按照平素训练时的老兵痞的教导,把弓箭一根接一根插在面前的泥土中。
没等大伙来得及把所有准备动作完成,敌军中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鼓声。紧跟着,一片灰白色的阴云就飞到了大伙头顶。尾部粘着羽毛的狼牙箭如冰雹一般凌空砸下,落在盾牌表面上,发出连绵不断的“叮当”声。少量射高了的羽箭则与竖在半空中的矛杆相撞,“噼啪”“噼啪”响个不停。还有零星十几根羽箭,狡猾地从矛丛之间穿过,“噗!”地一下,扎在了战兵与掷弹兵队伍之间的空地上,尾羽不甘心地来回摆动。
“右弓二,上前五步,射!”阿速左军右翼千户鲍里厮不满意地摇摇头,舞动长剑,指挥下一个弓箭手百人队继续对目标区域进行覆盖攒射。第二波羽箭瞬间腾空而起,然后化作一道道闪电从半空中落下,砸在红巾军的盾墙上,砸出一团团耀眼的火花。
“甲队、乙队,举盾,站起来举盾——!丙队、丁队、戊队竖矛——!”二十几名亲兵举着铁盾寸步不离跟在他身侧,将命令大声重复。“掷弹兵,后退十步,与戊队拉开距离。弓箭手,距离车墙二十五步列阵,准备反击!!”hetushu.com
“弓箭手!正前方七十步,射!”在百夫长许达的指挥下,红巾军的弓箭手也开始反击。每次弯下腰去,便利落地将一支羽箭搭在弓臂上,然后随着直腰动作将弓臂拉满,手指快速松开,整套动作宛若行云流水。
剩余的其他亲兵则在王十三、薛六子等牌子头的带领下,将三门火炮连同火炮后边的黄老歪等人护在中间,以免他们受到敌军弓箭手的偷袭。
“啊——!”三十步的距离,阿速人选择了快速平射。尖头泛着乌光的破甲锥瞬间就飞到了近前,将露在盾牌外边的几顶头盔射得倒着向后飞落,血光溅处,露出一双双无法瞑目的眼睛。
“右弓一,右弓二,右弓三,举弓,轮番速射!”发现红巾军中居然有弓箭手,并且射击动作还颇为流畅。右翼千夫长鲍里厮皱了皱眉头,命令麾下弓箭手加快进攻频率。
战兵中的刀盾手平素每天训练举盾的动作不下百次,听到命令,立刻条件反射侧转身体,将从罗刹人手里缴获来的铁面枣木盾牌举到了与盔缨齐平高度,同时将腰部稍稍向右弯曲。其他三个战兵百人队,则快步蹲到了刀盾手身后,手中长矛如竹子一样笔直伸向了天空。
身上穿着板甲亲兵们在他的催促下,举着盾牌充当乙队的替补。他们身上的新式板甲,的确对破甲锥的防御力远胜过缴获来的罗刹铁甲。然而,二十几名穿了板甲的亲兵在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空档处,却是杯水车薪。在骤然的打击面前,甲乙两个刀盾手百人队,完全失去了镇定。要么在某处聚集成团,要么对近在咫尺的空档视而不见,平素训练中水平,发挥不出来十分之一。
当然,上述内容都是很多年后,众人在回首往事之时带着几分炫耀意味总结出来的。眼下的他们,可没时间总结这些。只是赶在阿速军的第一波羽箭落下之前,学着和-图-书朱八十一的模样,鼓动笨拙的唇舌,尽力去安抚各自麾下的弟兄们。告诉大伙,他们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士兵,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任何强敌。尽管,此刻他们自己,腿肚子也一直在打着哆嗦。
“啪!”“啪!”“啪”“啪!”更多的羽箭落在盾墙上,力道大得出奇,将毫无经验的刀盾手们推得手臂发软,身体摇摇晃晃。
“啊!”又有十余名挡在最前方的刀盾手闷哼一声,缓缓栽倒。更多的破甲锥从他们原来站立的地方再次射进来,将空档附近射得血光飞溅。“乙队,补位,上前补位啊!”千夫长吴二十二从血泊中捡起一面盾牌,带头冲向空档位置。有支破甲锥贴着他的耳边擦过,正中乙队一名士兵的鼻梁。乌黑的锥尖从后脑与颈部的连接处透出两寸多长,那名士兵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仰面朝天倒地而死。
从去年八月到今年三月,长达七个多月的严格训练,此刻再度发挥了作用。尽管每一名战兵和辅兵都很紧张,个别人甚至在护裆下面,已经隐隐见到了水渍。但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再像去年十一月在徐州城下那样,主动脱离队伍。他们按照主将的要求或坐或站,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器,大声说着俏皮话,或者一边擦着眼泪和冷汗大声互相调侃,腰杆,却始终挺得笔直,仿佛肩膀上扛着一座巍峨的高山。
“嗖——!”“嗖——!”“嗖——!”又是一阵单调的羽箭破空声,第三波羽箭再度腾空,砸进目标区域,狂暴得宛若雨打芭蕉。
“谁让你现在就扔——?”朱八十一回头冲着刘子云大叫,但是下一瞬间,他脸上的愤怒就被狂喜所代替。就像左军的将士们无法适应对方破甲锥近距离攒射战术一样,阿速人面对从未接触过的手雷,也是慌乱莫名。虽然那些装了半斤火药的铁壳手雷,很多根本就没有爆炸m•hetushu.com,即便爆炸的,大部分只能炸成两半儿,威力只能覆盖落点两步左右的范围。
“补位,补位,把盾举起来,向自己正前方补位!!”伊万诺夫像一条疯狗般,举着盾牌在乙队弟兄身后快速跑动,每看到空档,就将用脚将身边手足无措士兵向前踹去。跟在他身后的朱八十一则一边用盾牌遮挡着羽箭,一边向自己的亲兵发号施令,“毛头,你顶这里。狗蛋,你给我顶上去,举着盾牌顶上去。齐二秃子,别跟着我,自己上去补位。老子身上的铁甲足够结实,你身上的也足够。”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单调的鼓声再度响起,敲得人头皮发乍。正面徒步进攻的阿速千人队忽然停住脚步,阵列从不规则的多边型重新汇集成齐齐整整的方阵。前七排士兵将一面圆盾举在胸前,开始加速小跑。从第八排士兵则停在了原地,一边快速整理队形,一边从背上取下制作精良的角弓。
不过,与蚁贼们手里那上千车四下劫掠而来的财富相比,几千支羽箭的代价微不足道,几百人的伤亡也属于可以接受范围之内。想到此战带来的巨大收益,鲍里厮狠狠吸了一口气,再度举起手中长剑,“右弓三,上前十步,射!”
“开炮啊,黄老歪,你吓傻了么?都督平时给了你那么多金子,还不如直接养条狗么?!”趁着敌军攻势停顿的瞬间,伊万诺夫迅速跑向炮位,冲着黄老歪和他的儿子、徒弟们破口大骂。
“唔!”鲍里厮的眉毛向上跳了跳,低声沉吟。敌军的防御力有点强得出乎预料,大部分人身上,居然都穿着明显带有欧洲风格的大叶片铠甲,手中盾牌也是标准的金帐汗国制式。这都是兀剌不花那蠢货干的好事,居然把三个罗刹千人队全都葬送在了徐州城下!这下好了,蚁贼的装备与官军一下子就拉平了。今天不付出一些代价,甭想突破他们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