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六十二章 苦战

投石机的攻击范围,比掷弹兵的手臂远了至少五倍。那一波骑兵刚刚重新加起速度,就被手雷砸了个正着。“轰!”“轰!”两枚手雷凌空炸开,另外两枚因为落地时震荡过于剧烈而哑火,还有一枚,则在骑兵们被轰得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在他们的脚下爆炸。四个破片朝着四个方向高速飞射,将另外两匹战马肚子上刺出了个血淋淋的大窟窿,哀鸣一声,当场身死。
“不醉不归!”刘子云、徐洪三、许达、王大胖也跳起来,奔向各自应该在的位置。匆匆忙忙,如同赶着去吃一顿平生从没见过的奢华酒席。
红巾军的阵形登时一乱,长矛手们将手中兵器当作标枪,接二连三向正在远遁的骑兵别和掷去,却徒劳地落在地上,就像长了一丛丛丑陋的蒿草。车墙外的阿速弓箭手趁此机会,有射过来两排雕翎。三名长矛手脸部重箭,蹲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的悲鸣。其他长矛手的身体上也被射中了三、四箭,亏了罗刹大叶甲足够结实,才逃过了一死。但每个中箭者都吓得脸色煞白,两腿不停地打哆嗦。
“就这样!炸!炸他!狠狠地炸死他们!”临时阵地后方没有奉命参战的辅兵们,在王大胖的组织下,扯开嗓子大声替自家弟兄助威。然而,让他们略微赶到失望的是,无论是黄家兄弟操纵的火炮,还是刘子云指挥的掷弹车,操作起来都非常麻烦。没等第二轮弹丸装填就位,前后两波骑兵已经汇合在一处,丢下被炸死和炸伤的同伙,再度加速朝车墙扑来。
“滚!”朱八十一用刀尖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喝令,“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如果你敢再乱我军心……”
“该死!”朱八十一心里涌起一团阴影,恨恨地骂了一句。抬腿向高处跑了几步,转过身,俯览整个战场。
“什么?!”外边传来的鼓声越来越高,越来越揪人心肺,导致朱八十一没能听清楚对方的话,愣了愣,诧异地回头。
马背上的骑兵被摔了个七晕八hetushu.com素,还没等爬起来,下一波阿速人又如飞而至。马蹄踏过他们的胸口,将他们直接送进了鬼门关。
“举——盾!”还没等黄老歪发出得意的笑声,老兵痞伊万突然从背后冲过来,用盾牌遮住黄老歪的脑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弓箭与盾牌的碰撞声不绝于耳。阿速人的弓箭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上来了,在自家骑兵的必经路线之外,射出了数百支锐利的雕翎。
“准备战斗!”朱八十一没有时间再鼓舞士气,捡了把被砸扁的盾牌跳起来,率先冲向车墙。“打完了这仗,我把徐州城里最好的酒馆包下来请你们,咱们不醉不归!”
“甲卯队,正前方二十步,投!”刘子云急得眼睛都红了,指挥者掷弹兵们,向冲到车墙前的敌军展开追杀。
“你刚才不是说,只要耗到鞑子下马强攻,咱们就赢定了么?!”朱八十一又愣了愣,手慢慢伸向腰间刀柄。
“不醉不归!”吴二十二扯开嗓子回应了一声,抄起盾牌,快步挡在了朱八十一正前方。与亲兵齐秃子、张狗蛋等人一道,阻止自家主将继续向车墙靠拢。
羽箭落处,血光飞溅。没有被射中的阿速骑兵仰起头,将一个拖在链子的铁球拎在手中,用力甩着圈子。
“阿速人,阿速人远道而来,没有辅兵跟着,也没有携带作战物资!”见众将脸色不对,伊万诺夫跳起来,用非常生硬的话语强调,“他们手里那些链球,很快就会扔完。然后他们能做的,只能是跳下马,徒步强攻车墙。一旦把他们拖到那个时候,咱们就赢定了。阵形太稀疏,强攻等于找死。阵形太密集的话,咱们的手雷一炸就是一大片!”
朱八十一绕了两次没能绕过人墙,只好摇了摇头,转身向长矛兵队伍走去。就在这个时候,伊万诺夫却偷偷跟了过来,附在他耳边说道:“都督,派人,派几个人去后面的小溪上,把浮桥修起来吧!”
“啊——!”惨叫m.hetushu.com声瞬间成为战场上的主旋律,压过了低沉的战鼓。被弹丸射中的阿速人无不肠穿肚烂,却偏偏无法立刻死去,歪在战马的背上,声嘶力竭地哀嚎,求救,身后留下一道道红色的血迹。
“辅兵,辅兵过来,把彩号抬走!”刘子云扯开嗓子,招呼辅兵过来处理伤员。不能让彩号和尸体躺在战兵身边,影响士气。这是趁阿速人的进攻间歇,大伙总结出来的经验。所以在开战之后,没有任何人再是旁观者,每个人都必须为整体的生存而竭尽全力。
“不敢,不敢,不敢!敌军,敌军进攻开始了,都督你自己小心!”老兵痞像兔子一般向后又窜了几步,撒腿朝掷弹兵那边跑去,再也不肯回头。
冲在第二排的一匹战马连同其背上的主人,至少中了六支破甲锥。人和马都像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摇摇晃晃。猛地被更后面冲上来的战马一带,转了个圈子,轰然而倒。旋即被马蹄踏了个血肉横飞。
得益于老兵痞伊万的及时提醒,前排的刀盾兵大多数都抢先调整了盾牌的高度和角度,将射过来的弓箭挡在了盾面上。但是,也有二十几支弓箭掠过了盾墙,落在了掷弹兵身上,溅起数串血花。
“呵呵呵……”见老兵痞张牙舞爪的模样,众将脸上阴云终于消散了一些,裂开嘴巴,放声大笑。但是,很快,他们的笑声就又被憋回了嗓子里,“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一阵沉闷的鼓声贴着地面,震得大伙脚下微微颤抖。鞑子又开始进攻了,这回,他们投入了更多的士兵,更多的战马。
“嗖——!”“嗖——!”“嗖——!”白色的羽箭掠过九十米距离,猛然迎着敌军的脑袋扑落。将冲在最前方的七名阿速人,同时推下了坐骑。
即便把辅兵也都算上,按照敌我双方目前的伤亡交换比例,红巾军前景也不太光明。所有将士都拼光了,敌军至少还能剩下一千余,依旧可以把大伙辛辛苦苦征http://m•hetushu•com集来的金银细软,铜锭铁块全部推走。
“掷弹车!射!”趁着这个机会,刘子云迅速下压短剑。五辆临时组装起来的小型投石机,五枚铁壳手雷迎着骑兵冲来的方向砸了出去。
几乎在转眼之间,红巾军依靠火炮和掷弹车取得的优势就荡然无存。更多的敌军骑兵冲上来,将沉重的链锤成排成排地扔进红巾军的阵地。将盾牌手们砸得东倒西歪,露出无数致命的缝隙。
“右前方——六十步——射!”百夫长许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指挥着弓箭手,向新一波冲过来的阿速骑兵发起了拦截射击。
山脚下的敌军有三千多人,车墙后的自家袍泽只有一千五。并且其中还有四百多人是五天才训练一次的辅兵,战斗力基本等于零。
在阿速弓箭手的配合下,第三波冲上来的骑兵,在又付出了五个人的代价之后,如愿冲到了车墙近前。猛地一松手,将三十余枚链球砸进了红巾军的阵地里。大部分链球被盾牌挡住,徒劳无功。两三枚最为沉重者,却越过了盾牌阻拦,直接砸在了后方长矛手的头盔上,当即夺走了目标的性命。
阿速人的弓箭顺着缝隙射进来,或者射在长矛手的铠甲上,溅起一串串火花。或者贴着铠甲的缝隙钻进人体,引起一连串厉声哀嚎。
“是!”吴二十二、刘子云、徐洪三、许达、王大胖等人肃立抱拳,齐声回应。然而,大伙的士气却不是很高。特别是战兵千夫长吴二十二,声音里明显带着心虚的味道。刚刚那一轮战斗中,他麾下的刀盾兵伤亡超过了两成半,跟在刀盾兵身后的长矛手,也减员超过两成。而对手留在阵地前的尸体,总数加起来不过是一百七十多人。仅比红巾军这边稍微多出了一点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相当于一命换一命。
早已发现这个弱点的阿速骑兵,则开始在飞驰中不断拉开彼此间的距离。看到手雷落到自家冲锋的必经之路上,就立刻拨偏马头。只要跳开半丈左右,就脱离了和_图_书爆炸的波及范围。然后再将马头兜回来,将链锤借着惯性砸入盾墙,再用力一抖缰绳,顺着车墙的另外一侧扬长而去。
“修一道浮桥,万一……”老兵痞难得脸红了一次,低着头,蚊蚋一般道。
一小队辅兵扛着木杆子和绳索跑了过来,将两名面部受伤的掷弹兵绑在杆子上,抬了就跑。剩下的三名被流矢射入了铠甲缝隙的掷弹兵看到此景,打了个哆嗦。立刻狠狠咬了咬牙,自己将弓箭拔了出来。然后重新忍着伤口的剧痛着走向山后,再也不敢劳烦辅兵们的大驾。
老兵痞伊万立刻向后退了两步,急头白脸地解释,“我,我意思是以防万一。万一,万一弟兄们撑不到那时候……”
“轰!”黄家老大掌控的火炮,也射出了一枚实心弹。狠狠地砸在一名骑兵的胸口上,将此人直接洞穿。趋势未尽的弹丸带着内脏碎片,再度砸中一匹马的前腿。将这匹马砸得悲鸣一声,带着身上的主人一道摔出半丈多远。随即,被无数只马蹄踩过,变成一堆软软了红泥!
“右前方六十步,破甲锥——射!”弓箭兵百夫长许达的声音响起,明显比上一轮战斗干脆得多。听到他的命令,建制还基本完整的弓箭手们举起弓,将破甲锥以六十度角射上了半空。
又是一枚跳弹,这个黄家二小子动作远比其父兄缓慢,运气却好得出奇。这次形成的跳弹,直接放翻了三匹战马,将后续跟过来的整波骑兵搅得一片混乱。
两波纠集在一起冲过来的骑兵被又放翻了十多个,剩下的愣了愣,立刻在同伴的尸体前侧转马头。放着这么好的目标不去攻击,黄老歪就是傻子。当即将艾绒按在了火炮引线上,“轰!”地一声,迎着乱成一团的敌军,喷出了炙热的弹丸。
“轰!”敌军的骑兵距离车墙还有一百步,黄二狗掌控的火炮,抢先射出铁弹丸,像旋风一样从几匹战马的腹下扫过,带起一道道耀眼的红光。
大伙能想到的战术调整,都群策群力调整过了。阵亡者的尸体和受http://www.hetushu.com伤的轻重彩号,也都拖到了后山交给辅兵们去安置。连同先前基本上没起到作用的陷马坑,都根据骑兵的进攻和撤离路线,派遣辅兵重新挖了一次。这次,陷阱挖得更细,更深,同时还在阵地前拣了一些破烂的弹片和兵器残骸,丢在了马蹄痕迹最密集的位置。以期能给敌军一个意外的惊喜。
“右前方四十步,破甲锥——射!”弓箭步百夫长许达看都不看,仅凭着耳朵中的马蹄声,就判断出敌军骑兵最密集位置。指挥着麾下弓箭手,发起了第二轮羽箭阻截。
“嗖——!”“嗖——!”“嗖——!”又是九十余支破甲锥,撕破空气,撕破扎甲,撕破人和马的皮肤,将死亡的阴影,直接送进目标的心脏当中。
“这次来的鞑子的确很厉害,据伊万说是鞑子皇帝的亲卫,如果打赢了他们,天底下就没有任何敌人再是咱们的对手!”就在赫厮发誓要将眼前这支红巾军扼杀在幼苗状态的时候,朱八十一也把自己麾下的千夫长和百夫长们召集到一起,做最后的动员。
敌军的骑兵已经开始加速,依旧从车墙右侧两百步左右的位置开始,呈弧线向车墙正前方靠拢。但是,这次他们的队伍拉个更散,每个波次的间隔距离更长。每一波的参战骑兵,也从一个百人队,变成了三十人左右的小组,骑兵们彼此间都隔着小半丈远,将战马的速度越催越急,越催越急。
完全靠引火线击发的手雷,性能非常不可靠。几乎每一次抛射,都有将近一小半儿无法爆炸。并且爆炸的延迟时间也长短不一,有的还没等飞到目标上方,已经凌空炸成了两瓣。有的却冒着黑烟在地上打滚,直到敌军的战马都跑出十余米外了,才轰隆一声巨响,徒劳地掀起一大团泥土。
火炮还是没有装填完毕,掷弹车又射出了一排弹丸,却因为引线过慢,大部分都炸在了敌军马后,徒劳无功。几排掷弹兵徒手抓着手雷,点燃了掷出车墙外,刚一转身,就被敌军的弓箭从背后找上,瞬间铠甲插满了雕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