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六十六章 爆发

“敌将死了,都督杀了个当大官的!”“敌将死了,都督杀了那个当大官的!”四周响起一片欢呼声,似梦似真。朱八十一将半截杀猪刀抽了出来,丢在地上,顺手捡起此人的阔背断剑。仍觉得不解气,又一剑将脑袋从尸体上砍了下来,拎着耳朵,高高举在了左手中。
“啊!”谁也没想到一炮之威,竟锐利如斯。正在顺着通道往车阵里钻的,和正在努力翻越车墙的阿速士兵全都愣住了,两眼盯着尚在冒烟的炮口,一时间竟茫然不知所措。
“甲子队,车墙正前方,投弹!”刘子云看到机会,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早已等待多时的掷弹兵立刻点燃引线,将手雷奋力朝车墙丢了过去。还没等手雷落地,弯腰推车的阿速士兵已经发现不妙,调转身体,撒腿就逃。
“来人,跟我去杀了那个红巾贼头!”亲眼见到自己引以为傲的本族将士被一群刚刚放下锄头农夫撞了个四分五裂,阿速左军副都指挥使朵儿黑也火冒三丈。阔背短剑向前一挥,亲自带着数十名精锐冲了上来。
“杀鞑子,杀鞑子!”所有刀盾兵、长矛手、掷弹兵和刚刚拿起武器的辅兵,就像山洪一样突然爆发。紧跟在朱八十一身后,呼啸着扑向正在发愣的阿速军。转眼间,就把跑在最前排的数十人捅翻在地,然后直接踏成了一堆肉泥。
朱八十一要的就是这一个瞬间,立刻迈动双腿,带头扑了下去,“杀鞑子!”
他在计算时间,尽量给徐达创造将对方主将斩首的机会。如果偷袭不成,也要把握好最佳反击点,打敌军个措手不及。
百夫长胡力赤被吓了一跳,旋即从来人招数中看到了无数破绽。侧转身,左手盾牌用力一推,就将刺过来的杀猪刀挡了开去,随即右手利刃快速横扫,“铛——!”
“推,一二,用劲儿!”在己方的弓箭手的掩护下,阿速士兵们丢开圆盾和短剑,齐心协力推动鸡公车。和_图_书这种在中原百姓手里就像玩具一样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却重如泰山。十个人对付一辆车,累得咬牙切齿,才勉强将装满了铜锭和铁块的鸡公车移开四五尺距离。
“蠢货,废物!”近距离观看了属下所有举动的副都指挥使朵儿黑被气得七窍生烟,抡起短剑,一剑一个,将带队逃回来的牌子头接连砍倒了仨,才勉强恢复了冷静。用血淋淋的刀尖朝车墙后一指,大声咆哮,“蛮都、胡力赤、汉斯,你们三个带着各自的百人队直接冲进去,将红巾贼杀散。其他人,全给我压上去推车!”
“轰!”“轰!”“轰!”三门填了散弹的铜炮,同时喷出一团死亡之焰。十步的距离,相当于顶着前冲而来的阿速士兵胸口开了火。冲在最前方的百夫长蛮都和与他并行的十几名最勇敢的阿速武士,被打得直接倒飞了回去。胸前的铁甲千疮百孔,血浆和内脏碎片同时喷涌而出!
两支规模差不多的队伍一上一下,高速靠近,谁也不肯停下脚步。猛然间,“轰”地一声,像海浪般撞在了一起,血流成河。
预料中的血肉横飞情况没出现,利刃扫在朱八十一的板甲上,砍出了一条深深的口子。随即被内部的软牛皮衬里挡住了,无法再深入分毫。就在他用力往回抽刀的瞬间,朱八十一手中被格歪的杀猪刀突然以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转了回来,从后背只奔他的颈窝。
朱八十一看都不看,甩掉挂刀刃上的两个圆圆的肉团,抬腿冲向进入车墙的通道。狭窄的通道中只能容下一个人进出,迎面而来的阿速士兵单手举盾,另外一只手将短剑向前猛捅。朱八十一侧开身子,用往日夹猪的力气,夹住此人刺过来的胳膊。猛地一拧腰,“咔嚓!”白色的骨头茬从对手的臂甲下倒着刺了出来,阿速士兵嘴里发出一声惨叫,两眼翻白,立刻昏了过去。
一只短剑迎面刺来,被hetushu.com他用杀猪刀猛地向上一磕,“叮”的一声,冒着火花飞上了天空。失去的兵器的阿速人迅速后退,将背后跟过来的同伙挤得站立不稳,踉踉跄跄。朱八十一抬起包着铁皮的靴子,向前狠狠一踹。
脚下猛地一绊,朱八十一跪了下去,浑身上下无处不疼。本能地伸手朝腰间掏了一把,却没有红瓶和蓝瓶可吃!他怒吼着又站了起来,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敌人。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家伙,甲叶每一片都像巴掌大小,不带任何光泽。朱八十一第一刀砍在此人臂甲上,只溅出了一串金色的火花。与此同时,他看到一把手掌宽的短剑砍了过来,直奔自己前胸。
朱八十一快速抬头看了看,敌军的帅旗没有动,徐达所带的百人队,显然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将刀尖朝距离自己最近的那面将旗一指,他继续大声招呼,“杀鞑子,别管车墙,先随我杀了那个当官的!”
迎面对冲的双方士兵,瞬间都倒了下了十多个。剩下的则红着眼睛,举着血淋淋的刀枪,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用尽各种手段,努力夺取对方的性命。
“掷弹兵,攻击前进!”无数人大声响应,举起冒着烟的手雷,徒步冲向了蜂涌而来的战马,义无反顾!
“轰!”“轰!”“轰!”“轰!”三十多枚手雷贴着车墙前后爆炸,将逃得最慢的十几名阿速人送上了西天。另外三十多枚手雷则像示威一般,慢吞吞在地上冒着烟,打着转,东炸一个,西炸一个,没完没了!
“开!”几乎出于本能,朱八十一将左手的短剑挡在了自己胸前,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敌军的兵器砍成了两段。双腿迅速向后退了两步,他躲开了此人剑锋的攻击范围。然后左手猛地一抡,将半截短剑朝此人的头顶砸了过去。
剩余冲进车墙里的阿速人,在一名百夫长的指挥下,背靠着车墙列阵。给其头顶上的同伙,www.hetushu.com创造继续翻越进来助战的机会。朱八十一踢开挡在面前的尸体,怒吼着冲了上去,刀尖处寒光闪烁,直奔百夫长的左胸。
更多的阿速士兵涌到他身边,试图夺走他的性命。朱八十一砍掉一只胳膊,顺手将此人的短剑抄在左手。然后东一刀、西一剑,剁猪肉馅一般乱砍乱剁。身体上的伤口在流血,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阵阵发木。但是,眼前的敌军动作却越来越缓慢,越来越清晰。游戏中的砍怪炼级不过如此,他感觉到一种简单的快乐。对手都是差了至少十级的NPC,没有一个Boss在里边,杀掉他们没有任何危险,只有经验高速增加。哪怕是万马军中一人独行!他们一个接一个,只管冲上来送死,送金钱和经验给你,让你不停地杀,不停地杀,杀得天昏地暗,直到彻底迷失于其中,忘掉哪里幻境,哪里是现实。
“赶紧推车,那个东西需要擦干净了才能用第二次!”几个牌子头像发现了惊天秘密般,高喊着,命令麾下士兵继续执行任务。百户大人稀里糊涂就被打爆了脑袋,如果完成了任务,他们这个几个牌子头还有机会向上补位。如果完不成任务就逃回去,按照军律,几个牌子头都该被处斩,脑袋要在旗杆上悬挂三天才能跟尸体缝在一起。
“轰!”以往捆猪时,这一下要求连二百多斤重的生猪都必须踹翻。那名阿速士兵虽然体形高大,重量也达不到二百斤,被踹得喷着鲜血向后便倒!朱八十一箭步跟上,屈膝压住此人胸口,杀猪刀顺着颈窝向下一探,又是“噗”地一声,血逆着刀身喷出来,喷得他满脸都是红。
“当啷!”来人的头盔和铠甲一样结实,半截短剑只砸出了一溜火星。但撞击产生的余波,却令此人如喝醉了酒一般,步履踉跄。“去死!”朱八十一借助山势冲了下去,刀尖刺在此人的胸口,崩断,但是也将此人推翻在地。紧跟着和-图-书,他用膝盖紧紧压住此人的上半身,半截杀猪刀熟练地下捅,“噗!”地一声,顺着颈窝上护肩的缝隙,直没到柄!
另外一名身穿铁甲的家伙持剑而上,压低剑锋去刺他的胸甲和腿甲衔接处。朱八十一双腿拔地而起,像撞车一样撞在此人的脑门上。将此人脖子撞得后仰成直角,倒在地上不知死活。
整个过程中,朱八十一都没有下令反击,也没有命令掷弹兵做出任何干扰动作。只是将杀猪刀握在掌心,手指不停地曲曲伸伸。
“噗!”锋利的刀尖直达心脏,血一下子喷出来半丈高。朱八十一迅速推开百夫长的尸体,扑向车墙上的一条大腿。刀刃贴着大腿的根部快速向上,“嗤——!”。
那名刚刚爬上车墙的阿速武士根本来不及躲闪,裆部猛地一凉。紧跟着,丢下盾牌和短剑,双手捂住下体厉声惨嚎,“啊——”
“杀鞑子!”他举起血淋淋的杀猪刀,回头招呼了一声,然后猛地撞进另外几个阿速人之间。前胸、左臂和大腿同时中刀,伤口处钻心地疼。已经杀红了眼睛的他根本顾不上检视,捅穿一名阿速武士的喉咙,砍断另外一人的胳膊,又从背后追上第三个,将此人的脖子大筋齐根抹断。
周围的阿速士兵被打得节节败退,转眼就被杀出了一块空档来。与已经跳上车墙的同伙彼此不能相顾。
正所谓一将拼命,三军振奋。见到副都指挥使大人亲自带着侍卫冲上去了,几个被点了将的百夫长不敢怠慢,立刻带领着各自的队伍朝车墙猛扑。转眼间,就扑到了目标附近,或者翻身跳上车墙,或者从红巾军预先留下的通道鱼贯而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朱八十一的帅旗。
一名使用短斧的亲兵牌子头,咆哮着扑到朱八十一面前,冲着他的肩膀用力猛剁。朱八十一侧身跳开,然后一刀砍在了此人的肩胛处,将整条胳膊卸了下来。失去了手臂的牌子头厉声惨叫,跪在地上,http://www•hetushu•com试图用另外一只手去捡短斧。朱八十一又一刀砍了下去,干净利落地砍断了此人的喉咙。
“杀鞑子,杀鞑子”吴二十二举着一根长矛,从另外一条通道中冲了出来。三下两下,捅开挡路的敌军,拼命朝朱八十一身边靠拢。通道中的红巾军战兵鱼贯而出,借着山势,宛若洪流。
“都督,回车墙!”徐洪三用盾牌推开不断扑上来的敌军,扭过头,冲着朱八十一大喊。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都杀到车墙之外。左、右、前三个方向都是阿速人,只有身后还留着一条血淋淋的通道。
“杀鞑子!”朱八十一对徐洪三的提醒充耳不闻,杀猪刀贴着徐洪三的肋骨捅过去,将一名身穿扎甲的阿速人捅了个透心凉。随即,抬起大腿,狠狠踹在了另外一名阿速士兵的裤裆上,将对方踹得躺在地上,哀嚎着来回打滚!
说罢,松开了战马的缰绳,身先士卒,朝车墙扑了过去。
“掷弹兵,攻击前进!”忽然间,刘子云扯开嗓子大叫一声,将点燃手雷的引线,用力向下抛去。
近了,近了,眼看着带队的一名百夫长距离自己已经不足十步。猛地一挥手,他将杀猪刀向前指去,“放!”
“啊——”阿速人吓了一跳,立刻举着盾牌藏到了鸡公车下面。两股战战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听见第二次轰鸣声。几个胆大的探出半个脑袋偷看,只见先前喷出黑烟的那个细长管子,被其主人倒过来竖在地上,正拿着一根棍子朝管口处来来回回地猛捅。
没等他从尸体上站起身,两把短剑已经砍到。一左一右,直取他的脖颈。“铛!”徐洪三从后边冲上来,用盾牌隔开左边来的一把。“中!”老兵痞大喝一声,手里的长矛飞了出去,将另外一名阿速士兵直接钉在泥地上。
“都督威武,都督威武!”众红巾将士潮水般涌来,围在朱八十一身边又叫又跳。浑然不顾,就在他们右下方二十几步,已经有上千骑兵促动坐骑涌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