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章 “砍”价

“都督的意思是,既然蒙古人打死汉人只赔一头驴。他就以牙还牙,把这伙被俘的阿速人当驴子处理了!”还是运河上船帮的副帮主见多识广,眼睛微微一转,就立刻明白了朱八十一的意思。赶紧笑着在旁边向大伙解释!
“不必!”朱八十一卖俘虏,只是为了建立与两岸豪强的联系,以图将来。并没打算只做一锤子买卖。摆摆手,笑着回应,“不能算是家将,那太坑人了。咱们今后打交道日子长着呢,绝不止是这一回!嗯,按小厮算,好像也不太合适!这样吧,北岸这一带买头驴什么价钱?你们能不能跟我说说?”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众管家愣了愣,然后连声干笑。见过不靠谱的,却没见过如此不靠谱的。堂堂左军大都督,居然只为了争一口闲气,就把几百名阿速俘虏当驴子给卖了!只是这口闲气的代价,也忒地大!
“这——!”常三石没想到朱八十一竟与自己平辈论交,愣了愣,身体迅速侧开,“折杀了,折杀了。都督请上坐,请上坐。”
“那些人,既不会撑船,又不会扛大包,我要他们何用?!”见朱八十一如此平易近人,常三石也摇摇头,大声说了句笑话。
“那就按八百文算。普通士兵八百文,牌子头一千,百夫长两千,副千户及以上我不买了,要留着向李大哥献俘!”朱八十一用力一拍大腿,断然做出决定。
然而让大伙非常郁闷的是,朱八十一居然不和-图-书接受大伙的好意。而是亲自上前把韩府管家从地上扯了起来,和颜悦色地询问:“老丈请起,既然做生意么?当然价格由买卖双方说得算。晚辈很少来北岸这边,不清楚这一带奴仆是什么价格,老丈可否指点一二?!”
“这,这……”众管家们又愣住了,谁也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临来之前,他们都做好了被朱八十一硬讹一笔的打算,谁也没料到,一个阿速兵才要他们出八百文,比买个小厮还便宜一大半儿。
如今朱八十一打赢了朝廷的兵马,并且是以少胜多,以步胜骑。用辉煌战绩证明了他的刀子比朝廷派来的阿速军还快,所以短时间内,他就是黄河以北,沛县、丰县、鱼台这一带唯一的江湖总瓢把子!非但豪强们“愿意”助粮助饷,蒙元的地方官吏,也会看他的脸色行事。
“起来吧,明白这个道理就好!”朱八十一早已不指望豪强们能明白什么叫民族大义,既然对方只认刀子快不快,自己就先按对方的规矩来。“我刚才的话,只是给几位提个醒儿而已。希望几位回去之后,能把我这话传出去,让大伙都能明白我徐州军上下都非滥杀之辈。好了,既然诸位以前没做过任何对红巾军不利的事情,朱某也不会故意与你等为难。说吧,还有什么需要商量的,赶紧一起说出来!”
蒙古人杀汉人,赔一头驴。既然如此,那朝廷的将士,在我眼里就只值一头驴钱。己所不欲勿施m.hetushu•com于人!把人当驴子的家伙,亦被人当驴子待之。礼尚往来,天公地道!
“回,回大都督的话。还有,还有就是,就是……”韩府管家用衣袖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地回应,“这些阿速人的价格……”
“对,大都督尽管开价,我们尽量凑就是!绝不敢跟您多说废话!”孙府管家也狠狠白了韩府管家一眼,大声向朱八十一表忠心。
“那些,那些阿速人都是练过武的,可以算成家将和护院。每个,每个我等可以出十二贯!”唯恐价格太低惹朱八十一生气,刘二用膝盖向前爬了半步,大声补充。
紧跟着,不待任何人发问,他就快速补充,“就在一个时辰之前,运河上的阿速军辅兵,突然一哄而散了。把十几艘官船,和船上的所有物资粮草,全都丢在了河道当中。在下是草民,不敢动朝廷的东西。也招惹不起那位将阿速左军打得落花流水的英雄。所以就将这二十几艘船派人先看管了起来,朝廷的兵马先折回来就交给朝廷,某位英雄的兵马先开过去,就只好先归了那位英雄。唉,做船行难啊!每天在不同的地面上走,见了谁都得叫声爷!一旦被人家把刀子架到脖子上了,人家让把船往哪边开,还不都得乖乖依着?!”
“这么便宜,铜钱还是交钞?!”没想到人价便宜到如此地步,朱八十一愣了愣,顺口追问。
不理睬那些满头雾水,眨巴着眼睛琢磨该不该主动www•hetushu.com提价的管家们。常三石又向前走了半步,长揖及地,“运河船帮副帮主常某,给朱都督施礼了!祝都督所向披靡,百战百胜!”
在二十一世纪的网络上,连撅着屁股给小鬼子洗地的大学教授,朱大鹏都见过好几个,怎么可能理解不了几家豪强的此刻的心态?!轻轻笑了笑,大声回应,“也好,我正愁没地方给弟兄们治伤呢。待会儿你们留几个人给我带路,我今晚就住到庄子上去。不过……”
以前蒙元朝廷刀子快,谁敢不俯首帖耳就杀谁全家!所以黄河两岸的豪强们都乖乖缴赋纳税,即便被官府逼得卖房子卖地,也绝不敢多哼一声。遇到敢反抗的,甚至与朝廷一道将他碎尸万段。
“不坐了,坐累了,我正想下来活动活动筋骨!常帮主大老远跑到我这里,不会也是想买些俘虏回去装点门面吧?!”
“大都督开个价,我们尽量凑就是!”刘二赶紧抢过话头,大声补充。
这一次,却不是跪礼,而是自北宋之后就渐渐于民间消失的长揖。朱八十一眉头轻轻一跳,立刻猜出对方必有下文。笑着站了起来,以平辈之礼相还,“多谢常帮主吉言,百战百胜,朱某不敢奢求。只愿每战必尽全力,不敢让蒙元朝廷小瞧了我汉家男儿罢了!”
“驴?”管家们都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朱八十一的葫芦里究竟卖得是什么药?!运河船帮的副总瓢靶子常三石在旁边听得有趣,笑了笑,接过大伙的话http://www.hetushu•com头说道:“敢叫都督知晓,咱们这一带河道纵横,运货都用船,很少拉车。所以基本上见不到驴子。再往北很远的地方,大约在中书省河间一带,驴子才会渐渐多起来,但价钱也只比猪贵一点。一头正当年的叫驴,也不过是七八百文的样子!比买小厮要便宜一半呢!”
“起来,让你报价你就报价!别说其他废话!”朱八十一无奈,只好又装作一幅蛮不讲理的模样,大声命令。
“铜钱!交钞朝廷自己都不收,小人当然不敢拿那东西糊弄大都督!”韩府管家做生意做惯了,答应得干脆利落。随即,又将头贴到地面上,不敢抬起眼睛与朱八十一对视。
陡然把脸一沉,他冷笑着强调:“我这个人只对自己的同族好说话,如果发现诸位故意下套给我,心甘情愿去做二鞑子,哼哼。要么就做干净些,别让我麾下弟兄跑出一个去。要么的话,将二鞑子斩草除根,我红巾军可是没任何下不了手的!”
“刀都快压脖子上了,居然还真跟姓朱的讨价还价?嫌全庄上下活得命长么?”其他几个庄子的管家们也纷纷跟进,一边用纯白色的眼球鄙夷着短视的韩府管家,一边承诺答应任何条件。
“是啊,算家将,家将!大都督如果嫌低,我等还可以再多出一些!”其他几个管家七嘴八舌地说道。
他们打破脑袋也无法理解朱八十一的恶作剧,船帮的常副帮主的眼睛却咄咄放出了精光。作为这个时代见闻最广博的一群,和-图-书在随着船队南来北往的时候,他们接触过无数英雄豪杰,奇人异士。但那些英雄豪杰也好,奇人异士也罢,包括眼下声名最为响亮的彭和尚,刘福通、徐寿辉等,所提不过是“天下苦于贫富不均,吾欲为大伙均之!”谁也没像朱八十一这样,把刀尖直接指向了蒙元上层。
这就是规矩!非常简单实用的规矩。谁刀子快,谁就手握大义。从女真灭北宋、蒙元灭南宋再到现在,几百年来,黄河两岸的豪强世家早总结出一套完整的生存之道。根本不用任何人来教,没学会的,早就屠成一片白地了!至于什么五德轮回,什么正朔反朔,在豪强们眼里,那都是杀完了人之后擦刀子的抹布,根本不具备任何价值!
这回,韩府管家不敢再多啰嗦了,又重重磕了个头,用颤抖的声音回应,“既然,既然都督有问,小人,小人不敢不答。这年头,这年头兵荒马乱,人价不值钱。家里头买个干体力活的小厮,只需要两吊钱。要是买黄花大姑娘当丫鬟或者小妾,才会稍微贵一些。但是五吊也足够了。”
“不敢,不敢,折杀了,折杀了!”韩府管家立刻又吓得跪了下去,脑门磕在地面上咚咚作响。
“不敢,不敢!”话音未落,几个管家已经又跪在了地上,连声赌咒发誓,“您就是借小的们一百个胆子,小的们也不敢啊!那徐州城距离这儿不过是百十里路程,芝麻李,不李大总管的兵马旦夕可至。小的们要是敢出卖您,李大总管能放过小的们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