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一章 旁观者

“然后呢,就引得朝廷以倾国之力来攻?气是出了,徐州红巾也被他摆到火炉子上!”龙二狠狠瞪常三石一眼,撇着嘴反问。
“那倒是!”江十一和龙二互相看了看,轻轻点头。“看来,这朱八十一,果真如传说中那样,勇不下关张啊!你刚才说,他准备把阿速人怎么着?明码标价卖给地方官府?”
“如果只是想着讨好朝廷,他又何必定下那种羞辱人的价格?!眼下他手头又不缺钱花,八百文和白送有什么区别?!之所以要定这样一个价钱,是因为跟我打听到,市面上八百文可以买一头驴。大哥,二哥,你们两个想想,敢提刀杀官造反的豪杰,这两年咱们三个也见过不少了。谁想过如此狠狠地扇那狗朝廷的脸?!这把天下人分四等,是忽必烈下江南时定下的国策,七十多年来大伙都习惯了,包括这天下的读书人,谁曾经敢质问过它合理不合理?!而朱八十一这么一弄,这徐州红巾,便不再是群杀富济贫的草寇。无论穷的,富的,大字不识的,还有学富五车的,只要还记得朝廷那条蒙古法的人,有谁不会挑起大拇指来替他,替那徐州红巾叫一声彩!”
“这件事啊——!”难得在这个时代找到一个头脑异常活络的人,朱八十一在兴奋之余,便存了帮对方一把的心思。又想了片刻,笑着回应,“这样吧,此事我不方便现在就答复你。你回头找几个出色的帮手,带着他们到徐州去谈。咱们两家当面锣,对面鼓,一道拿出个章程来。既不耽误你们船帮的生意,也不至于给我们徐州军造成太大损失。常兄,你意下如何?!”
“老三,你这话什么意思?!”龙二被说得脸上发烫,用扇子顶部指着常三石大声质问。
“与其说是卖,不如说是故意羞辱!”见话头终于又回到了正题,常三石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补充,“八百文,他以每个人士卒一头驴的价钱,将俘虏卖给了附近的m.hetushu.com几个庄子。让大伙再转手交给丰县官府!”
“我去拜会朱都督时,偷偷数过的!”常三石被问得心中烦躁,挥舞着手臂嚷嚷,“都是一家人,我骗你们两个做什么?我到达战场时,他们刚刚把队伍收拢起来。虽然分不清哪支是战兵,哪支是辅兵。但全加在一起,也不过千把人左右。如果战死的弟兄是活下来的两倍以上,他们自己早就崩溃了,怎么可能把阿速左军打得落荒而逃?!”
自从芝麻李起兵以来,运河上的生意就更是雪上加霜。虽然红巾军从没试图掐断航运,但那些做大生意的财东们,谁敢保证蚁贼不见钱眼开?因此,只要货物的本价稍微贵一些,很多人就宁可冒险把它交给方国珍兄弟从海路上北上,也不敢再交给船帮走运河了。而一些价格便宜的日常用度之物,如果时鲜、果蔬、南北土产等,在经过徐州城下的关卡时,又因为手续繁杂耽搁时间颇多,在路上就变了质。一来二去,令船帮的生意愈发日渐冷清。
“不用钱,小的哪敢收都督的钱!”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气,常三石也很快弄明白了朱八十一的意思,一边客套着,一边顺着杆子往上爬,“只是船帮行走于运河之上,难免要从徐州城外经过。马上就又要到夏天了,很多南边的珍稀物件都要往北方运,在途中多耽搁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大都督如果能在李总管面前给美言几句,让红巾军的通关手续稍微简单一些,船帮上下两万多口,永远不敢忘记都督大恩!”
“此话怎讲?”从没见自家结拜兄弟如此崇敬一个人,江十二诧异地抬起头,低声追问。
方谷子,是蒙元定海尉方国珍的绰号。此公早在四年之前就造了反,带领一票弟兄雄踞于舟山一带,专门对往来的色目货船下手。色目商人不堪其扰,买通的蒙元朝廷,派出水军去征讨他。结果水军却被他打了个大败,连hetushu.com领兵的主帅朵儿只班都给此人给活捉了去!
“是啊!这朱都督所做之事,听起来的确痛快。不过……”船帮大当家江十一在赞赏之余,也觉得朱八十一此举未免有失稳重,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也彻底把自己摆到了一个最明显位置上。那朝廷闻听之后,恐怕拼着将运河砸烂了,也得先除了他们!唉——!”
那方国珍抓到了朵儿只班后,却不枭首示众。而是好酒好菜招待一番,再送上盘缠,请求对方替自己给朝廷带话,愿意接受招安。
“接收了官船之后,立刻起锚沿着运河返回徐州。所需人手直接从船帮征用,到了徐州城外,把官船当作脚力钱,全部折给船帮!”朱八十一冲他点了点头,继续大声吩咐。
“那可就麻烦了!”朱八十一想了想,故作为难地说道。“我们红巾军讲究的是秋毫无犯,不能白用你的人手。把船折给你抵账你又不肯,要钱的话……”
“官府那边,眼下应付朝廷的责难还应付不过来呢,哪还有功夫注意咱们?!大哥,二哥,你们两个可是不知道啊,那朱都督今天光是阿速骑兵,就活捉三百多个……”常三石立刻就张开大嘴,兴致勃勃地回应。随即,也不待对方发问,主动将自己在红巾军营地看到和听到的情景,如实地描述给江大当家和龙二当家听。
能把蒙元朝廷逼到这个份上,这方谷子也算给江湖豪杰们争足脸了。眼下徐州军的驻地正卡在了运河上,想以方谷子为前车之鉴也不足为奇。谁料龙二帮主刚刚笑了两声,就被常三石用鄙夷的话语噎了回去,“嗤!方谷子又算什么东西?!与这位朱都督比起来,不过是夜猫子与大鹏鸟,他看中的那两只死老鼠,人家根本不会用眼皮夹一下?!”
“大哥,二哥,恐怕豪杰两个字,还不足以形容他!”常三石想都不想,便出言纠正。
码头上,那船帮大当家江十一正等得心焦,见http://m.hetushu.com常三石带了五十名骑着快马的铁甲壮士回来,立刻命人点起了几堆大火,然后做出一幅慌慌张张模样,带领着帮众们撒腿逃命。暗地里,却又派另外一个副帮主龙二,将徐洪三等人引到了无主的官船上,以最快速度拔锚启航。
“大哥,二哥!你们两个当时没看到!”常三石又抱了下拳,再度向两位结义兄弟补充,“我去的时候,红巾军正押着俘虏打扫战场。三百多名阿速人,当初他们沿着运河急匆匆往南赶时,是何等的威风?!这会儿在朱都督哪里,居然乖巧的如同三百只绵羊一般。根本不用鞭子抽,鞭梢指向哪里,他们就走向哪里!”
不过,今天鹅毛扇子扇起的凉风,却带着点儿出奇的热。只听三当家常三石的话顺着风飘来,字字句句都像是火烤过一般,“几倍?二哥,是阿速军的一半儿不到好不好。这是我亲眼看到的,并且之前还从吴家庄的大少爷吴良谋嘴里听说过一次。朱八十一此番来黄河北岸,目的仅仅是向几个不开眼的坞堡催缴钱粮?!所以怎么可能带太多人马?就一千四百出头,其中还有一小半儿是根本上不了战场的辅兵!”
一番话,说得像童养媳一般委委屈屈,却把阿速左军遗留在运河商上的粮草物资,转手就全借花献了佛!
此后三年,这位方谷子与朝廷屡屡交手。每次打赢了,都要求升官受招安。每次招安后,不久便又造反入海。如此反来反去,如今已经成了东南沿海第一大势力。朝廷、水上讨生活的绿林豪杰、还有远道跑来大元做生意的色目船队,都得看他的脸色行事。
对于送上门来的厚礼,朱八十一当然不能拒绝。想了想,立刻把头转向了亲兵队长徐洪三,“你点五十名弟兄,等会儿跟着常帮主去接收官船。如果有人敢阻拦,直接杀散了便是!”
“常某,常某感激不尽!”常三石又愣了愣,再度长揖及地。作为下九流行业,http://m.hetushu.com船帮规模虽然庞大,但走到哪,都要看别人脸色。即便送上大把的贿赂,蒙元朝廷的那些色目官吏,也是随便抛出一个规矩,让船帮照着去执行而已。从来没有任何惹人,任何一方势力,肯坐下来跟他们谈一谈具体条件。哪怕是装模做样一番。
蒙元朝廷的兵马不擅长水战,便只好招降了他,委了一个定海尉的官职,想把他骗上岸后再徐徐图之。方国珍接到了蒙元朝廷的招安文书,却不肯上当。先把官服穿在了身上,打着蒙元朝廷的旗号继续对过往商船敲诈勒索。待钱粮都捞足了,便再度扯旗造反,顺手把温州城又给打了下来。
“是!”徐洪三不顾身上的疲惫,大声答应着上前接令。
自己这个三弟啊,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冲动了。那朱八十一所做之事听起来的确过瘾,但岂是智者所为?这个时候的智者,就该把头缩起来,看着朝廷的兵马去打别人。然后躲在一边慢慢发展壮大,以待将来之机。
“唉,老三,让我们怎么说你才好!”龙二也陪着叹了口气,鹅毛扇下阴风阵阵。
待徐洪三等人和负责摇橹引水的船帮子弟都去远了,他才偷偷把常三石叫到一边,低声责怪道:“我说三弟,你平素也是个稳重人,怎么这么大张旗鼓地就把红巾贼带到码头上了?万一被官府那边知晓……”
“那是,不肯听话得早杀掉了!”副帮主龙二晃了晃手中羽扇,七个不服八个不忿。“那朱八十一用了几倍兵力,拿下阿速军的?莫非真的像外界传言一般,只用了区区四五千么?”
注1:在罗贯中之前,三国演义已经以平话的方式于民间流传。早期的名字便是《全相三国志平话》,刘关张和诸葛亮等人物的艺术形象基本已经确定。
“使不得,使不得!”常三石立刻跳起来,两手摆得如同风车,“百十里的路,可不敢收朱爷您这么厚的船资。再说,那是官船,我等草民哪里敢用?!还请都督务必收www.hetushu.com回成命,收回成命!”
“这么说,那朱都督倒是个难得的豪杰了?!”听他话语里充满对朱八十一的推崇,船帮大当家江十一笑了笑,手敲着桌案打断。
“是啊!老三,我从来没见你佩服过任何人!”龙二帮主也好生奇怪,笑呵呵地在旁边帮腔。
“那徐州军卡在运河之上,即便不打出驱逐蒙元的旗号,朝廷能放过他们?!”常三石的情绪立刻变得非常激动,看着两位结拜兄长的眼睛,大声嚷嚷。“既然早晚都得打,还不如做得干脆一些,把旗帜挑明了,以战求生!只要他们能保持今天这种战斗力,朝廷的兵马再多又能如何?大不了弃掉徐州,转战他处。只要他肯继续给汉家儿郎争这口气,肯定有仁人志士成群结队地追随过来!”
“真的?!”不但是龙二,素来沉稳的大当家江十一也愣住了,质问的话脱口而出。
“噢!怪不得老三你如此佩服他!原来看出他是想走方谷子的老路!”副帮主龙二如梦初醒,撇着嘴冷笑。
他加入船帮之前,是个屡屡落第的白衣秀才,心中最佩服的人为诸葛武侯。因此即便再冷的天,也要拿着把鹅毛扇子。动不动就学着折子戏里的诸葛孔明一般摇晃几下,以显示自己的英明睿智。
最近有消息说,蒙元朝廷已经再度拿出了漕运万户的职位去接洽了,就等方谷子大侠的回话。如果方谷子大侠嫌万户的职位也低,双方甚至还可以再商量。只求他能够消停下来,让大都城中的阔佬和阔佬们的色目盟友们,能继续安安稳稳地赚取海贸上的巨额红利。
如今芝麻李面前最红的朱都督居然肯答应跟船帮商量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通关章程,常三石岂能不喜出望外?!想到多耽搁一天就是上千吊的损失,他就连半刻钟都多待不下去了。朝朱八十一又说了几句拍胸脯子的场面话,立刻起身告辞,带领徐洪三及刚刚挑出来的五十名红巾军精锐,骑着缴获来的骏马,风驰电掣般跑回了运河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