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三章 门庭若市

他们两个像唱戏般说得利落,那些负责帮忙“推车”庄丁们,扮相却相当不靠谱。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件兵器,背在身后的行囊也塞得满满当当。说是帮忙推车肯定没人信,说是去某个山头去打家劫舍,倒是严丝合缝。
说完了客套话,赶紧回头去组织人手进门。唯恐动作慢了,给当值的红巾军百夫长招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谁料队伍刚刚走了一小半儿,周围已经有江湖豪杰气愤不过。跳上前,冲着那名百夫长大声抗议道:“都是前来投效朱爷的,凭什么他们就能先进去,我们就得在门外等着?!姓徐的,难道朱爷就是叫你这么对待江湖豪杰的么?”
“你——”挑头闹事的江湖豪杰被说得没了脾气,只好做了个揖,悻悻退到一边去了。抱着膀子看了一会儿,见运河上来的汉子们根本没带什么猪、羊之物,却每个人手里都提着刀枪,便又走上前,怒不可遏地嚷嚷:“姓徐的,你骗人!他如果是来做生意,为什么只带了兵器?!分明是你收了人家的贿赂,先放了他们进去,故意冷落我们这些老实人!”
“走了,咱们不干了,走了!既然朱都督架子这么大,咱们投别人去!就不信离了他朱屠夫,大伙就得吃带毛猪!”众豪杰却不肯继续听徐百夫长分辨,继续挥舞着胳膊,义愤填膺。
甭看他长得像个弥勒佛一般,发起火来,两只眼睛里头凶光四射。先前那几名江湖豪杰欺负徐一正欺负和-图-书得起劲儿,忽然被他吼了一嗓子,气焰立刻矮了半截。赶紧退开了十几步,然后躬着身子行礼,“这位将军,我等并非存心鼓噪。只是,只是前来投军报效朱都督,却不得门而入。所以,所以……”
“怎么着,常三爷,您也是带人帮忙去推车?!”看常三石笑得诡异,韩家庄的管家韩仁又及时地补了一句。
兄弟中的老三常三石,却远没有其两个结义兄长那么精明。回去后整整忙碌了一夜,才赶在黎明之前,从附近的几个船帮分舵里,将一百名无任何牵挂,又敢打敢拼的弟子挑了出来。第二天匆匆用过早饭,每人发了两吊钱的壮行费,就带上大伙,急急忙忙朝朱八十一临时居住的庄子赶了过去。
“报告千户大人!”被唤作徐一的百夫长见状,赶紧肃立拱手,“是昨天来过的客人,所以我才放了他们进来。其他客人都等不及了,非说我收了人家贿赂!”
“这位大哥误会了!”徐姓百夫长的口齿非常伶俐,拱了拱手,笑呵呵地解释道:“他们三家都不是前来投效的,而是昨天跟我们朱都督谈了一笔生意,今天赶着过来兑现的。至于诸位的事情,在下已经报上去了。但是都督此刻正在议事,估计暂时无法亲自出来迎接,请诸位暂且稍待,稍带!!”
三位被逼无奈的“可怜人”,带着三百多名被逼无奈的“推车汉”,拖拖拉拉走了一个半时辰,才终于来http://www.hetushu.com到了刘家专门为红巾军腾空的一处堡寨门口。远远地,就看见堡寨外人喊马嘶,不知道来了多少“推车汉”,一个看起来比一个精壮。
“有贿赂么?有贿赂你就直接收下来是了,正好让伙房给大伙加几个菜!”胖千夫长先是笑着还了礼,然后将身子侧着挤出门外,冲着嚷嚷得最起劲儿的几名江湖豪杰吼道:“安静!军营重地,岂能容尔等胡闹!都给老子站一边去,再折腾,就军法从事!”
“就是,就是!姓徐的,你莫要背着你家都督,败坏红巾军的名声!”其他老实人也纷纷围拢过来,七嘴八舌地抗议自己被冷落。
“岂止是砀山的那个贼痞来了?他旁边的那个是艾山的大当家赵四虎,左下手的是江河上给专门请人吃板刀面的太叔堂,还有那个抱着把刀子戳树下的,估计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韩仁翘起脚来向上看了看,低声嘀咕。
“那不是砀山的邱当家么,他怎么也来了?!”孙义眼尖,老远就认出了一个头上裹着红布的汉子,皱着眉头说道。
“对,推车,推车!”常三石笑着揉了揉鼻子,连连点头。“没办法,官府吃了败仗,咱们做小老百姓的,除了尽力满足红巾军的要求,还能怎么着呢?你们两位说,是不是这道理?!”
还有一群捧着香炉,头缠麻布者,则是去年沛县被屠时逃出来的无辜百姓。一个个跪在地上不停磕头,请求朱八十和图书一收下他们,带大伙兵发大都,杀了鞑子皇帝,为自家妻儿老小报仇。
“对,早走了早安生!”韩仁在旁边大声重申。
三人再抬起头四下细看,发现了更多的熟面孔,差不多丰、沛一带,再加上滕州、单二州,方圆三百里内稍微上了点规模的土匪綹子和排得上号的江湖人物全到了。这个举着胳膊高声呐喊,要拜在朱都督帐下听候调遣。那个拿出刀子在自己胸口笔画,要把一条命交给朱都督,刀山火海,绝不敢辞。乱哄哄,熙攘攘,比过年还要热闹。
“几位大哥这话说得就没道理了!”姓徐的百夫长又团团做了个揖,不慌不忙的回应,“大白天的,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我即便是想收贿赂,也得有机会藏起来吧?!真的是他们昨天就跟我家都督有约在先的,所以我才敢放他们进庄子。否则,我岂能随随便便给人开门,岂不是自己找着被军法处置么?!”
“呸!官字两张口,还不都是你说得算?!”
不小心在路上遇到了常三石这个熟人,韩府管家韩仁立刻红了脸,讪讪地解释道:“唉,昨天朱都督虽然开了个低价,但毕竟人家是红巾军,咱们当老百姓的,怎么敢占人家的便宜!唉,这不,我回去之后跟老庄主商量了一下,在赎金之余,另外又给朱都督凑一些犒师的东西。好歹把他糊弄住了,别再拿附近当战场了吧!”
二人都是老江湖了,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绝对不敢让船帮http://www.hetushu•com跟红巾军之间瓜葛太深。然而,如果能跟徐州红巾就船队通关和收税两项达成协议的话,芝麻李在徐州生存得越久,对船帮则越有利可图。因此,在不承担任何风险的情况下,能偷偷给朝廷兵马下绊子的事情,江十一和龙二哥俩是绝对不吝啬去做的。并且还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任何人都怀疑不到船帮头上来!
“就是,凡事得讲个先来后到。都是前来投奔朱都督的,凭什么他们来了就能进,我们却要在大太阳底下等着?!”
“是啊,是啊!”孙府管家孙义也红着脸,大声附和,“可不是么?老是在家门口打仗,咱们日子也过不安生。为了让那姓朱的早点儿离开,我们庄主干脆派了一百庄丁过来,帮着他推推车,牵牵马什么的,一路送过黄河去!早走了早安生!”
“是啊,是啊!咱们都是被逼的!被逼的!”两位管家心有灵犀,异口同声地附和。
其中还有两个骑着马的,明显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子弟。鞍子下还挂着角弓、箭壶之类,马剑之类,显然这一去,短时间内就不打算回头了!
暂时借住在庄园里的红巾军将士显然被弄了个措手不及,紧闭了大门,不许任何人随便进入。待常三石和韩、刘两位管家上前说明了来意,当值的一位百夫长才又带人将木头大门推开了半扇,指着庄园里的打谷场说道:“三位先把东西放在那里吧,都督正在跟几位将军商议大事。要过上半个时辰左右才能腾http://www.hetushu•com出时间来当面道谢。抱歉,实在是抱歉!”
“那个是陈一百零八,独行大盗,前两年都说他已经死了。谁想到居然又在这里冒了出来!”常三石也带住坐骑,皱着眉头议论。
说着话,又向三人轻轻作揖。常三石和两位管家哪敢托大,立刻侧了身子,一边还礼一边说道:“不敢,不敢!都督他老人家军务繁忙,我们几个等一会儿是应该的。反正住得地方距离这边都不算远,即便等得更晚些,都不打紧!”
都道自己起的早,谁料还有起得更早的人!才离开运河没多远,就看见另外两票人马,一前一后地走了过来。常三石怕给船帮惹来祸事,赶紧将队伍停住,定睛细看。结果不看则已,一看,却乐得差点儿从马背上掉下来。
“投军是吧!”辅兵千夫长王大胖四下张望了一番,圆圆的脸上露出两个酒窝,“我家都督肯定欢迎。但是咱们事先说好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战兵。身子骨不够结实,胆子不够大,不能做到令行禁止的,恐怕要先在辅兵营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
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大门内又跑来一个圆滚滚胖乎乎的军官,见到门口秩序混乱,皱了下眉头,大声喊道:“徐一,你干什么呢?连个门的守不好,平素跟我顶嘴的本事都哪去了?!”
南边来的那支,是孙家庄的庄丁,由他昨天刚认识的孙管家带队。北边的那支,带队则是韩家庄的老管家。两支队伍规模都在一百人上下,赶着猪、牵着羊,好不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