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六章 时间紧迫

更令他懊恼得几乎想撞墙的是,刚才召集麾下将领议事时,他发现被自己寄予了厚望的新任千夫长徐达,居然也是个半文盲!所认识的字据他本人亲口汇报,只有寥寥两百多个,居然还全是做了红巾军百夫长之后自学的,并且其中很多字不能保证读得对,完全是在按照偏旁部首胡猜!
比较冷门的,则是刚刚诞生的几个兵种。由黄家老二负责的炮兵队伍,总计只有二十来人报名。而连老黑手中那根黄灿灿的铜管子,看着就令人觉得怪异,报名使用者更是寥寥无几。当然,其中最为冷门的,还属伊万诺夫所负责的参谋部,从开始到现在,居然没有任何人问津。
“老天爷,求求您别玩了好不好,这可是一代名帅啊!”看着满脸尴尬的千夫长徐达,朱八十一当时忍了又忍,才没把一口老血喷到桌案上。于是,干脆军议也不继续开了。直接把后世的人才招聘会给山寨了出来。然后也不管底下将领们的惊愕不惊愕,直接吩咐相关人等按照自己说的方案去执行!
首先,这群兄弟在身材和精神面貌方面,就高出其他人一大截。其次,因为在日常谋生时需要和同伴们互相配合,船帮出身的这群伙计,对命令和纪律的理解,也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的普通人。在原本的基础上,稍加雕琢,几乎就能当战兵使用。
“无妨,无妨,都督,都督尽管说!”几位管家先是被吓了一哆嗦,然后咬着牙死撑。
而昨天常三石跟他商讨运河徐州段通关事宜时,却无意间让他认识到了先前始终没有注意到了一个问题,徐州军的位置,恰恰卡在大运河畔,卡在这个古代南北沟通的大动脉上!
注1:关于火器,这里啰嗦两句。元末明初的民族战争中,火器发展突飞猛进。朱元璋在攻入南京之前,就曾经册封一位进献火铳的工匠做将军。他麾下的胡大海与张士诚的战斗中,双方都有大规模使用火铳的记载。和_图_书朱元璋与陈友谅的决战中,出现的火器居然有小将军筒、大小铁炮、大小火枪、火蒺藜、燃烧弹等十几种。而到了徐达北伐时,火炮和原始开花弹已经普及到了相当程度,至今还有文物陆续出土。
沿着运河向上,越往北走,所经过的各地区受蒙古人统治的时间越长。用朱八十一这七个多月来在徐州附近亲眼看到的情况推测,蒙古人对某地统治的时间越长,则意味着这个地方的经济被摧残得越严重。
至于效果,除了朱大都督自己之外,在场的人中间,谁脑海里都没有相关参照物,当然也说不出效果的好坏来。不过从整体而言,这个新颖的募兵方案,还是比较受前来应募者欢迎的。不一会儿功夫,除了伊万诺夫、黄二狗和连老黑三个倒霉蛋之外,其他将领身后就站满了人。有些条件相对简单的,如刀盾手和长矛手那里,居然迅速就凑满了两个百人队。由辅兵千夫长王大胖带着,走进了庄园内,继续进行下一轮筛选。
所以,蒙元朝廷无论如何不会准许徐州军继续存在下去。所以,在朱大鹏生活的那个时空的历史上,芝麻李等人的消失,就几乎成了历史的必然。庞大的蒙元帝国如同一头垂危的洪荒巨兽,虽然已经气息奄奄,把体内最后的力量集中起来,依旧能踩死几只前来挑衅的幼虎。而徐州军,显然是首当其冲那一只。
苏先生、于常林、刘子云,还有吴二十二等原来的一部分古代城管,再加上吴良谋等刚刚由黄河沿岸各豪强坞堡送来的长线人力投资,就是他麾下的全部“知识分子”班底。而王大胖、朱晨泽、李子鱼、黄老歪、连老黑这些人,这些逐渐在战争和武器制造行当中展露出头角的“后起之秀”,居然都只认得他们自己的名字!
相比之下,各坞堡送来的庄丁和门外的江湖好汉们,素质就有些参差不齐了。经过挑选之后,适合做战兵进行训练的http://m.hetushu.com,也许还不到总数的三分之一。而训练过程中,肯定还要继续淘汰掉一部分。最后能带着上战场的,恐怕连两成都没有!
“你们几个,也别都在这里愣着。去外边看看,哪里能帮上忙就帮一把!咱们左军没那么多规矩,唯一的一条就是,谁也不能吃闲饭!”朱八十一却丝毫没察觉到自己的言行有辱斯文,回头看了看另外几个刚刚被各自家族派来“进修”的年青少爷,不耐烦地吩咐。
对于眼前这个船帮三当家,朱八十一心里头可是充满了敬意,且不说昨天下午已经运往徐州的那十几船粮草辎重,就凭此人今天带过来的那一百条汉子,就绝对值得他以礼相待。不同于外边正熙熙攘攘报名投军的江湖好汉,也不同于几位坞堡管家送来效力的庄丁,常三石所送来的那一百条汉子,个个都称得上是个好兵毛坯。
“都督此刻可有什么烦心事?!”前来辞行的常三石见朱八十一脸上始终带着浓浓的焦躁气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如果有草民能够帮忙的地方,请都督尽管说出来,草民当尽全力!”
“这,这样不太好吧?!”朱八十一闻听,原本已经有些绝望心脏里,又重新燃起了几点火星。犹豫了片刻,讪讪地说道。
所以,他已经没法再谨慎,无法再等着黄老歪,连老黑这些古代工匠们一点点去摸索出改进火器的方案,没法再停下来等着整个时代跟上自己的脚步。他必须将自己知道的那些可以借鉴的手段全部拿出来,哪怕其中某些是饮鸩止渴!
“嗡!”被挡在王大胖身后的队伍里,又响起了一阵纷乱的议论声。蒙元帝国领土辽阔,市井中出现几个高鼻子蓝眼睛的夷人不足为怪,但夷人跑来给汉人当下属的情况就比较稀罕了。况且当得还是参军之类的文职,与伊万诺夫人高马大的形象之间,落差不止一点半点!
正惶恐间,却听见朱八十一又叹和-图-书了气,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除了,除了你们几家送来的公子之外,能不能再帮我找一些读书人来。如果没有读书人,铁匠,木匠和帐房先生也凑合。我这里需要用的读书人多,只是从流民里招,恐怕很难招到!”
“其实也没什么麻烦的。就凭都督敢把阿速兵当驴子卖,常某也愿意为都督略尽薄绵!”正当朱八十一不知道该如何向对方解释自己先前的失态举动之时,常三石又笑了笑,非常真诚地说道。
“诺!”被点了将的吴良谋先是愣了愣,随即脸色涨成了一片紫红。
佑图是他的名,良谋是他的字。按照士绅间的称呼习惯,叫别人的字,是一种基本礼貌。而连姓氏一起直呼其名的话,已经等同于羞辱了。不过想想都督大人是个杀猪汉出身,他也不能过于计较。狠狠地吸了口气,转过身,小跑着出门帮忙。
“啊,没事儿,没事儿!”朱八十一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外人在场,愣了愣,讪笑着回应。“常兄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怎么好再给你添麻烦!”
送礼都送到这份上了,与其落不到好,还不如一鼓作气满足对方的胃口。反正只要红巾军不打上门,自己好歹替庄子保住了今后挣扎着重新站起来的本钱。
好在整个左军上下已经被他肆意蹂躏了七个多月,对自家都督嘴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新鲜想法,早已经见怪不怪。当即本着“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在执行中加强理解的”原则,上前接过了令箭。然后稍微准备了一下,就小跑着来到了庄园大门口,将一场别开生面的“人才招聘会”,展示在了前来投军的众位英雄好汉们面前。
然而议论归议论,真正开始报名之时,却是谁也不肯往伊万诺夫身边凑。原因很简单,读书识字这一条,对于在场九成九以上的人来说,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堑。剩下的那寥寥几个,则觉得画地图,摆沙盘,这种琐碎复杂的事情,与自己心m.hetushu.com目中的“运筹帷幄”形象严重不符。与其日日被这些琐事所累,还不如去其他将领那边碰碰运气,弄不好脱颖而出的机会反倒更多一些。
此外,想要把手中这些原始的火炮、火枪和手雷继续改进,改进到能让麾下弟兄们不凭借地形和车墙,也能与蒙元骑兵在野战中抗衡的地步,则更需要借助于知识的力量。很显然,仅凭着左军目前的知识和人才储备,已经无法突破眼下所面临的技术瓶颈了。如果不借助外力的话,就意味着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火炮和火枪的射击,都要维持在平均两分钟左右一发的水平。而原始的火药引线手雷和开花弹,投射出去后能不能爆炸,炸开后能裂成几瓣儿,就要继续听天由命了!(注1)
如此,他就必须尽一切可能保住徐州军这个整体。只有让徐州军这个整体不像历史上那样悄无声息地被时代吞没,才能保住左军,保住身边这群热心热血的兄弟,保住他朱八十一自己。
“是!都督!”有吴良谋这个榜样摆在前面,其他几个豪强阔少也只好答应一声,硬着头皮往大门外走。至于出了门之后是帮忙还是扯后腿,就不得而知了。
“是啊,是啊,都督,您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地方,请尽管提。能替都督分忧,是草民,草民等人的三生之幸!”其他几位正准备告辞离开的坞堡管家,也唯恐自己送来的礼物不能让朱八十一满意,一起走上前,大声补充。
“唉——!”看到门外的情景,一直躲在院子中偷眼旁观朱八十一忍不住轻轻摇头。人才,不光在二十一世纪最为金贵,拿到十四世纪中叶也是一样。而现在他手里,甭说是刘伯温、李善长那种传说中的大牛,即便能识字的人,全部加在一起都凑不满二十个。
并不是说他对读书人有什么特别的偏爱,也不是说读书人一定就见识长远,而是要维系一支军队的正常运转,保证每一道命令都正常下达,队伍中的和-图-书读书人数量就不能太少。
城市外,大片的农田变成了蒙古老爷的私人牧场。城市内,几乎所有商业活动都由色目二老爷把持。而蒙元朝廷像印冥纸一样印钞票的行为,无异于对治下普通百姓敲骨吸髓。如此全方位盘剥下来,北方各地的经济应该早已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长时间得不到运河上从南方各地输送来的新鲜养分,大都城内的那位蒙古皇帝屁股下面的椅子,坐不坐得安稳都要两说。
除了传统的刀盾手和长矛手比较热门之外,黄老歪负责的将作坊,也吸引了很多前来投军者的追捧。毕竟能在乱世中活下来的人,把吃苦已经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而当工匠既不用冒险去打仗,还能拿到和战兵一样的军饷,这个条件,也足够诱人。
“吴佑图,你出去帮帮伊万。告诉当参谋不需要能做一手好文章,能识两千个字以上的,粗通算学的都可以过去报名试试,嗯,会打一手好算盘的也行!”见伊万诺夫身边迟迟招不到人,朱八十一只好将条件放宽,并派出吴良谋去给此人当助手。
如果此刻怀的还是以前那种找到机会就开溜,准备去抱朱元璋大腿的心态,朱八一到现在为止所做的事情,已经足以报答芝麻李的一番厚待之恩了。然而经过七个多月的磨合,特别是上次徐州保卫战时亲眼目的了蒙元将士的残暴举动之后,他已经被命运推着,渐渐融入了这个时代,渐渐把自己当作了徐州军的一分子。再也回不到原来那个局外人状态,再也无法把自己当作两千年后的朱大鹏了。
所以,朱八十一必须想尽一切办法让徐州军这头乳虎长得更结实,牙齿更锋利。抢在北元朝廷以倾国之力来进攻之前,让这头乳虎生出翅膀。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也许就是明天,后天,或者下周,下个月。早晚有一天,他多迎战的将是蒙元倾国之兵!
“人才,老子需要人才!!”望着大门外热热闹闹的人群,朱八十一继续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