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七章 英雄不读诗书

“草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就知道他占山为王了,上一次到高邮湖上销赃,还是一年前的事情!唉!既然都督不嫌他粗鄙,草民尽量去找便是。希望他有这个运气,能追随都督旗下!”
“这……唉!”又被古人给上了一场生动的民族主义教育课,朱八十一无奈地长叹。所谓崖山之后无中华,恐怕说得不是血统上的变化,精神和文化的巨大倒退,才是其真正含义。
“这个,都督的要求,恐怕寻常的武林中人都无法胜任!”常三石终日沿着运河走南闯北,见识比较广,眼界也有一定水准。稍加琢磨,就猜到朱八十一对战兵的期待,是传闻中岳家军,种家军那种,而不是拿出来江湖决斗,或者单纯为了唬人的花架子,“行走江湖的武林中人,十个里边有九个的功夫是专门用来给人看的,甭说是都督手下的兵,就是草民手下的伙计,发起狠来都能打得他们抱着脑袋跑!而真正懂得杀人之技的,几乎没一个不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平素未必遇得到!”
“扬州、集庆和杭州……”朱八十一点点头,嘴里喃喃地重复。前后两个地名就不用说了,集庆据他所知,应该就是后世南京一带。这三个地方,后世高考的录取分数线,一直在国内排得上号。眼下估计也正如韩管家所说的那样,民间的送孩子去读书传统尚未断绝。
“不如这样吧,都督回头写一份招募贤和_图_书才的文告,找人多誊抄几份,交给草民带回去,让弟子们沿着运河两岸去偷偷散发。以都督此战竖立起来的赫赫威名,应该会有志士冒险前来投奔!”常三石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勉强过得去的方案。
他希望中的战兵,就是朱大鹏在网络小说中看到的那种,一个长枪方阵横扫天下。可练兵已经炼了七八个月了,照理说时间已经不能算短。结果却始终与理想相差甚远。现在所谓的枪阵,还是靠着伊万诺夫帮忙建立起来的四不像。用来防守还勉强凑合,作为一个单独的兵种用来投入进攻,基本等同于自己去找死。
“怎么联系?快去,你尽管派人去找,需要多少开销,都从我这里拿?”朱八十一闻听,眼睛顿时一亮。扯住常三石衣袖,大声催促。
自己手下的战兵,经过了昨天那一场恶斗,好歹算是有了经验值。而寻常所谓武林中人,只要日子还能过得下去,没事儿干谁会去干杀人夺命勾当?!让他们来教战兵练武,不是纯粹外行教导内行么?
在他不厌其烦的解释中,朱八十一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眼下读书人如此稀少。原来这蒙元帝国是凭借弓马取天下,对书本文化向来持鄙夷态度。再加上权臣们的力量也出奇的强大,在忽必烈之后,就能左右大部分官员的任命。其所推荐出仕的子弟和幕僚,朝廷不得不优先考虑。所以,科举能起http://m.hetushu.com到的人才选拔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很多情况下是开了也白开,于是干脆直接一省了之。
“就拿我们常家来说吧,我们常家从祖辈开始,就在运河上谋生,按道理吃穿是不发愁的。但上一辈儿和我这一辈的人中,男丁不过是开了蒙后,能看得懂账目就不再继续念了。既然读多了也是白读,谁还花那么大力气去背什么四书五书,朱子蔡子?!”看着朱八十一一点点冷下去的眼睛,常三石以自己家族为例,做最后的补刀。
可眼下徐州军的势力,向南不过才到了嵇山一带,距离扬州还有五六百里,更甭提过了江的集庆和杭州!即便现在自己就立刻提兵南下,待打到长江边上,也不知道何年何月了。怎么可能救得了眼前之急?!
直到了当今皇帝妥欢帖木儿上位,几个权臣在相互倾轧的过程中,或者身败名裂,或者元气大伤。朝廷才重新把科举从废纸堆里捡出来。但碍于蒙古人和色目人的颜面,也不能让所有考生答相同的试卷。
“这个,这个,嗨!”朱八十一脸色微微发红,讪讪地回应,“我这军中枪棒教头,一直找不到太合适的。原本希望战兵列阵接敌时,能一步步逼近过去,将敌人杀得溃不成军。可现在看起来,总觉得和希望中的模样还差了许多距离!”
整整七十年的野蛮破坏,恐怕花费三倍到五倍的时间,都无法恢www.hetushu.com复元气。而两百多年后,就又到了明代末年,又一个以劫掠为生的民族在白山黑水间崛起,将中国文明推进了更深的深渊。
知道朱八十一终日忙于军务,顿了顿,他又继续耐心地补充,“大元朝科举向来是时断时续,并且即便开了,也一直分为左右两榜。右榜考试的题目简单,考中了就能做官,但只有蒙古人和色目人才能上榜。左榜全是汉人,题目难度是右榜的几倍,考中了只是有候补的资格,要想当官,还得看背后的推荐人的份量够不够,有没有钱上下打点……”
“其实常某有个远房长辈,倒是非常不错的人选!”不想让朱八十一太失望,常三石沉吟了片刻,又低声补充道。“他学的是岳家枪,那是专门杀人之枪,不是街头卖艺的把式。前两年因为替人抱打不平,杀了个色目小吏。当时怀远城的官员调了驻屯军去追捕他,却被他一口气杀了十几个,直接溃围而出了。如果能联系得上他的话,想是能助都督一臂之力!”
“武林中人,都督找这些人干什么?都督不是刚刚派人赶走了一堆绿林大豪么?”常三石微微一愣,质疑的话脱口而出。红巾军招募前两种人的目的他能猜得到,无非是想借助这些人的手,打造更精良器械,同时将粮草账目管得更明白些。而后一种,除了帮会火并时用来壮胆之外,不具备任何招募价值!
“的确读不起。况m•hetushu•com且读了书,也没啥出路,所以读书人就越来越少!”常三石敏锐地看出了朱八十一的困惑,小声在一旁解释。
“都督如果要求不太苛刻的话,倒是可以派人去扬州、集庆、江宁那边去招募一些!”见朱八十一满脸失望,韩家庄的管家韩仁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提醒,“那边原本就文气比较兴盛,市井间又相对富裕。肯拿出钱来供儿郎读书的人家多,一些科举无着落的读书人,也会流落在市井间以给倡优写戏词为生。即便腹中没多少才华,替都督写个文告,读读号令什么的,也应该能够胜任!”
如此一来,读书参加科举,就成了既消耗时间,又见不到收益的事情。非但小门小户不愿意再让自家孩子浪费时间和金钱,即便一些中产之家,只要族中在朝廷里没有过硬的靠山,也不愿意培养出一个只能浪费粮食,其他事情都干不了的“书呆子”来。久而久之,中原大地上的读书人就越来越少,相反,浑身上下散发着戾气,以敲诈勒索为生的地痞流氓,反而成为很多孩子的人生目标。
不是办法的办法,总好过没有办法。想到这儿,他又快速追加了一句,“一客不烦二主,常兄如果能见到找东家收留的工匠,帐房先生,还有无处可去的武林中人,也可以让他们老找我。只要本事不太差,我这里一概有他们的位置!”
对于一等蒙古老爷和二等色目财主,则题目务求简单m.hetushu.com。对于北方汉人和南方汉人,则难度成倍增加。并且参加考试手续也复杂了许多,首先得有名人或者地方官员推荐,才能参加省一级考试。省一级别考试名列前茅者,才有参加全国会试的资格。最后会试上中了甲等,也不能像蒙古和色目考生那样直接取得官职,还要继续上下打点,托关系走后门,才能获得一个补任低级官员空缺的机会。像尚书、御史、宪司这些能经常见到皇帝的重要岗位,汉人不在底层熬上十年二十年,是想都不用想的。
“噢——!”朱八十一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几个月来重金礼聘的枪棒教头,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嘴把式。原来根子就在杀没杀过人上。
“什么,读不起?!”朱八十一被弄得一愣,原本属于朱老蔫的许多记忆,一下子就涌上心头。读不起书,朱老蔫是真的读不起!父母失散,唯一的姐姐还被人抢去做了小妾,地位等同于家奴,拿不出任何钱来照顾他这个拖油瓶的弟弟。他当然不可能去读书!可那些中等人家呢?这蒙元朝治下,虽然赤地千里,每百户人家当中,总有一两户是能吃饱饭的。按照华夏人父母饿着肚子也要供孩子读书的习惯……
“好!那就有劳常兄多等片刻,我这就派人去写!”朱八十一无可奈何,只好笑着点头。
“哎呀,都督,不是我等不尽力,这年头,哪有几个人读得起书啊!”话音刚落,几个管家立刻大声叫起了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