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九章 业余刺客

“这是我的中军!”朱八十一不急不慢地回了一句,然后用手势示意徐洪三等人暂且退到一边。“念在你是外人,朱某不跟你计较。至于是谁提醒了朱某?陈兄大可宽心,他对你没有任何恶意。只是觉得,像陈兄这样的豪杰,若只是做个普通一卒的话,未免埋没了人才!!”
“你胡说?你怎么知道陈某图谋不轨?陈某若是想要图谋不轨的话,何必故意隐姓埋名去做一个小兵?!”
“在都督面前亮剑,不得已之处,还请都督原谅则个!”常三石抬手擦了把汗,将宝剑插回了腰间的皮鞘当中。
正门内,自有另外几名负责测试选拔的牌子头迎上,将大伙引向指定位置。辅兵千夫长王大胖与后者交接完毕,却不急着再去门外领人。而是迅速四下瞅了瞅,小跑着朝庄园正中央一座宅院冲去。
“保护都督!”徐洪三等人早有防备,立刻举着钢刀上前阻截。陈一百零八的身手却果然名副其实,宝剑竖起来左右一拨,已经将仓促挡过来的亲兵像葫芦般拍飞了出去。随即单脚在地上垫了一步,剑锋再度凌空指向朱八十一的咽喉。
……
“你家都督?见我?”正在王大胖面前装老实人的陈一百零八愣了愣,旋即明白有人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大胆!”
“请!”徐洪三立刻做了请了手势,快步走在了最前方。几个与他同来的亲兵们则左右包抄,将陈一百零八隐隐地夹在队伍中间,跟上徐洪三的脚步,hetushu.com快速朝庄园大门走去。
不过这厮倒也光棍儿得很,见眼前几个士兵的手都按在刀柄上,随时都可能白刃相向,干脆把心一横,继续大声补充道:“那有什么不敢的!有劳将军头前带路!”
他人长得长得富态,笑起来像个弥勒佛一般,所以特别有亲和力。众报名当火铳手的汉子们听了,立刻都松了口气,纷纷笑着回应道,“怪不得这厮说话怪模怪样的,原来是故意装出来的。”
“好了,好了!”王大胖手臂轻轻下压,打断了大伙的议论。“还有其他人报名当火铳手没有?没有的话,大伙就整队跟我进去参加第二轮选拔。火铳手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做的,最起码,眼神要好使,手指头也不能太笨。”
“贼子可恶!”一直隐藏在树后常三石大急,也扑将出来,手举宝剑上前阻挡。陈一百零八等得就是他!立刻放弃了对朱八十一的追杀,三尺青锋像毒蛇般在半空中转了个弯子,径直刺向常三石的双眼。
“放肆!”
“原来是你!”一边刺,他还一边恨恨地骂道,“怪不得陈某先前一直觉得被人盯着,原来是你这不讲道义的无耻小人。陈某原来还以为船帮上下,都是清一色的英雄好汉……”
“常兄客气了!”朱八十一笑着点了点头,目前却继续盯在陈一百零八的脸上,看他如何给自己一个说法。
“放肆!”
陈某人虽然不服气,却终究不敢在中军砍伤了朱八十一的亲兵m.hetushu.com。恨恨地将青锋插进土里,大声说道:“都督,陈某可以对天发誓,对你没有任何恶意!”
“那是陈某自己的事情,不劳你来干涉!”
“既然不是图谋不轨,为何还要藏头露尾,好好的报上名字,难道还怕都督埋没了你?!”
“好了,好了,这位是个江湖上有名的豪杰,故意考我们几个眼力来着!”王大胖随即转过头,向周围所有忐忑不安的报名者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朱八十一终于过了一回现场观摩古代武侠比剑的瘾,心情大好。又笑着点点头,大声回应,“你今天根本不是冲朱某来的。你感兴趣的只是朱某麾下手中的大抬枪。陈兄,不知道朱某猜得对也不对?”
“朱都督身负天下英雄所望,常某岂容你隐藏在他身边,伺机图谋不轨?!”常三石被骂得面红耳赤,一边招架,一边努力将陈一百零八朝远离朱八十一的方向引。
徐洪三立刻又带着亲兵们围上去,试图将陈一百零八按翻在地。后者却迅速晃了晃身子,鬼魅般躲开了按向自己肩膀的几双胳膊,然后将宝剑连鞘横在胸前,继续大声断喝,“敢问都督,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么?”
二人一边说,一边斗,转眼间已经斗了几十招,却谁也奈何不了谁。趁着这个机会,徐洪三赶紧派了一名亲兵去召集人马,自己则带了其他几名亲兵,像墙一样挡在了朱八十一身前,以免刺客再度暴起发难,真的伤到了自家都督。http://www•hetushu.com
“姓陈的,你怎么敢如此跟都督说话?!”不待朱八十一开口回应,徐洪三等人已经纷纷呵斥了起来。腰间的钢刀,也都抽出了小半截。只待自家都督一声令下,就将这来历不明的江湖刺客碎尸万段。
“您放心吧,将军,我们的眼神都好使着呢!”众人轰然答应了一声,在连老黑的组织下,排成一个松松垮垮的小队,跟随着王大胖,兴高采烈地进入了庄园正门。
陈姓刺客的确对朱八十一没有恶意,刚才突然出手,只是为了逼常三石现身。然而此地毕竟是中军所在,并非什么地主家的宅院,或者江湖武斗场。此人说亮剑就亮剑,也的确失礼至极。
“不要急,他如果想要行刺的话,刚才就不会掉头去追常帮主了!”朱八十一看得却非常清楚,笑了笑,低声向徐洪三等人表示安慰。
能做到船帮的副帮主,常三石自然也不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将宝剑竖起来挡在面前,双腿迅速后退。那陈一百零八却跗骨之蛆,追着他不停地攒刺。掌中青锋叮叮当当,与常三石手中的宝剑在半空中溅出无数火星。
“可不是么?闲得蛋疼!”
“我说怎么无缘无故会被都督请到这里呢,原来是有人出卖了陈某。哪个眼光敏锐的江湖同道,有胆子出来跟陈某打声招呼!”陈一百零八根本不解释,扯开嗓子,厉声断喝!
顿了顿,他又笑着追问,“朱某依旧很好奇,以陈兄的身手,做刀盾手也好,做和图书长矛兵也罢,都不难在战场上脱颖而出。怎么放着可以展现自家长处的兵种不去应募,偏偏要做个以前从没听说过的火铳手?”
“是!”听到动静涌进来的亲兵们冲上前,先把交手的二人围在中间。然后刀枪齐举,将陈一百零八硬生生从常三石面前逼开。
此刻宅院内,陈一百零八已经重新报过了身份。这回,此人再也不故意装成一幅土里土气模样,而是端足了江湖豪杰架势,冷笑着向朱八十一质问,“陈某在来投奔都督之前,的确是个拿钱卖命的杀手。但是陈某杀得都是贪官和奸商,非到万不得已,很少向无辜下手。敢问都督,陈某这样做,有何令尊驾难容之处?!都督今天专门派人将陈某押到尊驾面前,莫非是想替鞑子朝廷捉拿陈某归案不成?!”
“大胆狂徒,你也不看看这里是社么地方?!”
“那厮忒地无礼!”徐洪三到了此刻才终于明白一点儿过味道来,朝地上吐了口吐沫,愤愤不平。
“既然你来到了都督身边,就不再是你自己的事情!”
“无妨!”朱八十一摆摆手,示意亲兵们不要轻举妄动。他先前之所以命令大伙将陈一百零八领到临时中军所在的院子,而不是于大门口就拿下了,就是因为心中突然涌起了一个非常胆大的设想。因此,对些许言语上的冲撞丝毫不以为意。笑了笑,继续和颜悦色地说道:“朱某与蒙元朝廷不共戴天,怎么会管他们那边的闲事?!不过陈兄既然是来投奔我,总不该连和-图-书真名都不愿跟朱某报一个吧。若不是朱某的一个朋友恰恰与陈兄照过面儿,只是安排你做个小卒,岂不是让人笑话某家有眼无珠?!”
几句话,问得这叫一个理直气壮!不由得朱八十一点头,“如此,倒是朱某的不是了!不该打扰陈兄在军中的历练。不过……”
陡然,他纵身而起,在半空中大喝出后半句,“用来行刺!”。话说出口,人已经如同鹞子般朝朱八十一扑了下去,手中剑鞘于半空中脱落,露出三尺冷森森的青锋。
“那是陈某自己的事情,何劳他来担心。况且都督既然知道陈某的身手非同一般,又如何认定陈某做了小卒之后,就无法快速出人头地?!莫非都督帐下的各级将佐,都是睁眼瞎子,或者嫉贤妒能之辈么?!”
正犹豫着是否带领亲兵们上前,助常三石一臂之力的时候。又听见自家都督在背后喝到:“行了!都住手吧!陈大侠,你没半个时辰,未必占到上风。朱某这里,却不能由着你继续胡闹下去!来人,把他们两个给我分开!”
“这厮真是闲的。既然有大本事,直接露两手不得了,还愁都督身边没他一个地方?非要装成个土鳖,偏偏又装不像!”
“这……”陈一百零八最无法解释清楚的便是这一点,脸色立刻又微微发红。用目光迅速测了一下与周围所有人的距离,他笑着向前走了两步,一边走,一边用极低的声音解释道:“这主要是因为,陈某觉得,都督造的那个大火铳,特别,特别适合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