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一章 变

“有几件事情,常兄能不能帮忙探听一下?!”走出两三里之后,朱八十一带住了坐骑,笑着跟对方商量。
“常兄还要回去?!”朱八十一原本以为常三石会留下来跟自己一起干,愣了愣,满脸诧异。
“是!”老兵痞又拱了下手,尽力学着中原人的样子,满脸郑重地补充,“后来,后来末将就想。既然都督连末将都能用,为何不从俘虏里再挑一挑,说不定能找出几个可以当参谋的来。然后末将就去俘虏营里走了一圈,还真发现个合适的人选!”
老兵痞虽然贪财怕死,能力也不过是千夫长之资,却是整个徐州军中见识最为广博的人,缕缕能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所以,朱八十一虽然不太看好此人的才能,却依旧对其信任有加。
不过这个问题也的确有趣得紧!自他常某人记事儿时起,就知道见了蒙古老爷要躲着走,蒙古老爷拿了自己什么都是对自己的恩典。蒙古老爷发作起来,可以随随便便让一座城市变成废墟!蒙古老爷骑在马背上,无人能敌。可平素见到一等蒙古老爷的次数却非常稀少,甚至比见到二等色目人的机会还要少上许多!
让一个性情练达、视野宽阔,又精通武艺的人才从自己眼皮底下溜走,要说心中不遗憾,纯属自欺欺人。然而他毕竟只是朱八十一,即使性格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化了许多,依旧想不起那句“人才不为我用,则http://m.hetushu.com必为我杀”的狗屁道理来。所以遗憾归遗憾,却依旧希望跟常三当家今后能像个普通朋友那样继续交往下去,而不是从此就视为陌路或者寇仇。
“草民可是船帮的三当家!”常三石也装出一幅很错愕的模样,微笑着提醒。临来之前,他心里的确有一种留在军中再也不回去的冲动。但看到陈至善被刺激得吐血的瞬间,这种冲动就突然淡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这样选择,将来会不会后悔。但至少是现在,他确信自己还更适合做一个江湖人,而不是朱都督麾下的一个将军。
“是一个叫阿斯兰家伙,曾经做过被您打跑的那名敌将的亲兵队长。据吴良谋说,他是亲眼看着此人去救援敌将时,却被敌将一把扯了下马背,抢走了坐骑自行逃走的!”伊万诺夫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啰哩啰唆的补充,“至于他愿意不愿意替都督效力,就由不得他了。末将愿意花一千文将他买下来。从此以后他就是末将的奴隶,而末将又跟都督有十年的契约。细算下来,他就是都督的奴隶的奴隶。敢不用心做事,末将就拿鞭子抽死他!”
“草民知道都督是想解开他的心结!只是,只是……”常三石是个老江湖,早在陈至善被抬走之前,已经隐约猜出了朱八十一是想将此人收归己用,所以才下了一剂猛药。只是他却有点儿接受不了,和_图_书药的份量竟猛烈如斯。好像在朱八十一心里,就根本没在乎过后者的死活一般。
“如此,倒是我想差了!”朱八十一哪里知道常三石肚子里竟然转了这么多曲曲弯弯,听了对方的提醒,才意识到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和魅力,的确还没有到让天下英雄一见之后纳头便拜的地步。于是也笑了笑,摇着头补充,“忙倒不是太忙,只是眼前的事情千头万绪,有些不知道该从哪着手的感觉。算了,以后再去想它。既然常兄急着离开,我就送送常兄!”
“常兄经常在运河上往来,消息应该比较灵通。所以朱某想请常兄帮忙探听一下,这大元帝国,眼下到底有多少蒙古人?其中当兵的是多少?此外,全国上下还有多少探马赤军,多少汉军?自打去年追随李总管以来,朱某一直想弄清楚这些。但麾下的斥候走不了那么远,眼界也不似常兄这么开阔?!”
果然,这次老伊万一开口,就又让他刮目相看,“都督,刚才末将奉命在大门口招参谋,总计却只有三个人报名。其中一个还是滥竽充数的,被吴良谋那小子随便问了几句,就红着脸自己走了!”
“如此,就是常某多嘴了!”见朱八十一好像根本没听进去自己的提醒,常三石在心中偷偷地叹了口气,笑着起身告辞。“都督还有正事要忙,草民就不多打扰了。日后有用到船帮和草民本人的地方,都督尽管派www.hetushu.com人送一封信到附近的码头上……”
“朱都督尽管放心,三个月内,我一定能够给你个差不多的答案!”常三石却又拘谨起来,非常认真地承诺。
“先抬下去吧!给他安排在伤兵营里头,找郎中细心调养。该用什么药就用什么药,别缺了他的!”朱八十一却知道吐血属于情绪过于激动引起的胃黏膜破裂,通常都不会致命。想了想,扭头冲徐洪三等人吩咐。
再看那陈至善,脸色黄得像草纸一般,领口,前胸、大腿等处,到处都是殷红色的血迹。额头和嘴角,却仍有新鲜的血浆不住汩汩地往外冒。
“都督!”常三石不满地抗议了一声,却终是不愿意当着很多人的面让朱八十一下不来台,叹了口气,将怀中的陈至善交给亲兵们抬下去找郎中救治了。
“你?!”朱八十一迅速抬起头,露出一幅和气的笑脸,“有事儿就说,别装模做样的!”。
“陈兄!”常三石手疾眼快,纵身冲上去,抢在后脑勺着地之前,用胳膊将陈至善牢牢托住。
说罢,便吩咐亲兵去给自己牵马。那常三石听了,自然要推辞一番。但终究拗不过朱八十一的热情,只好连说了几声惭愧,任由对方将自己送出了庄园大门。
正郁郁寡欢的走着的时候,冷不防对面却跑过一个高大的身影。隔着老远,就肃立抱拳,“报告都督,参军伊万诺夫有事向您汇报!”
“怎么?弄清楚这些,对常兄www.hetushu.com来说很困难么?!”见常三石半晌没有回应,朱八十一犹豫了一下,不甘心地询问。
“难到不是很难。但可能需要多花一点时间。”常三石迅速从沉思中回转心神,笑着解释,“朱都督想必也清楚,这大元朝廷懒惰得很,很少清点丁口,即便清点了,也不会把数目传播给民间知晓!”
“多少蒙古人?!”常三石登时就被问愣住了,眉头迅速皱成一个川字。朱八十一的志向不小,这一点他昨天就已经看得非常清楚。但现在就开始关注天底下有多少蒙古人,是不是太早了一些?
“谁?他自己愿意为咱们徐州军效力么?”朱八十一听得眼睛一亮,笑着追问。
二人又随口聊了几句题外话,便挥手告辞。目送常三石的背影去远了,朱八十一才很惋惜地收回目光,拨转坐骑,在亲兵的保护下返回庄园大门。
“他的伤不妨事!”难得能遇上一个性子跟自己合得来,还大抵上能平等论交的,朱八十一也不愿引起什么误会。待亲兵们抬着陈至善走出了院子,犹豫了一下,主动向常三石解释道,“让他继续逃避下去,才是大麻烦。从他刚才的行止上常兄还没看出来么?此人在家族突遭大难之前,是个如假包换的公子哥,根本没经历过什么磨砺!今天要是不让他把心中的郁郁之气一次全发泄干净了,以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
毕竟,巩卜班只是湖广一省的平章政事,而类似的行省,www•hetushu.com蒙元治下有十一个。可以随时拉出来填补平章政事空缺的官员,更是车载斗量。
况且,亲眼看到了陈至善和常三石两人的打斗之后,他心中已经对此人的日后发展,有了一个清晰的定位。绝不肯放任此人再去做一个刺客,哪怕此人想要刺杀的第一目标是湖广平章政事巩卜班。
“不急,只要常兄能给我个答案就好!”对方跟自己没有隶属关系,朱八十一当然也没理由逼人家尽快做到。又笑了笑,非常客气地补充。
“那是自然!”朱八十一笑了笑,轻轻点头。他也知道自己刚才的手段的确激烈了些,但蒙元朝廷的倾国之兵,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到徐州城下来。他的确没有时间慢慢去开导陈至善,慢慢为此人打开心结。
“什么事情,常某只要做得到,一定会尽全力!”虽然已经暂时不打算为朱八十一效力了,但常三石心中对此人依旧欣赏有加。笑了笑,用力点头。
“嗯!”朱八十一事先已经看到了伊万诺夫身边空荡荡的情景,所以眼下已经不觉得太失望,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这与昨天他认识的那个朱八十一,好像有很大的不同。常三石不知道哪个才是对方的真实模样,却觉得有些不适应。犹豫再三,才缓缓补充道:“他的武艺比草民强得多,刚才只是急于取胜,所以才被草民逼了个平手。都督日后如果想用他,则尽量避免把他逼得太紧了,那样的话,恐怕只会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