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二章 长远问题

所谓蒙古人的强悍,大多是来自于祖先们的记忆。当年两万多蒙古人赶着牛羊,横扫了大半个欧亚。罗刹人的祖先以十倍的兵力迎战,却连三天都没坚持住,就被杀了个尸横遍野。所以到现在为止,住在城堡里的蒙古老爷随便传出一道命令来,整个罗刹草原都莫敢不从。
恍惚间,他又听见徐洪三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都督,到那时您就会带着大伙北伐,一直打到大都城里去么?您会么?您会把鞑子皇帝也抓起来,当猪一样卖掉是么?!都督,您是不是一直就打算这样做?!”
其他亲兵在心神激荡之下,也纷纷叫嚷了起来。
“很多人屈服于他们,是迫于他们的武力。而现在,咱们也跟蒙古人正正经经地交过两次手了!你们说,蒙古人的实力,真的如传说般那样强大么?!”朱八十一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继续侃侃而谈。
“肯定有人会带着大伙北伐,但是不是我,我不敢保证!”朱八十一也被自己所描绘的前景烧得热血澎湃,想了想,按照脑海里对正史的印象回答。
“不过,我可以确定,蒙古人一定会被赶走!”不忍心让徐洪三等人失望,他又信誓旦旦地补充。“即便五年之内做不到,十年,或者十五年,也肯定做到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朱八十一敏锐地看到了伊万诺夫的反应,笑了笑,大声向身边所有人解释,“蒙古人占领中原这么多年了,却没有一天把自己真正当作是这个国家的主人!除http://m.hetushu.com了没完没了的盘剥之外,几乎没干过任何一件让老百姓得到好处的事情。所以,除了他们自己的同族之外,其他人对这个朝廷的忠心,恐怕都不太多!”
“我们就服都督一人,别人都不服!”
“呃!”老兵痞伊万被踢了个趔趄,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大声解释,“我只是算算,算算!又没说现在就走!都督,为什么是五年,五年之内,您就有把握打败蒙古人么?”
“怎么可能!”老兵痞现在兜里有了几个钱,归心似箭,根本不相信自己会留恋在徐州军的日子。
“算你改得快!”徐洪三等人这才停止敲打,揉着发红的指关节威胁。
受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那部分灵魂的影响,他对人和人之间互相奴役,有一种本能的反感。所以即便明知道徒劳,也试图矫正这种观念。
他是心里怎么想,嘴里就怎么说。可是惹得徐洪三等亲兵着了恼,一个个围拢过来,用手指朝着老兵痞的头盔上猛敲,“怎么不可能?!你说怎么不可能?!都督带着咱们,连两倍的阿速人都给打跑了。假以时日,怎么不可能打败鞑子?!”
“真的?!”老兵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伸出十根手指,开始计算自己到底要赔偿都督多少钱。然而他的算数水平实在不怎么灵光,十根手指都用上了,也没算清楚具体数量。低头向下看了看,又开始弯下腰去扒靴子。
“当奴隶为主人做任何事情都是m.hetushu.com应该的,而你却有军饷可拿。我现在跟你之间的关系,更像掌柜和伙计。我出钱雇了你,你替我干活,如此而已!”见伊万诺夫根本没把自己的解释当一回事儿,朱八十一想了想,继续补充。
仿佛有一座山,在他面前慢慢裂开了一条缝隙。而朱八十一的声音却像闪电般,一下又一下地劈在这座山上,将缝隙劈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蒙古人早就不像他们的祖先那样强悍了。之所以没那么多人起来反抗,是因为发现这件事的人眼下还太少!如果咱们能一次又一次像昨天那样打败朝廷派来的兵马,不管来的是阿速人、蒙古人,还是别的什么人,都一次次打败。早晚,大伙就都能看出蒙古人虚弱。到那时,天下就到处都是像咱们一样的起义者,蒙元朝廷,根本就剿灭不过来!”
“让一个心怀恨意的人进参谋部,我看你才真欠拿鞭子抽!”朱八十一被老兵痞的话逗得展颜而笑,心中最后几丝遗憾也一扫而空。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那个意思!”老兵痞最怕的人就是徐洪三,不敢还手,抱着脑袋大声解释,“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我怎么会喜欢待在这里?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就算我喜欢这里,有了钱之后,也一定要回家炫耀一番,否则,钱就都白赚了!真的,我刚才真的就是这个意思,我发誓!”
老兵痞伊万诺夫的反应,总是与他人不合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之hetushu.com后,便愣愣地看着朱八十一,仿佛后者头上顶着一圈圣光一般。直到徐洪三等人的激动劲儿过了,才突然鬼使神差地冒出了一句,“都督,到时候,您自己会当皇帝么?”
“对,除了都督,天底下谁还有这个资格?!”
“一定会是都督!”徐洪三等人却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大声强调。“除了都督,天底下谁也没有这个资格!”
正史上明军哪一年北伐他没记住,但是他却清楚地知道北伐檄文中最酣畅的一句,“逐胡虏,除暴乱,雪中国之耻”。并深深地为其感到激动和自豪。哪怕,这几句话将来未必出自他的笔下。
“威武!都督威武”徐洪三等人立刻兴奋地大叫了起来,一个个手舞足蹈。
至于蒙古人的后代是否还和他们的祖先一样善战,整个罗刹草原却从没人认真考虑过。也不敢去考虑,唯恐再次遭受当年一样的灭顶之灾。而在四个多月前的那场徐州攻防战中,老伊万却亲眼看到平素威风不可一世的蒙古骑兵,在发现主帅兀剌不花被炸死之后,像受了惊的绵羊一样四散奔逃。崩溃的速度至少比他们这些罗刹兵快了两倍,并且在逃命的同时非常可耻地丢下了头盔和武器,唯恐这些东西影响他们的速度。
“为什么是五年?!”朱八十一刚才就是顺口一说,哪里解释得清楚为什么是五年?!此刻听老兵痞问得认真,沉思了片刻,笑着解释道:“能不能在五年之内打败蒙古人我没把握,但五年之后,形势肯和_图_书定比现在要明朗得多。到时候,说不定我拿鞭子抽你,你都哭着喊着不肯离开!”
这些话,有一部分是他在后世网络上看到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他根据自己半年多来的观察与实战总结出来的。因此,非常容易被周围的人接受。非但徐洪三等亲兵听了,频频点头。就连原本对徐州军前途不太看好的老伊万诺夫,也收起疲懒的笑容,眼睛盯着不远处的临时营地,若有所思。
“滚!”朱八十一在马背上作势欲踢。猛然间看到老兵痞隐藏在眼睛里的渴望,又想了想,笑着回应,“五年!五年之内不准辞职。五年之后,你随时都可以辞职离开!如果你五年之内也想走的话,就按照你现在俸禄的双倍和剩下的年头,赔给我违约金就是了。只要交割清楚,我立刻准许你离开!”
“噢!”伊万诺夫却眨巴了几下眼睛,听得似懂非懂。但很快,老家伙的思维就顺势来的个三级跳。抬起头看着朱八十一的眼睛,涎着脸询问,“那,那我可以随时辞职不干么?”
“那倒是!”伊万诺夫自己对蒙元朝廷就没任何忠诚度可言,推己及人,非常痛快地点头承认。
笑过之后,却又想了想,很认真地强调:“伊万,说老实话,我从没拿你当过奴隶看!不光是我,整个徐州左军上下,也没人曾经拿你当作奴隶看!”
伊万诺夫却因为在蒙元军中服过役,深知这个帝国的强大。偷偷把头扭到一边去,以免被徐洪三等人看到自己眼睛里的怀疑,再次屈打成招。
和*图*书他对“奴隶”两个字,倒不像朱八十一这般敏感。眼下非但他的故乡金帐汗国,蓄养奴隶是一种非常自然的现象。就算他曾经游历过的欧洲,眼下也是蓄奴成风。非但从就近的埃及一带大肆抓捕黑人做奴隶,大街上因为欠债和赌博而甘愿卖身为奴的白种人亦随处可见。
“能遇到主人,是上帝对伊万的恩典!”伊万诺夫郑重地在额头与胸前画了个十字,大咧咧地回应。
“甭算了,把你身上的全部金子都拿出来,都未必够!”徐洪三在旁边看不下去,抬脚在老兵痞的屁股下踢了一下,气呼呼地呵斥。“走,走,就想着走!你个喂不熟的白眼狼,都督哪点对不住你?你这么着急离开?!”
回过头,却又带着几分期盼向朱八十一证实,“五年之内,咱们一定能打败鞑子朝廷。都督,您说是吧?!”
“我不确定!”朱八十一努力回忆了一下历史知识,却怎么也想不出此刻距离大明建立还有多少年。没办法,那个死宅朱大鹏太懒了,灵魂穿越前根本没做任何准备。否则,怎么着也得把历史、冶金、化学、政治和机械制造都读到博士,也省得自己这七个多月来天天都累得都像死狗一样,却连个稳定的根据地都没建立起来。
“轰隆隆!”伊万诺夫仿佛看到一座大山在自己面前四分五裂,身体晃了晃,瞬间哆嗦得犹如筛糠。蒙古人不行了,早就不行了。躲在城堡里发号施令的都是一群又胖又蠢的窝囊废,根本不可能再像他们的祖先那样将罗刹人杀得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