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三章 第一步

说话间,众人已经进了作为临时军营的庄园。朱八十一抬头四下看了看,跳下坐骑,把缰绳交给亲兵,举步朝关押俘虏的粮仓走去。
“李大总管好固然是好,但跟我等的距离毕竟远了些!!”也许是听朱八十一的呵斥话语说得不是很坚决,也许是急于给自家主公留下一个好印象。亲兵队长徐洪三想了想,继续小声说道,“况且李总管给末将等的感觉,与其他人都差不多。但是都督,都督却与所有人都不一样!”
所以在徐州保卫战之前,朱八十一想得最多的,就是找机会偷偷溜走,去抱朱元璋这个历史上最后胜利者的大粗腿。随着接连两次恶战的获胜,他的野心稍稍变大了一些,对徐州军的感情也日益加深,但是关于未来的构想,也不过是在驱逐蒙元的战争中多尽一些力,不让自己和徐州军这个整体一道默默地消失于历史长河中而已。
“废话,都督不当皇上,谁来当皇上?!”徐洪三立刻把眼睛竖起来,大声质问。
这就是穿越带来的“福利”了!两个灵魂融合之后,朱八十一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到底该叫朱老蔫,还是叫朱大鹏?!但有一点改变是确凿无疑的,那就是,朱大鹏的灵魂中,那种对所有人都平等相待的特质一天比一天显露得明显。就像他刚才不想让让伊万诺夫和某个不知名的俘虏做自己的奴隶一样,他自己也不想hetushu.com做任何人的奴隶。
也不怪他反应慢,无论是上辈子的那个朱大鹏,还是这辈子的朱老蔫,都不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主儿。前者大学毕业之后,连个正经工作都没干几天就辞职做宅男了,后者更干脆,大多数时候跟外人连话都不敢说。这样两个灵魂融合之后,能立刻就脱胎换骨,心中生出问鼎逐鹿的壮志,才怪!
他没来得及仔细规划未来,却不代表手底下人都不去想。特别是昨天以只有对方半数的兵力击溃了阿速左军之后,军中几个核心将领对未来的期待像春笋拔节一样快速上涨。只是大伙都摸不透他的心思,谁也没敢像老兵痞这样口无遮拦而已。
“是!”徐洪三脸色一红,怏怏地闭上了嘴巴。今天早晨在中军议事时,大伙可是窘态百出。因为此番出战,苏长史和于司仓两个没跟过来,刘子云的手臂又在战斗中受了伤。结果二十几名千户、百户,居然连个能把大伙商议的结果记录在案的人都没有。不得己,朱八十一只好派人将吴良谋临时喊了进去,委以记室参军之职,才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说罢,见徐洪三还想继续啰嗦。便将眉头一皱,低声呵斥道:“行了,饭没等做熟呢,就先为了抢分饭的勺子打起来。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有那功夫,跟徐达学学,自己去多认几个字。免得下次我升帐议事时和-图-书,连个做记录的人都找不到!”
至于将来如何与朱元璋相处,是逼着对方给自己安全保证之后交出军权,还是像传说中虬髯客那样驾驶扁舟出走海外,却是还没来得及去想。
这也是苏明哲、于常林等人总想劝朱八十一另立山头的重要原因之一。既然与周围的其他队伍越行越远,还不如早点选择离开。总好过某一天彼此都无法忍受下去了,拔出兵器来自相残杀!
就是门口这个满脸横肉的黑胖子,昨天居然带着千把步卒,朝一倍于己的阿速骑兵发起了反冲锋。虽然说是借助了山势和武器之利,但此人的身后和胆色,也绝对令大伙说不出什么多余的废话来!
“啊——!”老伊万先前还像事不关已一样,在旁边乐呵呵地听着。突然得知自己必须认满五千个汉字,汗水瞬间就从头盔边缘淌了出来。
“你不用着急,我先教你个绝招,只要你肯下力气照着做,一年认五千个汉字很轻松!”终于可以让外国人考汉语四、六级了,朱八十一心里没来由涌起一股报复的快感。“其实秘诀只有四个字,听、说、读、写,而已!”
“回去后,让苏先生立刻想办法到扬州和苏杭一带,礼聘些读书人过来。不要学问太深,能说会道就行。请他们在军中开一个学校,让所有牌子头,每天也都轮流去学一个时辰。”朱八十一却不知道自己突发奇和_图_书想的扫盲举动,又引起了徐洪三等人的误会。兀自皱着眉头,继续吩咐,“等读书人请来了之后,就在军中制定出一个标准,牌子头必须学会一百个字。百夫长一千个,千夫长三千个。达不到标准,无论立多大战功,官职都不能继续往上升。参军,普通参军的标准等同于千夫长。中兵、咨议、司功、明法和司仓这些有职位的参军,年内至少要认够五千!”
唯一不愿意低头的,只有亲兵百夫长阿斯兰。只见此人岔开双腿,满脸倨傲地萁坐于地,冲着门口用力撇嘴,“哼!要杀就杀,何必玩什么猫捉老鼠那一套?!利索点,要是皱一下眉毛,爷爷就随了你的姓!”
被俘虏的阿速兵卒,早已从看守他们的红巾军将士口中,得知自己会被当地乡绅们花钱赎回去交给地方官府。因此也不愿多生事端,一个个安安分分地在粮仓里边蹲着,静待官府前来领人。
不过这一次,徐洪三的煽风点火举动,显然又以失败而告终了。听了他说自己跟芝麻李等人不一样,朱八十一先是发了一会儿愣,然后摇着头回应道:“人和人当然不能完全一样。龙生九子,还各有不同呢。更何况我跟李总管他们,以前彼此间根本就不认识!”
二十一世纪只要一个人格稍微正常些的男子,即便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国家最高领导者,也不过是激动上一阵子,过后http://www.hetushu•com引此为谈资而已。绝不会立刻跪下去,三叩九拜,从此觉得自家祖坟都冒了青烟。而融合了朱大鹏的灵魂之后,朱八十一看任何人都无法做仰视状,哪怕强迫自己装都装不像!
“就是!除了咱们都督之外,哪个配当皇上!”其他几个亲兵四下看了看,也满脸鄙夷。真他奶奶的,都说这罗刹人傻,看人家这机会找的!抢在大伙不注意,抽冷子就把拥戴之功抓手里了。他傻?谁信谁才是纯傻帽!
犹豫了一下,他毅然做出决定,“认字的事情让吴良谋先教你们,算账我亲自来教。以后人多了,我再给你们指派别的先生。此为定例,从今晚就开始执行。从戌时到亥时,百夫长以上,不当值的都必须来听。定期考试,三次考试不过者,官降一级!”
受他的影响,徐州左军上下,自然也就成了一群骄兵悍将。平素走在路上见到比自己官职高出几级的其他红巾军将领,能装看不见就装作看不见。实在没法装了,也不过是肃立抱拳,施一个军礼而已。如果哪个敢给大伙摆官架子看,则立刻把眼睛一瞪,大声回敬道:“我家都督都不要我等下跪,你算哪根葱,敢受我等的大礼?!”
“我不是为难你等!”不得己揭了属下们的短,朱八十一心里稍微有点儿过意不去,想了想,低声安抚道:“咱们左军不可能一直是这四五千人规模,你们这些最早跟在我身边http://m•hetushu•com的,早晚有要去独当一方那天。到那时,连我发给你们的军令都不会读,打了胜仗也不懂得向我汇报,让我在后方怎么能做出正确判断?!回去后,传我的命令。要求在非战时,所有百夫长以上每天晚上都必须抽出一个时辰来学习认字和算账。让……”
所有百夫长以上的被俘阿速军官,则被与普通兵卒分隔开,关在附近的另外一座粮仓内。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传来,众人立刻满怀希望地将目光投了过去。待看清楚来的人是红巾军的主将朱八十一,则赶紧以最快速度将头垂下,眼睛看着地面,大气也不敢多出。
没想到众人突然就把话题拐到该谁当皇帝上来,朱八十一猝不及防,好半晌才做出正常反应,“你们说啥?扯那么远干什么?要当,也是李总管来当。别乱嚼舌头根子!”
“是!末将遵命!”徐洪三先是愁眉苦脸的听着,但是很快,脸上的愁苦表情就彻底被狂喜所取代。都督居然要亲自教导大伙!都督这是开始正式培养自己的嫡系班底了!临行前苏长史反复交代给自己的事情,终于有了一点眉目。回去后见了他老人家,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每次都被他骂得灰溜溜贴着墙根儿走了!
因此,眼下在徐州军这个整体中,朱八十一麾下的左军,早已经成为一伙另类。虽然他刻意不标新立异,但是在不知不觉中,这支队伍的风格与做派,已经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