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四章 慈悲

一边打,众人一边破口大骂道:“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东西。朱都督在战场上抓住了咱们,一不打,二不骂,还答应尽快放咱们回去。这是何等的大仁大义?!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敢对他老人家瞎叫唤。打死你,打死你这个缺心眼的东西!”
一时间,再也没人去顾得上按百夫长阿斯兰了,更没人记得去堵他的嘴巴。但是百夫长阿斯兰却愣愣地趴在那里,浑身上下不停地颤抖,颤抖,颤抖得就像秋风中的残荷。
“都督慈悲!”几分被俘的百夫长哪里知道得这么清楚,立刻扑到地上,哭泣着求肯。“我等,我等都没有觉得被都督侮辱啊?!我等,我等愿意被都督侮辱,真的,我等可以把手按在圣经上发誓。发誓!”
“那你可知道我给他们每个人的定价是多少?!对这个价格可有异议?!”对着这么一个乖觉的家伙,朱八十一还真不好意思太凶残。笑了笑,换了相对温和的语气继续追问。
“你?!”阿斯兰气得火冒三丈,一个轱辘爬起来,就要跟朱八十一拼命。结果还没等他将身体站直,其他几个百夫长又扑了上去,再度将其牢牢地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都督慈悲!”百夫长阿斯兰见状,再也强撑不下去。抬起头,一边哭,一边大声求肯,“是,是小人心思糊涂,误解了都督的好意。一切都是小人的错,是小人的错!请都督,请都督务必给我等一个赎罪的和图书机会!!”
“哗啦!”几串高举起来的铁链,同时停在了半空当中。众俘虏们看着阿斯兰,目光里充满了怨毒。
说着话,竖起手指点向自己的脑袋,表示阿斯兰已经被摔成了傻子,不值得朱八十一跟他计较。
“知道,知道!都督大人是真正的圣徒。上帝会见证您今天的仁慈!”虽然不知道朱八十一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但鲍里厮却相信说好话肯定不会挨打。因此毫不犹豫地就把圣徒的称号献给了对方。
鲍里厮原本就不是个硬骨头,昨天先是差点被达鲁花赤赫厮给砍了脑袋,随后又因为率部迂回得太远,来不及逃走,被打疯了的红巾军硬给从马背上拖了下来揍了个半死。醒来之后,一肚子雄心壮志早就灰飞烟灭了。此刻见避无可避,干脆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个头,结结巴巴地说道:“败将鲍里厮,掰见朱都督!昨天输在都督的手里,罪将心服口服!”
誓言这东西如果能信的话,人类早就跑步进入大同社会了。朱八十一听了,笑着点了点头。快步走到被打得满脸是血的阿斯兰面前,和颜悦色的问道:“你这厮好生奇怪!不过是个区区百夫长而已,怎么把自己看得这么高?!这间仓库里还关着一个千户,三个副千户呢,有那份兴趣,我去捉弄他们一番岂不是更开心,何必把精力花在你这个小小的兵头将尾身上?!”
……
“本来,你们几个和-图-书千户,朱某也打算找个合适价钱让人赎走的!”朱八十一笑着耸耸肩,继续说道,“既然这位百夫长觉得价钱太低了,是一种侮辱,这事儿,还真不好办了!”
“败将不敢,不敢!都督虎威,败将这辈子都不敢再来冒犯了!”鲍里厮的脸色瞬间羞得几乎滴出血来,嘴里却继续大拍朱八十一马屁。只希望能借此打动对方,将自己和其他人一样当驴子卖掉。
“不卖了,不卖了,好心没好报。朱某何必跟自己过不去?!”朱八十一厌恶地将鲍里厮等人用脚踢开,转身欲走。
“闭嘴!我是千夫长,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对我大喊大叫!”鲍里厮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脸上,大声呵斥,“你自己想死,别拉着其他弟兄。那可是三百多条命呢,咱们阿速族,一共才有多少男丁?!”
“是!”老兵痞伊万答应一声,转身就走。反正乡绅们给的钱和粮食,远远超过了俘虏的身价。即便基本百夫长都卖到百贯以上,还绰绰有余。所以涨十倍就涨十倍,除了听起来响亮一点儿之外,没任何实际意义。
“他,他把咱们当驴子卖,卖了!”阿斯兰倔强地仰着头,泪水和着血水从脸上滚滚下淌。
“服气也罢,不服气也罢,反正你成了我的俘虏了!想翻盘恐怕再也没有机会!”朱八十一看着此人奴颜婢膝的模样就觉得有点恶心,皱了下眉头,冷笑着打击。
“满意,满意!”鲍里厮立m.hetushu•com刻用手堵住阿斯兰的嘴巴,然后仰起头,大声回应,“都督,您老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昨天刚从马背上摔下来过,这里,这里摔坏了!”
“哗啦,哗啦……”角落里立刻响起了一阵铁链撞击声,几个被俘的副千户都尽力将身体朝后缩去,只留出右翼千夫长鲍里厮。
谁料一件糟糕的事情发生后,肯定会朝最糟糕方向发展。众俘虏不想惹恼朱八十一,后者却突然变了脸色。再度将头转向阿斯兰,恶狠狠地问道,“怎么,你对这个价格不满意?!”
“荣誉——!鲍里厮,请记住咱们阿速人祖先的荣誉!”百夫长阿斯兰从扬起满是血水和泥浆的脸,喊得声嘶力竭。
“好了,别打了,打坏了就没法跟货主交代了!”朱八十一冷冷地吩咐了一声,故意装作对阿斯兰不屑一顾的模样,扭头走向角落里几个手脚上锁着铁链的阿速高级将领,“你们几个,谁官儿最大,站起来跟我说话!”
“蠢货!你自己想死别拖累别人!”其他几个百夫长再度追上前,和角落里的三个副千户一道,将阿斯兰牢牢按住,再也不准他移动分毫。
众千户和百户们将头侧到一边,谁都不愿意接他的茬。看守仓库的红巾军士卒可没学过什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什么的,得知自家都督把阿速人定价等同于驴子之后,立刻就当做一种羞辱手段,反复说给了俘虏们听。所以仓库里的每个阿速军官都对此事都清和*图*书清楚楚!
“住手!”朱八十一见状,赶紧大声喝止,“他是本都督的俘虏,打死了,你们赔得起么?”
“都督慈悲!”几个副千户也顾不得再找阿斯兰麻烦,同时趴在地上,用头去碰朱八十一的靴子。“都督,我等可以自己赎回自己。只要都督肯开价,我等立刻写了信回家中,让他们凑钱来赎人。无论多少钱,都愿意出!”
“我等发誓,今后如果再敢跟都督做对,就叫,就叫我等被火雷炸成八块!”
“他妈的好人做不得!”朱八十一悻悻地骂了一句,继续挑拨离间,“伊万,出去跟乡绅们说一声。所有百夫长的价格涨十倍,否则,对不起他们的身份。至于这几个千户和副千户,鞑子官府愿意出多少钱,老子都不准许他们赎回去了。免得他们觉得又受了侮辱!”
然而,这种羞辱再令人难堪,比起直接砍了脑袋示众,手段还是宽厚得多。所以一众阿速军官虽然羞恼,内心里却依旧愿意接受这种结果。不想任何人去惹恼了朱屠户,以免后者突然反悔。
“没骨头的家伙,你怎么不把屁股儿直接撅起来?!”百夫长阿斯兰被自家长官的奴颜婢膝举止羞得无地自容,扑上前,一把将鲍里厮推了个趔趄。
“知道,知道!”鲍里厮再度向他行俯首拜礼,带动手脚上的铁链哗哗作响。“都督慈悲,给他们每个人都定了能够支付得起的价钱。他们回去之后,必定会感念都督的善举。从此再也不愿m.hetushu•com拿起武器前来冒犯!”
“朱某把你的手下都卖给了当地乡绅,你可知道?!”朱八十一懒得在他身上浪费太多精力,笑了笑,大声问道。
“罪将,罪将愿意出一万贯!不,都督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罪将不敢还价。罪将原本一文不值。但不出一笔钱,不足以表达罪将对伤害红巾军弟兄们的歉疚!”到底是做了千夫长的人,鲍里厮反应最灵敏,爬过去,双手抱住朱八十一的靴子,大声央求。
“阿斯兰,你个蠢猪。老子即便下地狱,也一定会在里边诅咒你!”三个副千户闻听,立刻乱了方寸。举起受上的铁链,冲着阿斯兰的头上猛砸。
每个百夫长原来的定价是两千文铜钱,涨了十倍后,就是两万。已经够普通人家攒上十年的了,谁也不敢保证乡绅们在低价赎回了所有被俘士兵之后,还肯再花这突然多出来的一大笔!
他昨天被自家舍命保护的主将扯下了战马,进而成了一群庄丁的俘虏,受到的打击不可谓不重。因此心如死灰,根本不在乎惹恼了朱八一后会落得什么结果。然而其他被俘的几名百夫长却舍不得陪他一起去死,不等亲兵们动手,就一拥而上,将此人按翻在地上,老拳伺候。
“我等发誓,即便朝廷拿刀子逼着,也再不敢到南边来了!”
骂够了,却又齐齐转过身来,向朱八十一躬身施礼:“仁慈的朱将军,阿速人将永远记得您的宽宏。我等对着圣经发誓,回去后,再也不会与您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