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七章 赵君用

“我也出一百!朱兄弟的练兵秘法的确好用,我正愁没办法答谢他呢,这回,就算两清了!”毛贵不甘落后,也笑呵呵说道。
仓促之间,没有足够的麻布遮盖。因此被夕阳一照,那些露在外边的铜锭和铁锭表面,都反射出非常迷人的光泽。赵君用见到,立刻又想起了徐州军眼下日渐干瘪的库房来。跳下马在一辆鸡公车翻了翻,大笑着说道:“哈,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吴家庄,居然富到如此地步。去年咱们在徐州城的府库里,也没找到这么多铜锭。这要是都铸成铜钱的话,咱们徐州军下半年的开销,估计就不用再发愁了!”
“庄丁?他们送庄丁给你?”芝麻李又是微微一愣,旋即明白周围的地主豪强是见到朱八十一打赢了朝廷的兵马,所以才主动上门攀交情。
“这些事情,咱们进去说,进去说!天马上就要黑了,别让弟兄们在风里干站着!”芝麻李也不想让任何人难堪,笑着挥了下胳膊,策马率先进去军营之内。
“我出五十!”
“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什么?!”芝麻李大笑着飞身下马,小跑几步,双手托住朱八十一的胳膊,目光在脸上身上来回打量,“又受伤了?!伤得重不重?!我昨天傍晚听斥候跑回来汇报,说北边大批的百姓朝黄河岸边逃了过来。心里就立刻知道坏了,他奶奶的,莫非是朱兄弟遇到鞑子了?赶紧点齐兵和-图-书马,与军师一道出来接你。后来在半路上又碰到你派回来报捷的亲兵,才知道老子他奶奶的又白担心了一回!狗日的几千鞑子,怎么肯能奈何了我家兄弟?!”
“这附近无险可凭,打下来咱们也守不住,白白让老百姓根扎遭罪!”芝麻李想了想,笑着摇头。“再说,咱们目前的主要发展方向,还是西南。老赵你要是手痒痒了,干脆回去后就跟我一道去把宿州给拔了。免得刘福通刘大帅那边,整日派人来催!”
“是我的错!不关你的事情!”芝麻李却不肯接受他的检讨,摆了几下手,大声打断,“是我太大意了。明知道北岸是鞑子的地盘,还只派了你一支兵马!这样吧,无论伤亡多少,等会儿都从我手下拨出人马给你补齐了。放心,保证都是按照你的秘法训练的战兵,虽然比不上你麾下原来的那些,至少旗鼓、号令都分得清楚!”
“我出一百!”
“左军这些弟兄都是刚刚在战场上见过血的,当然比咱们麾下那些没见过血的要强一些!”毛贵听了,笑着在一旁接茬。
“那我也出一百吧!你们都出了,我怎么着也不能太小气!”彭大笑呵呵地上前,跟大伙一道凑份子。
留守在庄园内的掷弹兵千夫长刘子云早已整理出五百精锐,按照朱八十一的吩咐,在大门口列队相迎。因为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的缘故,这些弟兄hetushu.com们脸上的都带着自豪,腰杆挺得一个比一个直。赵君用见了,立刻大声夸赞道:“好兵,真的是好兵。原本以为得了朱兄弟的秘法,赵某也能训练出一等一的精锐来。此刻亲眼看到了,才明白距离真正的精锐究竟差了有多远!”
赵君用等人尾随而入,进了门后,入眼则又是一番利落景象。粮草、辎重、缴获、战马,还有一辆辆装满的铜锭和铁锭的鸡公车,都按照事先规划好的区域,摆放得整整齐齐。每个区域之间都留出了宽敞的通道,有当值的士兵,扛着长矛,背着弓箭,迈着整齐的步伐,沿着通道来回巡视。没有主将的命令,其他人连根劈柴都无法从各区域里偷走。
朱八十一没有将责任推给别人的习惯,用力摇了摇头,低声请罪,“是末将的斥候派得太近了,本该更早地……”
“仗是你带着弟兄们拼了命才打赢的,关我的虎威不虎威屁事!”芝麻李白了他一眼,用力摇头,“咱们兄弟别整这一套!没劲!昨天伤亡如何?军中的草药还够用么?”
“去你那,去你那!”芝麻李立刻挥了下胳膊,大声吩咐。“都上马,别在野地里站着了。朱兄弟身上还带着伤呢,被风吹多了没什么好处!”
说罢,自己带头先跳上了坐骑。赵君用、毛贵、彭大等人听了大总管的决定,也纷纷认镫上马。在朱八十一和左军几个http://www.hetushu.com将领的簇拥下,缓缓走向临时充作营地的地主庄园。
“是啊,你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赶紧跟我们说说,是怎么打赢的?老子从昨天半夜琢磨到现在,心里都快长出小树来了!”彭大和毛贵最近一段时间向来是秤不离砣,只要前者做的事情,他肯定要跟着搀和一番。
“当场阵亡的和昨夜重伤不治的,有二百七十五人,今天上午还有四十三人因为伤重不治也过去了。此外,还有二十几个勉强挺过来的,估计今后即便养好了伤,也上不了战场了!”说起弟兄们的伤亡情况,朱八十一的神情立刻变得有些黯然。在这个除了浓盐水之外没有任何消毒手段的时代,重伤的意思基本上和死亡差不多。虽然吴良谋从家里拿来了大量的秘制金创药,依旧阻止不了那些伤势过重的弟兄,一个接一个在痛苦中死去。
朱八十一闻听,立刻出言拒绝。“不可,大总管不可!属下回去再从辅兵抽调就是,不能削弱你麾下中军的实力!”
转眼间,左军昨天的损失,就被大伙齐心协力给补充齐整了,并且还比原来还多出不少。朱八十一没法再拒绝,只觉得心里头一阵阵滚烫。将双手抱在胸前,向大伙郑重施礼,“那,那朱某就多谢大总管,多谢赵长史和几位哥哥了。朱某无以为报,昨天缴获的战马和军械,除了上缴给大总管入库的之外,剩下http://www.hetushu.com的部分,诸位哥哥尽管挑着拿就是!”
“啊,这么惨?!”芝麻李也愣了愣,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不见,“光是战没和重伤,都快到三成了,真不知道你们昨天是怎么撑下来的?!这事儿都怪我,让你带了这么少的兵马,就来北岸催缴粮饷!”
不多时,前方已经看到了芝麻李的帅旗。朱八十一立刻跳下了战马,带领着左军的几个核心将领和众亲兵们站成齐齐的一排,冲着旌旗到来的方向抱拳施礼,“末将朱八十一,参见大总管!”
“两位哥哥客气了,小弟在此战中收获颇多,正要跟大总管、长史还有几位哥哥汇报一番!”朱八十一想了想,笑着回应。“不过站在野地里听我汇报,总不如回到营中,先给几位哥哥倒上茶,边喝边听。大总管,长史,还有几位哥哥意下如何?!”
“你小子不说,我们也不会跟你客气!”前军都督毛贵又向前走了几步,揽着他的肩膀嚷嚷。“怎么着,听报捷的斥候说,你打赢了双倍的敌人!还都是骑兵?怎么做到的,能不能跟哥哥说说!”
“倒也是!”赵君用扭头瞟了毛贵一眼,笑着改口,“见过血的,与没见过血的肯定不一样。反正这河也过了,要不然,咱们改天也带着弟兄们去见见血?借着朱兄弟的大胜之威,附近几个县城,势必一鼓而下!大总管,你意下如何?”
赵君用没得到任何支持,只好笑了笑http://www.hetushu.com,轻轻拱手,“大总管说得极是,是末将见识短了!咱们徐州红巾,眼下主要目标还是去跟刘元帅汇合!”
这种情况,对徐州军整体而言没任何坏处。故而他又笑了笑,低声道:“庄丁虽然比流民强一些,但一时半会儿也做不了战兵。这样吧,我拨二百精锐给你。不准推辞,再推辞我就生气了!”
一番话虽然说得粗俗不堪,但脸上的关切和身上的灰尘,却是不可能装得出来的。朱八十一听得心里发暖,笑了笑,大声回应,“多谢大总管关心,末将的伤口不妨事!昨天鞑子来得实在突然,全赖总管虎威,将士用命,才勉强击败了他们!”
“我也给朱兄弟一百精锐,聊表心意!”没等朱八十一想好该怎么拒绝,赵君用也凑上前,笑着说道。
“削弱个屁。秘法是你给我的,仗也都归你们打。我的中军,留那么多精锐干什么?!就这么定了,老何,你这就回营给我挑人,凑起了五百,给朱都督送过来!”
“是!”被唤作老何的亲兵百夫长答应一声,拨转马头就准备去执行命令。朱八十一见状,赶紧又大声阻止道:“大总管,大总管且慢。大总管的好意,末将心领。但是真的不用,今天附近个庄子为了表示忠心,给我送来了好几百庄丁。临近也有不少绿林好汉,带着麾下喽啰前来投奔。末将现在麾下的兵马,至少比昨天还要多出三成,已经不需要再从您的中军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