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八章 推销

“大总管、长史,还有几位哥哥,请随我来!”朱八十一打了个手势,将众人带到了一个干净的稻草棚子旁。跳下坐骑,指着里边的三门青铜火炮,卖力地推销,“这东西,如果用实心铅弹的话,五百步内,无论对手穿多厚的铠甲,砸上就都是个死。五十步左右,则可换成板栗大小的铅弹,每次装三十发,一炮轰出去,连人带甲都能打个稀烂!”
说着话,他又从铜炮旁边的木头箱子里,亲手取出了几件烂得不成样子的精钢扎甲,一件一件挨个摆放在夕阳下,“这件,是被实心弹砸中过的。您看,当初砸的是这个位置。所有甲片都向里折进去了,导致穿着这件甲的阿速人内脏全碎,全从嘴里喷了出来。这件,则是用小号铅弹近距离喷射所致,你看,上面全是窟窿,整个人当场就成了筛子!还有这件,这件是钢链编织的马甲,铅弹落地之后,跳起来扫过侧面……”
“射程短,短到什么地步?”芝麻李已经有点习惯了不断从朱八十一嘴里听到新鲜东西,想了想,笑着询问。
“是么?!比手雷还好用?怎么个好用法?!”芝麻李闻听,兴趣立刻被勾了起来,将目光从鸡公车上移开,大声追问。
“这次朱兄弟不又缴获了一批弓箭么?回去后大家分一分,多组织几支弓箭队出来。加强训练,不就成了么?!”
正郁郁地想着,却又听见朱八十一大声说道,“这和*图*书批铁料,末将也有一个建议。末将前一段时间一直让人琢磨用熟铁打造火铳。临出发之前,已经得到了几件样品,只是射程有点短,操作起来也非常麻烦,所以才没带出来。这次跟阿速人相遇,末将发现他们的骑兵和弓箭兵都非常强悍,要想单纯地用步卒与其对抗的话,恐怕长矛配合火铳,才是最佳选择。”
“是啊,弓箭多好,容易学,还省料!”
“是啊,是啊!朱兄弟,我们使弓箭都使习惯了。你那火铳,还是跟火炮一样,先自己家用熟了,再教给我们用吧!”毛贵也凑过来,笑呵呵地给赵君用帮腔。
“铸造时候浪费的铜水,可以回收起来重新融化了炼铜!”朱八十一闻听,立刻出言补充。“大总管,长史,各位哥哥,你们再看看这个……”
“是!”既然芝麻李已经做出了决定,赵君用当然不能跟他硬顶。点点头,小声答应。再看向朱八十一的目光,则又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
芝麻李闻听,便笑着说道:“这样把,还是老规矩。朱兄弟的左军从现在就开始配装火铳。打造火铳所需要的铁料,尽管到库里边领。赵长史这边敞开了供应。其他兄弟,暂时还是先用弓箭。等左军什么时候把火铳用熟了,总结出一个具体章程来,什么时候大伙再慢慢学着用也不迟!”
“搬得好!搬得好!鞑子朝廷那边的规矩,也不全是坏的。有些和图书合用的规矩,咱们能学就跟着学一些,没啥坏处!”芝麻李扭头看了眼满脸堆笑的老兵痞伊万,大声鼓励。
其他徐州军的高级将领们,心里头原本对火铳没任何概念。听毛贵和赵君用都不看好此物的前途,也跟着笑呵呵地泼起了冷水。
“教一教,赶紧教一教,不准藏私!”毛贵、彭大等人,也笑着大声夸赞。
“是啊,是啊,朱兄弟这又是什么秘诀,能不能教教我们?!”
“嘶!”芝麻李闻听,立刻轻轻地吸了口冷气,将头转向赵君用,郑重问道:“军师,咱们手里那种投弹机,能把二斤重的开花雷投出多远?!”
“你有这份心思就好。虽然长得和我们不太一样,但古人好像说过一句,入华夏者则为华夏。只要跟大伙一条心,大伙也不会拿你当外人!”芝麻李已经见过他很多次了,知道他就是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德行。又挥了挥手,笑着补充。
况且随着铜炮的装备,原本在徐州军中地位已经非常超然的左军,恐怕更要高出其他各营一头。长远来讲,这对徐州军,对芝麻李本人,都未必是一件好事儿!如果朱八十一永远像现在这样没什么野心也罢,万一日后随着实力的增长,此子野心越来越大……
“一共有三万斤红铜,五万斤熟铁。”朱八十一原本就是想把这批物资如数上缴,所以也不隐瞒,如数家珍般向芝麻李汇报。“但是,末将http://www•hetushu.com却不建议将这批铜料全都铸了钱。末将这次战斗中,发现手雷的问题很多,威力也不像原来想得那么大。而铜炮,就是末将出发前曾经跟大总管介绍过的那种大型火铳,却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
“是!”众将笑呵呵地一起躬身领命。
“那,好吧!”朱八十一无可奈何,只能接受了这一折中办法。反正铁火铳目前产量也上不去,利用的水力钻床之后,每天也不过十来根的模样。并且还得反复实验,确定装药量和弹丸大小,以免出现频繁炸膛、弹丸杀伤力不够等情况。短时间内,能够给左军装备几个百人队出来已经不错了,的确无法敞开了向整个徐州军供应。
专门用来投掷手雷的各种型号投弹车,都是他的心腹李慕白和左军长史苏先生二人共同开发的。并且主要功劳都得算在李慕白身上,苏先生只能算给前者打下手。结果几百辆投弹车还没等在战场上发挥作用,却马上就要面临被铜炮给取代的命运,这结果,让他怎能愿意接受?!
“多谢大总管夸赞!末将一定竭尽所能,辅佐都督,辅佐您,成就一番大业!”伊万诺夫立刻像吃了二百斤蜂蜜一般,兴奋地回应。
而装备青铜大抬枪,造价实在有些超出了徐州军目前的承受力。大抬枪需要两个人才能操作的特性,也严重限制了此物的发展前途。所以,以目前的条件,就只能从垃圾堆和图书里,将原始的铁管火铳再捡出来!
见他的表情有点郁闷,芝麻李向四下看了看,故意岔开话题,“朱兄弟这座营地布置得好生整齐,什么东西摆在什么地方,进来之后都能一目了然。并且还不耽误大伙在里边走路。不像我那边,看起来总像个菜市场!”
“那可未必!”赵君用终于找到了可以打压他的机会,摇摇头,笑着否定,“朱兄弟你这回可是真想差了。你那火铳我虽然没见过,估计也跟鞑子们用的那种手铳差不多。每次都得装药、压蛋、点火,然后才能瞄准。有开一次火的时间,都足够弓箭手射五箭出去了!并且弓箭手在战场上,大多数时间根本不需要瞄准。按照军令,将羽箭抛射到制定区域就行了。你那个火铳,却是只能平射,并且还很难瞄得准!”
朱八十一却不肯贪功,想了想,笑着回应道:“这都是末将麾下的那个伊万诺夫想的办法。他以前在朝廷那边做过百夫长,照着葫芦画瓢,就将一些好的东西搬了过来!!”
“是啊,咱们有那么多铁,多造点儿箭簇不好么?!”赵君用立刻接过话头,大声补充。“你们左军那个,那个水锤我看过了。用它来打箭簇,一次可以成型十几只!”
“最远也差不多也有五百步!”赵君用想了想,有些不甘心地回应,“但投弹车的规模,可比这个铜钟大得太多了。只是,这一口钟,至少也得用五百斤铜料,铸造的时候恐怕还和图书有浪费……”
为了促使徐州军上下尽快接受火器,他在命令亲兵们去敌军的尸体上收集铠甲时,严禁擦掉上面的血迹和肉末。一天一夜之后,铠甲的味道已经开始发臭。芝麻李被熏得一阵阵犯恶心,却坚持着把所有铠甲都看完了,然后断然说道:“好,就听你的。回去后,这三万斤熟铜,就交给你们左军的作坊来造火炮。除了铜锭之外,还缺什么?你尽管列个单子,派人找老赵去领。老赵,这件事咱们必须全力支持朱兄弟。毕竟,他是目前为止,咱们中间唯一跟鞑子骑兵野战过的。”
比起连老黑手中的青铜大抬枪,用铁棍上钻孔方式开发出来的火铳,绝对是一块鸡肋。朱八十一自己都一度想将此物先抛弃掉。但经历了昨天的实战之后,他却又突然清醒地意识到,必须以最快速度给麾下的战兵们配备火枪。以免在防御战时,只能戳在那里被对方的骑兵当靶子乱砸。
“训练弓箭手,时间要比训练火铳手长许多吧!”朱八十一无法跟对方说,他是了解到日后武器的发展趋势,才提出了火枪取代弓箭的概念,只能含含糊糊解释。
“那还不如弓箭呢!”芝麻李听了朱八十一的介绍,觉得有些失望,皱了皱眉,低声回应。
“最远能打到一百五十多步,但想要破开铁甲的话,就得五十步以内才行。准头上,超过五十步也无法保证!”朱八十一回忆了一下出发前看到了铁火铳实物,如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