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十一章 遇敌

“办法,还没来得及商量!”毛贵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但是末将想,那姓禄的跑了一整天,眼下想必也累坏了。咱们直接走浮桥,他肯定不答应。可如果派一支奇兵从上游找地方悄悄过河,明天早晨,未必不能杀他个措手不及!”
“半数乘船,另外一半儿从南岸步行。粮草辎重,也都装在船上!”赵君用想了想,飞快地回应。
“奶奶的,他找死。老子这就带领弟兄杀过河去,先把他的脑袋给大伙拎过来!”彭大闻听,立刻火冒三丈,向前走了几步,大声请缨。
谁料才吃过晚饭,长史赵君用就拿着一份密报,急匆匆跑进了中军帐。紧跟着,低沉的鼓声就在中军帐外响了起来,“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敲得人头皮直发乍。朱八十一闻听,立刻放下手里的兵书,大声命令,“伊万,你通知全体战兵披甲待命。大总管点将,我先去他那,马上就会回来!”
“盐丁是不是乘船而来?!”毛贵点点头,继续低声追问。
“半夜,天亮了就来不及了!”毛贵继续笑着点头,好像是在谈论地里的收成一般,“砍了木头抱着,腰间用绳子互相串连起来。悄悄地过河。明天一大早,大总管和长史你们尽管继续走浮桥,我估计姓禄的一定会玩什么半渡而击的勾当。只要他一露头,我立刻带着弟兄们去捅的他屁股!看他这只傻黄雀儿能扑棱到几时http://www.hetushu.com?!”
那吴家庄距离徐州城,实际上只有一百里上下。返程时人手充足,又不用担心半路遇到敌军,因此队伍走得极快。才一天功夫,黄河就已经遥遥在望。芝麻李看看天色已晚,走浮桥难免会遇到危险。便命令弟兄们寻了个地势稍高的位置扎下了营盘,吃饭歇息。只待明天的太阳一出来,就全军渡过黄河。
“如果他多少懂得一些兵法的话,应该是这样!”毛贵笑了笑,轻轻点头。“但人数不会太多。淮南那边的盐丁虽然个个都吃苦耐劳,但一天跑上六七十里路,还能拿得起刀枪来的,五个里边顶多能挑出一个!所以末将大胆的估计,姓逯的狗官此刻身边也就带着五千余精锐。再加上五六百可能骑着战马赶路的,六千部众,已经是顶天了!”
眼下正是三月底,四月初的时候。黄河的水流颇急。真的被姓禄的狗官堵在北岸,大伙很难强攻过去。而眼下留在徐州城的,只有后军都督潘癞子所带的一万多老弱。并且潘癞子本人在去年徐州保卫战中身负重伤,至今还有一条胳膊不太听使唤,根本无法像以往那样亲自带队冲在第一线。
“没有,前后派出了三波斥候过河,至今没一个人赶回来!”赵君用想了想,用力摇头。同时看向毛贵的目光,也露出了几分钦佩之意。
其他将领中的绝大多数也都www.hetushu•com义愤填膺,谁都无法接受被一伙盐丁打上门来的事实。只有前军都督毛贵、左军都督朱八十一和他们身边的少数几个,互相商量了一下,然后由毛贵站出来问道,“大总管,长史,这个消息确实么?末将记得,就在五天前,邳州的达鲁花赤还派信使向您输诚。当时答应的粮草和钱财,也是昨天上午刚刚送到。”
“怎么过河?这方圆两百里内,可就这么一座浮桥?!”赵君用听得一惊,质疑的话脱口而出。
“半夜?!”赵君用又是一惊,苍白着脸确认。
“六千,那也不能算少了!咱们这边扣掉辅兵不算,所有人麾下的战兵加在一起,也不过是一万出头!”芝麻李点点头,脸上隐隐带出了几分担忧。
说罢,带着徐洪三等亲兵一溜小跑,来到中军帐外。只见军帐门口人喊马嘶挤成了一片,毛贵、彭大、魏子喜等人也都急匆匆地赶来了。有的嘴巴上还带着饭粒儿,有的明显刚刚喝过酒,脸红得像一只醉虾般。互相用目光打着招呼,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困惑。
听了毛贵的话,芝麻李也觉得情况未必如同自己想象得那样严重。笑了笑,歪着头向毛贵询问,“那你有什么办法么?还是你们几个,刚才已经商量出了一个办法?”
“管他什么事情呢,先进去再说!”彭大在众将当中年龄最长,威望也仅仅次于芝麻李。丢下一句话,率和图书先推开了帐门。
“已经核实过了,消息确凿无疑!”赵君用想都不想,大声回应,“那邳州的达鲁花赤保力格,显然早就知道盐丁会来。他之所以假意向咱们输诚,图的就是为了迷惑咱们,给姓逯的狗官制造偷袭徐州的机会!”
说着话,他连声冷笑。同时目光高高地挑起,仿佛天下再无值得他平视的人一般。
前军都督毛贵被大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轻轻咳嗽了几声,笑着解释道,“不是我一个人想到的,张兄弟,续兄弟,还有周兄弟,都想到了这一点。”
“六千,的确不算少了。但那得看谁领着!”见芝麻李脸色阴沉,前军都督毛贵想了想,突然又将声音提高了数分,“如果只大总管或者朱兄弟这样的勇将领着,六千人,足以将浮桥和渡口都堵得紧紧的,将咱们活活饿死在北岸这边。可如果换了别人,呵呵……”
“末将不敢保证!”毛贵想了想,轻轻摇头。“如果末将是姓禄的,得知大总管这几天就要过河,肯定会先派一部分精锐,或者换轻舟,或者步行,以最快速度去埋伏在对岸桥头处!”
众将领听了,心情顿时就觉得一松。对啊,有一把宝刀在手,还得看主人是谁呢?!姓禄的狗官大伙以前从没听说过,未必是个什么了不起人物。凭什么他往对岸一站,就能让大伙急成这般模样?大不了明天早晨先派千把让人杀过河去称称他的斤两呗!万和_图_书一他是个草包呢,大伙今晚岂不白担心了一回?!
万一徐州城被姓逯的狗官给抢了去,被堵在北岸的这三万多人,可就变成了一伙流寇了。到那时,甭说蒙元士兵会像闻到血腥味道的狼一样扑过来,就是以前那些已经输诚的地方官吏和堡主寨主们,也会带着各自的手下上前分一杯羹。
“进去,进去说话!”众人紧随其后,陆续入帐。只见芝麻李手里捏着一封信,满脸冷笑。赵君用则在旁边撇着个嘴,面沉似水。好像是谁刚刚偷了他家的牛一般,随时都会跳起来做跟人拼命状。
接下来,大军又在黄河北岸停留了五天。待俘虏们都被丰县官府领了回去,周围各州县堡寨答应缴纳的粮饷缴纳得差不多齐了。便拔营起寨,掉头返回徐州。
“该死,带着一伙盐丁居然就敢打咱们徐州军的主意!大总管,咱们连夜摸杀过河去,打他个措手不及!”魏子喜也挥舞着胳膊,咬牙切齿地说道。
“谁想到的一会儿再说!”芝麻李用力拍了下桌案,将话头迅速拉回正题,“毛兄弟,你的意思是说,姓逯的狗官,眼下应该已经到对岸了,正带着一部分精锐埋伏在浮桥另外一端?”
“找个岸势平缓的地方,脱了衣服游过去!”毛贵又笑了笑,露出一口不算整齐的牙齿。“咱们萧县和徐州的儿郎,从记事儿起,过得就是年年发大水的日子。要说不会游泳的,还真找不出几个来!”
m.hetushu.com他正在吵嚷的将领们,也都纷纷将叹服的目光看向了毛贵。同样都是带兵打仗的,自己听到有敌军来袭,就只想到冲过河去跟对方拼命。而看人家毛兄弟,居然转眼之间,就推测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这人和人啊,有时候还真没法比。
“有个姓逯的狗官,带着三万盐丁,趁着咱们不在家的时候,杀向了徐州。今天早晨刚刚经过的张家集市码头,如果不是有乡绅给咱们报信,等明天咱们过河时,他刚好给咱们来个半渡而击。”看看众将差不多都到齐了,芝麻李冷笑着将手里的密信拍在了帅案上,大声介绍。
这些都是在密报中写得清清楚楚的内容,他素有过目不忘之才,因此听到毛贵询问,就能丝毫不差地背诵出来。后者听到答案之后,便皱了几下眉头,低声说道,“粮草辎重都用船拉的话,就要沿着黄河逆流而上。三万人马的消耗不是个小数目。以每人每天一斤粮食算,十天的粮食至少都要三十万斤。用那种载重三万斤的大船拉,在黄河上逆流而行,一个时辰最多走十二里路。张家集距离徐州渡口的水路大概是七十里,即便停下来休息,拼命往前赶,姓逯的至少也得走上五六个时辰!”
“军师,咱们下午派过河去的斥候还没回来么?”芝麻李闻听,立刻又将头转向赵君用。
“你是说,姓逯的狗官此刻还在半路上?!”芝麻李的眼睛顿时一亮,用手拍了一下桌案,大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