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十五章 水太凉

“当!”朱八十一竖起宽剑挡了一下,被推着连连后退。完全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撑着,才勉强没有坐倒。
“啊——!”来人微微一愣,将半截锯子朝朱八十一脸上丢了过来。朱八十一举盾挡了一下,然后上步抬腿,狠狠撞在了此人胸口上。“咚”地一声,将此人撞翻在地。然后一个跪地下压,用膝盖顶住对方胸口。宽剑习惯性地举过耳边,直奔肩窝于脖颈相接处!
“哪里走,看枪!”陈德厉声大喝,再度挺枪猛刺。他是汉军将门之后,自幼请教头传授武艺,马上步下兵器无一不精。然而对上黑脸汉子,依旧占不到丝毫上风。吴良谋、伊万诺夫见状,也各自拎着一根长矛冲过来,围着黑脸汉子乱捅。三个人转眼就各自刺了十几枪,除了最初陈德偷袭得手那一下之外,竟然再也无法奈何黑脸汉子分毫。
“哪里走!”亲兵队长徐洪三不依不饶,刀尖瞄着此人的后心画影。那黑脸汉子却仿佛后脑时上生着眼睛一般,猛地来了个回马叉。“当!”地一声,将徐洪三手中的钢刀挑飞出去,随即又是一叉刺向他的小腹。
“追啊,别跑了姓禄的狗官!”所有光着膀子汉子从背后追上对手,一刀一个,将他们砍翻在地。然后双脚从血泊上踏过去,跟在毛贵身后,冲向盐丁主帅的大纛旗。
两军阵前,他可没兴趣围观陈德、伊万诺夫和吴良谋三人围殴一名敌将。胜负不是靠个人勇武分出来的,只要前军和左军完成汇合,眼前这两千多名盐丁就大势已去。黑脸汉子即便再武艺高明,也挽回不了败局。
朱八十一的瞳孔猛然收缩,全身的汗毛根根倒竖。侧和_图_书着身体闪了半步,随即将宽剑贴着钢叉的铁柄向前猛扫。
“该死!”朱八十一大怒,不得不又将脚步停下来,迎面堵住此人。从阿速军副指挥使手里缴获来的宽剑高高举起,借着前冲之力,朝来人头上猛砍。那名脸色苍白的盐丁头目举起锯子挡了一下,然后迅速展开反击。朱八十一侧身避开他的横扫,又一剑剁下去,“当啷!”一声,将此人手中的锯子砍成了两段。
“狗官,你往哪里逃!”
“柳千户死了!”
与毛贵等人面对面厮杀的那些盐丁原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猛然间看到领兵的千户惨死,顿时再也支撑不下去。纷纷丢了兵器,四散奔逃。
“啊——!”被压住的白脸汉子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嚎,用尽全身力气将脖子歪了歪,让斜捅过来的剑锋刺在了地上。饶是如此,他的肩膀处也被开了个大口子,鲜血瞬间飞溅起了半尺高。
冷,真的好冷,比当年雪夜读书,形单影只时还冷上百倍。地狱里的冰窖也不过如此吧!红巾军的刀锋也不过如此吧!左右是个死,何必死后还要被河水冲走,尸体冻得像一至死鱼?!猛然间一个浪头拍过,打得逯鲁曾身体晃了晃,险些栽倒。赶紧停止哭泣。转过头,双手掩面,以最快速度逃回了岸上。
被陈德等人围住厮杀的黑脸壮汉,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嘴巴里不停地发出怒吼,左冲右突,欲冲过去将朱八十一再度挡住。然而陈德、伊万诺夫和吴良谋三人岂肯让他如愿?三条长枪从三个方向不停地攒刺,就是不给此人退突围之机。
超强度的肾上腺分泌,令他各种感觉提高了不止一倍和*图*书。对手的每个动作都好像慢了起来,但每个动作都流畅无比。他左格、右挡、上挑、下压,凭着直觉和求生的本能,苦苦支撑。对手的钢叉却像毒蛇一样死死缠着他,同时还能分出精力去应付吴良谋和伊万诺夫两人的左右夹击。
“老胡!”另外一名白脸的盐丁头目听到黑脸汉子焦躁的怒吼,带领这几名同伴过来营救。他的身手也非常矫健,沿途遇到三波左军士卒的阻拦,都透阵而过。手中的钢刀也砍卷了刃,豁得像支锯子般,上面挂满了血肉。
“柳千户死了!”
朱八十一左右都是自家兄弟,躲无可躲,只能又竖起宽剑硬接了一记。头皮如被电了一般酥酥发麻,两眼之间的位置也热得仿佛要冒出烟来。
“是!”几个抬滑竿的仆人甚为忠心,见自家老爷死志已消,立刻撒开双腿,跟着人流一起逃命。奈何他们这个目标实在过于明显。才跑出五六百步,毛贵、彭大和魏子喜三个,已经各自带领一伙红巾军弟兄分三个方向围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前后不过是五、六息的功夫,黑脸大汉已经冲到了朱八十一眼前。手中钢叉猛地一挺,直刺他的咽喉。
“狗官,赶紧下来给老子磕头!”众红巾将士大声断喝,命令逯鲁曾束手就擒。
“完了!”徐洪三根本来不及再做任何躲闪,本能地闭上了双眼。预料中的痛楚却迟迟没有传来,耳畔却响起了对方的怒吼声,“背后偷袭,算什么英雄?!”
“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鬼才李四冲着逯鲁曾大吼了一嗓子,调转马头,率先逃命。脖子上已经见了血的逯鲁曾闻听此言,宝剑就再也www.hetushu•com抹不下去,叹了口气,冲着身下抬滑竿的仆人大声喊道,“快,跟着李四爷的战马跑。老夫,老夫还有话,要请他带给脱脱丞相!”
“两军阵前,谁跟你讲究偷袭不偷袭!”长枪兵教头陈德冷笑着回应,用一根丈八蛇矛,将壮汉的刺向他的钢叉尽数接下。再看那黑脸壮汉,左肩膀上皮甲被挑飞了一片,红鲜鲜的血肉从伤口处挤了出来,将半边身体瞬间染了个通红。
“妖人受死!”正当朱八十一准备冲过去与毛贵汇合之际,耳畔忽然响起一声断喝。有名身穿皮甲的黑脸百夫长,带着四十多名盐丁,放弃了自己的对手,大步流星向他冲了过来。
“耿五!”不远处被陈德等三人围着的黑汉子也厉声悲鸣,猛地将钢叉举过头顶,朝着朱八十一后心掷了过来。众亲兵迅速举起盾牌,“当啷”一声,将钢叉磕飞出去。再看那黑脸汉子,被陈德照着后心处狠狠抽了一矛杆,踉跄几步,一头栽倒。
“嗤啦啦!”剑刃在钢叉的铁柄上蹭出了一流耀眼的火星,却没能如愿切下对方的手指。那名黑脸壮汉的反应比朱八十一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都敏捷,叉柄只是奋力向外一推,就将剑刃隔了出去,随即抢步转身,三股叉尖仿佛三条毒蛇,再度刺向朱八十一小腹。
“加把劲!加把劲!别让朱都督把功劳全抢了去!”已经杀疯了的前军将士大喊大叫,争先恐后,将兵器刺向对手。唯恐动作慢了,被前来接应的左军袍泽看了笑话。
“狗官,投降免死!”
大纛旗下,逯鲁曾看到漫山遍野的溃兵,心中好生悲凉。举起宝剑,就横在了自家脖子上。右手和*图*书微微一用力,却觉得痛彻心扉,十几年寒窗苦读的日子,瞬间便涌上了心头来!
“老胡,老胡——!”那汉子只是疯了般大叫,两眼当中,血水和泪水一起往下淌。朱八十一没有功夫在此人身上耽搁,抬手一剑拍在这厮的脸上,将他直接抽昏了过去。然后迅速站起身,带领弟兄们再度冲向毛贵。
光着膀子的毛贵,此刻已经杀得浑身都是血,根本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看到朱八十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猛地一脚踢飞对手,然后举起钢刀来大叫,“左军来了,左军来接应咱们了。弟兄们,加把劲儿,不能让姓朱的把功劳全立了!”
只穿了一件布甲遮挡流矢的盐丁,却没有黑脸百夫长那样的好身手。被徐洪三等人结队一冲,惨叫着纷纷倒地。使钢叉的黑脸壮汉闻听,立刻弃了对朱八十一的追杀,转头去救自家袍泽。
“投降,我不杀你!”朱八十一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了什么,一刀没能捅进对手肩窝,双目中的杀机立刻尽数散去,将宽剑侧过来压在白脸汉子的脖子上,大声命令。
“跟着我追,别跑了姓禄的狗官!”毛贵哈哈大笑,又一举钢刀,高声命令。
“老爷——!”抬滑竿的仆人动作稍慢没拦住,眼睁睁地看着他半边身体没入了河水里。老进士逯鲁曾一边抬手抹着脖子上的血迹,一边快步继续往河道深处走去。一步,两步,三步。冰冷的河水从腰间淌过,凉得他直吸冷气,“嘶嘶,嘶嘶,嘶嘶——”,继续向走了几步,吸气声忽然停了下来,变成了放声嚎啕,“万岁爷,非老臣不肯尽忠,实在是水太凉了哇——哇!和-图-书
“干掉那些盐丁,干掉那些盐丁。把他带来的盐丁先干掉!”关键时刻,又是徐达扯开嗓子嚷嚷了一句。周围急得满头大汗却根本插不上手的徐洪三等人如梦初醒,越过战团,呐喊着冲向跟过来的盐丁,如饿虎扑兔。
老进士逯鲁曾岂肯向这些目不识丁的蚁贼投降?咬了咬牙,纵身从滑竿上跳下来,连滚带爬地冲向了黄河。
“让开,不想死的让开。我家都督是朱八十一!”吴良谋趁机大喝一声,狐假虎威。
对方的力气与他不相上下,但明显是个练家子,招数变换宛若行云流水。一刺不中,钢叉迅速回抽,电光石火之间挑开吴良谋从侧面捅过来的红缨枪,随即又是一个上步挑刺,叉尖再指朱八十一胸口。
“洪三,你带着二十名亲兵留在这里帮忙,其他人,跟我过去与毛都督汇合!”朱八十一擦了一把冷汗,大声命令。
正在与毛贵对峙的众盐丁们,登时就是一乱。特别是挡在朱八十一正前方的那些,调转身形,纷纷朝两侧闪避。唯恐躲了得慢了,迎头挨上一记掌心雷。
“弓箭手,阻敌!”千夫长徐达第一个发现事态不妙,抢先发出命令。他身后的弓箭手百人队立刻拉开步弓,朝来人射出一排羽箭。奈何双方都是在跑动当中,箭射得又过于仓促,九十多支羽箭,竟大半都飞得不知去向。剩下的少半数,也只是将黑脸百夫长身后盐丁射翻了四、五个,未能起到任何阻敌作用。
“挡住,挡住。回去后每人发双饷!”带队的一名盐丁千夫长兀自不甘心失败,骑着战马来回跑动。正赶过来的徐达见此,停稳身躯,弯弓搭箭,“嗖”地一声,将此人的太阳穴射了个对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