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十六章 斯文扫地

“怎么可能,当场就被剁成饺子馅了!”徐洪三笑了笑,皱着眉头回应。
“唉,甭提了!”徐洪三摇摇头,满脸惭愧。“要不是这件铁甲够结实,我这条膀子就给人废了!”
“乐意至极!”右军都督彭大和中军风字营统领魏子喜两个满口答应,各自点起麾下的过得河来的战兵,与前军将士合在一处,快步杀向下游三十里外的许家集。
正悲愤莫名间,冷不防却被徐洪三拿刀鞘抽了一记,大声呵斥道:“你们三个有完没完?什么话,留着以后慢慢说!我家都督抓了色目人都一个没杀,吃饱了撑的,去杀你们这些家伙。赶紧走,把你们几个押过去之后,老子还得去押别的俘虏!”
“嗯!噗!!”逯鲁曾骤然在绝望看到了希望,然后又瞬间跌入绝望的深渊,一时无法适应。喷出口老血,仰天而倒。
被问到的,正是朱八十一的亲兵徐洪三。与续继祖原本是老轿行的相识,听说后者抓到了敌军主帅,非常羡慕地将目光扫过来,大声回应,“大总管肩膀上受了点儿伤,回北岸上药去了!现在打扫战场的事情,都归我们家都督负责。他在前面那个树林旁专门开出了一片空地,专门用来看押那些大鱼。你来得正好,跟我一起过去见他就是!”
那些抬轿子的家仆,也觉得自家老爷的做派实在有些丢人。红着脸从滑竿上取下大食细绒毛毯,一边给逯鲁曾裹在身上御寒,一边结结巴巴地辩解道,“我,我们,我们家老爷是读书人,身子骨当然会单薄,单薄一些!却不是,不是怕,怕死!”
“通甫,德甫,是你们么?你们两个居然http://www•hetushu•com也没逃得掉?!”还没等续继祖看仔细,身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绝望的哭喊。再回头,却看见老进士逯鲁曾用颤颤巍巍的手指指着黑大个和他旁边另外一个白面孔俘虏,满脸难以置信。
听了此人的呼唤,先前满脸桀骜的黑大个和他身边的白面孔立刻惭愧地垂下头,双双向前挣扎了几步,跪在地上说道:“善公,我等无能,辜负您老厚爱了。知遇之恩,只能待来世再报。”
说着话,深深地向逯鲁曾俯首。
“我叫你文,我叫你文。做了一肚子学问就是帮着鞑子祸害百姓,你文个屁!”众红巾军士兵听了,下手越重,转眼间,就把几个家丁打得躺在了地上,鬼哭狼嚎。
说罢,又是一阵恼上心头。指着被五名士兵专门押着的一个被捆得像个粽子般的黑大个,大声说道,“就是这厮,身手好生厉害!我们那边好几个人联手,才终于把他给活捉了!”
见到大多数盐丁们身上只有一件布甲或者根本没有铠甲,而押着他们的那些红巾军将士全个个一袭铁衣,逯鲁曾忍不住悲从心来。停下脚步,冲着北方再度哭诉道,“万岁,老臣,老臣已经尽全力了!老臣,老臣奉旨南下以来,终日苦思竭虑,怎奈地方官员处处擎肘,各路屯军……”
“呃!”逯鲁曾又被推了个趔趄,再也不敢还嘴。将脖子缩进大食细绒毛毯里,踉跄着将脚步加快了一倍。
“那你,三哥,你这胳膊是怎么回事?”续继祖立刻发觉他脸色不太对劲儿,目光下移,迅速找到原因所在,“三哥,你左膀子怎么了。这和_图_书么厚的铁甲,居然也被人开了口子?!”
“是!”前军右千户续继祖答应一声,带领十几名光着膀子的壮汉上前扯起逯鲁曾和此人的家仆,倒拖着去向芝麻李献俘。毛贵本人则快步跑向先前一直在旁边抱着膀子看热闹的彭大和魏子喜,大声发出邀请,“彭大哥,魏统领,敢不敢跟我一道去掏逯鲁曾的老营?!”
“那盐丁呢,大伙就饶了他?!”
“唉!”白脸汉子也低头叹气。逯鲁曾提起的孙女,他自己何尝没有儿子?!只是此番马上取功名不成,却把大好头颅给葬送在这里……
“啊——,啊——!”逯鲁曾闭上眼睛,大声叫嚷。接连喊了十几嗓子,却没感觉到任何疼痛。挣扎着将眼睛张了一条小缝儿,有气无力地强调,“老夫,老夫对朝廷忠心耿耿。岂,岂能受你这反贼要挟?!大队,大队人马和两船就停在三十里外的许家集,你要是敢对老夫无礼,待,待大军杀到,必,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刚才停下来分派任务时,被一个盐丁抽冷子射了一弩箭!正扎在肩膀子上!”徐洪三笑了笑,很不在乎地回应,“不妨事,大总管那身铠甲,是我们苏长史专门给他订做的。弩箭只进去半寸就被卡住了。回去上点儿药,估计两三天就能收口!”
“怎么,就你们读书人金贵?草民就不是人么?!”续继祖又用力推了他一把,冷笑着质问。“没有我们这些草民种地,你们读书人都去吃屎!”
“读书人,读书人就不拉人屎么?”几名光着膀子的红巾军士兵被禄氏家丁的态度激怒,走上前,用刀背朝着四个人身上乱和_图_书敲。
“你个老泼皮!”毛贵气得破口大骂,骂到一半儿,才意识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已经全都问出来了,将双目紧闭的逯鲁曾朝地上一丢,大声吩咐,“老续,押着这老泼皮去见大总管。顺便跟大总管说一声,我去下游的许家集掏逯鲁曾的老营,片刻就回。”
“嚎什么嚎?老子此前哭了二十多年,你那个鞑子皇帝都没听见。你站在这里嚎上两句,他就听见了?!”续继祖不能陪着毛贵去掏盐丁的老营,正觉得沮丧。听逯鲁曾哭得可笑,狠狠推了此人一把,大声呵斥。
“善公何必做妇人状?我等打了败仗,当然该跟麾下弟兄们一起去死!”白面孔将领也站起来,很不高兴地对着逯鲁曾说道,“您老是崇天门下唱过名的,全天下无数双眼睛都在看着,可不能辱没了斯文!”(注1)
“呜呜,呜呜——!”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逯鲁曾哭得愈发伤心了。鼻涕、眼泪,顺着花白的胡子往下淌。
此刻战场的厮杀已经基本宣告结束,除了一部分骑着马的二鞑子将领正沿着河畔的土路疯狂逃命之外,其余的盐丁,或者被砍翻,或者跪在地上祈求投降,再无一人敢做困兽之斗。
那家丁被打得抱着脑袋蹲了下去,嘴里还念念不忘地叫嚷,“斯文,这真是斯文扫地。我家老爷是左榜进士,在崇天门下唱过名的。你等敢打他的家仆,等同于打我家老爷的脸,天上文曲星君看见……”
而红巾军将士,则骄傲地停止了对投降者的屠杀。在百夫长和牌子头们的组织下,将俘虏们集合起来,成群结队地押着去清理地面上的尸体。
“在这儿等和_图_书着!我去问问,此刻大总管去了什么地方?!土宝,看着他们!谁要是敢乱跑乱动,当场斩杀!”留下冷冰冰的一句话,续继祖小跑着迎向另外一支押送俘虏的队伍,跟领头者大声打听,“徐三哥,您知道大总管在哪么?我们家都督把姓禄的狗官抓到了!”
“我再问一遍!”毛贵将血淋淋的刀刃在逯鲁曾的脸上蹭了蹭,继续说道,“你的粮草辎重,还有运送粮草的船队,以及其他盐丁都驻扎在哪里?!赶紧说,不然老子就先在你脸上画几刀,让死了以后连鬼都没脸去见!”
“哦?竟然有这种事情?!”续继祖眉头跳了跳,目光对着黑大个上下打量。只见此人,身高足足有九尺开外,虎背熊腰,肩宽腿壮。一张脸被烈日晒得像锅底般黑,两只眼睛,却亮得如同灯笼般,目光里充满不甘!
注1:崇天门,元代皇宫正门。某人考中进士之后,名字会在此处被公开宣布。
“当真?”逯鲁曾立刻人也不哆嗦了,话也不结巴了,抬起头,满脸期盼。
“那,那是自然!”逯鲁曾被说得脸色微红,抬手胡乱抹了几把,哀哀地回应,“只是,只是临来之前,还答应我那孙女赠诗一首,送她出阁。这回这回……”
“行了,别难为他们!”前军都督毛贵不愿意跟这些狗腿子一般见识,摆了摆血淋淋的刀刃,大声喝止。然后快步上前,从地上扶起已经抖成了一滩烂泥的逯鲁曾,看着此人的眼睛厉声问道:“狗官,你把老营扎在什么地方?!”
“大总管受伤了?”续继祖被吓了一跳,本能地追问,“重不重?谁伤了他,老子去将此人千刀万剐!”
hetushu.com逯鲁曾哭了个稀里哗啦,黑大个心里愈发难受。又磕了个头,挣扎着站起来说道:“善公莫哭,不过是个死而已!有我和德甫两人陪着您,到了阎王老子那边,也没人敢欺负您老!”
逯鲁曾闻听此言,立刻又哭出了声音来,“通甫,德甫,是老夫,是老夫无能,害了你们。本以为此番前来剿灭徐州红巾,可以替你和得甫两人谋个出身。谁料这才第一次交手,就全军覆没了。呜呜,呜呜——”
“哈哈哈……”毛贵等人将逯鲁曾的言行看在了眼里,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你,你以前不过是,是个,草……”逯鲁曾踉跄了几步,本能回过头来试图强调彼此间身份的差异。不小心看见了续继祖手里血淋淋的刀锋,又赶紧将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说着话,他几个自己也打起了冷战。一个个抖得如同筛糠。
“我说的是他们俩,他们俩是我们左军俘虏的,怎么处置,当然我们左军说得算!”徐洪三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冷笑着吓唬,“至于你,你是毛都督俘虏的,最后怎么处置是大总管和毛都督的事情,我管不着!!”
“老营,什么是,老,老营?!”逯鲁曾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结结巴巴地重复。见毛贵眼睛里射出了凶光,又咬了咬牙,哆哆嗦嗦地补充,“老夫,老夫手下的弟兄全,全在这里了。要杀,要杀便杀。休想,休想从老夫手中得到任何东西!啊——”
先前替他抬滑竿地几个家奴见状,赶紧也加快了速度,用脊背将他护在了中间。以免自家老爷再遭到续继祖这个粗人的羞辱。一行人跌跌撞撞,才走了二十几步。却又被续继祖勒令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