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十七章 无题

“赌就赌,老子落到你们这群贼人手里,原本就没想再活着回去!”明知道续继祖说的话,十有七八是真。绝望之余,黑大个干脆想一死了之。
“放屁!善公怎么是贪生怕死之人!”一句话没等说完,黑大个已经挣扎着仰起头,破口大骂,“恶贼,你要杀就杀便是。别污了善公的清名!”
“还有这个择主而事!”正被憋得欲仙欲死间,又听朱八十一冷笑着说道,“其实不就是谁刀子硬,你们就跟谁么?现在老子的刀子比鞑子硬,按照这道理,你们应该对老子纳头便拜才对!怎么反而跟老子装起了大尾巴鹰?!”
“你,你……”黑大个和白脸汉子恨恨地看着朱八十一,脸色已经渐渐开始发乌。对方今天所说的话,跟他们两个先前读过的所有书本,以及被长辈们灌输的人生理念,几乎没一处相同的地方。但偏偏每一句都如巨雷落地,震得他们身外整个世界都摇晃起来,头顶的天空随时都可能垮塌。
俘虏营就设立在距离战场不远处的一处干净的野地上,逯鲁曾一行人走得虽然慢,半盏茶时间也蹭到地方了。见到被抓的是敌军主帅,朱八十一非常高兴。赶紧命人在营地中央腾出一个地方,把老进士和他的家仆一道押了过去。然后又看了看徐洪三的肩膀,关心地问道,“伤得如何?上过金创药没有!我这边上次用的,还剩了一些!你尽管拿去用!”
说到这儿,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被绑得粽子一般的黑大个身上,“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意投降于我?!”
“抬上,抬和-图-书上,直接抬到俘虏营那边。老子快被你们恶心死了!”续继祖看不惯他这般窝囊模样,挥挥手,示意禄府的家仆将滑竿抬起。早点儿将老进士送到俘虏营,也好眼不见为净。
“这?!”白脸汉子虽然读过不少书,却无论如何解释不清楚,大元朝将百姓分为四等的理由。况且他祖上虽然做过汉军的将领,顶多也只能列到第三等百姓里头,跟蒙古老爷相差了还有整整两层。哪天起了冲突被后者打死了,同样也是赔一头驴子钱。
“老夫,老夫……”逯鲁曾本想出言替分辩几句,以维护自家清誉。却又怕惹恼了对方,把已经可以赎命的功劳再一笔抹杀,犹豫再三,任何话都说不出口。只是摇着花白的头发,不断落泪。
徐洪三也没想到逯鲁曾居然如此不经吓,抬手在自家头盔上拍了一记,讪讪地辩解:“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他自己想歪了,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你?!”黑大个和白脸汉子几曾跟人打过这么激烈的嘴架?瞬间被憋得喘不过齐来,脸色红得如同醉虾。
朱八十一却不愿意就此罢手,笑了笑,再度大声奚落道:“你们两个口口声声说老子是反贼,朱某倒是奇怪,到底什么人是贼?!是带着官帽刮地三尺,让老百姓活活饿死的,还是像我徐州红巾这样把地分给百姓种,每年只缴赋两成的?是打下一地,动辄屠城的?还是像我红巾这样,抓俘虏大多数放走,不滥杀无辜的?是把治下百姓分为四等,带着一群大小头目坐地分赃的,还和*图*书是将所有百姓一视同仁,王子犯法与民同罪的?老子读书少,你们两个可别糊弄我?”
后世在论坛上打嘴架的功夫,可不是一般人能抵挡得住的。更何况两个灵魂融合以来,朱八十一天天几乎手不释卷,拼命恶补了许多朱大鹏当年交还给历史老师的知识。所以随便抛出几句,就又把黑大个问了个无言以对。
“那你祖上的祖上呢,既然占了个‘汉’字,想必不是蒙古人吧?!这个忠义传家,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算出来的?!”朱八十一又笑了笑,不屑地追问。
“这话是谁说的?”朱八十一微微一愣,迟疑地回应,“我以前还真没听过。不过,你们把蒙古皇帝当中国人,他自己答应了么?如果答应了,怎么治下百姓还分为四等?对了,二位老兄是第几等啊。不知道哪天被蒙古老爷当街打死了,会不会有人给你们偿命?”
说着话,便转身去找金创药。徐洪三闻听,赶紧行了个礼,大声说道:“多谢都督挂怀,伤口已经上过药了。只是皮外伤,没碰到骨头!”
那黑大个和白脸汉子听说逯鲁曾还有活命的机会,便不再挣扎,任由徐洪三带着亲兵们将自己从地上拉起来,与其他人一道押往临时俘虏营。只是看向逯鲁曾的目光里,却再也找不到先前的崇拜。取而代之的,则是深深的困惑与迷茫。
“那就好,那就好!”朱八十一庆幸地用手抚额,“刚才的情形太凶险了,还好你伤得不厉害!那个黑大个……”
“你是我们左军的俘虏,死不死由我家都督说得算和*图*书!”徐洪三刚刚吃了一个瘪,没好气地插嘴。
“我就不信鞑子皇帝手下,还有没干过坏事的狗官!”续继祖瞪了几个家仆一眼,不屑地撇嘴。话说完了,又怕活活将逯鲁曾给吓死,惹得毛贵事后责怪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将语调放平缓了补充,“狗官,你也别太害怕。就凭你刚才交代出老营位置的功劳,我家都督也不会再杀你。顶多罚你出些钱粮,等你家人送过来,就会放你走!”
却是几个亲兵气愤不过,用刀柄在他肚子上狠狠捅了几下。将他打翻在地上,身体缩卷得如同一只河虾。
“入夷则夷,入夏则夏!当年宋室气运已尽,我等祖上,自然要择主而事!”白脸汉子显然读书更多些,见黑大个被朱八十一给问倒。也挣扎着上前,大声抗辩。(注1)
“休想!”黑大个立刻暴怒,扯开嗓子大喊道,“胡某忠义传家,岂会跟你们这些反贼同流合污。要杀便杀,胡某……啊!”
正乱得不可开交间,逯鲁曾却被折腾醒了。嘴巴里长长地喷出一口热气,放声大哭,“通甫,德甫,老夫身后之事,就托付你们二位了!”
“过来几个人,赶紧帮忙给他撅撅!有水吗?谁的袋子里还有水?!”没想到老进士说倒就倒,续继祖赶紧蹲下身去,一边替此人捶胸抚背,一边大声向徐洪三抱怨,“没事儿干你吓唬他做什么?!这回好了,等我们家都督回来,看你怎么跟他交代!”
注1:入夷则夷,入夏则夏。此语出自元代伪儒许衡之口,原本为蒙元入主中国的正义性做理论解释。近hetushu.com年网上谣传为孔夫子所言,纯属胡乱栽赃。
“善公,善公醒来!”白脸汉子则伸长脖颈,冲着逯鲁曾大声喊魂儿。
“噢,是这样!”朱八十一做出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笑着回应,“那二位老兄跟我说说,这个蒙古皇帝贤明在什么地方?老百姓饿得都造了反,他却还整天忙着给庙里的泥像换金身。发下的钞票一天一个价儿,他自己都不肯收,却逼着百姓扛一麻袋钞票去换一个烧饼,这又是什么狗屁道理?!总不能他养了几个所谓的大儒,就成了一代明君吧。莫非几个文人的喝酒嫖妓勾当,就比几千万老百姓的小命还值钱么?!二位看样子都是明白人,但明白人算账,不能总光顾着自己的那点儿好处吧!!”
“行了,一个糊涂蛋而已,别跟他一般见识!”朱八十一摆摆手,示意亲兵们不要再打。受后世武侠小说的影响,对于地上这个能凭一己之力抵住陈德、伊万诺夫和吴良谋三人围攻的黑脸汉子,他心里非常感兴趣。但是对此人脑袋里的所谓忠义传家,却是鄙夷万分。想了想,又低下头补充道:“如果忠义传家的话,七十多年前,令祖应该跟陆秀夫一起投了海。敢问这位胡兄,令祖是当年陆秀夫身边哪一位英雄?!”
“放屁!你们家朱都督不喜欢杀人,我们家毛都督就是个屠夫不成?!”续继祖白了他一眼,继续大声数落。“这书呆子一看就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刚才为了活命,将老营的位置都亲口告诉了我家都督。你却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行了,行了,行了!嚎什么http://m.hetushu.com嚎,你且死不了呢!”续继祖被哭得好生烦躁,双手将逯鲁曾抱起来,递给此人的家仆,“只要你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哪个有兴趣杀你这书呆子!”
“你才放屁!他刚才招认的时候,几百只耳朵一起听见的。你敢不敢去问?我跟你赌脑袋!”续继祖恨黑大个不知道好歹,扭过头,恶狠狠地说道。
“算了,两利欲熏心的官儿迷而已!”甭管对方服不服气,朱八十一自己算是骂痛快了。摆摆手,示意徐洪三将二人带走,“押到姓禄的狗官身边去,等着大总管处置。对了,二位既然愿意替蒙元朝廷卖命,不妨顺便问问禄狗官,当年湖广汉军万户陈守信,就是击败了道州唐大二的那位陈剃头,到底怎么死的?!”
大尾巴鹰是什么东西,黑脸汉子和白脸汉子都不明白。但二人却如何都接受不了,良臣择主而事,被朱八十一曲解成了抱大粗腿。愣了愣,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反驳,“你,你胡搅蛮缠。择主而事,说的是君主贤明有道。哪里是说什么刀子硬不硬?!”
“善公!”黑大个和白脸汉子叫着逯鲁曾的尊称欲扑上前抢救,却被身后的红巾军士兵牢牢地按在了地上。
这句话,问得可是有点损了。黑大个缩卷在地上,挣扎了好一阵儿也没脸把头抬起来。只是咬紧了后槽牙,低声死撑道:“胡某祖上便是汉军,跟南宋官家没丝毫瓜葛!”
“我家老爷是监察御史,监察御史。专门监察百官的,自己绝不会干什么坏事!”几个家仆闻听,心中大喜。一边将逯鲁曾往滑竿的椅子上抬,一边迫不及待地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