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九十九章 胡大海居然识字

“在下耿再成,字德甫!凤阳人!”
“都督猜的极是!”胡大海被问得有些发愣,却依旧拱了拱手,耐心地回应,“罪将和耿五两个都是汉军将门之后。家道虽然破败了,但也咬着牙送我们两个去私塾开了蒙。眼下应付一般书信往来不成问题。”
注1:关于胡大海的形象,民间流传最广的便是评书《明英烈》里的那个福将。武艺极烂,运气好到爆棚。基本上与隋唐演义中的程咬金等同。朱大鹏历史学得差,所以拿总是评书当正史。大伙别鄙视他!
三个将门之后,倒也能找到许多共同话题。谈谈说说,就将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不少。那胡大海貌似粗豪,实际上是个心思极其仔细的。看看跟吴良谋混得熟了,便又向对方施了个礼,非常恭敬地说道:“吴兄弟,哥哥初来乍到,不懂红巾军的规矩,其他很多事情都两眼一抹黑。往后若是有什么做得不妥当之处,还请吴兄弟多多指点一二!”
“是啊!为了让老胡安心,他还把自己刚刚涂过的药粉,交给老胡一起用。所谓解衣推食,也不过如此!”耿再成反应也不慢,察觉到胡大海在套吴良谋的话,连忙笑着于一旁帮腔。
“不敢,不敢!”胡大海和耿再成二人,立即跳开半步,拱手还礼,“我们两个待罪之身,岂敢在两位将军面前妄称英雄?!折杀了,真的是折杀了!”
“是啊,要不是两位将军后来手下留情。老胡跟我早就交代了!”
“胡兄,耿兄,你们两个真的别想太多!”见胡大海和耿再成满脸愕然的模样,吴良谋心中得意,笑了笑,继续补充,“hetushu.com咱们家都督,跟你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你越是小心翼翼跟他相处,他越是拿你当外人。相反,你放得开一些,拿他当个兄长来对待。他保证也拿你当弟弟,绝不会横挑鼻子竖挑眼。这一点我刚来时也很不习惯。但处得久了,才发现越简单越舒服这个道理!”
“噢!二位能识字就好。我这边,眼下最缺的就是读过书的!”察觉到了耿再成话语里的不安,朱八十一连忙笑着表态。同时心中,又有几十万只羊驼滚滚而过。
胡大海和耿再成见此,也跟着重新做自我介绍。三个人互相见了礼,直起腰,目光再度相对,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淡淡的善意。
华夏人二十而称弱冠,胡大海既有名字,又有表字。显然不可能是朱大鹏记忆里那个使斧子的莽夫。况且从跟自己交手的经历上看,眼前这个胡大海武艺相当精熟。若不是当时被他身边的耿再成拖累,陈德、伊万诺夫和吴良谋三个人联手,都未必制他得住。
“不杀,不掠,不夺!想当年,高祖入咸阳后的约法三章,也不外如此!”胡大海听闻,微笑着轻轻点头。“胡某也知道朱都督是个大度人,否则,就凭我跟耿五两个今天早晨试图下手杀他,他也早就砍了我们两个的脑袋。”
吴良谋和徐洪三赶紧答应一声,各自躬身领命。四目交互间,却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困惑。都督今天到底怎么了?以前口口声声说,喜欢武艺高强的人前来投奔。今天好不容易招揽到了两个真正的好手,怎么又如此慢待人家?
老天爷,http://www.hetushu.com你到底玩够没有?!传说中的无敌统帅,朱元璋麾下如同诸葛亮、李靖一样的大牛,到了我这边,就彻底成了一个半文盲!传说中讨过饭,卖过私盐,只会使用三板斧的胡大海,反而成了文武双全的将门之后。即便是同名同姓,这同名同姓的概率也忒大了吧!现实与传说中的差距,也忒他奶奶的多了些!
“读得不多,只能勉强算识字而已。”耿再成心思比胡大海细腻得多,怕话说得太满了,引起朱八十一的不快。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补充。“并且罪将二人的家族,也早就多年没人再替朝廷效力了。全仗着还有几亩薄田,勉强供着各自的家人糊口!”
那小半罐子略带鱼腥味道的药粉,他先前自己刚刚用过。此刻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新伤旧伤血迹宛然。胡大海见了,心中登时觉得暖融融的。先前朱八十一言行上的失态,也瞬间被理解成了失血过多而引发的一时糊涂。赶紧双手将金玉续断粉接过去,大声说道:“谢都督赐药。罪将是个粗鄙武夫,不会说话。日后但有差遣,风里火里,罪将绝不敢辞!”
他二人哪里知道朱八十一记忆中,还有另外一个胡大海?!还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报上的名字和先前不同而奇怪,所以才小心翼翼地解释一番。不料这番话被朱八十一听在耳朵里,头脑登时又是一阵恍惚。
“两位英雄不必客气!”吴良谋好歹也算是个将门之后,知道怎么跟对方打交道。因此主动承担起重任,“方才在疆场之上,两位英雄的身手吴某可是亲自领教过。佩服,吴某真心佩服和*图*书!”
“嗨,说起来令师门蒙羞了。吴某的授业恩师乃是枫林先生。只是吴某学艺不精,不敢冒称是他老人家弟子……”
“原来是枫林先生门下,怪不得……”
说罢,又向胡大海和耿再成两个抱了下拳,逃命一般匆忙地离开了。
说着话,又是恭恭敬敬的长揖及地。
这都是朱大鹏记忆里头,关于绝世“名将”胡大海的描述。不过,怎么看都跟眼前这位身高一米九几的黑脸壮汉对不上号。正惊异间,却又听胡大海笑着补充道:“不敢隐瞒都督,罪将原名就是胡大海。上个月刚行个冠礼。禄安抚使给罪将赐了个表字,唤作通甫。所以,弟兄们才一直叫罪将胡通甫。”
“吴兄弟的身手也相当不错!”胡大海和耿再成二人果然吃这一套,立刻笑了起来,先后大声回应,“还有这位徐将军,当时可真杀得我们两个手忙脚乱。”
困惑归困惑,他们两个却不想冷了胡大海和耿再成的心。想了想,双双开口补救,“在下吴佑图(徐洪三),见过两位英雄!”
“吴兄弟还没行冠礼吧,怎么这么早就有了表字?!”
“哪里的话,要交代,也是我跟徐三哥先交代!”吴良谋也装出一幅武夫模样,大笑着摇头。“当时我们三个人打一个,都差点不是胡大哥对手。算了,咱们不提这些。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在下就是黄河北面的吴家庄人,贱名良谋,表字佑图。今后战场之上,还请两位哥哥多照应。”
“这二位可是理解差了!”吴良谋摇了摇头,笑着否认,“朱都督把他的药粉给胡大哥用,绝没有故意安抚你的意思。他这个人和*图*书,大事上极为有眼光,小事儿上却总是稀里糊涂。他把药粉递给胡大哥,仅仅是觉得药粉好用而已。当时肯定没想到其他任何事情。不信以后你们两个可以悄悄找别人核实,咱们家都督,是不是像我说的这样一个人?!”
“对,我手里拿的,正是吴将军家里秘制的金玉续断粉。效果相当不错!”朱八十一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把自己正在往身上涂抹的金创药递过来,推荐给胡大海一起试用。
“胡大哥还没上药吧!我这里有自家制的金创药,比营里郎中给的那种效果稍好一些。如果胡大哥不嫌弃的话,尽管拿一些去试试!”见朱八十一今天的表现始终不太对劲儿,吴良谋赶紧走上前,替自家主将打马虎眼。
好在先前麾下已经有了一个不识字的徐达,再遇上一个重名重姓的胡大海,朱八十一也不至于太受打击。笑了笑,鬼使神差地说道,“不必,这两个表字取得都挺好的。既然二位都行过冠礼,想必都是读过书的吧?!是将门之后么?据我所知,眼下精熟武艺,同时还读得起书的人可是不多。”
头晕脑胀,精神恍惚,说出的话来干干巴巴,不合时代节拍的词一大堆,好在还不至于到了语无伦次的地步。抬手扶住自己的额头,他努力装出一幅歉然的模样,“不瞒二位,朱某前几天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今天又厮杀了一早晨,实在有些撑不住了。二位将军先在我左军安心住下,熟悉一下情况。然后朱某再根据二位的能力,委以重任。真的抱歉,朱某现在头晕得很,就先失陪了。佑图,俘虏营全交给你。洪三,去把徐千户请过来,让他先http://www.hetushu.com替我陪着胡、耿两位将军去用午餐。”
“在下胡大海,字通甫!虹县人!”
“什么,你叫胡大海?!”朱八十一猛地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药粉全扣在地上。牛人,这可是真正的牛人。朱元璋麾下的第一福将,勇胜程咬金,智盖罗士信。善使用一柄开山大斧,三斧子劈完,撒腿就跑……(注1)
“嗨,甭提!家父原本想让小弟读书考科举,就送去紫阳书院读了两年,所以就早早请恩师赐了表字。只可惜小弟不是那块材料,一直没读出什么名堂来。”
“胡大哥这是什么话?!”吴良谋微微一愣,旋即笑着回应,“咱们三个一见如故,还用如此客气么?况且红巾军这边,规矩其实简单得很。归结起来大体上只有三条,不滥杀无辜,不劫掠妇女,不夺人财物。只要这三条不犯,其他都没什么关系。特别是咱们左军,朱都督待人最宽厚不过。平素你跟他说几句混话,或者偶然遇见了,忘记给他行礼,他都不会跟你较真儿。更不会动不动跟你论什么长幼尊卑!”
“罪将的表字德甫,也是禄,禄安抚使赐下的。罪将敬他是个饱学的大儒,当时就拜领了。如果都督觉得不妥,罪将以后可以不用!”耿再成也赶紧接过话头,小心翼翼地解释自己名字的由来。
“好说,好说。你也赶紧上药吧。我这边医疗条件差,别耽搁了。耿德甫是吧?你也别客气,赶紧过来帮帮他!”朱八十一笑了笑,大声吩咐。
“怎么会没有名堂?!若没有名堂,朱都督岂肯想就不想,就将这俘虏营完全托付给你?!但不知令师是哪位大贤,能教出吴兄弟这文武皆通的全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