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一百零一章 我本有心向明月

徐达做了军官之后,一直以曾经目不识丁为耻,所以最不喜欢听别人问自己到底识不识字。但面对逯鲁曾这个成名二十余年的老进士,却一点脾气都发作不起来。拱了下手,认真认真地回应道:“让夫子见笑了!徐某幼时家贫,无钱读书。最近这半年才请人开了蒙。所以您老写的字,徐某只能认出其中三两个!”
大元朝以弓马取天下,以屠刀治天下。对科举原本就视为可有可无。一直到了统治中原四十多年后,才正式开了第一届科举。并且在此后时断时续,全然没个固定章程。因此想要榜上留名,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久而久之,凡是能考中进士的,无不在儒林中留下了赫赫名头。
注2:因为权臣和外戚把持朝堂,元代后期的皇帝都非常短命。逯鲁曾1329年中的进士,到了文中所述的1352年,已经换了四个皇帝。
不多时,徐洪三把千夫长徐达也给找了过来,安安静静地站在火堆旁,陪着胡大海、耿再成两个一道看逯鲁曾展示书法。只见逯鲁曾越写越流畅,越写越自信,与先前那幅贪生怕死的猥琐模样偌判两人。写着写着,竟旁若无人的大声朗读起来,用得是汴梁一带的方言,徐达等人虽然一个字都没听懂,却知道老夫子在吟诗言志,因此愈发不敢打扰他,满脸都是佩服。
“倒是!”胡大海和耿再成两个轻轻点头。跟吴良谋告了个假,转身便回去找逯鲁曾。谁料刚刚把利害关系分析完毕,先前还怕死怕得不成模样的hetushu.com逯鲁曾,突然又变得大义凛然了起来,“一派胡言!你们两个自甘堕落,就尽管去。老夫只当最初看错了人,不会拦着你们!可是要想拖老夫跟尔等同流合污,却是门都没有!老夫受四代陛下知遇之恩,这条命,早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即便回去后被朝廷按律治罪,也甘之如饴!”(注2)
“家贫没钱读书?”逯鲁曾愣了愣,仿佛第一次听到居然有人穷到如此地步一般,“倒是可惜了。不过既然你已经做了武夫了,怎么又想起请人开蒙来?”
“回老先生的话!”徐达又施了个礼,把自己的想法坦诚相告,“徐某之所以造反,是因为饿得活不下去了。但老天爷不可能一直眼睁睁地看着人都饿死,这天下早晚得有重新安宁之日。到那时,却不能用刀子来治国,也不能用刀子来教导自家的儿孙!”
说罢,又可惜手头没有纸张供自己继续发挥。侧转头,冲着满脸佩服的徐达问道,“我记得你。你是徐州红巾的头目,箭射得颇准。你可识得老夫所写的字?!”
在行军长史赵君用的特别关照下,逯鲁曾被非常礼貌地安排进了一处色目人遗留的院落。除了不能随意出入之外,其他一切由他自己说了算。吃穿用度,笔墨纸砚,徐州军也一概供应无缺。
“大人——!”一番好心全被当成了驴肝肺,胡大海气得真想抡起巴掌来把逯鲁曾给打醒。耿再成却笑着拉住的衣袖,摇着头说道,“正所谓人各有志,不能http://www.hetushu.com勉强。这样的禄大人,才是你我先前所敬服的禄大人。若是像你我一样见异思迁,反倒是失了本心了!!”
一首言志诗吟唱已罢,老夫丢下木棍,倒背着手围着自己的墨宝观赏了一圈,有几分得意地说道:“呵呵,老夫平生临张长史的帖,总是得其形而不得其神,今日受此大挫,却终于窥得了其中门径!”(注1)
如此又过了两日,毛贵和彭大、魏子喜三人取了淮南军老营里头的粮草辎重返回。对俘虏的处理也提上了日程。
“多谢大人成全!”胡大海和耿再成两个闻听,赶紧躬身施礼。逯鲁曾却懒得再看二人,从火堆里抽了根一端烧焦了的树枝,直接在地上写起狂草来。端的是笔走龙蛇,翩若惊鸿。
注1:张长史,草圣张旭,做过金吾长史,所以后世尊称其为张长史。
说着话,就拿眼神朝吴良谋那边瞟。哪知道这回吴良谋却好像突然变警觉了。笑了笑,摇着头回应:“假如姓禄的真的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恐怕我们徐州军还真的不会伤害他。至于留下不留下,得看他老人家自己的意思。毕竟他在二十多年前就于崇天门下唱过名的,如今也算天底下数得着的大儒了。无缘无故把他扣在军中,岂不是将天下读书人都推到了朝廷那边?!”
俘虏们听了,立刻欢声雷动。五千余人里边,居然有四千多人选择了留下。只有不到一千人家里还有牵挂,才从司仓参军李慕白手里拿http://m•hetushu•com了铜钱,然后千恩万谢的走了。
逯鲁曾见此,心神愈发安宁。每日在软禁自己的宅院里吟诗作画,日子过得竟是当官以来最为悠闲的一段。这天正在窗下继续揣摩草圣张旭的神韵,伺候他的四个家仆之一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俯身下去,双手捧起一个名帖,“老爷,红,红巾军二当家,赵,赵君用来访。此刻就在门房里喝茶,请问老爷您,您有没有空见他一见?”
此时此刻,逯鲁曾的心境与先前已经截然不同。向徐达道过谢之后,便安安心心做起孤忠楚囚来,从此再也不给任何人添任何麻烦。
想到此节,吴良谋又笑了笑,低声给胡大海和耿再成两个支招。“依我看,这位禄老夫子恐怕不是个轻易举舍得死的人。二位不妨拿德甫兄刚才的话说给他听。如果他愿意主动留下来辅佐李总管,想必徐州军也不会硬赶他走!”
耿再成却又摇了摇头,非常自信地说道,“他要是留在徐州城内做了红巾军的官,朝廷自然不会放过他的家人。而他要是被扣下成了一个囚徒,朝廷那边即便再不讲道理,也得想想下次谁还肯带兵过来吧!”
又过了大约两个多时辰,红巾军全体将士连同辎重都过了河。芝麻李派出一支精锐去接应毛贵、彭大和魏子喜。其他人,则匆匆用了一些战饭。然后再度迈动脚步,踏上了返回徐州城的归途。
正如当初续继祖等人所说,芝麻李同样对屠杀俘虏不感兴趣。随便训了几句后,就吩咐将被俘的盐丁们全部www.hetushu.com释放。愿意留在徐州这边的,可以选择从军当辅兵或者领一把锄头自行去开荒。不愿意留在徐州的,则每人发了两百个铜钱做路费,让他们自行回家。
而逯鲁曾这厮,天历二年的进士。并且名字位列在左榜的第七,随即授翰林国史院编修之职,此后仕途上一直平步青云。如此既会读书又会做官的全才,当然被儒家子弟们视为争相效仿的楷模。无数人愿意拜于门墙之,成为他的徒子徒孙。细算起来,即便是吴良谋的授业恩师枫林先生,见了此人都得自称一声晚辈,并且以师礼侍之。
胡大海和耿再成见此,便知道禄老夫子是真的拿定了主意,宁愿去给大元朝廷做一个忠鬼,也不会投靠徐州红巾。因此,劝告的话,便不想再多啰嗦。徐达敬重老夫子的名声和学问,也不想勉强此人。于是四下看了看,又叫过几个熟悉的面孔,命令他们专门负责伺候禄老夫子,别让老人家受到半点儿委屈。
“你也休要拿话来激我!”不着是烤火烤热乎了的缘故,或者打了败仗不甘心。逯鲁曾烦躁地瞪了胡大海和耿再成两个一眼,大声说道:“老夫回去后,朝廷不问则已。若要问起来,就说麾下将领差不多都当场阵亡了。具体名姓则见出征前留在淮南的名册。只望你们两个今后在这里好自为之,不要真的做了那害民之贼!否则,老夫即便做了鬼,也要日日缠着你们!”
“这……”这回,轮到逯鲁曾钦佩了。瞪圆了眼睛,对着徐达看了又看。最后叹了口气,低声道,“可惜,www•hetushu•com老夫遇见你遇到得晚了。否则,倒是也可以将你收入门下。唉,现在,说这些反倒是显得禄某势利,想借你之手活命了!罢了,罢了,红巾军中有你这等人物,老夫今天早晨输得也不算冤枉!”
与胡大海的慷慨豪迈不一样,耿再成这个人恩怨极为分明。胡大海是他的朋友,所以在两军阵前他宁可舍了命,也不会丢下胡大海不顾。而逯鲁曾竟然敢隐约地拿他的家人来要挟,那对不起,咱老耿即便不要你的命,也得拉着你一起做反贼!
随即,又摇了几下头,伸出脚,将地面上的狂草擦了个干干净净。
留守徐州的潘癞子早已得知大军得胜的消息,亲自带领城中的将士们接出了五里之外。待把缴获的辎重粮草入了库,伤员都安顿好了,天色也就彻底发了黑。
只是心里的弯弯绕到了嘴巴上,则变成了另外一种说辞。有情有义,并且还用心良苦。那胡大海明知道他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却一个字也反驳不得。半晌,才咬着牙又说了一句,“眼下禄大人的家眷都住在大都城里,他要是留在不归,朝廷岂不是会拿他全家做法?!”
就这样一个烫手山芋,在吴良谋看来,如果红巾军一开始就没想杀他,不如尽快送走了事。勉强将其留在徐州,才是自讨苦吃。且不说这老头儿带兵打仗的本事跟白痴差不多,留下来对红巾军也起不到任何帮助作用。万一哪天老人家住得不高兴了,发上几句牢骚。传扬出去,在天下读书人那几张嘴里头,红巾军就真的成妖孽了。以后恐怕几千年都洗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