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一百零五章 血色黎明

“嘶!”月阔察儿一听,眼神立刻就明亮了起来。徐州紧邻着运河,且不说城破时从达鲁花赤和其他官员府里抄到的钱款,单单算半年来运河上设卡收费所得,就不会是太小的数目。不过,只是短短一瞬之后,他眼神就重新黯淡了下去,笑了笑,摇着头说道,“唉,老禄啊,有这等好事,你怎么不早点跟兄弟我说?!眼下兄弟我这都马上到黄河边上了,你再劝兄弟我把刀子插回鞘中,不是太晚了么?”
“这不明显的么?芝麻李手下的人太多,是方国珍的十几倍!”月阔察儿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解释。“方国珍再背信弃义,能波及的也不过是一县之地。而芝麻李万一翅膀硬起来的话,糜烂的就是半个河南江北行省!”
所以本着政敌想要做的,我一定要反对的原则。月阔察儿就不愿让逯鲁曾轻易地死掉。此外,逯鲁曾这个汉臣虽然在朝堂中影响力有限,却素负刚正敢言之名。把他拉到自己这一边,日后再想对付脱脱,此人就是跳出来点火的不二之选。输了对哈麻、雪雪、月阔察儿他们这一派来说不会伤筋动骨,万一幸运地一口咬到了关键处,就可以一劳永逸地将脱脱、也先贴木儿兄弟打翻于地,永远甭想再翻身!
一连串的问话,令逯鲁曾满头是汗,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月阔察儿见此,突然伸出一支胳膊,将逯鲁曾搂在腋下,推心置腹地说道:“老禄,兄弟我知道你需要一场功劳自保。就凭咱们俩多年的交情,兄弟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别人害死。这样吧,你就在我军中住着,哪也别去。等打下了徐州,我就把功劳分你一份。说你用招安的手段麻痹住了芝麻李,所以我才能顺利杀到徐州城下。你说,兄弟我仗义不仗义?!”
“方国珍是方国珍,芝麻李是芝麻李!”月阔察儿从羊肉上抽出刀子,用刀尖剔着牙齿慢慢回应。
“呜——!”像www.hetushu•com被堵了马粪一般,逯鲁曾的哭声嘎然而止。蒙元皇帝下旨给月阔察儿,让一定把他给带回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没说过宽恕了他丧师辱国之罪。而光从损失军队的总数量上算,他此番战败之惨,远远超过了近十年来朝廷的任何一次失利。被判个抄家灭门都不为过!
待安排好了一切,天色就彻底黑了下来。月阔察儿在北岸的中军帐里摆下酒宴,替老朋友逯鲁曾压惊洗尘。逯鲁曾心里觉得对不住徐州红巾,只喝了两巡,就醉成了一团烂泥。具体酒宴何时结束,自己又是如何离开的中军大帐的,一概不得而知。
看到逯鲁曾被问得面如死灰,笑了笑,他继续撇着嘴巴补充:“再说了,我现在手中兵强马壮,弟兄们士气如虹。那芝麻李却接连打了两仗,师老兵疲。明明再向前几步就唾手可得的战功,兄弟我为什么要冒险等着你回去弄什么招安?!万一朝廷不愿意招安这帮红巾贼,你一来一去至少小半个月。有这半个月时间,芝麻李早缓过气来了。我再过河去打他,哪还会像现在一样赢得轻松?!”
正呆呆地想着,却又听见月阔察儿嗤嗤地笑着说道:“老禄,不是我说你。你一个文官,搀和这剿匪的事情干什么啊?!三万盐丁,听起来人数的确不少。可那跟三万只羊有什么区别?!带着他们去征缴芝麻李那种大寇,从一开始,你不就是找着送死么?!”
“万岁——!”逯鲁曾噗通一声跪在甲板上,面向北方,涕泗交流。“老臣无能,丧师辱国,还害得万岁您为老臣担心。老臣——呜呜——罪该万死——呜呜——!”
甭看他长得又矮又胖,言谈举止都像一头蠢猪。实际上,此人心机深沉异常。自打见到逯鲁曾第一眼开始,就已经想好了如何将后者绑在自己的马尾巴上。所以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并非无的放和_图_书矢。
想到那个光明美好的未来,逯鲁曾咬了咬牙,继续做最后的努力,“芝麻李麾下的长史赵君用答应老夫,如果朝廷像对待方国珍那样招安他们,他们愿意替朝廷去攻打颍州红巾。另外,凡是替他们奔走的人,他们都会将半年来在徐州所得,分一半儿奉上。绝不敢让大伙替他白做人情!”
“这——?”逯鲁曾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心乱如麻。一开始组建淮南军的时候,他也觉得朝廷此举有失考量。然而男儿何不带吴钩的雄心,又烧得他硬着头皮将队伍拉了起来,并且一步步向徐州靠近。现在经月阔察儿一点拨,才赫然发现,此事恐怕另有蹊跷。
“是,这就划,这就划!”伙计头目陈小二吓得一缩脖子,赶紧撑起竹篙,将逯鲁曾的座舟给靠了岸。四个禄府的忠心家仆搀胳膊的搀胳膊,抬大腿的抬大腿。在撑船伙计们的帮帮助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禄老夫子弄上了岸。抬到一匹临时空出来的骏马背上,让他与月阔察儿并辔而行。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促成徐州红巾招安一事,将功抵过。而月阔察儿的大军已经马上就抵达黄河渡口了,即便走得再慢,距离徐州充其量也不过是一天半的路程,此刻想要让他把大军停下来,难度可比登天!
道理是这个道理,作为崇天门下唱过名的进士,逯鲁曾一点都透。可如果不促成芝麻李的招安,他就无法洗清自己的罪责。再者说了,如果能把徐州红巾牢牢地抓于手中,今后汉臣在朝堂上,说话的底气就要硬得多。无论是脱脱一派,还是哈麻一派,都不会再把大伙当成摆设。
此刻逯鲁曾心乱如麻,哪里想得到猪头一样的月阔察儿,正试图将自己绑上他那一派的战车?!骑在马上,失魂落魄的走着,一边走,一边不断地抹泪,叹气,直到中午扎营吃饭的时候,才终于恢复了几分精神,试探着跟月阔察儿和_图_书探讨起招安徐州红巾军的可能性来!
黎明时分,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与脱脱、月阔察儿等人一道,攻破了徐州城。将城中的八万红巾将士,还有十多万居民,不分男女老幼,杀了干干净净。那又热又浓的人血,顺着城门淌了出来,一直淌进了滚滚黄河当中。到后来,整个黄河水都变成了血一般颜色,燃烧着,燃烧着,烧得天地之间,一片耀眼的红!
“这不是曲不曲的问题!”月阔察儿将刀子朝面前一甩,入案盈寸。“实话跟你说吧,老禄,兄弟我真没法帮你这个忙!你把你自己换在我这个位置上想想,兵马都到了黄河边上了,却为了一个无法确定的招安之请顿足不前。万一那芝麻李过后不认账,错失战机这个责任,谁能背负得起?!”
月阔察儿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立刻派遣出一万高丽仆从兵马,冒着被徐州红巾半渡而击的风险。从浮桥上冲到了黄河南岸,建立起了一个稳固的阵地。随即又将麾下一万蒙古骑兵分为两波,一波渡过河去,加强防御。以免芝麻李趁夜来抢夺浮桥。另外一半,则与剩下的万余高丽仆从一起,驻扎在了黄河北岸,保护大船上的粮草辎重。只待明天日出之后,就杀过桥去,继续向徐州城下推进。
天庭失火了,神仙们忙得焦头烂额。人间的惨剧,他们顾不上管,也没有能力管!
“有何不同?”此刻逯鲁曾手中没有一兵一卒,只能耐心地向对方求教。
“不,不是缓兵之计!”逯鲁曾脸色一下子就红到耳根儿上,摇着头否定,“他们用心颇诚,接连两次大获全胜,都把主动把被俘的官军释放了。明显就是在给自己留后路。此外,当年方国珍擒了朵儿只班,不也是这样做的么?我记得朝廷当即就答允了他,并且再三原谅了他的背信!”
“这个——?!”逯鲁曾想了想,红着脸点头,“是稍微晚了些。但是如果能不战hetushu.com而屈人之兵,不更显得平章您智勇双全,声威盖世么?”
“呜呜——呜呜——呜呜——”逯鲁曾根本不肯听他的劝,只是长跪在甲板上,放声嚎啕。仿佛要把这些天来所受到的惊吓和委屈,全都痛痛快快地哭出来。
“嗯?!”月阔察儿先是一愣,然后忍不住笑着摇头,“行了,我说老禄!这里离着大都城好几千里地呢!你在这儿哭,皇上怎么可能看得见。赶紧起来,赶紧起来。河上风大,小心吹坏了身子!”
然而,难过归难过,作为朝廷的忠臣,他也绝不可能派人去给徐州军通风报信,让后者赶紧做好迎战准备。更不可能冒着将月阔察儿这一派也彻底得罪掉的风险,跟后者硬拗。思前想后,终是发出了一声长叹。把自己昨天赶了一夜的奏折揉成了团,顺手丢进了火堆当中。
“呃——!”逯鲁曾被噎住了,半晌都无言以对。芝麻李的实力太大,所以被招安了,朝廷也无法放心。不像方国珍,手下就几千海贼,再怎么折腾,也成不了多大的气候。
月阔察儿正用刀子挑着一块羊背肉大嚼,听到逯鲁曾吞吞吐吐的暗示,吓得猛然一哆嗦,差点把刀尖直接捅进自己的喉咙里头!“我说老禄,你没被吓糊涂了吧!红巾贼抓了你,却又可怜巴巴地请你帮他上奏朝廷,愿意接受招安。这不是明摆着利用你来行缓兵之计么?!”
那妥欢帖木儿幼时亲眼目睹自家母亲死于权臣之手,继位后又被伯颜操控多年。所以最忌惮大权旁落。而眼下脱脱兄弟一人在中枢为相,一人在外统领大军,已经隐隐有了第二个伯颜家族的趋势。因此妥欢帖木儿在倚重脱脱兄弟之余,也在悄悄扶持哈麻、雪雪、月阔察儿等人,试图让后者与前者分庭抗礼。
逯鲁曾为什么会被派去组织盐丁?具体原因在蒙元顶级贵族的圈子里,几乎人人心知肚明!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脱脱一样,巴不得逯鲁曾早死。和-图-书中书添设右丞哈麻、哈麻的弟弟雪雪,还有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等人,就暗中一直在蒙元皇帝妥欢帖木儿身边游说,劝其谨慎处置此事。
“你们都是死人啊,赶紧把船撑到岸边,把老爷子给我扶上来!”月阔察儿被他哭得心烦,于是干脆把头转向船上的家仆和伙计。瞪着后者,大声喝令。
麻痹?如果芝麻李真的想寻求招安的话,绝对就预料不到,自己前脚刚走,朝廷的大军就杀到徐州城下来!想到赵君用昨夜迫切的面孔,再想到自己于被俘之后受到的那些善待,逯鲁曾心里好生难过。
“这——?”逯鲁曾继续痛苦地呻吟,额头上,冷汗淋漓而下。连月阔察儿这个猪一样的莽夫都能看出来的圈套,自己居然一头就钻了进去。逯鲁曾啊,逯鲁曾,你一大把年纪活到狗身上了么?!
“走吧!?有些话,咱们哥俩扎营后再细说!”偷偷看了看逯鲁曾的脸色,月阔察儿非常“体贴”地补充。
吃过了午饭,他继续失魂落魄地跟着月阔察儿向南开进。傍晚酉时,就再度抵达了黄河渡口。那守卫渡口的徐州红巾士兵,显然被打了个搓手不及。稍稍抵抗了一下,就放弃了浮桥,落荒而逃。
“你虽然是个文官。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总应该懂吧?!那可是你们汉人写在书里边的,不是我们蒙古人的说法!”月阔察儿的声音继续从耳畔传来,像毒蛇一样吞噬着他的心脏。“你去淮南征召盐丁成军,粮草、辎重、军饷,这三样,有人替你张罗么?就淮南那个穷地方,朝廷不给你钱粮,你凭什么让盐丁替你拼命?!人家也有老婆孩子一大堆,死了谁管啊?!”
见逯鲁曾依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月阔察儿笑了笑,决定使出一记狠招。“我说老禄啊,你就先别哭了!赶紧好好想想吧,怎么把这一仗失败的原因解释清楚?我听大都城里的朋友说,眼下可是有不少人正在劝皇上砍你的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