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时代的序幕

“威力如何?!射程呢?!”朱八十一想了想,继续追问。
这个问题有点儿复杂,焦玉瞪圆了眼睛在灯笼下算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启禀都督。按照小的这样,一个大工带俩徒弟算,每人每天不停地干,可以打四到六根枪管出来。前提是得保证铁板供应得上,那个一百二十斤重的小型水锤,也都轮得到。不过咱们这里,铁板都是用那个五百斤中的大号水锤砸出来的,小号水锤也只有两台……”
刘子云快速在记录纸上看了几眼,有些惭愧地回应,“装五钱药时,八十步能破甲。射程最大能到一百六十步。然后就基本上没法测了,无论装多少药,都很难打得中更远的靶子!”
在他们几个的组织下,众工匠和学徒们,该继续试枪的继续试枪,该继续造枪管的继续造枪管,很快,就让将作坊里重新飘满了清脆悦耳的叮叮当当声。
九个多月来,不但手下的弟兄们在变,他自己也在变。在适应,在努力,在不断开拓着自己的视野,提高着自己的目标。特别是连续几次作战胜利之后,他将目标定得更高,也更清晰。
而眼前这些满脸谦卑的匠户们,不就是这个时代的顶尖工程技术人员么?!并且还是手底下能出活的那种,不是纸上谈兵的键盘党。既然如此,他又何吝啬几顿酒肉?!只要能把徐州军尽快推进火器时代,就是砸锅卖铁也值得!
想到这儿,他将目光转向焦玉,继续问道:“如果就按目前的工艺,把全部工匠都集中起来,你估计每天能造多少和*图*书支枪?!”
“还不快起来干活!”黄老歪红着眼睛吼了一嗓子,带头冲向了岸边的水车。“谁再当孬种,以后就别说是咱们都督的乡亲!”
“干活了,干活了,干完活后,才有脸去喝都督的酒!”连老黑,焦玉等人也红着眼睛响应。
“一共射击了多少次?!”朱八十一关注点却不是如何提高枪管的耐久度,而是目前制造工艺下,枪管的具体性能。
“什么使不得的。就这样定了!老黄,你先派几个徒弟去外边定些酒菜了,大伙这几天辛苦了,咱们今晚先在作坊里头加餐。等所有事情都忙活完了,再一起去外边快活!”朱八十一心里,想得却是后世甲方赶工期的不二法宝,请相关技术人员喝酒吃饭。只要一顿酒喝过后,无论再牛气的工程师,都没脸皮再半途退场。
既然朱八十一能够出现在这里,那些所谓的已经写就的命运,就注定是个笑话!
“嗯!”朱八十一低声沉吟着,在自己心里默默地换算。八十步,迈腿一次为一跬,迈腿两次为一步。这个时代的八十步,基本上就是后世的一百二十米。一百二十米的有效射程,二百四十米的最大射程,恐怕已经是滑膛枪的极限了。再远的话,可能就需要来复枪。而来复枪是什么原理,膛线该怎么刻,从朱大鹏的记忆里他找不到任何相关内容,所以只能作为长远目标,留待以后慢慢研究。
“要是在两层枪管之间再镀一层锡或铜的话,可能炸膛的机会更小!”焦玉惋惜地看着自己亲手http://m•hetushu.com打造,又亲手毁掉的枪管,小声跟朱八十一商量。“就是重量会再增加三成左右,制造起来会多花一点儿时间!”
“我再强调一遍!”望着跪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的大伙,他笑了笑,非常郑重地说道,“只要出了这个军营门,我就是朱屠户,朱老蔫儿,而不是什么朱都督。朱老蔫请自己的邻居吃饭,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去,三天后,朱屠户在临风楼等着你们。谁不去,就是不给我面子!”
我来了,我看到了,我便不能准许无辜的生命再被践踏,不准许野蛮再度毁灭文明,不能容忍某些悲剧再度发生。哪怕在原来的世界里,这些都是命中注定!
朱八十一毫不犹豫地命人将这一根枪管也安装上了木柄、扳机、火绳夹、片状弹簧等附件。制成了第二支真正意义上的火绳枪。然后安排人手和第一支一起,继续进行各项性能指标测试。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当黄老歪安排人将灯笼挑起来的时候,第三、第四支火绳枪也都在工匠们手中诞生了。而与此同时,第一支火绳枪在经历了反复射击,冷却,再射击,再冷却的多次折腾之后,终于遗憾地炸了膛。但是并没有像朱八十一预料的那样爆炸,而是沿着外层套管的焊缝,裂开一条三寸长的口子。从口子向内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内层枪管在不同的位置,也裂开了长长的一条。因为内外两条焊缝螺旋方向恰恰相反的缘故,火药燃烧产生的高温气体,无法在第一时间放出。所以无法产生爆炸效果http://www.hetushu.com,也没有出现能够杀死人的破片。
火器的出现,才避免了文明一次又一次被野蛮征服。朱八十一记不得这句话是谁说的,却越来越认为这句话说得有道理至极。按照后世的游戏世界划分标准,大多数中原百姓都只能被归入职业农夫这一类。而来自北方大漠和丛林之间的某些征服者,却有点类似于职业强盗。前者与后者用冷兵器搏杀,肯定会吃大亏。虽然前者总是能建造起辉煌的城市,美丽的楼阁。而后者只懂得将繁华变成废墟,将书院变成瓦砾堆。
在朱八十一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朱大鹏看来,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那几十年,中华民族之所以能迎头赶上世界文明的发展进程,正是因为有这些爱面子,敢拼命的工程技术人员。而不是那些天天在互联网上高喊各种口号的键盘政治家。虽然,后者的言辞听起来更有诱惑性,拥有的粉丝更多。
他不知道冥冥中哪位大能,误点了鼠标,让朱大鹏的灵魂穿越过来,和朱老蔫的灵魂融合到了一起。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对这个世界认识的增加,某种使命感和紧迫感,却在他的心头越来越清晰。
“折杀了,折杀了!”
现在,他已经不再想着去找朱元璋,去抱这个历史上胜利者的粗腿。而是带领身边关爱着自己,自己也关爱者的人,走出一条于完全属于自己这伙人的道路。不必去迎合历史,也不必去迎合所谓的命运!
结果朱大鹏同学的一位师兄,就因为没有脸皮退场,一口气在施工现场蹲了整整hetushu.com一百六十八小时。设备试运行结束之后,完全靠着几个工友抬着,才活着离开了工程师平台。
“其实,其实末将觉得,四钱半药最好!”偷偷看了看朱八十一的脸色,刘子云硬着头皮说道。“四钱半火药,基本上能让四钱重的弹丸,在六十步上有破甲能力!再远,除了徐队长和陈德这种练家子外,一般人都瞄不准了。而蒙古人的普通羽箭,根本破不了硬铠,更甭说是咱们的板甲了。真正有杀伤力的破甲锥和重箭,必须走到五十步以内平射。咱们火绳枪以六十步破甲为目的,刚好把他们给吃得死死的!”
注:关于枪管制造速度,古代工匠纯手打的话,大概要一个月左右出一根。而使用了简单的机械之后,每个工匠组每天制造两到三根合格铁管不成问题。具体可参见八路军的马厂兵工厂。依靠纯手工,没有任何电力和水力机械,靠手摇钻铁棍的方式,每月为八路军提供步枪五百支,并且能保证一定质量。以至于小鬼子在战场上捡到了马厂造,并仔细测试之后,都不得不承认土八路有了自行研发和制造轻兵器的能力,专门派轰炸机来重点打击它。
“呵呵,呵呵!”焦玉憨厚地抓了自己的后脖子几下,笑着补充,“那就不需要全部工匠都上了。留下四到六个活细的,带着徒弟干,其他人还是该忙活什么就忙活什么去吧。每人每天四根,再扣除后来加工废了的。二十支火枪顶天了。再多,都督您就得换地方开作坊了。这个作坊里,也摆不下更多的水车了!”
说罢,又用力一挥手,大声命令和*图*书,“好了,现在都起来去干活!老子最烦看到有人磕头。老子这里需要的是匠师和大匠师,不是一群磕头虫!”
“二十三次!”刘子云走上前,盯着记录在纸上的字迹回应。“最后五次的用药量分别是七钱,七钱一分、七钱二分和七钱二分五厘!当时焦大匠已经察觉到枪管有些变形了,就没敢像原来那样两分两分地增加装药量!”
这人哪,无论什么时候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不能别人给你点儿好颜色看,你就想着如何去开染坊?!
“使不得,使不得。我等什么身份,敢去吃都督的酒?!”众工匠立刻纷纷拜倒下去,红着眼睛推辞。
有了水车、水锤、钻床和手摇钻机这些器械的帮助,第二支双卷法制造的枪管,也很快捧到了朱八十一面前。比第一支边设计边制造的那根看起来更工艺精良,表面和内部两道已经磨平的焊缝,也更加美观均匀。
“按最保守,就是最少了算。你估计目前情况下,作坊每天能造几支火绳枪出来!”朱八十一滚烫的头脑立刻就恢复了冷静,疲倦地笑了笑,轻轻摆手。
这年头,匠户的地位极低。忙忙碌碌一整天能混出隔夜之粮已经需要感恩,谁曾经指望过像现在这样,每天两干一稀,顿顿有菜,并且还有大笔的工钱可以托人带回家?!如果再不知足,还想跟朱都督一起到酒楼里吃酒,那不是等着被人戳脊梁骨么?!
“嗯!”朱八十一笑了笑,对着刘子云轻轻点头。不追求过分华丽的技术指标,只追求永远比竞争对手领先半步,这大刘,还真有一个难得的清醒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