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二十二章 混战

“宝甲,他们穿的是宝甲!”弓箭兵们立刻慌了神,纷纷将角弓扔下,抽出腰间朴刀迎战。“来得好!”一马当先冲过来的吴良谋哈哈大笑,掌心处的匕首就像吐信的毒蛇,“噗!”“噗”两下,捅死了一名蒙元弓箭兵。然后将对方的朴刀高高地举了起来,力劈华山!
见到如此多的铁甲武士碾压过来,再看看自己身上单薄的皮甲。码头上,原本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的守军士兵再也坚持不住,丢下兵器和受伤的同伴,四散奔逃。
最近一个月时间,长枪兵都是被他手把手的指点武艺。因此对这个年龄不大,身手却数一数二的陈教头,都佩服得五体投地。此刻听到他的叫喊,立刻从四下里涌了过来,在他的身后快速集结成五列纵队,像长龙一样沿着街道朝前碾压。
“喀嚓!”距离他最近的那名蒙元牌子头的肩膀连着脑袋一道被砍飞了出去,血水从剩下的半边躯体里窜起三尺高。吴良谋将匕首甩向另外一名的敌军的鼻梁,手中朴刀倒抡起来,海底捞月。第三名元军士卒躲避不及,被他砍掉了半边大腿,倒在血泊里翻滚哀嚎。吴良谋对此视而不见,从身后扑向一名正在和刀盾兵放对的蒙元士卒,干净利落地砍断了此人的脊梁骨。
前后不过是十几息功夫,吴良谋那边已经被一伙仓促赶来的汉军挡住。看人数,足足有他们的三倍。只是铠甲和兵器方面都差得太远,hetushu•com训练程度也低了不止一截。双方胶着在两个铺子之间的街面上,刀来枪往,杀得难解难分。
再看刘铁头,挨了一肘锤之后还想努力稳住身形。可惜此刻他的脑袋瓜子距离陈德已经不到三尺远,而那陈德又做过多年的杀手,焉能把握不住如此好的机会?当即快速向前冲了半步,双手锁住刘铁头的脖子,全身猛地发力。
“长枪兵,长枪兵跟着我。五列纵队,五列纵队,一边向前推进一边整队!!”故意跟吴良谋等人拉开十几步距离,陈德举起一把从血泊中捡来的长矛,大声命令。
“嗖!”十五支平素被长枪兵们背在身后的短标枪腾空而起,掠过自家弟兄的头顶,扑进敌军当中。给所有躲避不及的蒙元士兵来了个透心凉!
“登岸,登岸!上了岸后立刻往城里冲,咱们在城门里头集结!”在李子鱼、朱晨泽、徐一等百夫长们的指挥下,全副武装的左军的战兵像一群钢铁怪兽般,轰隆隆地跑过跳板,沿着窄窄的码头,直接向城门口涌了过去。
已经杀入城内的刀盾兵迅速涌过来,跟着他和吴良谋两个,沿着青石板铺就的街道,快速向前推去。见到敢于挡路的敌军,就乱刀砍成肉酱。
二十几名刚刚跑到城门口的弓箭兵闻听,根本来不及分辨这个命令的对错。纷纷拉开的角弓,冲着敌楼中绞盘附近区域,就来了个无差别漫射。
“嘎嘎—hetushu.com—嘎!”控制护城铁闸的机关摇晃着,颤抖着,晃来晃去,最终回归了平静。伊万诺夫这才缓过一口气来,擦了把脸上的血水和汗水,冲着城门外大声骂道:“别射了,再射老子就成刺猬了!进城,赶紧进城!”
陈德带着百余名集结起来的长枪兵冲上,围着剩下的蒙元弓箭手四下攒刺。论杀人的效率,长枪兵无疑远远超过了刀盾兵。剩余的弓箭手转眼被屠杀殆尽。长枪兵总教头陈德用力一歪脑袋,冲着吴良谋大喊,“向前推,沿着街道向前推!这是附城,只有一条主街。沿着主街推过去,别管两侧和身后!”
只听“喀嚓!”一声,直接将刘铁头的脖子折得跟后脊梁骨贴在了一处。七窍出血,气绝身亡!
这个失误足以致命!记室参军吴良谋拎着一把匕首冲上来,转眼间就将他们捅翻了三个。其他几人这才如梦方醒,不敢恋战,惨叫着向城门口逃去。
“没事儿!果然没事儿!”吴良谋大喜,带领最先冲进城门的三十余名刀盾兵,冲向门口一座房子后刚刚冒出来的元军弓箭手。“杀光他们,让他们知道知道咱红巾军的厉害!”
正如二人所料,敌楼里当值的汉军牌子头见势不妙,立刻扑向了内门铁闸的绞盘。一旦让他将卡住绞盘的机关搬开,城内外的红巾军就要被硬生生隔成两段。关键时刻,阿斯兰飞奔而至。一边沿着马道向上跑,一边转http://www.hetushu.com身张开了角弓,“嗖!”的一箭,将扑向绞盘的百夫长射了个透心凉。
那些元军弓箭手又不甘心的射了两轮,却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用五百斤水锤冷锻出来铁甲,二十步外,连破甲锥都能挡得住,更何况他们仓促射出的羽箭?!只听“叮叮当当”的金铁撞击声不绝于耳,刀盾兵们的推进速度却没有下降分毫。
“放箭!冲着绞盘放箭!咱们的人穿着铁甲!”吴良谋突然大吼了一嗓子,越俎代庖地指挥起了弓箭兵。
“杀人了,他们杀了刘大人!他们杀了刘大人!”几个绕过胡大海阻拦冒死前来相救的亲兵没想到刘甲刘铁头连一招都没坚持住就死于非命,愣了愣,扯开嗓子大叫。
“刀盾兵跟我来!”吴良谋虽然以前没打过仗,却知道陈德说得绝对有道理。举起胳膊,大声招呼。
“进城,进城,进城后重新集结!”吴良谋偷偷吐了下舌头,带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战兵们,连滚带爬向城门里钻去。刚从城门洞子里钻出来,斜下就射过来一排羽箭。他赶紧用训练中跟老兵们学到的保命技巧,将头低下,用盔缨对准羽箭来临方向。一阵珠落玉盘般的脆响传入耳畔,肩膀、胸口、小腹、头顶等处,一瞬间至少挨了七八支箭,却被冷锻的板甲全都弹了开去,像枯柴一样落在了地上。
“不想死的给老子闪开!”胡大海作战经验没有伊万诺夫丰富,反应速度却非常的快和-图-书。见到后者丢下元兵闷头朝城门口冲,也将手中宝刀舞成了一团球形闪电。凡被闪电沾上一点的元兵,全都惨叫着倒在地上。
肘锤,夺刀,横扫,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宛若行云流水。那跟在刘铁头身后的士卒虽然也都是精锐,却因为先入为主地把胡大海当成了某个蒙古太君爪牙,一点防备都没做。仓促之间,立刻被他突了进去,杀了个人头滚滚!
“各队按预定次序登岸!!”朱八十一的身影也很快出在了码头上,举着个铁皮喇叭,大声指挥。“盾牌兵跟着吴良谋,长枪兵跟着陈至善,弓箭兵跟着阿斯兰,火枪兵跟着刘子云,其他人,统一跟着徐达。先上先走,不要等,快!”
“别恋战,夺门!”伊万诺夫扯开嗓子大吼一声,腾身而起,率先跳上了码头,手中盾牌和短刀舞得像风车一般,将拦在自己面前的元兵砸得东倒西歪。那些元兵纷纷挥刀反击,刀刃砍在盾牌上,“叮叮当当”火星四溅。伊万诺夫的脚步却丝毫不做停留,直接从人群里闯过去,迈开大步直奔城门。
城门口的十几名当值的蒙元士兵,已经被抢先冲进来的胡大海和伊万诺夫给联手杀散。二人一左一右,立刻顺着马道冲向敌楼。那里边有城池的最基本防御设施,铁门闸的机关,万一被敌军放下来,后果不敢设想。
有些乱,但比预想中的最糟糕情况要好得多!毕竟平素训练的时候,大伙已经做过类似的演习。和*图*书万一找不到自家百夫长,就紧跟距离最近的黄护肩。而金黄色的铜护肩,在辰时的阳光下,被照得格外醒目。就像一根根定海神针,将混乱的人流聚集在自己周围,然后滚滚向城门口涌去。
“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三十多名刀盾兵齐声呐喊,在跑动中形成一个完整的横队,迅速推向元军弓箭手。
“刀盾兵跟着陈参军,刀盾兵跟着陈参军!”刚刚从辅兵队调到战兵队充任百夫长的徐一急于表现,扯开嗓子大声命令。
“别恋战,别恋战,跟上距离你最近的百夫长!”朱八十一高举着铁皮喇叭,一边跟着人流朝城门口跑,一边大声命令。“跟上距离你最近的百夫长,跟上距离你最近的黄肩牌儿,一起朝城里头冲!”
“前三排,举标枪,正前方十五步,投!”擅长把握战机的陈德,可没心思等着吴良谋和敌人分出结果。立刻扯开嗓子,命令麾下长枪兵们使出杀手锏。
“跟上距离你最近的百夫长,跟上距离你最近的黄肩牌儿,一起朝城里冲!”徐洪三带着已经冲到码头上的亲兵们,将自家都督的命令一遍遍重复。
正在冲向绞盘的三名元军士卒被乱箭射中,倒在了敌楼中,大声惨嚎。第四个冲上来的就是胡大海,肩膀上挨了两箭,被藏在外袍下的铁甲挡住,发出刺耳“叮当”声。紧跟着冲上来的是伊万诺夫,冒着被自家羽箭误伤的危险,大步流星扑到绞盘下,将手中铁盾狠狠地卡到了机关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