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成长

也许叫徐达,也许叫常遇春,也许叫什么张三李四,胡五赵六。不信豪杰生斗牛,且看风起否?!
在未知的危险面前,人的想象力会变得无比丰富。很快,恐惧就沿着尸体周围向四下蔓延开去,蒙元将士们互相推搡着,争先恐后逃离炮口所指。
“弓箭手,七十外,覆盖射击!”
掷弹兵副千户李子鱼哪肯给他们逃走的机会?指挥着身边的士兵们,居高临下狂轰滥炸。把城门口附近区域炸得像地狱一般,到处布满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和大大小小的深坑。
这次,他们的准头可比先前好得多。七、八名兀自死战不退的元军悍卒,几乎在同一时间倒在了地上,两眼呆呆地看着天空,死不瞑目。
“诺!”将士们扯开嗓子,轰然响应。然后在阿斯兰、刘子云、朱晨泽和黄老二等将领的带领下,将羽箭、弹丸,散弹,一波波打向沿着街道涌来的敌军。
“来得好!”胡大海和冉再成两个正愁帮不上忙,并肩堵住左侧的马道,钢刀横扫。汉军百户王德只是一个照面儿就成了刀下之鬼。所统带的二十几名死士被胡大海和冉再成两人从城墙与马道的连接位置,一直追砍到地面上,所过之处,人头滚滚。
“轰!”“轰!”没等惊慌的敌军来得及躲避,两门铜炮再度喷出了近百颗散弹。
“嗤——嗤嗤——!”上百颗手雷冒着白烟,从敌楼和城墙上扔下来,砸进了街道上的蒙元士卒队伍。两成以上被摔熄火,七成半左右当场炸开。http://m.hetushu.com“轰轰!”“轰轰!”“轰轰!”浓烟卷着血肉和残肢腾空而起,将韩信城上的半边天空都给染了个通红。
“呯!”“呯!”“呯!”“呯!”……刘子云等人终于完成了第二次装填,扣动扳机,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目标开火。
……
“赵千户死了!”
“放铁闸,放下铁闸关门打狗!”胡大海忽然灵机一动,从马道上回过头,冲着敌楼中的弟兄们大声提醒。
“长矛兵列阵,准备迎击敌军!”
发射散弹的铜炮谈不上什么准头。但是五十步之内,绝对是一打一整片。最先从自己人当中杀出一条血路,冲上前来的蒙元精锐,还没等靠近红巾军的本阵,就被火炮扫翻在地上,血流成河。以坚实和昂贵而著称的猴子甲,像废纸一般被散弹撕了个四分五裂。
“投弹,自由投弹!”刚刚顺着城墙跑到另外一侧敌楼中的李子鱼见到机会,立刻下达了攻击命令。“哪人多朝哪扔,把手雷点燃了朝人多的地方扔!”
“不要慌,不要慌!”千夫长赵万栋挥动钢刀,将敢在自己眼皮底下转身逃走的士兵挨个砍死。“不要慌,给我压上去,压上去毁了他们的法器。妖人施法需要时间,毁了法器,他们什么都干不成!”
后排的元军士卒纷纷闪避,谁也不肯被重甲斧兵给踩成残废。战场上的胶着状态立刻被打了个粉碎,易锤子和吴良谋两个带领着红巾军的刀盾手顺势向前猛推,陈m.hetushu.com德和徐一二人指挥着长枪兵侧翼呼应,将八百多名元军将士推得不断后撤,脚步踉踉跄跄。
“我来!”数名距离绞盘最近的红巾军士兵快速扑上,合力扳动机关。“轰隆隆!”由绳索和绞车控制的包铁门闸,带着刺耳的呼啸声从半空中坠落,瞬间,将城门内外隔做了两个世界。
两名汉军百户被逼无奈,只好答应一声,各自带了一批心腹冲向城门左右的马道。十余颗手雷冒着烟滚到他们的脚下,却因为引线燃得太慢,只炸翻了队伍末段的数名士兵。剩余的蒙元将士大喜过望,高举着钢刀,以最快速度扑向城墙。
“王德,李奇,赶紧去头前开道!赶紧带人把敌楼给我抢回来!”元军副万户宝音魂飞魄散,一边朝亲兵身后躲,一边用刀子逼着麾下的汉族将领去夺城门上敌楼。
“是!”三个掷弹兵百夫长齐声答应,各自点起麾下的弟兄,分头去执行任务。很快,城门内外两侧,就彻底成了禁地。凡是敢于靠近的敌军,全都被手雷送上了西天。
“抢法器,抢法器!”其他家丁大呼小叫着,跟在刘二身后朝市易署大门口冲了过去。判官刘甲平素对家丁们不错,所以他们都愿意豁出性命去给自家大人报仇。
这个提议相当及时,李子鱼立刻醒悟过来,大声发布命令,“周肖,你带一个百人队堵在左右两侧马道。张宝,你带一个百人队对付城外敌军,不准他们破坏城门。王九成,你带着其余人,继续朝大街上和_图_书扔手雷。凡是够得着的元兵,全给我往死里头炸!”
“不准退,不准退!”千夫长赵万栋挥舞钢刀,试图通过杀戮的手段,逼迫麾下士卒重新稳住阵脚。好不容易才爬上房顶的连老黑迅速从敌军中间发现了此人,将左军之中第一杆,也是唯一一杆大抬枪架在烟囱上,瞄准此人的胸口扣动了扳机。
“不要怕,冲上去,冲上去把法器毁掉!刘二,你忘了大人平素如何待你了么?!”
“掌心雷,掌心雷,红巾贼带了掌心雷!”没想到来自身后头顶位置的攻击如此激烈,已经涌入城中的蒙元将士们立刻慌了神儿。丢下同伴们的身体,争先恐后向城外逃去。
这下,所有挤在市易署前庭上的蒙元士兵,都再也没勇气坚持下去了。推开身边的同伴,撒腿朝城门口跑去。而顺着城门涌进来的援军还在努力向市易署前庭位置靠拢,双方在狭窄的街道上挤成一锅粥,谁也无法再移动半步。
“呯!”“呯!”“呯!”“呯!”……更多的火枪手爬上了周围的房顶,射出了十几粒弹丸和四五根通条。
“李千户,能不能将你的人分成两波,一波专门对付城外,另外一波对付城里?!”胡大海快步跑回敌楼,冲着正沿马道往回折返的李子鱼大声提议。
伊万诺夫和一个名叫周肖的掷弹兵百夫长,则联手挡在了另外一条马道中央。刀砍盾砸,打得对方不得寸进。掷弹兵副千户李子鱼见状,立刻带着十几名弟兄跑过来帮忙。居高临下一通乱m.hetushu.com砍,将汉军百夫长李奇等人砍得招架不住,连滚带爬地从马道上逃了下去。
只可惜,他们今天对上的是徐达。早就预料到敌军有可能冲过来抢夺火炮,在两门铜炮发射过后,徐达立即调了一队手持长矛的辅兵堵住了市易署大门口。居高临下用长矛乱捅,逼得刘二等人根本无法冲上台阶。
“轰——!”一两三钱的火药,一两半的弹丸,发射时的动静,丝毫不亚于火炮。三十步外的汉军千户赵万栋被打得整个人都倒飞了起来,胸前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窟窿,鲜血和碎肉噼里啪啦从天上往下掉。
周围的蒙元士兵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和碎肉,撒开腿,尖叫着逃向城门。把沿着街道冲过来接应的其他蒙元将士,撞了个人仰马翻。
“刀盾手两翼待命!随时掩护火枪兵!”
六十四斤重的步人甲,二十五斤的大斧子,再加上披甲者自身的体重,每个斧兵的总重量,都高达三百斤以上。倒退着从自家袍泽脚上踩过去,立刻踩得四下里一片哀嚎。
没有人是天生的名将,但是在这个钢刀与火炮交替的时代,注定要有无数颗将星以敌军的尸骨为助力,冉冉升上天空。
“让开,让开!大炮来了!”市易署门口,再度传来徐达的叫嚷。挡在前面的辅兵们迅速露出两条通道。黄家老二指挥着炮车,挤到门坎儿边缘,将炮口对准敌军最密集的位置,用沙包固定住底座。
挤在街道上的蒙元将士,不得不再度掉头朝市易署方向杀去。过了市易署之后,街www.hetushu.com道另一头还有一座城门,他们还没完全丧失突围的希望!
妖法,一定是妖法!铜钟会喷火,一下子就能劈死几十个人!这,不是妖法又是什么?红巾军是拜大光明王的,大光明王就是火焰之神……
“赵千户被妖人用雷劈死了——!”
三十几步的距离,冷兵器作战的密集阵型,对上火炮等同于送死。当即,就又有二三十人被散弹击中,或者立刻气绝,或者手捂伤口,在血泊中翻滚哀嚎。
“跟我来,跟我去抢法器!”家丁头目刘二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用颤抖的声音招呼。别人都可以逃,他不能。他是刘判官的家丁,自改了姓的那一刻起,这条命就卖给了刘家。如果今天转身逃了,这辈子都无法再抬着头做人。
“火枪兵,五十之内,瞄准了打!”
总计不到二十步的距离,他们几乎是顶着对手的脑袋在开火。身上包裹着步人甲的重斧兵们,登时又被射倒了五、六个。剩余的不敢在原地等死,呼啦一下,大步向后退去。将跟在自己身后的其他蒙元士兵挤了个东倒西歪。
“妖法!”正在与红巾军交战的蒙元士卒先是愣了片刻,随即扯开嗓子尖叫了起来。
朱八十一将铁皮喇叭举到嘴边,每一道命令听起来都中气十足。
然而已经渐渐熟悉了战场节奏的朱八十一,岂肯坐视煮熟的鸭子飞走?在徐达的提议下,将铜炮、火枪、刀盾兵、长矛兵在市易署的前庭上,呈偃月型摆开。两门黑洞洞的炮口,对准迎面逃过来的敌军,毫不犹豫地喷出了成排的散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