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投效

用工匠们特别给他打造的杀猪刀在地面上比比划划,朱八十一迅速排兵布阵。依旧不是很熟练,但比起前几次来,已经高效了许多。并且从耿再成和徐达两人的建议中,各自都汲取了一部分。让二人都觉得自己很受重视。
“朱都督刚才没要咱们的赎身钱,但是咱们自己不能当没这么回事儿!”汉军百户李奇回头瞟了他一眼,理直气壮地回应。随即,又将目光转向朱八十一,迅速补充道:“那淮东廉访副使褚布哈最恨你们红巾,接到韩信城这边送过去的警讯,肯定会立刻带人来救……”
“是!”李奇等降将兴奋地答应一声,转身跑到降兵中去招募人手。徐达、耿再成和吴良谋等人将战兵和辅兵们召集起来,押着蒙古副万户宝音及其亲信,快速开往城外。
难得他头脑清醒,几句话居然将两种作战方案的利害都分析了个清清楚楚。那朱八十一也不是个蠢笨的,闻听此言,心中立刻有了主意。点了点头,大声命令:“好,那就全军出击!洪三,你去通知胡大海,让他立刻打开城门。然后让伊万和李子鱼他们把掷弹兵带下来,跟大伙一起出城迎敌。”
“敌军在五百步外……”
“不能这样干!”还没等他做出决定,徐达突然从旁边跑了过来,大声反驳,“都督,末将认为吴参军的办法值得一试。敌军人数虽然多,队伍中却新老混杂,士气未必会高,指挥起来也未必能顺畅如意。而我军人和图书数听起来虽然比敌军少了一半儿,却挟连番大胜之威,士气正在最旺的时候。趁着褚布哈没杀到之前,开到城外去迎击他,刚好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而据城而守的话,万一褚布哈不肯攻城,而是扎下营盘来,从四周的府县调集盐丁助战。咱们在韩信城多停留一天,获胜的希望就减少一成!”
“弓箭手,敌军的弓箭手……”
“骑兵,他们先派出来的是骑兵。两翼各有四个百人队与骑兵呼应。”
如果把这些人还是留在韩信城内,隐患可能更大。朱八十一想了想,重重点头,“行,朱某不需要你们做亲兵。待会儿你等把愿意跟朱某一道去对抗鞑子的弟兄都叫上,跟在朱某身后便是。那些不愿意去对抗鞑子的,就放他们立刻离开,谁也不准留在韩信城中!”
机械的重复声中,战兵和辅兵们的胸口越挺越直,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自信。不就是打一仗么,多大个事儿啊?!敌军的一举一动都被咱们看了个清清楚楚,而咱们这边藏着什么,对面却根本不知道!
“原本没有这么多!”急着在朱八十一面前有所表现,汉军百户李奇又想了想,大声补充,“淮安城的汉军和蒙古兵加在一起,原来不过三千多人。再加上刘铁头掌握的税丁,撑死了也凑不齐四千。但自打听说月阔察儿被你们打败之后,褚布哈就开始着手扩军。并且还命令沿着黄河修了很多烽火台,从淮www•hetushu•com安这边一直修到宿迁。只是,只是万万没想到,都督您把宿迁甩在身后,直接就奔韩信城来了!”
近四千人的队伍,仔细部署起来,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几乎在大伙刚刚按照朱八十一的安排,将火力点儿和队伍调整到位的同时。前方不远处,已经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
“五百骑兵,一千多铁甲,还有三千多轻甲步卒!”二十多名专门挑选出来的大嗓门辅兵,各举着一个铁皮喇叭,用尽全身力气重复。将敌军的情况告知城下列阵的全体弟兄。
“骑兵……”
“不如据城而守!”耿再成想了想,大声反驳。“咱们兵少,野战没任何胜算。把火炮和火绳枪摆到城墙上,以逸待劳。待消耗掉敌军的一部分兵力之后,由末将和胡参谋带领一部分死士突然打开城门杀出去,也许能打敌军一个措手不及!”
这下,副千户宝音和众蒙古兵都变成了哑巴,指责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们都是蒙古人,自赎自身后,当然还可以继续返回朝廷那边,该干什么干什么。而百夫长李奇却是汉人,没有凌驾于律法之上的特权。按照大元朝军律,千夫长赵万栋战死,百夫长李奇就只能舍命抢回他的尸体。否则,无论采用什么手段平安脱离战场,等待着他的也是被斩首示众的命运,根本没有任何被饶恕的可能。
“姓李的,老子要将你千刀万剐!”话没等说完,又被愤怒的www.hetushu.com咆哮声打断。几个和宝音一道投降的蒙古兵叫嚷起来,挣扎着试图阻止李奇继续出卖自家的老底。
“你们愿意帮我?!”朱八十一愣了愣,有点拿不定主意。凭心而论,这伙汉军无论战斗力还是韧性,都不算太差。但万一他们在关键时刻,再给自己来个临阵倒戈……
倒不是他们被感化得快,而是蒙元的军律实在有点儿不近人情。万一徐州红巾被赶走,大伙再落到褚布哈手里,十有七八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干脆帮助红巾军干掉褚布哈,好歹能给家里头的大人小孩换个平安。
“嗯!”朱八十一低声沉吟。耿再成说得办法,的确是个比较稳妥的主意。红巾军这边兵力虽然少,但凭借火器的优势,依旧有希望打敌军一个防守反击。
“敌军在五百步位置停下来了!他们在整队!他们已经发现了咱们,准备整队接战!”
“这么多?!”朱八十一听得微微一愣。他记得逯鲁曾给他献策时,曾经亲口告诉过他。眼下淮安城的守军只有三千五百出头。怎么自己在韩信城干掉了至少一千五,守军那边还能剩下七、八千人?!
“等你们回到朝廷那边再说!”李奇又回头瞟了副千户宝音一眼,满脸不服。“老子原本没打算投降,你们却给老子带了头。你们回去后自然没事儿,而我们赵千户战死了!!”
“弓箭手,弓箭手不到三百……”辅兵们机械地重复着,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却个个将胸口挺得笔和*图*书直。
所以百户李奇在放下武器的那一瞬间,就注定已经无法再回头。既然如此,还不如再多走一步,把自己彻底绑在红巾军的战车上,赌他个人死鸟朝天!
说罢,又将目光扫向恨恨不已的宝音等人,大声吩咐,“把他们也都押上,一起出城。朱某让他们亲眼看看,今天徐州红巾是怎么收拾褚布哈的!”
“你们几个,立刻去把全体战兵和辅兵都召集起来!”不待他的背影去远,朱八十一迅速将目光转向吴良谋、徐达、刘子云和耿再成等人,“眼下不知道敌军走到了什么地方,马上派斥候出去,也未必来得及。所以咱们这次虽然是野战,却不能浪费体力跟敌军对着跑。干脆就把队伍摆在城墙之下,然后,你们看……”
“嘶!”朱八十一倒吸一口冷气。这下麻烦大了,逯老头的情报不准,敌军比预料中多出了整整一倍。而自己这边亲兵、战兵和掷弹兵加在一起,不过一千三百出头。剩下的全是五天才训练一次的辅兵,战斗力与前三者不可同日而语。
“都督大恩,我等无以为报。愿意与为都督披坚执锐,与来犯之敌决一死战!”其他几名被俘的汉军百户和牌子头互相看了看,也纷纷跪在了地上,主动请缨。
“不过是五千乌合之众罢了,咱们现在打开城门迎上去,刚好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吴良谋初生牛犊不怕虎,率先给朱八十一出起了主意。
“一会接战时,小人愿意亲自为都督牵马坠镫!”汉军百户李和*图*书奇心思转得非常快,看到朱八十一的脸色,立刻明白自己该怎样赢得对方的信任。
“五百骑兵,一千多铁甲,还有三千多轻甲步卒!”站在敌楼上的吴良谋扯开嗓子,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大声汇报。
“都督,都督,小的,小的也愿意戴罪,戴罪立功!”见朱八十一布置得有条不紊,汉军百户李奇把心一横,半跪在地上请求。
“弓箭手,弓箭手不到三百!藏在褚布哈的帅旗附近!此外,骑兵每人都带着角弓!”吴良谋再度扯开嗓子,将观察到的详细情况及时补充。
“至少五千人!他最近搭上了脱脱的关系,根本没把淮安路的达鲁花赤者豆挠放在眼里。所以不来则已,要来,至少能带上淮安路的七成兵马?!”李奇想了想,快速回答。
“姓李的,咱平时待你不薄——!”话音刚落,副万户宝音就大声叫骂了起来。如果不是被徐洪三死死按着,恨不能立刻将百户李奇当场打死。
“弓箭手,敌军的弓箭手在向前推进,与骑兵保持着一百五十步的距离。紧跟在弓箭手身后的,是五百长矛兵……”
“小的自问武艺还过的去,愿意做都督的亲兵!”其他两名百夫长也立刻改口,试图以自己为人质,给手下的弟兄们换一个表现机会!
“褚布哈会带多少人过来?!”朱八十一却没功夫深究李奇为什么要如此努力地帮自己,皱了下眉,快速询问。
“是!”徐洪三答应一声,丢下气急败坏的副万户宝音,撒腿朝城门口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