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二十八章 宿将VS乳虎(上)

“呜呜,呜呜,呜呜——!”号角声响起,低沉得如同深谷里的寒风。慌乱中的蒙古骑兵们闻听,立刻就像被灌了十几碗曼陀铃汁一样,扯开嗓子大声附和,“啊啊,啊啊啊,啊啊——”
“掷弹兵,点燃艾绒。把手雷用抛索系好,检查引火的捻子!”
“妖法——!”先前还斗志昂扬的蒙古骑兵登时一片大乱,几乎所有人都被跳弹巨大的威力给惊呆了,本能拉着战马朝远离炮弹落地处躲闪。
“轰!”五百七十多斤的青铜炮猛地向后一缩,炮口处火光闪动,喷出一枚四斤重的生铁弹丸。
一个书呆子再加上一个傻大胆儿,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当然会远远超出正常人的思维。更何况,在朱八十一体内的另一个灵魂朱大鹏看来,此计划恰巧与二十世纪才出现的蛙跳作战有几分神似。尽管,朱大鹏同学根本不清楚蛙跳战术的精髓在哪里!
“火枪手,准备作战!”朱八十一满意地点点头,咬紧牙关,发出下一道命令。
“这是反偃月阵!”红巾军千夫长徐达最近读兵收获颇丰,迅速辨认出了敌军的阵形。“脱胎于宋时的偃月阵,只是把中央的步军换成了骑兵,而本来该处于两翼位置的骑兵换成了步卒。”
刀盾手、长矛手、弓箭手、长斧兵、还有专门砍自己人脑袋的督战队,一排排一列列,迈着齐整的步伐,缓缓朝伴格统领的骑兵靠近。在行进间,缓缓组成了一个巨大弯月型。
“是,大人教训的极是,我等孟浪了!”见褚布哈始终对敌军主帅推崇不已,众蒙汉将领没有办法,只能低声附和。
“唔,有点意思!居然试图用刘信叔的旧伎对付老夫?呵呵,只可惜老夫不是那完颜宗弼!”见自家骑兵已经推进到二百五十步内了,而城墙下的红巾军依旧巍然不动,淮东廉访副使褚布哈手捋胡须,笑着撇嘴。(注1)
“大人,末将新得了一口宝刀,正愁无合适的血浆来开刃……”
即便从去年十一月底徐州保卫战时算起,队伍中www.hetushu.com的战兵们基本上也都被训练了小半年了,几个战术动作,已经刻在了骨头上。闻听指令,立刻将长矛竖了起来,或蹲或战,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钢铁刺猬。
“各队辅兵,站到战兵侧后,把手中长矛也都竖起来!”
仿佛猜到了众人的心思,褚布哈叹了口气,继续沉声教训道:“你等不要太小瞧了他。此子要么是根本不懂得兵法,要么,就是个用兵奇才。丢下宿迁、桃园与清河三地不管,取水路直捣淮安。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名将敢行此险招。而此子非但来了,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骗过了老夫沿河布置下的所有烽火台!”
注3:古代火炮操作流程:首先,要用蜗杆来清除发射药包的残片;第二步,将湿海绵放入内膛,清洗内膛蜗杆没清除掉的热残片。然后把弹药放在炮口,用针刺破火药袋,放入导火线;最后点燃引信。在当时,熟练的士兵只要30秒就可发射一枚三磅炮。
“弓箭兵和掷弹兵准备!”
“射!”他用力挥动胳膊,手中钢刀砍在墙垛上,溅出一串耀眼的火星。
在中原为官多年,他已经完全汉化。从打扮到做派,无一处不透着儒将的风雅。只可惜,手下的将领们却有些不解风情,听不懂他所用的典故。纷纷凑过来,擦拳磨掌地说道:“大人,别涨他人志气。待末将过去,把那朱妖匪的头颅给您提来!”
“是!末将知错了!大人教训的极是!”众蒙汉将领拱了下手,低声回应。骄傲的脸上却写满了不服。
抢在敌军骑兵进入有效射程之前,朱晨泽、李子鱼二人,也将各自麾下的弟兄排列到位,与前面的弟兄们一起,组成了一道坚固堤坝。任迎面传来的马蹄声再急,都巍然不动。
刘铁头的确是死在了红巾军手里,朱八十一也的确以大伙始料不及的速度夺下了韩信城。可那是因为红巾军占了偷袭的便宜。如果让刘铁头提前准备好了,双方再堂堂正正的交手。就和*图*书凭刘铁头麾下那一百步人甲,就足够红巾贼喝一壶的。更何况城外当时还有宝音所统带的一千驻屯兵?!
“己队、庚队、辛队,上前三步,将长矛架在前排弟兄的肩膀上,斜向上、竖——矛!”
“不是妖法,不是妖法,是碗口铳。红巾贼做了一个特大号碗口铳!”千夫长伴格见多识广,虽然心中也觉得非常恐慌,却依旧能尽心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不要慌,都给我挺住。是碗口铳,红巾军做了一个特大的碗口铳而已。”
“啊——!”一名大腿被自家坐骑压住的蒙古牌子头凄声尖叫,在一片死寂的战场上,听起来无比的渗人。他所在百人队的百夫长卢不花立刻执行了军法,手起刀落,将此人斩杀于地。然而,恐惧却如潮水般迅速传遍了整个骑兵队伍。每一名骑在马背上的蒙古武士,都瞪圆了慌乱的眼睛,死死盯着二百步外城头,随时准备策马躲避。
“日——”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弹丸飞过三百米的距离,砸在地上,然后猛地跳起来,将一匹战马的头颅敲了个粉碎。其去势却丝毫不见变缓,又砸过第二匹战马的脊梁、落地,弹起,砸过第三匹战马的小腹,第四匹战马的后腿,第五匹战马上面骑手的前胸,然后再重重地落在地上,打着旋子,甩出一团团猩红色的浓烟。(注2)
“弓箭兵,站在火枪兵身后,一字横队!”
一连串的呼喝声从队伍中响起,各级军官根据平素训练时养成的默契,将朱八十一的命令化作具体指令,传入麾下士卒们的耳朵。
“嗯,我明白了!”徐达感激地看了陈德一眼,笑着提议,“都督,别给他们机会。无论他们想干什么,咱们都不让他们如意就是了!”
“刀盾手蹲下!长矛兵,正前方,竖矛!”眼看着对面的骑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朱八十一果断地发出变阵命令。
“这,嗨——!”百夫长卢不花、伯根、胡璐、虎林嗤四人齐齐拍了下马鞍子,满脸遗憾。蒙古人用骑射横扫天下http://m.hetushu.com,哪需要什么汉军步卒来配合?!敌军不动,一通乱箭射过去,他们的队伍自然就乱了,似这般等来等去,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是以一个统兵老将的心思来推断朱八十一。却不知道,这个计划原本出自逯鲁曾之手。而那逯鲁曾,却只懂得纸上谈兵,根本不会去考虑什么偷袭不成,还退不退得回去的事情!
近了,敌军已经非常近了,从二百步到一百步,他们只用了四个呼吸,也就是后世十五秒左右的距离。平均每秒十米,并且是大负重奔行,每一名骑兵身上都穿着厚厚的扎甲。
“嗯!”朱八十一轻轻点头。能把新兵和老兵混编一起,还能完整地在行进间做队列变换,这褚布哈的统御能力绝对非同一般。只是如此复杂的阵形,到底在战斗中究竟能发挥多大作用?他对此表示非常怀疑。因为在后世的记忆中,可没有哪支部队,还去管什么方阵、圆阵。一通地毯式轰炸下来,连地面都能被犁进去三尺深,更甭说是由血肉之躯组成的军阵了。
“大人,何老少将军带着骑兵出马。末将愿意先上前,杀一杀红巾贼的威风!”
“火枪手,在长矛兵身后拉一字横队。端枪,等待我的命令!”刘子云咬了咬牙,将主帅的命令转换成自己熟悉的方式。
“军令如山!”千夫长伴格皱了皱眉头,大声回应,“且对面敌军丝毫未动!我军步卒奔行七里余,需要时间恢复体力!”
“吁——!”几名蒙古百夫长奋力带住坐骑,身体被惯性朝马脖颈处推去,废了好大力气才重新稳住,“少将军,这,大帅这是……”
“日——!”第四枚实弹凌空而至,打翻了一名蒙古骑兵,却没有像前三枚实弹那样,造成巨大的恐慌。蒙古武士们体内的勇气和血性,全都被号角声和呐喊声给激发了出来,朝着城墙下的红巾军将士,加速,加速,继续加速。
“吹角,让半格在距离敌军两百步处,将骑兵停下来!”褚布哈轻轻扫了他们一眼,再度下达了http://www.hetushu.com一个令所有人失望至极的命令。
胯下的辽河马立刻开始加速,带着他,像出笼的猛兽一般,朝对面的红巾军扑去。四百八十多名蒙古骑兵在各自百夫长的带领下,也嚎叫着策马跟上。整个队伍高速向前推进,就像一群饿疯了的野狼。
“甲队,乙队,蹲下!”
“吹角,让骑兵发起冲锋!”更远处的褚布哈叹了口气,无奈地发出战术调整命令。没时间给步卒去休息和适应了,再休息下去,骑兵的士气就崩溃了。该死的朱八十一,怪不得这么快就拿下了有步人甲防守的韩信城。即便不是偷袭,凭着他们掌握的这种特大型碗口铳,也足够把刘铁头砸得丢盔卸甲!
“是!”徐洪三干脆地答应一声,从旗桶中抽取一面画着一门火炮的红色的令旗,高高地举起。
注2:黑火药发射实弹,三磅炮射程为360米,四磅炮的射程为600米。书中青铜炮的重量和口径类似于四磅炮,扣除一定科技进步参数,具体射程按三磅半计算。大约为450米。
“整队!有尔等出力的时候!”千夫长伴格冷着脸,大声呵斥。对于来自中军的命令,他也十分不满。然而发令人是他的父亲褚布哈,无论是作为下属还是作为人子,他都必须严格遵从。
“这是盏口铳,不要慌,他们只是造了……”千夫长伴格策动坐骑,在自家队伍前来回跑动,“他们只是造了两门特大号盏口铳而已,那东西不结实,很容易炸膛!”
“住口!”褚布哈勃然大怒,竖起眼睛冲着几个心腹爱将大声呵斥,“休得胡言!那朱八十一岂是寻常蟊贼?!刘铁头平素何等威风?都被他说杀就杀掉了。你等却依旧不把他放在眼里,难道没听说过骄兵必败的道理么?!”
“褚布哈的目的有两个!”作为汉军万户之子,陈德对军阵的认识,比眼下的徐达深刻得多。“一个是通过阵形,将各兵种的搭配威力发挥到极致。另外一个,就是他需要时间让手下士卒恢复体力,适应战场!”
“啊啊,啊啊和图书,啊啊——!”千夫长伴格一边大叫着,一边从背上取下角弓,同时双脚狠狠踹动马镫。
“各炮位装填实弹——!”黄老二打了个激灵,扯开嗓子大叫了起来,“前方两百步,轮流发射。一号炮——!”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号角声刚刚停下,雷鸣般的鼓声就从褚布哈的帅旗下响了起来。十名光着膀子的高丽壮汉敲响牛皮大鼓,催促后边的步兵抓紧时间向骑兵靠拢。
“好!”朱八十一果断地采纳了建议,将目光快速扫向徐洪三,“徐达说得对,无论褚布哈想干什么,咱们都不让他如意就是!洪三,传令给黄老二,让他开炮立威!”
“呜呜,呜呜,呜呜……”悠长的号角声响起,将褚布哈的最新命令传遍了整个战场。正在带领骑兵缓缓向对手靠近的千蒙古千夫长伴格闻听,眉头皱了皱,用力拉住了战马的缰绳。
紧跟着战兵两翼拖后位置,呈品字型列阵的辅兵们,也在耿再成、伊万诺夫两人的努力约束下,将手中长矛竖了起来,组成了另外两个铁刺猬。如果有战马敢直接撞上来,肯定会当场被戳成筛子。
注1:南宋中兴名将刘琦,在顺昌大战中,让麾下士兵背靠城墙列阵。一战击溃完颜宗弼(金兀术)的十万大军。
“丙队、丁队、戊队、半蹲、矛尾支地、斜向上,竖——矛!”
只有刚刚倒戈加入红巾军的那些弟兄,被眼前的情况惊了个目瞪口呆。三千多人,在几个呼吸时间就完成的战术队形转换。如此强军,怎可能不打胜仗?!输在他们手里不冤,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冤!
“日——!”第三声尖啸凌空而至,贴着他的肩膀掠过,在队伍中开出一条血肉胡同。所有蒙古骑兵都愤怒地看着他,拼命将坐骑向两侧散去,尽管他说的话,基本上已经贴近事实。
“日——!”他的呐喊,被另外一声凄厉的尖啸彻底覆盖。第二枚实弹居高临下地飞了过来,正砸中一名蒙古兵的心窝,将此人直接从马背上推了下去,然后又继续砸翻了两匹坐骑,才嘎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