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三十章 左军

“左旋,左旋!”千夫长伴格愣了愣,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
不能按原来习惯角度高速回撤,必须将马头向左再多拉一点。否则,就要正撞在缓缓移动过来的长矛阵上。即便能成功地将长矛阵凿穿,自身也必将损失惨重。
“竖矛。矛尾戳地,矛杆搭在你前面那个人的肩膀上!”四个辅兵百夫长扯开嗓子,带领麾下弟兄,按照平素训练的时做了不下千次的动作,把长矛竖了起来。矛尾牢牢地戳进地面,矛杆借着前方弟兄的肩膀做支撑,向斜上方递出一丈多长。冷锻的矛锋,在半空中凛凛生寒。
每一次回头,对他来说都是一次痛苦的折磨。他却不得不那样做。看清楚自己刚才的对手是谁,看看还没有更多的弟兄跟上来。因为他知道,自己麾下这支骑兵完了!屈辱地完了!虽然没有崩溃,却也伤到了骨头里。没有四个月到半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再走上战场。
“右翼加速前进,右翼加速前进!”负责传令的亲兵通过旗帜、喇叭和号角,将命令快速传到徐达的耳朵里。
“给我上”和“跟我上”,只有一字之差。所带来的效果,却是天上地下。
“轰!”“轰!”“啊——!”更多的战马和其背上的蒙古武士不小心撞到了长矛阵上。丢掉了性命,也将长矛阵上砸得岌岌可危。几名受了轻伤的辅兵从敌军的尸体旁爬起来,撒腿向后逃去。才跑了几步,就被耿再成一人一刀劈翻在地。
卢不花、伯根、胡璐、虎林嗤四个骑兵百夫长也本能地意识到了危险,大声招呼各自麾下的骑兵调整战马回撤角度。
注1:关于铠甲的防护力,这里多啰嗦一句,正是因为板甲的出现,才使得英国兰长弓手退出战争舞台。而自中国古代,有很多猛将身中百余箭却继续酣战的记录。不是他们会什么气功,而是甲好,羽箭造成的伤害大部分被抵消了。
“杀鞑子!”“杀鞑子!”一千五m.hetushu.com百多名还能继续战斗辅兵大声响应,迈动双腿,义无反顾地朝七十余步外挤做一团的蒙古骑兵冲了过去。
他们怕了,他们退缩了,他们在一支辅兵的面前主动选择了退缩。发现这个秘密的红巾将士,也被右翼的袍泽们的情绪所感染,紧跟着叫喊的起来,“噢——噢——噢!噢——噢——噢!”一声接一声,充满了骄傲!
几个带队的辅兵百夫长向他怒目而视,却不敢移动身体过来,以免破坏自家阵形。肩膀上那两块黄色铜板来之不易,含金量也绝对令人羡慕。虽然军饷只有同级战兵百夫长的一半儿高,可也是每月整整四贯半铜钱。万一失去,这辈子都甭想再捡回来。
“去你娘的,老子不用你陪!”长矛兵们破口大骂,手中长矛却越握越牢,继续对准陆续撞过来的战马,苦苦支撑。
以己之上驷,拼敌之下驷,这种愚蠢的事情任何知兵的人都不会去做。况且万一被右翼这支红巾军黏住,朱八十一就可能从身后扑过来,彻底掌握战场主动。
“啊——!”数名不幸的蒙古武士们连同胯下坐骑一道,被四五根长矛洞穿,惨叫着死去。长矛阵也被他们撞得凹下去巨大的一片,持矛的辅兵死得死,伤得伤,哀鸣不止。然而,整个长矛阵却没有轰然崩溃。还活着的长矛兵们紧咬牙关,半闭着眼睛,继续将长矛斜举,对准近在咫尺的马头。
几名同样举着铁皮喇叭的传令兵,将他们的命令迅速传给了全军。两个跟在方阵中后方的辅兵百人队迅速从背上解下一根短矛,奋力向正前方十五步远区域投去!
又有二十几匹战马贴着长矛阵快速跑过,地上的悲鸣声嘎然而止。只有一团团血肉,暗示着曾经有生命在此处消失。
“己队!跟我上!”
还没等他们松开一口气,蒙古骑兵队最外侧的几十匹战马,已经悲鸣着撞过来。大半数在身体与矛锋接触和图书之前的一瞬间,高高地扬起了前蹄,努力停住脚步。但是,还有一小半儿,大约二十余骑斜着砸进了矛丛当中。
“辅字甲、乙、丙、丁四队,蹲下,竖矛!”已经带领右翼方阵完成了队列转换的徐达,岂肯放弃送上门的机会?立刻毫不犹豫地做出了调整,“记住平素训练时的动作。矛尾戳地,矛杆搭在你前面那个人的肩膀上。竖矛!竖矛!”
“弟兄们,跟我上!杀鞑子!”“弟兄们,跟我上!”“弟兄们,跟我上!”队伍中的百夫长纷纷走到各自队伍的前列,或者高举钢刀,或者平端长枪。包了铁的靴子踩在地面上,一步一个脚印。
“刀盾兵,上前,有后退者,当场斩首!”徐达高举着一个铁皮喇叭,重申军纪,苍白的脸上不带任何悲悯。
他们当中,大部分人只有一件简单的布甲,少部分人,甚至连布甲都没穿。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却谁都没有退缩。
他们是徐州左军。哪怕是辅兵,也是徐州左军。五天一次的训练,不足以让他们和战兵一样成为精锐中的精锐,却有某种和战兵一样东西,已经悄悄地在每个人的心头生根发芽。
“辅字戊、己两队,上前补位!”千夫长徐达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对麾下的伤亡视而不见。慈不掌兵,让死者的血白流,才是真正的冷酷。而他,却坚信自己现在所付出的一切,最终都能成倍甚至成十倍的,从敌军身上讨还回来。
于是就在刹那间,原本看上去次序分明的骑兵队伍,突然变得凌乱了起来。有的人已经迅速跟上千夫长伴格的认旗,有的人却仍在沿原来的路线飞奔,还有人,因为动作过大,大半边身体都被甩在了马鞍一侧,全凭着过硬的骑术在苦苦支撑。
“弟兄们,跟我上!杀鞑子!”耿再成放弃督战任务,拎着钢刀追上来,与徐达比肩而行。
前后不过是十几个呼吸间,便有上百名蒙古骑兵死在了长hetushu.com矛阵前,论数量,已经超过了先前在左翼两次损失的总和。而对手所付出的代价,仅仅是同样数量的步卒而已!
“避开,避开!”更多的蒙古武士骑着战马冲了过来,有的凭借娴熟的骑术,在最后关头逃离生天,有的却因为动作稍慢,或者撞在矛尖上,或者跟前面停下脚步呆呆发愣的自家人撞在一起,死得惨不忍睹。
两名肩膀上扛着黄铜标识牌的百夫长大声叫喊,各自带领一百名持矛辅兵,冲到了军阵当中,将死亡丛林厚度又增加了三成。
“噢——噢——噢,鞑子怕了,鞑子怕了,鞑子居然也知道害怕!”欢呼声如早春的惊雷,从背后追上蒙古骑兵,传进每个人的耳朵。
蒙古人也会死,蒙古人也会怕。在死亡面前,他们的勇气和韧性,甚至还比不上大伙先前在韩信城中遇到的汉军。那些汉军虽然选择了投降,但是,在丧失了全部希望之前,他们却始终在努力坚持,始终试图翻盘。而刚才被大伙打败了那伙蒙古骑兵,却是在胜负未分的情况下,主动选择了退避。
“呯!”“呯!”“呯!”几名因为转向角度不同而造成行进路线彼此交叉的骑兵,毫无防备地撞在了一起,人仰马翻。后续的骑兵立刻从他们的身体上踩了过去,马蹄带起一串串猩红色的血肉。更多的人则拼命拉动战马的缰绳,努力控制坐骑,以免与临近的同伴发生碰撞,奔行的速度瞬间呈直线下降。
“传令,右翼加速前进!给我咬住那支骑兵!”一直紧盯着战场朱八十一敏锐地捕捉到了战机,果断地发出了命令。
然而,他今天所要承受的折磨,却没有到此为止。忽然间,身后又传来一阵嘹亮的号角,像利刃一样刺破头顶上的骑兵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紧跟着,在他正要面对的位置,也有焦急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m•hetushu.com
没有速度和惯性的影响,也没有主人的逼迫,战马求生本能,使得他们自动就远离长矛丛林。当掷出去的标枪再也碰不到任何骑兵,整个长矛阵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噢——噢——噢,鞑子怕了,鞑子怕了,鞑子居然也知道害怕!”
因为他们的千夫长冲在最前面,他们的百夫长冲在最前面,他们的牌子头,始终和他们肩并肩冲在一条线上。
又有一波骑兵跑了过来,速度变得极其缓慢。每个骑在马背上的蒙古武士都全力拉紧缰绳,将战马勒得眼珠凸出,嘴角冒血,接连悲鸣不止。
先前的两次短促的接触中,他麾下的骑兵至少已经损失八、九十人。如果被再红巾军右翼留下三分之一的话,整个骑兵队就要面临崩溃的危险。而朱八十一身边,此刻却还有将近一千名最精锐的红巾军未动。
“戊队,跟我上!”
“别跑,谁跑,老子保证他死得更快!”举着血淋淋的钢刀,耿再成咆哮着威胁。“顶上去,顶上去!老子就在这里站着。如果你们死光了,老子绝不自己逃命!”
两种截然不同的旋律搅在一起,宛若两条蛟龙在云端搏杀。“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吵得人头晕目眩,五腑六脏上下翻滚。
“噗!”“噗!”“噗!”“噗!”十几名在长矛阵前面前把坐骑勒住骑兵躲闪不及,被飞来的标枪直接洞穿,从马背上掉下去,身体痛苦地缩卷成一团。
不能退,无论如何都必须再坚持一下。左军可以宽恕俘虏,却不会宽恕临阵脱逃的胆小鬼。没有上司的命令,抛弃同伴逃走,肯定会被处以极刑。军令就在大营门口的木牌上写着,大伙受训的第一天,就要听王胖子那个大嗓门儿逐字逐句念上一整遍。
“敌军,敌军主和_图_书动发起了攻击?!”强压住心中的烦恶,骑兵千夫长伴格再度愕然回头。却发现,先前给他制造的巨大伤害的那支红巾军方阵,居然重整了队伍,尾随着骑兵的撤退脚步跟了上来。而朱八十一的本阵和左翼,也同时开始向前推进,像三只巨大的刺猬,彼此呼应着发起了反击。
原本就有了趁势发起总攻的想法却无法及时跟自家主帅沟通的徐达,听到命令之后喜出望外。立刻拎着一把长枪,跑到了整个右翼方阵的最前列。“弟兄们,跟我上!”
右翼辅兵当中仅有的五十多名刀盾手跑到长矛阵之后,与耿再成站在了一排,“弟兄们,对不住了,将命难违。不过你们要是全死光了,老子保证跟你们一起走!”
只可惜,能想到是一回事,做不做得到则是另外一回事。任何在地面上做高速运动的物体,转弯时都需要一定的弧长。速度越高,所需要的弧长越大。而四百多名骑兵的反应速度不同,麾下战马的素质参差不齐,导致了看似简单的调整动作,难比登天。
后续跑过来的骑兵速度更慢,距离长矛阵也更远。马背上的蒙古武士脸色灰败,宁愿冒着停下来,被后面的自己人撞下马的风险,也不愿意再靠近长矛阵的边缘。
千夫长伴格嘴角流着血,恨恨地回头。
“贼子敢尔!”千夫长伴格大声诅咒,拉住坐骑,准备转身迎战。身边的亲兵和四个百夫长纷纷响应,稍远一点儿正在仓惶回撤的其他骑兵,却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顾不上抬头观察自家主将的认旗。稀里糊涂地撞了上来,与已经停住脚步自家人挤成了一锅粥。
他是战兵千夫长,无论威望还是资历,都远远超过了耿再成。手持长矛的辅兵们心中一凛,无可奈何地继续蹲在原地,矛尾戳进泥土,矛锋斜指向上。
“辅兵庚、辛两队,举标枪,正前方十五步,投!”徐达的声音再度响起,穿透马蹄轰鸣和人哭喊,传进周围弟兄们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