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两手准备

“十万大军,你以为是个人发把刀,就可以到我们左军里头来么?”
……
对方的表现很另类,与其说是个职业军官,不如说是个职业商贩。而受朱大鹏的灵魂影响,朱八十一对于商贩并不排斥。甚至愿意跟他们讨价还价,委托一些事情给他们做,只要后者能保证信誉。
“回都督的话,肯定是外边包砖,里边为筑土。全天下的城池,估计除了大都之外,都是这样。否则,光是一丈半宽城墙,恐怕就得百万块砖。淮安城再富也承担不起!”李奇策马紧紧跟上,陪着笑脸大声解释。
“说罢!”朱八十一点点头,笑着鼓励,“有好兵谁不愿意要啊!如果你能想到好办法,下次招募士卒的时候,本都督就派你去负责。”
“不瞒您说,小的,小的的确不懂!像咱们左军这种精兵,小的从前也的确没见到过!”李奇又拱了一下手,满脸堆笑,“但是,小的却知道朝廷的兵马都是什么货色。小的却知道有一个征兵的好地方。保证征上来的都是好兵,稍稍训练一下,就不比朝廷的兵马差!”
“不知道了!”李奇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有点苦涩,“反正后来的事情,大伙都清楚。岳飞被朝廷给杀了,估计淮安城也没人管了吧。至于赵将军,活着的时候朝廷都没拿他当回事,更何况是死后?!”
“打,真的打不下来再谈!”
“以前咱们淮安是吃过亏的!”李奇越说越高兴,什么话都敢往外倒。“据老辈儿人说,hetushu.com当年金兀术南下,赵立将军就是被金人用飞石砸死在城头上的。当时大宋朝廷拥兵几十万不敢来救,只有一个岳爷爷拼死杀到了淮安城外,结果没等他跟赵将军联系上,淮安城已经被金人破了!”(注2)
“是!都督英明!”
“都督英明!不打一打,者逗挠不知道咱们的厉害!”
众将闻听,立刻齐声答应。抢在李奇再说出什么动摇军心的话之前,把基本调子先给锭了下来。
“他哪这么笨,吃一次亏还不够?!”
众将瞪了李奇一眼,七嘴八舌地反驳。
“官府以前既离不开他们,又怕他们造反闹事,所以对他们甚为严苛。而那盐丁天天看着大把大把的银子从眼前过,却穷得娶不起媳妇,又怎能甘心?双方之间积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特别最近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盐丁造反的事情发生。光是小人亲自参与扑下去的,就有十数起之多。都督从者逗挠手里拿了钱,转身就去下游招募盐丁入伍,用不了半年时间,肯定就能拉出一支十万人的队伍来!然后提兵十万来打淮安,想破城,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真的?”李奇又惊又喜,满脸难以置信。费了这么大力气,他图的就是能早日被朱都督当成自己人看待。而自己人的标志之一,就是被委以重任。如果能把替左军招兵买马的任务揽在手里,他就算如愿以偿了。以后再也不用处处觉得矮其他将领一头。
“噢!”和图书朱八十一再度为古人的智慧感到惊叹了。一座城墙,居然还有这么多学问和讲究。难怪后世的策略游戏中,把华夏人设置成最擅长铸墙的民族。
“是!”耿再成也是喜出望外,拉了一把李奇,拱手接令。
“哪里?”
当天晚上,他便和大伙将新的作战目标确定了下来。两手准备,以拿下淮安为首选。如果目标无法达到,则想办法逼迫者逗挠出一笔巨额的赎城费用,然后返回徐州积蓄力量,以图日后。反正徐州和淮安之间又水路相连,乘船往返一趟也就是十几天的事情。
“你刚才不是说,等他自己派人来谈么?”朱八十一笑了笑,满脸神秘,“咱们两手准备,一边准备强攻,一边准备跟他谈判。有的谈就先谈着,别逼得他狗急跳墙,招募百姓上城协助防守。能打的话,就打一打。以一个月为期限,到时无论结果如何,都绝不再多耽搁!”
注1:古代中国有专门阐述如何筑城的书,对城墙的宽窄高度都有相应的规范。通常不建议城墙顶部宽于四步,也就是六米。理由就是容易被石弹攻击。
“狗日的,你这哪里是独家买卖,分明是绑票!”众将闻听,对李奇再也恼不起来。纷纷撇着嘴,低声骂道。
“你懂个屁!”刘子云笑骂,回头看看不远处小小的军营,脸上却涌起了几分尴尬。
也不怪这个时代的百姓没什么民族意识,朝廷拿他们都不当自己的百姓,他们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自己的热www•hetushu•com脸去贴朝廷的冷屁股?!想到后世朱大鹏那个时代,赵立这种英雄人物从来没人提起,而范文程、洪承畴等人,却反复被人树碑立传,成了促进民族大融合的功臣,朱八十一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又叹了口气,拨转坐骑,带领众人悻然返回了军营。
“胡说,那者逗挠自己就不会花钱招兵啊?!”
“那跟者逗挠做买卖的事儿?”李奇却仍不满足,眨巴着眼睛,继续追问。
“快说,快说?”
“的确如此。上次逯鲁曾大人拉起三万盐丁来,也不过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并且还是在淮南那边。”一直竖着耳朵倾听的耿再成抬起头,低声替李奇作证。
注2:建炎四年(1130)正月,金人完颜昌率大军攻淮安。知州赵立仅以万人固守一百余日。朝廷令张浚支援,张不肯行;又令刘光世、岳飞来援,刘光世按兵不动。惟岳飞由泰州北进,攻高邮,至三墩被阻。赵立苦盼援军不至,饿着肚子在城墙上鼓舞士气,被金兵用投石车砸中,阵亡。淮安遂破。
众人闻言大喜,忍不住低声催促。不能保证都是左军战兵一样的精锐,能保证比朝廷的兵马强也是一种好主意。只要比朝廷的兵马稍稍强上一点儿,就足够大伙在两淮打下一块立足之地来!
“对,就是绑票!就是这肉票有点儿特殊!”降将李奇则涎着脸,顺着大伙的口风向下溜,“等拿到了钱,咱们就回去招兵买马。招足了兵,就再坐着大船来打,让者逗和_图_书挠交第二笔,第三笔。他手里钱不够了,就得向城里大富商们劝捐。富商们捐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肯定就不跟他一条心了。到时候都督提十万大军前来……”
这段掌故,却是朱八十一以前闻所未闻。不由得来了兴趣,低声追问道:“当年岳飞来过这里?最后他收复淮安了么?赵立将军呢,朝廷最后怎么待他?”
“各位将军且听我说,且听我说!”降将李奇四下团团做了个揖,笑呵呵地解释,“者逗挠肯定会招兵,但是他不会打仗。出来野战的话,肯定打不过咱们都督。而蹲在城里,只要咱们把城门一堵,水路一断。情况就又跟现在一个样了。至于十万大军,不瞒各位,在下,在下的确觉得,咱们左军的兵力,兵力实在太单薄了些!”
“城墙真的有一丈半宽?”
受朱八十一的影响,他们都信奉精兵策略。从左军以往的战绩上看,这个策略也的确没什么错。然而野战是一回事,攻城又是另外一回事。野战时,双方基本上都无险可凭,手头掌握一支精兵,足以击溃三倍以上的乌合之众。然而攻城的时候,士兵的素质所起到的作用,就被城防设施大大地抵消了。没有足够的兵力去牺牲,就根本不可能爬上对方的城头。
这种思维方式,无疑令李奇大有知遇之感。想了想,将声音压低了补充:“都督没听说过么,这淮东一路,除了富商之外,最有名的就是盐丁了。无论是官盐还是私盐,在当地灶户手上都卖不上好hetushu.com价钱,必须先集中起来,运到淮安城里。然后再通过各种手段往外边运,去挣十倍以上的暴利。而盐丁就是专门护送盐车的打手,最是敢于跟人拼命。”
但是,降将李奇却果断地闭上了嘴巴,拿目光朝朱八十一反复探询。
兵到用时方恨少!面对着淮安这样的雄城,朱八十一也的确不敢再坚持自己的精兵策略。而欲在两淮站稳脚跟,左军的扩编工作,也是迫在眉睫。想到此节,他轻轻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如果盐丁可用的话,本都督不在乎现在就去招。德甫,这件事就交给你和李奇两个去做,本都督手里还有一些钱,回头你们到账上拿就是。不过人招上来之后,却必须按照咱们左军的标准,好好训练一番。哪怕是一边打仗一边训练,也比让他们来了就上战场送死强!”
“军中无戏言!”朱八十一又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朱八十一知道大伙都不甘心就这样离开,笑着点头。然后抖了抖缰绳,围着护城河继续观察地形,寻找淮安城的防御破绽。一边看,一边继续信口向李奇询问道:“这淮安城的城墙,是全砖的么,还是外边垒了一层砖,里边是粘土?”
“差不多,像城门两侧马脸位置,可能还更厚一些。这都是有规定的,底下宽多少,顶上宽多少。太窄了,怕城墙不够结实。太宽了,则容易被敌人爬上来,杀出落脚点,也怕攻城方用投石机砸。只有四步左右的宽度,既方便防守,又不易被投石机瞄准,不宽不窄,正好!”(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