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完胜

城门洞下,一名汉军百夫长带领着十几名士卒,殊死抵抗。吴良谋一矛捅了过去,被对方用盾牌挡住,紧跟着,三杆长枪从贴着盾牌边缘同时向他刺了过来。“啊——!”吴良谋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赶紧快步后退,三杆长矛却如毒蛇般尾随而至,分别刺向他的喉咙、小腹和大腿根儿。
“呜——!”表面包裹着铁皮的圆盾掠起一阵风,正中海鲁丁的后脑勺。将此人砸得向前扑出数步,一个跟头扑到城墙外,“啊——!”
一道道命令流水般被传下去,然后被跟进来的红巾军将士毫不犹豫地去执行。当瓮城内只剩下了徐洪三等亲兵之后,朱八十一才看到了站在城门边,满脸得意的吴良谋。“好样的!”他大笑着走上前,伸手拍打对方肩膀,“佑图,好样的!如果没有你,我军进不了淮安!啊!佑图,佑图——!”
“钉拍下来了,不怕死的别躲!”
他松开紧握刀柄的手,一把抓住对方的长矛。然后猛地抬起脚,踹向对方的小腹,“去死!”
“刘子云,你带火枪兵跟上胡大海。听从他的指挥。”
“杀光他们!”刘魁看得双眼欲裂,大吼一声,拎着钢刀扑向敌楼内的木梯。几名少年带着各自的亲兵紧紧跟上。“叮叮当当”,从底层杀向二层,然后继续向上猛攻。刀光在烛火下闪烁,血泉在凌晨的微风中像花一样绽开。
到了此刻,千夫长海鲁丁才终于缓过神来。嘴里含和图书糊不清地尖叫了一声,飞身去砍铁门闸的机关。那东西是控制摇辘和铁闸的总枢纽。一旦被破坏掉了,铁闸就永远卡在了门洞内。在重新修好之前,凭人力绝对不可能再将其提起来。
“轰!”瓮城内的元兵和二鞑子家奴立刻失去了继续挣扎的理由,像苍蝇般,抱着脑袋向城里逃去,顷刻间,就逃了个无影无踪。
“鬼啊——!”赵秀才心脏猛地一哆嗦,撒腿就跑,“红巾军驱赶阴兵进城了!”
“杀红巾贼,杀红巾贼!”更多的民壮在豪强家奴的带领下,朝着城门扑来。吴良谋根本无暇理睬他们,下了马道,直扑瓮城内门。
“二鞑子,尝尝滚木的滋味!”
“大石头,砸你脑门儿!”
“后退!”他大声提醒了一句,借着惯性,将捆在一起,导火索已经燃烧了一半儿的四枚手雷丢进了城门洞里。然后双腿猛地松开绳索,凌空朝城门洞内侧有砖墙遮挡的位置落去。“轰!”眼前红光闪动,仓惶后退的吴良谋等人被气浪推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再看城门洞里,负隅顽抗的元兵死的死,晕得晕,再也没人能站起来。
“耿再成,你带领盾牌兵去肃清残敌!”朱八十一一马当先冲进来,站在瓮城中央发号施令。
“胡大海,所有战兵全都交给你,去给我拿下府衙!”
“周肖……”
“当啷!”朱强从侧面冲上,用钢刀隔偏了其中一杆。另外一名船行来的http://m.hetushu.com弟兄则丢出盾牌,将第二杆长矛砸歪,偏离吴良谋的要害。吴良谋自己也用手里的长矛缠住最后一杆,奋力将其向身侧推。眼前的盾牌忽然撤去,守门的百夫长冷笑着丢出一把短斧!
瓮城里头也有守军,像没头苍蝇一般沿着内门洞向外涌。“左军吴参谋在此,不想死的让开。”吴良谋大声喊着,用钢刀替自己开道。一支长矛刺向他的胸口,被他扭着身子避开。随即,他整个人和持矛者撞在了一起,将对方撞得站立不稳,踉跄着后退。
“朱晨泽,带领弓箭兵占领敌楼,与耿再成一道驻扎在北门,以防敌军反扑!”
“吱呀呀,吱呀呀,吱呀呀——!”三条粗大的门闩被移走后,两扇二尺多厚的木门,被外边的战兵合力推动,“轰!”,终于,四敞大开。
有李奇这种对淮安城知根知底的人在,哪能允许他的图谋得逞?“拦住他?!”当即,后者就怒吼着将手中盾牌丢了出去。
浑身是血的刘魁等人从敌楼里又冲了出来,站在瓮城四周的墙上,将原本用来对付进攻者的防御设施,劈头盖脸地朝试图夺回城门的防守方砸去,砸得元兵和家奴们抱头鼠窜,鬼哭狼嚎。
“呜——!”刀光紧追着他的小腿而来,逼得他无法站立。不得不再度纵身跳到机关的另一侧。“呜呜呜——!”手柄迅速动了起来,被一个巨大摇轮带着,像纺车一样高速旋转。和图书一名元兵伸出钢刀去卡摇轮,被吴良谋一刀削去了半截脑袋。另外一名元兵跳起来去砍吊索,陈德鬼魅般在他身后出现,飞起一脚,将此人直接踹出了城外。
说时迟,那时快,赵秀才的话音未落,敌楼内部和四周的两百多守军,撒腿跑了一大半儿。剩下的一小半儿里头,也有多为两股战战,欲走不能的。
“朱兄弟,往里靠,小心头顶!”已经放完了吊桥的李奇看得真切,俯下身子朝瓮城内喊了一嗓子,然后毫不犹豫地扳动挂钉拍的机关。
对方嘴里喷出一口血,双目圆睁,气绝而亡。吴良谋双手握住长矛中央,风车般左右拨打。刺向他的钢刀和长矛纷纷被砸开,而他自己却继续大步前进。一边走,一边疯子喊出名号,“我是朱都督帐下吴良谋,挡我者死!”“红巾大都督帐下参军吴良谋在此,不想死者闪开!”
“轰!”上百斤的铁钉拍从三丈高的空中高速砸落,将靠近城门洞内侧的盐商几个家丁全都拍成了肉饼。
这一嗓子,可是把敌楼中所有人都给吓掉了魂儿。跟人打仗他们虽然怕,却不至于吓得提不起刀来。而跟阴兵作战?已经死成了鬼了,再砍一刀不还是鬼么?原本就杀不掉的东西怎么杀?
“杀!”浑身是污泥的红巾军弟兄蜂涌而上,钢刀齐举,将惊慌失措的守军砍得抱头鼠窜。“射!”几个胆子大的元兵在一名牌子头的指挥下,从敌楼顶层探出半个身子,向下和_图_书施放冷箭,两名红巾军弟兄倒地而死,身体下面淌满了红。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开门!”从地上翻滚而起的陈德冲着众人喊了一嗓子,飞身扑进门洞。吴良谋如梦初醒,也跟着跳起来,连滚带爬地朝大门冲去。后边还有盐商的家奴不甘失败,叫嚷着试图夺回城门,却被朱强带着麾下弟兄结成刀阵,死死地挡在了门洞外面。
凡是想从背后偷袭吴良谋者,全都被他们用钢刀砍翻在地。转眼间,一行人就杀透了瓮城防线,杀到了外门的城洞下,每个人身上的淤泥,都被血浆染了个通红。
“咚!”有面圆盾从天而降,在最后关头,护住了吴良谋的面门,将短斧隔离在外。紧跟着,陈德双脚夹紧绳索,像一只蜘蛛般倒吊着出现在大伙眼前。未握盾牌的手里,导火索“嗤嗤”冒着红星。
“红巾大都督帐下参军吴良谋在此,不想死者闪开!”“闪开,闪开,挡我者死!”“闪开,闪开,我是吴良谋!朱都督帐下记室参军吴良谋!”疯狂的吼声伴着一个血淋淋的人影,快速向城门滚动。仓促间刺过来的钢刀和长矛要么走空,要么因为紧张而没有伤到他的要害。而吴良谋却越战越勇,矛锋、矛杆和矛尾全都变成了杀人利器。凡是被他碰到者,要么当场身死,要么躺在血泊中来回打滚。
“徐一,去组织辅兵入城,跟在胡大海身后镇压地方,有趁火打劫或者负隅顽抗着,当场格杀!”
“跟上http://m.hetushu.com,跟上吴将军!”朱强带着十几名弟兄快速跟过来,沿着吴良谋开出的通道向前推进。在他们身后,则是数以百计的豪强家奴和民壮。然而,他们却不管不顾,只是努力守住吴良谋的后背。
趁着这个间歇,陈德和吴良谋两个合力拉住门闩的一端,将其一寸寸向上竖起。一条,两条,三条。
“挡我者死!”吴良谋大喝一声,钢刀猛地刺向对方的胸口。刀尖处传来一阵刺耳摩擦声,半截刀刃从对方的后心处透了出去,被卡住了,再也无法移动分毫。
“别恋战,先放下吊桥,放下吊桥接都督进来!”吴良谋挥刀砍翻挡在自己面前的负隅顽抗者,咆哮着冲向悬挂吊桥的机关。此物竟然是熟铁所造,钢刀砍上去溅起一溜火星。两名躺在地上装死的元兵忽然跳起来,刀锋直奔他的左右大腿。吴良谋猛地一纵身,跳到了机关上方。然后看到一个长长手柄,冲着上面就是i狠狠地一脚。
“你守在这里,其他人跟我下去开门闩!”也不管自己有没有权力向对方发号施令,吴良谋冲着陈德大叫了一句。然后拎着钢刀,重新沿着马道往下猛冲。十几名从附近赶过来的民壮挡住去路,被他一刀一个,砍得纷纷向下滚去。曾经做过船行大伙计的朱强带着十几名船帮弟子跟上来,短刀齐挥,将马道上下杀得血流成河。
“这次,我没站在别人后边!”吴良谋痴痴地冲着朱八十一吐出一句话,身体倚着城门边缘,软软地瘫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