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四十三章 间隙

“他们得罪过您老么,您老怎地看他们如此不顺眼?”吴良谋觉得好奇,转过头,笑着追问。
“不放又能怎么样?!”刘魁笑了笑,满脸得意,“刚开始时,他急着去外边立功闯名头,没顾上打将作坊的主意。等他从外边回到徐州,肯走的工匠,连同家人都早走得差不多了。为了一个空壳子将作坊,他还不至于跟咱们都督翻脸。况且都督也没亏了他,从淮安府库缴获的盐税银子,可是直接给他分了二十万两过去!”
“那些人呢,就连挣扎都没挣扎一下?!”吴良谋又明显感觉到一股阴谋味道,皱了下眉头,小声追问。
色目医生阿本被老先生的气势震得目眩神摇,不敢怠慢,立刻施展十八般“兵器”,给吴良谋来了个上上下下大检查。再三确定之后,才又深深地吐了口气,转过头,向苏先生讨好地汇报,“禀告长者,吴将军的身上的伤口的确都已经消了肿。朱都督提纯出来的烈酒,比我们原来用的好十倍。他说的加大伤口透气的法子,也的确收到了奇效。如果长者准许的话,阿本愿意将这个法子写入书中,让后人皆传诵都督之名!”
“嗯?!什么时候的事情,都督怎么说?!”吴良谋愣了愣,眉头紧锁。自家都督升官进爵是件好事儿。但一下子被升到与芝麻李、赵君用平起平坐的地步,怎么看怎么都透着一股子阴谋味道。并且是那种很没水准的阴谋,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其中猫腻来!
“信使是前天晚上到的,据说一口气都没喘,在路上跑了三天三夜!”刘魁撇撇嘴,满脸不屑。“跑了三天三夜,居然一点儿累的样子都没有。还知道跟咱们都督讨要红包,讨要酒肉和女人!”
“对了,三百万!只多不少!”刘魁迅速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嗓子补充,“怕咱们沿途打劫,淮安城这半年的盐税,都没敢往大都运。都堆在府库里,白白便宜了咱们和*图*书。另外,还有城破当晚,被抓到出民壮帮主官府对付咱们的几家大盐商,全被咱都督给抄了家。呵呵,咱们原来都觉得都督心软,还偷偷议论过他。这回我可算是明白了,都督心软,那是针对没招惹过他的人。对于这些盐商,可是真狠啊,呵呵!可惜你当时昏睡着,没看见!”
“老爷子这是怎么了?!”吴良谋被说得满头雾水,望着苏先生的背影,低声追问。
“神仙管的是死后,老夫管的是生前!总之,你等好自为之!这里如果没什么事情了,就去别处忙吧!明天别忘了再来检查一次!”苏先生又笑了笑,霸气侧漏。
二十万两买回吴二十二等人,还有左军的将作坊,自家都督这本钱,下得不可谓不重。而有了二十万两官银做本钱,赵君用连十个将作坊也建起来了,当然犯不着就此跟朱八十一翻脸。只是,此后赵君用和朱都督,恐怕很难再站在一起并肩作战了。虽然两人一直就是貌合神离。
“是!长者请坐,阿本先行告辞!”色目医生阿本唯唯诺诺地答应着,将自己的家什收拾进随身箱子里,提着走了。苏先生则杵着拐杖将他送到了屋门口,待其背影去远了,才回过头,冷笑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要不是都督护着你们,还想在城里开医馆?老夫连落脚地都不会给你们留!”
其实对付这个计策,也非常简单。书本中随便翻翻,就能找到很多先例。只要赵君用和朱八十一同时表态,告诉刘福通派来的使者,二人功微德薄,不敢愧领总管之职。愿意继续在芝麻李麾下并肩作战就行了。想必以刘福通的眼界,不至于连最基本的大局观都没有。会冒着跟徐州红巾决裂的风险,继续强行推行他的分封之计。
“都督肯定是把他给得罪了。但即便满足了他的要求,咱们左军也落不到什么好!”没等吴良谋把其中利害想清楚www.hetushu.com,耳畔又传来刘魁的声音。有点失落,更多的是怒其不争,“那刘福通,压根儿就没安好心。左军一日定淮南,天下震动。紧跟着,李总管那边就把宿州给拿了下来。然后赵长史瞧着眼热,也亲自带兵出去支援吴二十二,把睢阳与徐州之间,位于黄河南岸的几个县城,全用火药给炸塌城墙,一鼓而下。而刘福通刘大帅那边,却刚刚吃了个败仗,连先锋官韩咬柱都被也先贴木儿给抓去砍了!然后,呵呵,然后,就冒出了给咱们升官这事儿来!”
“只要是歌颂我家都督的,你尽管写!”苏先生将双手搭在拐杖的包金兽头上,满脸严肃地回应,“但是那个蒸酒的法子,你们色目人不准传播出去,否则,老夫一旦发现,就唯你是问!”
那苏明哲却被他自己的话触动了心事,又轻轻叹了口气,低声吩咐道:“佑图刚醒,老夫也不多打扰你。最近半个多月来咱们左军的一些事情,等老夫走了,你们哥俩慢慢说吧!老夫只交代一句,新军是咱们这些人将来安身立命的资本。钱粮器械,老夫这里绝对优先供应。但你等也要争气,别辜负了都督的厚望才是!行了,你们聊着,老夫再去看看其他人去!”
“你这人,说刘福通用计对付咱们时,你不着急。这会儿,反倒担心起一个将作坊来!”刘魁愣愣地看了他一眼,满脸不解地回应,“放心!有咱们苏先生这头老狐狸在,将作坊还能被赵君用给吞掉?淮安城被攻破的消息一传到徐州,老先生就打着运送军械的名义,把工匠们一批批随船运了过来。只有实在不愿意离开徐州的几个,才留给了赵君用。”
“那赵君用呢,他就眼睁睁放大伙走了?!”吴良谋又愣了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都督给了?”
“老夫平生最不信的,就是发誓!”苏先生又将拐杖在地板上顿了顿,冷笑着www•hetushu.com说道,“无论你打的什么心思,只要守我家都督的规矩,老夫才懒得跟你较真儿。可若是被老夫发现你敢坏了规矩,哼哼……”
“好好看病!”苏先生却根本不在乎,杵着拐杖站起来,大步流星走向窗口。以他老人家现在的年纪,根本用不到以拐杖代步。可有这么一根东西在手里,和没这么一根东西在手里,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就好像是诸葛亮的扇子和吕奉先的画戟,往手里一抓,气势立刻就上来了。根本不用管嘴里唱的是什么戏词!
说罢,又用拐杖戳了戳地面,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给个屁。都督直接告诉他,没有这规矩。红巾军是来拯救百姓于水火的,不是来祸害老百姓的!”
说起当年的弓手生涯,他才忽然又想起,自己现在是红巾军的人,某种程度上,也是神棍的一员。立刻觉得有些尴尬,轻轻叹了口气,继续补充,“算了,跟你们说这些,你们也不懂。小孩子家家,记住咱们老祖宗说的话,敬鬼神而远之就是了!”
吴良谋是标准的儒家子弟,对怪力乱神原本就不怎么信。刘魁则跟他恰恰相反,逢神就拜,见庙烧香。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和各路大仙都平起平坐,不分高低。所以这两人听了苏先生的话,只是微微一笑,谁也不愿意再继续刨根究底。
“他敢怎么说,赶紧跟都督赔罪,说他自己是说笑话呗?!敢多啰嗦一句,不用都督下令,弟兄们就把他丢到淮河里头去喂王八!”
一边笑,他一边轻轻撇嘴,“老夫也不会管你是谁的信徒。反正老夫这辈子做的孽已经够下十八层地狱了,多被一个神仙惦记上,没准儿他跟阎王爷还能打起来,让老夫白捡个大便宜!”
“明白。阿本明白!”色目医生阿本连连点头,“长者尽管放心。真正的伊斯兰教,除了医生之外,绝不沾酒。不光不能喝酒,连酿酒,贩酒的生意都不能沾,否则,必定http://m.hetushu.com会受到真主的惩罚!”
“噢,太可怕了!长者,您这是渎神。我没听见,阿本刚才什么都没听见!”色目人阿本吓得脸色煞白,一边抹着汗,一边嘟囔。
“那信使怎么说?”
“多少?三百万?怎么会有那么多!”吴良谋被吓了一跳,看着刘魁竖起的三根手指,满脸难以置信。
“你们这些小孩子懂什么?”苏先生横了他一眼,冷笑着解释,“不花钱给你看病,白送药材给你,还时不时登门嘘寒问暖,自两汉起,哪次神棍们闹事不都是这个路数?!所谓开医馆,不过是做得更高明一些罢了。药钱最后从哪来,还不是要着落在信徒身上?!老夫当年做弓手时,每年不知道跟各路神棍……”
“你可不知道啊,那赵君用看似精明,可还是眼皮子窄了些!”看出吴良谋情绪不高,刘魁故意挥了几下胳膊,手舞足蹈地补充,“二十万两,他就满足了,高高兴兴地把吴大哥他们送了回来。却不知道,咱们左军,前后在淮安城里,足足缴获了这个数……”
想到这儿,他忍不住又低声追问,“都督呢,都督接受刘福通的分封了么?赵君用那边怎么样,有没有派人过来通气!”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赵君用和朱八十一两个能甘居人下!对于自家都督,吴良谋非常了解,肯定不会辜负芝麻李的一番信任。但赵君用么?可就不敢保证了,从以往打交道的经验上看,那厮绝对不是个安分的主儿。
“将作坊呢,姓赵的把咱们左军的将作坊怎么样了?”闻听此言,吴良谋立刻大急,一把拉住刘魁的手,连声追问。
“我可以向真主立誓,给吴将军治病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色目人阿本立刻红了脸,高举起一只手抗议。
“哦,是这样!赵长史操之过急了!”毕竟是名家弟子,吴良谋经验虽然少,脑子转得可是一点儿都不慢。稍加琢磨,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徐州和睢阳之间和*图*书的几个县城,早就人心惶惶。赵君用出兵去夺的话,即便不用火药炸墙,也费不了太大力气。只是这样一来,宿州和徐州就彻底连成了一片,再加上个财税重地淮安,芝麻李表面上所拥有的实力,隐隐已经能和红巾军主力比肩。所以,也无怪乎刘福通会心生忌惮,想出这么一个分封诸侯的主意来。
“怎么没有?!”刘魁摇摇头,带着几分佩服继续比比画画,“发现左军只有四千多人,城里那些盐商们就偷偷勾结了起来,在城破后的第三条夜里,试图夺回淮安。结果一下子就中了都督的埋伏,被胡大海和刘子云两个,杀了个人头滚滚。然后淮安城就彻底消停了,再也没人敢跟咱们都督对着干。不但淮安,连带着东面的几个县城和都消停了,没等徐达带着大军杀过去,已经自己派人来接洽投降!”
“当然没接受!”刘魁笑了笑,撇着嘴回应,“咱们都督又不是傻子,岂能轻易中了别人的圈套?!他当场把命人把淮东大总管印信封了,请信使带回了颍州。但此事没这么容易了结,随着信使来的,还有几个明教的神棍,眼下正准备在淮安城里设坛讲法,广招门徒。另外,赵君用那边,打着支援淮安的名义,把吴二十二他们,也都从徐州调了过来。人马已经上了船,估计两三天之内就到了。”
“嘿!”吴良谋撇嘴冷笑。对方肯定说的不是什么笑话,只是碰了个大钉子,自己给自己找台阶罢了。只是朱都督如此处理,恐怕那信使回去之后,不会说左军什么好话。甚至在刘福通的面前搬弄是非都极有可能。
“嗨,还不是被刘福通给闹的!”刘魁迅速向外看了看,身手关住门,“红巾军老营那边派人来了,封了都督一个大官儿。什么淮东大总管。李总管也升了一级,叫做江北大总管。再加上赵君用这个刚出锅的归德大总管,咱们徐州红巾一家,现在弄了三个大总管出来。以后的事情,麻烦大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