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五十一章 震动

正吓得魂飞魄散间,却又听那老衙役哭着说道,“您老,求您老松手,松手,放,放小的一条活路吧!求您了!县太爷的大印,在穆孔目手里。要组织守城,还是拿东西,您老赶紧去找他!别揪着小的,小的就是个不入流货色,小的,小的可是担不起这个重任啊!”
“谁,谁死了?你们在干什么?”鬼才李二伸手揪住一个腿脚稍慢的老衙役,先狠狠给了此人俩大嘴巴,然后厉声喝问。
也跟着跑出酒馆的刘小六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回应,“你回去烧高香吧,也就是我们四爷心善,不愿意跟你们这群刁民一般见识,否则,尔等今天八个脑袋也掉下来了。滚开,没看见老子正忙着呢么!”
众人不疑有他,纷纷七嘴八舌地说道,“四爷还是找郎中看看吧!岔气儿虽然不是什么大毛病,但发作起来,也难受得很。城东头有个姓董的,拔得一手好火罐。有空让他给您拔拔,保准能除了根儿!”
“喔!”伴当小六轻轻点头。周围的酒客们,不论听懂没听懂,也跟着一起做受教状。革命,就是造反。造反,就是革命。这个词,有意思,要不人家是榜眼呢,随便想出一个词,就透着高明!
“嗯,嗯,这里,这里敲一下。嗯,这里,嗯,呃——!”主仆二人一通忙碌,最终,以一个大大的饱嗝,宣布“岔气儿”时间结束。
但一个有纪律,懂得克制欲望的造反者,就完全不同了。当初刘邦如果不与父老约法三章,就不会有后来的两汉四百年国运。当年铁木真如果没有颁布《成吉思汗大扎撒》,就不会有大元朝的万里江山,甚至不会有蒙古民族!(注1)
“兀那汉子,你给我站住!”不管酒馆里的人如何吃惊,鬼才李四一个纵身跳到街道旁,将自己的腰牌高高地举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如实道来!”
李四听了,连连点头。立刻答应等吃完了饭之后,就去拜访那个什么董火罐儿。众人www•hetushu.com见他从善如流,便又纷纷说道,“其实您老如果方便的话,此番去淮安,不妨去城里的色目医馆转转。据说里边的郎中都是大食那边过来的国手,最是擅长医治各类疑难杂症!”
“让开,让开,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踩死活该,不长眼的踩死活该!”马背上,官府的信差如丧考妣,扯开嗓子大声吆喝。
“谢四爷赏!”店小二立刻喜笑颜开,先拖着长声喊了一句,然后小跑着回到柜台后,从空酒坛子底下抽出一叠满是油污的皮纸来,用袖子在上面胡乱抹了抹,再度跑到李四面前,双手呈上,“您看,这是淮安红巾贼的邸报。前两天别人吃饭时不小心落下的。小的就知道说不定还有用,特意留了个心眼……”
“呼——!”李四长长吐了口气,对众人的要求充耳不闻。除了当朝丞相脱脱,谁有资格让他李四念文章?这帮下九流的贱民,给根汗毛,居然就想竖旗杆了!
“四爷,四爷,我来帮您,我来帮您!”伴当小六的反应也非常迅速,赶紧站到李四身后,装模做样替他拍打脊背。
“色目医馆?”难得话头不用自己拉,就又回到淮安。李四立刻做出一幅感兴趣状,准备洗耳恭听。
鬼才李四看得连连撇嘴,目光继续移动到了邸报上的第三格。谁料里边的内容,却突然变得凌乱起来。东一段,西一段,令人目不暇给。有商人发的易货告示,有船行发的启航日期,有店铺招揽顶梁手艺师傅的启示,甚至还有一段妓院的揽客声明,“二八少女,腰软体酥,养在深闺,以待君子……”云云,让人读了之后,就觉得嘴巴一阵阵发干。
“怎么了,四爷,朱屠户弄什么幺蛾子了?!”众酒客都不识字,纷纷将头凑过来,惊诧地询问,“看把您给气的!莫非他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成?!您老给我们念念,让我们大伙跟您一起骂他!”
第一格,写得全是和_图_书淮安红巾的文告。无非是宣称他们是吊民伐罪的仁义之师,要求百姓们不用害怕,商贩们照常营业之类,没什么好看的。第二板,就是刚才大伙议论的三个大纪律,八个小纪律了。只见上面写道,“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第二不拿百姓一针线,百姓对我拥护又喜欢,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百姓的负担。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八项注意切莫忘记了,第一说话态度要和好,尊重百姓不要耍骄傲……”
说着话,快步追上李四,跟后者一道拔腿朝县衙跑。双脚才踏上台阶,还没等亮明身份,就听见衙门里边一片大乱。几个衙役一边夹着细软向外冲,一边大声哭喊道,“了不得了,可了不得了。周老爷,周老爷被吓死了!”
“您老,您老可是不知道啊!”老衙役急得连连跺脚,“芝麻李,赵君用,还有朱八十一帐下大将吴二十二,都偷偷到了刘福通那!红巾军,红巾军四路大军前后夹击,把,把朝廷的三十万大军给全歼了。消息,消息刚刚从汴梁那边传过来的。我家,我家周老爷,就是听到消息后,一口气没上来,活活,活活给吓死的啊!”
“革命,他们不是红巾军么,怎么成了革命军?这个词,好生奇怪?”伴当小六也把头凑过来,才看了一行,就迟疑着问道。
“拿去买双鞋穿!”李四立刻心领神会,从口袋里摸出二十几枚铜钱,一股脑全塞进小二手里。
“是啊,是啊,董火罐的水平,绝对一等一。并且价钱也公道,三个罐子一文钱,童叟无欺!”
“你胡说,红巾军怎么可能攻入汴梁。朝廷在那边有三十万大军,难道全都是摆设么?!”李斯闻言大急,拎着衙役的领子,大声反驳。
注2:皮纸,用桑皮、山桠皮等韧皮纤维为原料制成的纸。一般是供糊窗和皮袄衬里等日用需要,现在已经很少生产。皮m.hetushu.com纸是中国古代图书典籍的用纸之一,宋以后的图书典籍中,皮纸是使用最多的纸类之一。
而朱八十一,刚刚打下了一个落脚之地,居然就开始染指科举和律法,这个人的野心和危险,可是比刘福通大得太多了!想到自己曾经送给对方一支手铳之后没多久,徐州红巾队伍里就出现了特大号盏口铳这种利器,李四的肠子就开始发青。不行,无论如何要尽早将其扑杀。否则,一旦让姓朱的羽翼丰满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但最后一句,“保卫华夏永远向前进,全国百姓支持又欢迎!”就有点儿大言不惭了。才占了巴掌大的地方,居然就敢言华夏两个字,还认定的全国百姓都会支持他,简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鬼才李四皱了下眉头,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是朱屠户在宣扬,他造反有理!肯定又是逯鲁曾那老东西帮他想的,否则,以他一个杀猪的汉子,怎么会知道如此生僻的典故!”
挨了打的衙役眼冒金星,不敢质问来者是何等人物?双手捂着腮帮子,继续抽泣着道,“县太老爷,县太老爷周大人,刚刚,刚刚接到红巾军攻入汴梁的消息,吐了口血,就没气了。小的,小的正准备去喊郎中,小的,小的真的什么都没敢拿啊!”
话音未落,又一队信差骑着快马冲了过来,背后的红旗上溅满泥点,“让开,让开,八百里加急……”
注1:成吉思汗大扎撒,即《成吉思汗法典》,颁布于1206年,是铁木真一统草原之后,在文臣辅佐下设立的法典,也是其执政总纲。里边涉及了王位继承、财产处理以及兵役制度等多方面。最著名的是,此法中,规定男同性恋要处死。
“三个大纪律,八个小纪律?”李四的呼吸瞬间变得沉重起来,就像猛兽见到了猎物。
“啊——!”李四愣了愣,瞬间如坠冰窟。朝廷的三十万大军,可是由丞相脱脱的弟弟也先帖木儿统领。如和图书果三十万大军被全歼了,即便也先帖木儿能逃离战场,大元朝的国法,也肯定容不了他。弄不好,连脱脱都得被牵连进去,弄一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得了吧!小二哥,留了个心眼。留了个心眼,就垫酒坛子底下了!”众酒客们闻听,立刻毫不犹豫地戳穿。
“是过分了点儿!”众酒客们闻听,也纷纷摇头。虽然商贩都是有钱人,但地位怎么着也不能跟官府同列。朱八十一居然把官府的公文和商贩们的东西印在同一张纸上,的确有点儿太不庄重了些。
店小二弄了个大红脸,伸手在自家脑袋上抓了几把,讪讪地道,“那,那是怕它,怕它被风吹了去。所以,所以才拿酒坛子压,压了压。四爷您看,这上面,就有他们说的那个医馆,还有,刚才他们说的那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在上面。”
“哎呀,肚子,我肚子不太舒服。估计,估计是岔气儿!”鬼才李四立刻用手捂住小腹,做出非常痛苦的模样。“没事儿,大伙继续喝。酒钱算我头上!这,这都是老毛病了,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
“六爷,李爷,李爷和您老……”店小二吓得脸都成了青绿色,双手捧着钱袋,哆哆嗦嗦地追问。
正低声议论间,忽然听见街道上一片大乱。紧跟着,数匹驿马风驰电掣地跑过去,将躲避不及的百姓撞得头破血流。
“岂有此理,这朱屠户,真是个十足的下流痞子!”李四看得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将邸报拍在了桌子上。
“又怎么了?这群王八蛋,还嫌百姓们安分么?”鬼才李四气得一拍桌子,扶案而起。这两年,他的东家脱脱丞相,为了大元累得连头发都白掉了一大半。可叛乱却犹如燎原野火,扑不胜扑。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底下的官吏们不体恤百姓,有点儿权力就作威作福。
攻城略地,扩张地盘,老实说,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任何一个造反者,初次得手之后都会这样做。但那些造反者多是打下一http://m.hetushu.com个地方就祸害一个地方,无论他们当初造反的原因是多么凄惨,多么迫不得己,当他们成为上位者之后,就会变本加厉地去祸害跟自己原来一样的平头百姓。所以他们爆发得突然,崛起的快速,衰落也和崛起一样迅捷。
除了第一句的革命两个字,用典颇深之外。其他几十句,倒是通俗得紧。读起来,也颇为顺口。如果有人谱个曲子的话,非常易学。可见朱屠户,为了让他的那帮粗胚下属遵守军纪,的确没少花费心思!
但酒客们却只知道一个大概名字,具体这个医馆是谁开的,规模多大,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等,都一问三摇头。就在大伙都觉得尴尬之际,酒馆小二却笑吟吟地跑过来,俯身在李四耳边,满脸神秘的说道,“四爷,这个小的可能知道一点儿。小的……”
“嗨,其实也没啥!”伴当刘小六反应机敏,发觉李四又要失态,赶紧出言补救,“我家老爷是气不过,气不过朱屠户,居然用官府的邸报,替商家张目。这也太,太不把官府的威仪当一回事儿了。士农工商,自古以来,商贩都是贱业,哪容得了他们把买卖消息印在邸报上?!”
“让……”信差拔刀欲剁,目光落在腰牌上,却立刻吓白了脸。赶紧丢下刀,在马背上倒转着身体作揖,“您老勿怪,军情,紧急军情。”
“噢!”李四闻听,立刻顾不上指责小二欺骗自己,迅速将目光落在手中皮纸上。那是一张非常粗燥的楮皮纸,通常被用来糊窗子,偶尔也用来封咸菜坛子口。完全摊开之后,有三尺见方。被人用墨线分成了四格,每格长宽各一尺五左右,上面印满了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注2)
“紧急军情?”李四见对方脸上的表情不似作伪,便不敢再深问。而是丢下一个钱袋,快步朝衙门方向跑去。
“是啊,三个大纪律,八个小纪律。四爷,四爷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如此难看!”酒客们敏锐地察觉到了李四状态有异,纷纷站起来,关心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