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步之遥

“这种事情,光是防,是防不过来的!”知道苏先生就是这么一幅性子,朱八十一也不苛求于他。笑了笑,继续说道,“说不定,北元那边,早就得到咱们的火炮了。至于火药配方,估计也保密不了太久。”
……
三十贯每月!他们两个身为都督大人的亲信幕僚,每月的俸禄也不过是六贯钱。这还是都督府根据淮安城最近的物价,刚刚上调过一回的。而一个手艺人,居然工钱拿到谋士的五倍,这数字,可真够打击人的。
注1:一贯足色铜钱,按照唐初标准,大约折合六斤四两。含量大概是铜六千四,直到清代某盛世,才改为铜四铅六。一千贯是六千四百斤,按含铜量六成算,则为三千八百斤。等于价格暴涨两倍半。
“读书人,还是先静下心来跟在都督身边多学点儿东西,然后再出头表现!”
作为一个融合了后世灵魂的准穿越客,在政治素养和军事水平上面,他未必比逯鲁曾、徐达等人高。但论及对工业化萌芽和工业时代的认识,受属于朱大鹏的那部分灵魂影响,他的见识,却绝对甩出了其余人几百年。
“一千斤铜还算贵,有本事他们到别处买去?知道他们私底下之间,将火炮倒手卖给徐寿辉是多少钱么?一千贯,还要足色的铜钱。有多少,徐寿辉那边收多少!”(注1)
黄老歪却依旧有些舍不得,又抬头看了看大伙的脸色,继续嘟嘟囔囔地说道,“那,那三成也有些多了。赵长史和李总管他们那边和_图_书,都,都是有铜矿和铁矿的。并且他们卖的,卖的也不便宜!”
“所以,咱们才有了火炮,火绳枪,板甲和前胸甲这些攻防利器!”作为一名灵魂融合者,朱八十一知道自己所处时代,读书人根本瞧不起工匠。笑了笑,继续耐心地解释,“所以,本都督才能以区区一万五千战兵,控制住淮安、泗州两座大城,还有力量去支援别人。所以,咱们红巾左军,才能在不扰民的情况下,一天天地慢慢发展壮大。如果没有没有这些能干的工匠,没有火炮。火绳枪和坚固的甲胄,咱们就得像其他各路红巾一样,拼命征兵,才能不担心自己被蒙元那边剿灭,或者被同行吞并。就得加倍地去盘剥治下百姓。然后,让老百姓比恨蒙元官府还恨咱们,巴不得咱们早一天被人干掉。所以,朱某以为,这三十贯钱,给的真不算多。每门炮卖出双倍的利润,也真不算贵!”
那陈基和叶德新两人听了,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天旋地转,仿佛有人在自己脑门上狠狠敲了一棍子般。脑袋瓜子里头,却同时有无数东西拼命往外挤,拒绝接受这当头棒喝。
“三十贯?”陈基和叶德新两个吓了一跳,追问的话脱口而出。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蒙元那边有火炮,咱们没有,我也会不惜任何代价去弄几门过来仿制!”朱八十一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也不觉得吃惊,“泄密这种事情,咱们只能尽力拖延,却无法从根本上阻止。所以http://www.hetushu.com对付的办法只有一个,永远比他们领先一步。他们学会了造四斤炮,咱们就造五斤炮,造六斤炮。他们的火炮能打三百五十步,咱们就争取能打五百步、一千步。让他们在咱们身后慢慢追,慢慢追,步亦步趋亦趋,只要咱们别停下来,早晚都会绝尘而去!让他们永远在后面吃屁!”
“君子慎于言而敏于行!”作为府试的主考官,陈、叶两人名义上的恩师,逯鲁曾也觉得二人太浮躁了。不但不出言回护,而且帮着别人补刀。
“是个人就都有犯糊涂的时候,本都督也不会例外!”朱八十一笑着摇头,不肯接受他的马屁,“咱们当初造火炮,就是照着盏口铳,一点点放大着来的。虽然眼下已经改进了许多次,但基本道理却还是一样。所以你这四斤炮啊,还得抓紧时间造,抓紧时间往外卖。一旦别人琢磨透了开始仿制,可就卖不上现在这种价钱了!”
然而想要说几句反驳的话,他又无从反驳起。毕竟淮安红巾的强大架子,全靠武器犀利,铠甲结实撑着。否则,甭说才一万五千战兵,就是十五万战兵,用来防御淮东各地也显得捉襟见肘。
即便是逯鲁曾,也觉得朱八十一这番论述有些太惊世骇俗了。如果工匠的作用有那么厉害,以后淮安学子还读什么四书五经?早点儿送到将作坊做学徒就是了,有三千大匠师,足以一统中原,又何须什么张良陈平?
先前最反对出售火炮的苏先生,也立刻和图书觉得有些脸红。想了想,讪讪地给自己找台阶下,“我,我的意思不是不卖,而是要分清楚亲疏远近。像李总管,赵长史这些,这些不会偷咱们秘法的,就不妨多卖一些给他。像,像布王三、孟海马这些臭不要脸的,就一门都别给他。免得他们转手就卖出去,拿咱们的东西赚轻松钱!”
到最后,还是朱八十一心软,不忍让新人太受委屈,咳嗽了几声,笑着打断,“嗯,哼!好了,都少说几句吧。谁还没有从新人过来的时候?”
他们两个是非常传统的读书人,没什么经营头脑,更不懂得什么叫做奇货可居。见朱八十一被前来窃密的各路红巾探子弄得烦不胜烦,就想出个主意,一劳永逸地从根子上解决这个问题。
“那你的话可是说满了!”朱八十一和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打趣,“万一别人发了狠,买几门炮回去,挨个砸开了琢磨,未必仿制不出来。到时候,你是让我杀你全家呢,还是跑我这里哭着喊自己冤枉?!”
而将作坊的少丞黄老歪却有些舍不得,偷偷看了看苏先生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提醒道,“都督,那个,那个降价的幅度,是不是太大了些。三成,可就是三百多斤铜呢。咱们最近又是建船坞,又是建水车的,还得给全军将士打造板甲或前胸甲,若是一下子把火炮价格降得太厉害,可能,可能会周转不过来!”
“这,这,晚辈,晚辈初来乍到。有些情况,并不掌握!”陈基和叶德新两个被数落得满脸hetushu•com通红,赶紧拱着手向大伙赔礼。
“啊!”众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涌起一股子寒意。蒙元朝廷得到了火炮和火药制造方法,危害可跟周围的友军不是同一个级别。虽然眼下红巾军看起来势头不错,已经拿下了大半个河南江北行省。可其余十几个行省,却还是蒙元的。人家蒙元官府有的是铜,有的是钱和粮食,在大都城内,还集中着全国最出色的工匠。用不了多久,火炮就像下饺子般,排着队从军器局推出来,摆在前线上,跟红巾军这边展开对轰。
苏先生、黄老歪等人却不依不饶,继续开口数落。
谁料话音刚落,立刻遭到了苏先生、黄老歪、于常林等人的联手痛击。“什么高,才卖一千斤铜锭怎么算高?都督刚才的话你们俩又不是没听见,沙范、人工、火耗,难道都不算钱么?”
“是!”苏先生原本就不愿意将火炮卖给周围的友军,立刻兴高采烈地答应。
“都,都督!”黄老歪吓了一哆嗦,眼泪立刻就收了回去。“都督,都督是有大智慧的人,定然,定然不会做那种糊涂事!”
“呵呵,呵呵!”黄老歪裂开嘴巴,讪讪地挠头皮。再也不敢提对芝麻李和赵君用两个也不肯降价的话头。
“北元那边三千贯求购呢?好在眼下临着黄河的,除了刘福通之外,就是李总管和赵长史,否则,他们都敢转手就将火炮卖给鞑子!”
“是!都督!”黄老歪等人狠狠地瞪了两个书生一眼,非常不情愿地收起了火力。
“炮价腾贵,有hetushu.com逼良为盗之嫌!”刚刚因为府试名列第一而成为都督府记室参军的陈基有点儿适应不了黄老歪的市侩嘴脸,想了想,出言提醒。
“不掌握情况就别乱说话!”
“那对刘福通那边就先不降价了,优先级别提到最高,与李总管,赵长史他们同列。供应李总管和赵长史的火炮,还是降价三成!”朱八十一倒是从善如流,立刻采纳了黄老歪的建议,重新修改了自己先前的命令。
“是啊!黄少丞。晚辈见那火炮用料不过五百余斤,而对外售价则在千斤铜锭之上。如此厚的红利,当然免不了外人的窥探。”另一名因为考试名列前茅而进入朱八十一幕府的书生叶德新,也试探着劝告。
“咱们红巾左军的将作坊,与过去蒙元官府的作坊不太一样!”本着重点培养的想法,朱八十一将目光转向陈基和叶德新两个,很是耐心地解释,“工匠不算匠户,与普通人一样。工钱则按其手艺高低算。其中最高者称为大匠师,每月差不多能拿到三十贯左右。所以,将作坊造出来的东西,售价自然要高一些!”
闻听此言,陈基和叶德新两个愈发觉得尴尬,拱着手,脸色红得几乎都要滴下血来。
而那黄老歪听了,却当场就流下了眼泪来。哽咽了好一阵,才终于压制住心中的激动,俯身下去,大声说道,“都督,都督知遇之恩,黄某,黄某百死难报。都督,都督您放心,只要黄某一口气在,就决不让人把火炮的制造秘法偷学了去。倘若有失,都督,都督可杀黄某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