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宿命

“终于找到个像人样的了。小麦色,那是天然的小麦色,你懂不懂啊?”朱八十一肚子里轻声嘀咕,拼命抑制,才抑制住了将苏先生嘴巴缝住的冲动,“长腿细腰,这才是真正的女人模样。脚大,都长到一米七几了,如果细脚伶仃,那还不直接扎到地里头去。嗯?她旁边那个人是谁,怎么有意无意地在护着她,就像是条护食的猛兽一般?嗯,此人倒堪称是个帅哥,就是眼神凶悍了些!”
“徐达的手书?”朱八十一闻言,立刻收起怒容。皱着眉头,低声追问,“徐达在信里写了什么?他给那女人作证了?”
“都督,都督教训的是!”听出朱八十一话语里的失望之意,胡大海脸色更红。咬了咬牙,大声补充道,“如果都督确信她是个骗子,末将立刻出去将她拿下就是!末将一直没敢让她靠得将作坊太近,就是为了提防她来历蹊跷。”
“就是这两个人!剩下的,都不值得一提!”胡大海的声音及时地从侧面响了起来,将朱八十一的思维拉回现实。“被弟兄们包围着的那个女人,就是自称是都督没过门儿媳妇的。她旁边的那个,比她高了大半个脑袋的,是她的侍卫头目。如果这两个人试图对都督不利的话,肯定得着落在那个侍卫头目身上!”
“她,她直接从泗州那边坐着船来的,身边还带着十几名侍卫!”胡大海也发现自己可能是好心办了错事,赶紧接过话茬,大声解释,“末将,末将想,末将不知道都督您有没有定亲。徐将军跟了您那么久,肯定会知道一点儿。而那个女人又带着侍卫,又拿着徐达的手书,大摇大摆地从泗水一路走到淮安,要是假冒的,该早就被揪住了吧。怎么可能轮到末将来拆穿?”
“这么高的女人,丑死了。徐达居然也敢将他往您身边领!”既然知道来人不是朱八十一的未过门媳妇,苏先生就肆http://www•hetushu.com无忌惮地实话实说。“您再看看她那黑劲,这要干多少庄稼活,才能晒到如此地步啊?还有,都督,您看她穿的那靴子,居然是双战靴。天哪,女人家的脚比男人都大,怪不得嫁不出去!我估计她也是愁疯了,所以跑到您这里,想要自荐枕席!”
众工匠们见他动了真怒,又“轰”地一声,苍蝇般散开。然而每个人都等在各自的磨床前,眼睛却不断地向后瞄。唯恐遗漏了什么细节,下班后没机会跟其他工坊的同伴们去炫耀。
不是这货自我标榜,自打两个灵魂融合以后,他真的从没把任何精力浪费在女人身上。一则是因为生存压力太大,想想哪天自己就跟芝麻李一道成了反元大业的奠基石,就不敢再去想女人。二来,受了朱大鹏的影响,他的审美观与这个时代的差距实在有些出入。别人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而他,则是见了这个时代所谓的美女,就瞬间欲念全消!
“胡说,都督这叫不怒自威!”黄老歪迅速插了一句,将胡大海与自家都督分别开来。
正是因为知道徐达在自家都督心目中的受重视程度,胡大海才没敢怀疑外边那个女人的话。此刻听朱八十一问了起来,立刻红了脸,讪讪地回应道,“徐,徐将军在信里写了什么,末将,末将没敢查验。只是,只是觉得徐将军是个稳重人,轻易,轻易不会把信交到一个女人手里!”
“其实都是一样的!”朱八十一笑着摇头。事实上,他自己早就发现自己自己性格变得越来暴虐,越来月迷恋用刀子来解决问题。只是不敢确定,这种暴虐,是受了朱老蔫常年杀生的影响。还是因为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身边几乎没有任何平衡和制约的缘故。
臀大,则意味骨盆宽,生孩子的危险小,轻易不会造成一尸两命的悲剧。hetushu.com这点朱八十一虽然不太适应,但考虑到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专职的妇产科医生,也勉强能够理解。毕竟,小门小户,能攒起了老婆本儿不容易。谁也不想刚刚成亲没几年,老婆和孩子都去了城外乱葬岗!
胡大海却不敢让他去冒险,先偷偷给徐洪三使了个眼神儿,示意后者加强戒备。然后又压低了声音,向朱八十一提醒,“那个女人肯定练过武,但属于花拳绣腿,真的动起手来,都督一只胳膊就能杀掉她。但她身边带的那个侍卫,却是个狠角色。至少手底下有十多条人命了,杀气根本藏不住!”
现在看来,责任并没在朱老蔫身上,而是前一段时间连番上阵杀敌,自己的心境渐渐出现了问题。而如何克制这种杀戮的欲望,恐怕暂时还找不到太好的方法。只要蒙古人一日没退出中原,只要自己一日没觉得彻底安全,自己就得随时准备拔出刀子来战斗。而在敌人身上把这种暴戾之气散发出去,总比散发到自己人头上好。
正全神戒备之时,对面的长腿女人却突然推开围着他的士兵,大步朝朱八十一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着脸喊道,“对面可是朱都督?你不是想要本小姐么?本小姐亲自送货上门了!能换多少门炮,麻烦你当面给开个价!”
“知道了!”徐洪三低低的答应一声,带领亲兵门,迅速围成一个扇面。将朱八十一暗中保护起来,以免那个女人和她的侍卫头子暴起发难。
至于后面三条,朱八十一则彻底无法接受了。按照这个时代的标准,大胸意味着女人需求旺盛,克夫。所以女孩子们一个个恨不得把自己勒成飞机场方才罢休。小脚意味着足不出户,贤惠。所以这个时代的美女们一个比一个弱不经风,轻轻一推,就得变成滚地葫芦。而年龄萝莉,更是扯淡至极,在二十一世纪,除了极少数变态之外,谁忍心对十hetushu.com二三岁的小姑娘痛下杀手?(注1)
皮肤白皙细腻,朱八十一能够接受。毕竟这个时代既没有什么磨皮漂白技术,又没什么防晒霜。皮肤白皙,则意味着女方家境不错,不需要她顶着大太阳下地劳作。而相对而言,不需要干体力活的少女,则有大把时间花费在弹琴、画画等陶冶情操的爱好上,性子也会被磨得比较温柔些。
既然连逯鲁曾的孙女他都婉拒了,其他女人就提不起什么兴趣了。逯家的女儿虽然他没见过长什么模样,但至少识文断字。别人家的女儿,则连识文断字都做不到。让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技术宅,找个大字不识,风吹就倒,胸口平得像搓板一样的细脚圆规?那还不如直接切了呢,至少切了只是痛在一时!
注1:缠足的恶习最晚起源于南唐,在宋代开始蔓延开来。奇怪的是,蒙元统治时期,很多蒙古贵胄,对小脚也非常偏爱。导致缠足恶习愈演愈烈。在明代末期达到顶峰。满清入关后曾经一度禁止,但民间不肯遵从。后来只好听之任之。
正因为审美观的巨大差异,朱八十一才对别人给他做媒的事情,提不起什么兴趣。打下淮安之后,苏先生几次试探过他,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逯鲁曾的孙女绝对是个“倾城倾国”的颜色,他却几次都以“鞑虏未灭,无以为家”的借口回绝掉了。导致逯鲁曾一直以为是苏先生这个媒人在里头起了什么坏作用,跟后者现在画地绝交,老死不相往来。
“这你都能感觉得到?”对于胡大海的身手,朱八十一向来是赞赏有加。笑了笑,顺口追问。
“练武的人,骨架和普通人不一样。”急于挽回自己在都督眼里的形象,胡大海非常仔细地解释,“练武的人,从小要站桩,拉大筋,打套路。时间一长,筋骨就全舒展开了,哪怕是花架子,也会长得比一般人结实些。而杀过人和没杀m.hetushu.com过人又不一样,只要是见过血的,再拿刀子捅人时就不会瞻前顾后。眼神儿也会越来越狠辣,常年累月积累下来,杀气隔着几十步远就能感觉出来。”
老兄,你们好歹也都是这个时代的高级工程师好不好?居然比个家庭妇女还八卦。千里寻夫,老子自打记事儿时就住在徐州,到现在位置活动范围也没超过一千里。千里寻夫,一千里之外,她奶奶的寻个谁?
“胡大海他不知道,你黄师傅怎么也跟着瞎起哄?”喝退了众工匠,朱八十一怒气冲冲地将枪口又转向了黄老歪,“咱们没起事前就是街坊,你觉得我屠户当年是娶得起媳妇的模样么?至于起事之后,这一年来我天天忙的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哪有功夫去给自己找老婆?”
“是么?”朱八十一侧过头,按照胡大海刚才说的理论,比较后者和黄老歪的不同。果然,从胡大海的目光中,发现了一股隐隐的暴戾之气。尽管胡大海在他面前,尽力表现得十分恭敬,但那股随时准备给人致命一击的气势,却根本遮盖不住。
“是,都督。末将一会儿紧跟着你,若是她敢有歹意,末将,末将一定亲手斩了她!”胡大海红着脸,大声答应。
发现苏先生和胡大海,以及身边的侍卫们根本没听懂自己说什么,赶紧打了哈哈,低声道,“这个女人可够高的,恐怕比他身边的那帮弟兄还高一些。”
三个人谈谈说说,片刻之后,终于走到了将作坊的禁区边缘。远远地,就看到了修身细腰的女人,被一群淮安士兵隐隐地包围着。虽然穿的是戎装,却让人第一眼,就将目光落在她身上。
他麾下的五支新军的中,目前有三支留在淮安,两支派在外面。而吴永淳和陈德所部第四军,眼下正在扫荡徐州、宿州、淮安之间的蒙元残余势力,并未在某地常驻。实际上真正常年驻扎在外,并且担负起淮安正南侧防御任务的,只有徐http://www•hetushu.com达和王弼二人所统领第三军。由此可见,第三军指挥使徐达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
“八十八,六十,九十三”朱八十一嘴里冷不丁冒出一串数字,然后瞬间脸色涨了个通红。
“轰”地一下,工匠们全都围了上来。包括一心想着升职的刘老实,都顾不上再研究他的简易镗床了,死皮赖脸地凑上前,想要亲眼目睹一下都督夫人的芳容。
这并不是说他眼界有多高,而是,这个时代的美女标准,实在太另类。这个时代,讲究的是肤白、臀大、胸平、缠足,外加上一个年龄足够萝莉。
“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再凑热闹,再凑热闹这个月的工钱就全扣掉!”朱八十一气得直想揍人,扯开嗓子大声咆哮。
“你可真够粗心的!”朱八十一撇了撇嘴,无奈地抱怨。事情来龙去脉他基本已经弄清楚了,这个找上门来的女人,跟徐达很熟。而徐达替她写了一封信,让她拿着信亲自来淮安找自己。肯定也是遇到了一件不方便擅自做主的事情,想征求一下自己的意见。没想到,却被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钻了空子。
“胡,胡将军说,那,那女人手里拿着徐达的亲笔信!”黄老歪从来就不是个有担当的,见朱八十一好像脸色越来越难看,立刻将责任往胡大海身上推。
“不必了,我出去看看她到底是哪路神仙!”朱八十一笑了笑,轻轻摇头,“能骗到徐达的手书,她本事也不算小。值得我亲自出去会上一会!”
“那倒不必。她若是有歹意的话,徐达也不会替她写信!”朱八十一又想了想,一边走,一边继续摇头。虽然不能确定自己麾下这个徐达,就是历史上的那个无敌统帅。但他对此人依旧寄予了厚望。不敢,或者说拒绝相信,徐达是个又蠢又笨,并且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
“都督自己,其实,其实不比胡某差多少!”胡大海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将头侧开,小声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