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朱重八

然而,胳膊是他的胳膊,却轮不到他自己做主。长腿女子立刻竖起眼睛,大声说道,“有什么麻烦的,让郎中处理一下,总比回去之后剁你一条手臂省事儿。走,咱们去城里转转。我也有好几年没逛过淮安了,这次刚好看看城里变成什么模样。”
“那快去,咱们快去!”话音刚落,长腿女子就跳了起来,大声催促。
“敬畏不敬畏,要看心里。脸上表现出来的,未必是真的。”朱八十一又看了他,如实回应。“如果我的政令能给他们带来切切实实的好处,他们怎么可能不听。如果我的政令要靠刀子来逼着执行的话,他们表面上听了,心里恐怕也在恨我。还不如不执行!”
“真的?”长腿女子将信将疑,珠泪盈盈。
“哎呀,那可不好说。刀剑伤,伤口越小,感染七日风的可能性越大!”徐洪三存心捣蛋,咧了一下嘴巴,在旁边促狭地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吧!既然误会已经揭开了,咱们把徐大哥的信交给朱总管,马上坐了船回濠州去吧!”朱重八不想继续被大伙看笑话,试探着说道。
这番话,又令大伙眼前一亮。淮安军之所以能做到对百姓秋毫无犯,除了规模比较小之外,另一个巨大因素就是,商税和盐税绝对足够充裕,大伙犯不着再朝原本日子过得就紧巴巴的农夫下手。否则,即便朱八十一再心存仁厚,为了自家的生存,也得把百姓门逼得流离失所。
“啊?”长腿女子愣了愣,泪水噙在眼睛里,刀子举起来,不http://m.hetushu.com知道该不该当机立断。
时间已经又到了金秋八月,道路两边,桂花飘落如雨。三个月前的那场战斗虽然激烈,但却只持续了一天。对淮安城的外围,特别是城西侧夹在运河与淮河之间的这片三角地带,影响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因此,沿途中风景极其秀美,炊烟飘飘,牛铃阵阵。比起刚刚经历过战乱的濠州、怀远一带,简直就是块世外桃源。
“你军中可有郎中?”长腿女子立刻收起了泪,却依旧不放心,瞪圆了哭红的眼睛追问。
那朱重八,却不知道自己随便两句话,已经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想了想,继续说道,“淮安卡于运河与黄河交汇之处。可向往来船只收税,其东又是淮盐的产区,不愁没有商旅往来。因此,民不加税而军用自足。乡野间当然看起来一派盛世气象!”
“他说得没错!”朱八十一生物老师死得早,却也多少记得破伤风杆菌的繁殖条件之一是低氧。如果身上随便被割一道浅浅的口子就会得破伤风,他自己早死了二十回了,根本没机会站在这里看朱大鹏的两位老祖宗秀恩爱。
正困惑间,朱重八也策马赶了上来,主动替朱八十一解释,“朱总管待民以仁,将士和百姓自然报之以义!你说的那种杂碎,毕竟是极少数!即便偶尔出了一半个,自有官员去料理他。无须劳大总管耗神!”
那朱重八的感觉极其敏锐,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和长腿女身上,立刻涨红了脸hetushu.com。赶紧将胳膊从女子怀里挣脱出来,一边从里衣的袖子上撕下布条,捆住大臂止血,一边低声安慰道,“没事儿,真的没事儿。这么小的一条刀口,血马上就会止住。你看,已经不流了!朱总管这里还有上好的金创药……”
这几句话,完全脱胎于儒家理念。远比朱八十一本人信口说的那些更容易被接受。非但长腿女子听了之后轻轻点头,就连胡大海、黄老歪等人,也偷偷地将目光转过来,重新打量此人,心中同时暗暗感慨,“那濠州总管郭子兴好生厉害,麾下随随便便拉一个牌子头出来,都能有如此见识。其麾下的重臣大将,想必更是英雄了得。”
既然都看明白了,便更没人肯上前帮忙。只是把吴家庄秘制的金创药又拿出一瓶子来,丢到长腿女子身边,由她自己去给朱重八疗伤。
无法再打长腿女的主意,但是不妨碍他从欣赏的角度,看朱重八和马大脚这一对俊男美女组合。所以并不介意邀请对方去城里坐坐,顺便也能确定一下徐达那封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城里有个色目人开的医馆,手段还不错!”朱八十一笑了笑,非常耐心的回应,“里边还有我们淮安军专门配制的烈酒,用来清洗这种新伤口,可以把化脓和感染的几率降低八成。”
濠州总管郭子兴起义之前,是当地少有的富豪。作为他的掌上明珠,长腿女的平素却也不乏看风景的闲情逸致。走着走着,便暂时忘掉了心中的恐慌,策马追了几步,向和-图-书朱八十一大声询问,“朱总管,好像这里的老百姓不怎么怕你么?见到你的护卫队,居然连躲都没有躲一下!”
“路有点儿远,需要骑马!你们都跟着我来吧!洪三,你去当值弟兄那边借几匹马过来!”朱八十一看了她和满脸尴尬的朱重八一眼,笑着点头。
“噢?”朱八十一听得微微一愣,皱起眉头,低声沉吟。拿下淮安之后这几个月,他一直试图寻找某条适合整个华夏的发展道路。以便于将来赶走了蒙古人之后,让百姓们不会觉得,汉家自己的统治,其实他妈的和异族没什么两样。以便于将来如果还有女真人崛起的时候,全天下的汉家儿郎都舍命保护这个国家,而不是除了寥寥几万人之外,其他都选择了听之任之,不管我屁事。
当然,淮安军现在自己达到垄断地位的大炮和板甲生意,也给大总管府带来了滚滚财流。只是这笔钱进了总管府之后,转眼间就变成新的水车、新的工坊和更多的板甲、长矛、火枪、大炮。没有用到日常政务运转当中,暂时还没几个人能认识到其规模的庞大而已。
“那朱将军以为,眼下淮安之政,可通行全国否?”听朱重八说得似模似样,朱八十一有心考校一下这个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开国帝王,想了想,侧过头来询问。
那朱重八也是非常有眼色的,看到朱八十一神色变冷,赶紧又拱了下手,大声说道,“大总管有问,小可若是不答,或曲意逢迎,才是对总管的失敬。总管是既然有志于救民于水火,当知www.hetushu•com道‘耕战立国’四个字。眼下淮安之所以不缺粮,是可以向其他地方源源不断地收购。而万一总管治下之地超过了一省,连粮食都不能自给自足的话,光凭着买,何以供养十万大军?若无十万大军,又怎可能誓师北伐,驱逐鞑虏?所以小可为大总管计,若想以淮泗为基业,兴农才是第一要务。其他,即便红利再高,也是一时繁华。转瞬便成了过眼烟云!”
谁料自己这边刚刚开了个头,朱重八居然就开始泼冷水。未免心中有些恼怒,脸色的表情也慢慢阴沉起来。
他身体里,属于朱大鹏的那部分灵魂是个工科宅,深受人人平等理念熏陶,所以做事便有些理想主义倾向。而属于朱老蔫那部分灵魂,则是被人欺负惯了的,就不知道该如何做一个上位者。故而两部分灵魂综合起来,就成了现在这般光景。无论对手下弟兄,还是对辖区内百姓,都非常随和。与其说是个大总管,还不如说是个有担当,有威信的邻家大哥。让人心中对他的亲近,远远多于畏惧。
“不能!”朱重八回答的非常快,好像心中早有定论。“其他地方,可没有这么丰厚的盐利和商税。放眼整个河南江北行省,能适合淮安之政的,也不过是扬州、高邮两地。往北的徐州都不能,更甭说是推行到全国。”
“他们为什么要怕我?”朱八十一回头看了她一眼,笑呵呵地回应,“我又不吃人肉。”
此刻她是郭子兴家的大小姐,而朱重八只是一个小小的十夫长。当然只能听凭大小姐做和图书主。于是,一行人从巡逻兵手里借了马匹,跟在朱八十一身后,信马由缰朝淮安城行去。
“可,可总,总有些,总有些故意,故意捣蛋的人。有些养不熟,养不熟的白眼狼!”平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类理念,长腿女子本能地就想跟朱八十一辩论一番。却又找不出哪里不对。只是觉得,对方的思维方式,和自己以前接触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包括自己的养父,虽说有着“礼贤下士”之名,可那全是故意装出来的。一但不刻意去装,身上的王霸之气立刻暴漏无疑。
“七日风?重八哥,你得了七日风可怎么办?我,我……”长腿女子大急,一边劈哩啪啦地掉眼泪,一边从地上捡起刀,重新朝伤口上比划,“我帮你把伤口割大些,割大些就不会得七日风了。朱重八,你别躲。割大些就不会得七日风了!”
“光扩大伤口不行,要想保住他的命,得把整条胳膊切下来!”胡大海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笑了笑,继续煽风点火。
“没事,真的没事儿!”朱重八即便心里再爱慕对方,也不肯让长腿女子拿钢刀砍自己一只手臂下去。赶紧把受伤的胳膊藏在身后,大声说道,“他,他骗你呢!七日风要刀子有锈,伤口足够深才行。我这只是浅浅的一条口子,怎么可能得七日风?!”
“你,你是淮安大总管啊!”长腿女被他的回答逗得莞尔一笑,四下里的秋光顿时平添几分妩媚,“虽然不吃人。他们见了你,敬畏之心总应该有些吧,否则你的命令贴出来,他们怎么肯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