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五章 拉拢

血缘关系是肯定不存在的。且不说朱大鹏那个朱元璋第十六世孙的身份真假存疑。即便是真,眼下他从身体到灵魂,还是属于朱老蔫多一些,朱大鹏少一些。而朱老蔫从记事儿时起,就只有一个姐姐相依为命。从没有被其他亲戚寻找过,也从没听自己的姐姐说起过,在两淮各地还有别的亲人。
说罢,她也请伺候酒席的亲兵给自己斟了满满一盏,站起来笑着举到双眉之间,大声说道:“小女子此番来的鲁莽,多亏朱总管大人大量,不与计较。这一盏,小女就向朱总管,向诸位赔礼了。今日做错之处,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正冥思苦想间,忽然看到胡大海站了起来,举着酒盏说道:“重八兄,刚才听你一席话,令小弟眼前竟有拨云见日之感。这一盏,且为濠州郭公贺,连麾下一个亲兵牌子头都如此了得。他将来想不成就一番霸业都难!”
这一笑,顿时令整个房间里都是一亮。老狐狸苏先生立刻暗道一身不好,心中偷偷核计,“怪不得一个小小的亲兵牌子头,那朱重八也做得有滋有味。郭子兴倒是会养女儿,老夫要是再年青个二十岁,恐怕也舍不得离开。这个,怎么才能让都督如愿以偿呢?他可没有这样年纪的女儿,拿高官厚禄诱惑的话,未免有失下乘。况且当着这大脚女人的面儿,朱重八即便心动了,也肯定抹布开脸面。要不然……”
他跟朱重八两个一见和*图*书如故,总觉得对方的很多观点和想法跟自己非常相似,即便偶尔有争执,也是看问题的高度和角度不同所引起,远没达到鸡同鸭讲的地步。
“大总管果真如徐家哥哥所说的那样,是个难得的爽利人!”见朱八十一肯接受自己代表濠州军的赔礼,长腿女笑了笑,满意地点头。
好个胡大海,一招走空,反被朱重八给调侃了,也不觉得羞恼。笑着把杯中酒先干了,然后又倒了一盏,继续说道:“呵呵,以重八兄大才,如果郭公知人善任,成就霸业不过是反掌之间的事情。届时,你我两家便可以联袂北上,一道驱逐鞑虏,恢复华夏河山。这是何等快意之举?届时,胡某愿为前驱,替贵我两家弟兄开路搭桥,直捣黄龙!”
“噗哧!”长腿女被逗得抿嘴而笑,稳稳当当地坐下去,看胡大伙如何还嘴。
他是淮东大总管府的长史,整个淮安军体系中的第二号人物。刚才见面时,已经有人向朱重八介绍过。由他来代替朱八十一向客人敬酒,这份礼遇不能说不够厚重。
唯独那长腿女,见朱重八问都不问就抢了自己的酒。皱了皱眉头,低声嗔怪道,“你不要喝那么急,我自己能应付得了!”
长腿女也将自己杯子中的酒水一口喝干了,然后又要了第二杯,举着在眉间,向朱八十一致礼:“先前孙家二哥做了对不起大总管的是事情,是他一个hetushu.com人的主张,实际上,家父对此并不知情。但无论如何,他是我濠州军的人,这笔账我濠州军赖不掉。今天小女子就先代家父向朱总管赔个罪,接下来该如何补偿大总管,家父半个月之内,必有答复!”
“是啊,是啊!”黄老歪闻听,也赶紧在一旁举着酒盏帮腔。“朱兄弟已经替我家都督献过一次计,不妨好人做到底,把你现在想到的,全都说出来,让大伙参详参详!”
朱重八何尝不知道,自己如今在郭子兴帐下根本无足轻重。而一旦加入了淮安军,肯定会立刻脱颖而出。但是,想想身边的马大脚,再想想自己深藏在心中的一些东西,他的头脑立刻就清醒了起来。先举着酒杯陪着大伙喝了一口,然后用非常缓慢的声音回应道,“先前那些,不过是旁观者清而已。或者说,是无知者无畏。一旦站在淮安城中,或者熟悉了淮安军的内部情况,朱某未必还敢如此大胆地口吐狂言。不过,既然徐兄弟问起来了,朱某就再大着胆子给朱总管提个建议,及早兴兵南下,攻取高邮和扬州。一旦大总管能饮马长江,蒙元便再无机会切断大总管的粮道。那时淮东军是继续养精蓄锐也好,还是南下攻取苏浙也罢,都进退自如!”
“爽快!”除了逯鲁曾这个饱学鸿儒之外,在座中其他人身上的市井气未脱。看朱重八如此知道进退,齐齐扯开嗓子称赞了一声。然和*图*书后一道举杯相陪。
说罢,抢先举起酒盏,一口干尽。
没想到对方如此沉得住气,胡大海彻底没招了。先将酒盏跟朱重八手中的酒盏碰了碰,笑着喝干,然后偷偷在桌子下拿脚踩徐洪三的脚指头。
不是因为血缘,只是因为脾气相投,见识高度相似。这样难得的好帮手,朱八十一怎么可能不想招揽?事实上,在没看到徐达的信之前,他已经在不断地主动向朱重八示好,不断地试图拉拢对方。只是,眼下他能拿出的手段实在不多,对方要么根本没觉察出来,要么故意装傻而已。
“好!”即便是先前再不喜欢长腿女的人,此刻也对她的爽利劲暗挑了一下大拇指。举起酒盏,一边喝,一边心中暗道:“这郭子兴倒也是个人物,不光麾下的亲兵牌子头英雄了得,连养的义女,都巾帼不让须眉!”
“多谢通甫兄吉言,若真的有那么一日,朱某也愿意持一杆长缨,为我濠州大军马前之卒!”明知道胡大海在暗示郭子兴不能知人善任,朱重八依旧不动声色地回应。并且很清楚地告诉对方,我不在乎官职大小,哪怕是给郭子兴当个马前卒,也甘之如饴。
这便等同于替朱八十一礼贤下士了。既然郭子兴只把你当个亲兵小队长,而我淮安军上下,却全都把你当了张良、萧何一样的谋士对待。到底哪边对你更重视,不用比也都清楚。
众人能够百战百胜,平步青云,那作为大总管的和*图*书朱八十一自然更是龙跃潜渊,一飞冲霄了。因此大伙听了心中高兴,便有举着杯子陪了第二杯。
对着徐达的亲笔信,朱八十一心中连连苦笑。
而跟朱重八之间,这条代沟就仿佛根本不存在一般,或者说已经窄到顶多是几十甚至十几年的差距。稍一纵身就可以凌空飞渡。这一路上,朱八十一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跟朱重八有着某种血缘上的联系。否则,彼此之间的感觉怎么会这般亲近?
朱重八笑着拱了拱手,将空杯子放下,顺手抄起长腿女面前的酒盏,继续大声说道,“此番来得仓促,我家小姐忘了给诸位前辈带礼物。就再借一杯水酒,献给诸君。祝诸君在朱总管帐下百战百胜,平步青云!”
“无妨,无妨,既然是误会,揭开便好,没有必要揪住不放!”众人此刻心思都在朱重八身上,才没时间跟一个女子计较,举起酒杯陪了一盏,笑着回应。
说罢,又是一杯酒干了下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管乐之才,管仲和乐毅怎么能跟他比?这是华夏历史上仅有的两个农民起义者皇帝之一,历史上蒙元统治的终结者好不好?
“朱兄弟远来是客,咱们不能慢待了人家。都督且看信,老夫代都督先敬朱兄弟一杯!”不愧为朱八十一麾下第一狗腿子,苏明哲从自家都督招待客人的隆重程度和看信时的脸色上,就猜出了一些端倪。举起杯,带头向朱重八发出了邀请。
既然长腿女点明m.hetushu.com了这一杯是向此间主人赔罪,朱八十一当然不能继续琢磨心事。先将信纸折起来,小心翼翼地收回信囊中。然后举起酒杯,一口干了下去。
这种情况,还是他融合了朱大鹏的灵魂之后第一次出现。在此之前,即便是跟最渊博的逯鲁曾,也从没聊得如此融洽过。毕竟双方之间隔着一条六百多年的代沟,知识再渊博,也无法一步跨越过去。
徐洪三自知不擅长嘴皮子功夫,却被踩得难受。只好举着酒盏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刚才听朱兄说我淮安有缺粮之隐忧,又说我淮安军不该过早地自敛爪牙。小弟虽然听不太懂,却见我家都督在频频点头。想必朱兄的那些见解,甚得我家都督之心。只是小弟不知道,接下来,我淮安军该怎样做,才是最恰当选择?如果朱兄能多指点一二,小弟将不胜感激!”
当即,朱重八就站起身子,双手捧着酒盏说道,“不敢,不敢。小可此番前来淮安,是为了保护我家大小姐。实在算不得什么客人,更当不起长者之敬。这一杯,小可先借花献佛,为朱总管,为在座诸位前辈寿!”
几句话,虽然故意装得粗鄙无文,却转着弯子将朱重八目前在濠州军中,有才却不得重用的事实给点了出来。那长腿女听了,眉毛轻轻向上一跳,本能地就想反驳。不料却被朱重八抢先了一步,举着酒盏回应道:“谢通甫兄吉言,他日我主郭公如若得成霸业,必扬今日通甫兄铁口钢牙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