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六章 纵横

非但如此,拿下庐州之后,濠州军一样也就得到了窥探江南的机会。因为对江南水乡的气候不适应,蒙元朝廷的精兵几乎全都驻扎在北方。万一郭子兴得到庐州之后,抢先一步渡江。淮安军的发展大计,就要受到严重影响。甚至连苏杭二地,都有被对方抢下拿下的可能。
苏先生和胡大海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摇着头,大声调侃。
“让他说!”朱八十一狠狠横了麾下的文武一眼,然后把目光继续转向朱重八,吸了口气,笑着询问,“朱某愿闻其详。”
他想要庐州!郭子兴想要借我淮安军之手夺取庐州!无论是逯鲁曾,还是苏明哲、胡大海,都将眼睛睁得滚圆。
“大胆!”
“大总管可是担心,自家麾下的兵马太过单薄?”见朱八十一只是夸了自己一句,就没了下文。朱重八把心一横,大声追问。
“嗯!的确如此!”朱八十一想了想,佩服地点头。朱重八刚才所提的这条建议,实际上并没脱离逯鲁曾和他自己当初在徐州拟定的框架。只是逯鲁曾和他自己当初都认为,拿下淮安之后需要稳扎稳,徐徐渐进。直到实力足够时,才进攻高邮和扬州,进而过江拿下苏杭这个大粮仓。而朱重八的建议,则更灵活了些。认为只要机会合适,就该立刻动手,甭管自己这边准备是否充足。
“这条,也可以答应你!”双手下压,他示意逯鲁曾等人稍安勿躁,然后非常和气地对朱八十一回应,“但是拿下庐州之后,如果贵部窥探江南,双方如何划分攻击范围?”
“朱将军过奖了,请接着往下说!”逯鲁曾则难得地给了朱重八一个笑脸,伸手示意他继续未完的话题。
长江之南,便是苏杭这个大粮仓。即便淮安军无力过江作战,蒙元朝廷也无法再阻止百姓们将粮食卖到江北来。更何况,温州那边还横着一个大海寇方国珍。如果他想卖粮食给淮安军,蒙元的那点水师想阻止都阻止不了。
“喂,你们这http://m.hetushu.com些人怎么不讲理啊!”长腿女立刻就站了起来,针锋相对,“是你们让他出谋划策的?这会儿又怪他问得直接!朱总管,你平时就这样请客吃饭么?”
眼下淮东路在黄河以南的全境,都为淮安军所有。其他势力想攻打高邮和扬州,只能跟淮安军或者濠州军借道。而以濠州郭子兴和定远孙德崖二人眼下的实力,又根本没可能攻下这两座大城。换句话说,高邮和扬州,早就被视作了淮安军的禁脔。其他豪杰即便再眼馋,想要将这两片膏腴之地拿到手,也得先问问朱八十一的态度。
“光是拿一份钱粮,恐怕无法酬劳郭总管和孙都督出兵助阵之功!”朱八十一的反应也不慢,笑了笑,用非常缓和的语气回应。
他当初带领着盐丁跟徐州军作战,可是吃足了训练不精的亏。尽管和他耿再成两个武艺出众,往来冲杀,四处去堵窟窿。可个人勇武却挽回不了全军的颓势。被朱八十一带着徐州左军精锐打得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没到半柱香功夫,全线溃败,连累他们两个,都双双做了俘虏。
“你是说,郭总管和孙都督也愿意前来助拳?”这下,由不得朱八十一不悚然动容。赵君用刚刚吞下了睢阳,睢州和鹿邑,眼下正忙着消化战果,肯定无法出兵来帮忙。芝麻李在汴梁之战时肩膀被硬弩射穿,至今尚未痊愈,估计也无法亲自领兵参战。所谓请周围友军,恐怕反应最为积极的,就是濠州郭子兴和定远孙德崖这两位。一则这两位距离淮安军最近,随时都可以赶到。二来,这两位目前所占据的都是穷地儿,手头很不宽裕。偏偏招兵买马时又缺乏节制,眼下穷得军粮都成问题了,刚好通过拿下高邮和扬州来弥补。
既然江南大部分地区,还被蒙元朝廷所控制,那么,无论哪家义军去攻打,都是为华夏光复故土,都名正言顺。所以,大义方面,淮安军没任何资格和图书,要求别人不准抢先动手。
顺着运河一路南下,攻取与淮安一样富庶的高邮和扬州,将战线一直推进到长江边上。如此,淮安军控制的地盘,就成了夹在长江与黄河之间的一块半封闭所在,东面还是一片汪——洋大海!
“我濠州军购买火炮之事,还请大总管多为看顾。价钱好说,但交货时间切勿继续延后!”那朱重八却是个精细人,迅速咬住朱八十一的话头,继续补充。
“眼下江南大部分地区,还在蒙元朝廷手中。”朱重八笑了笑,不卑不亢地回应了一句。
“既然大总管答应得痛快,小可也不藏着掖着。高邮和扬州,已经是大总管碗中之物,我濠州军无力窥探。但拿下高邮和扬州之后,如果蒙元朝廷还没倾力来攻的话,小可斗胆,请大总管遣一支偏师,陪我濠州军去庐州走一遭。不敢劳烦淮安军的弟兄打头阵,只要带足了火炮和弹药,压得住城头的守军就行!”
“嗯!”苏先生手捻胡须,很享受地点头。
“小子,你刚才向我家都督献策时,恐怕心里就存的是这个主意吧?”
这句话倒不完全是拍淮安军马屁。相比起周围红巾群雄招募流民入伍,随便往手里塞一根竹竿就朝战场上赶,目前已经训练了两个半月的淮安新军,的确要优秀得多。而比起蒙元朝廷在各地的驻屯兵马,他们在士气和武器配备方面,也占据了极大的优势。毕竟铸炮和冷锻铠甲技术,都是朱八十一带领工匠们摸索出来的。高邮和扬州两地的蒙元官府,既仿制不出来火炮,也买不到冷锻铁甲。
而朱重八今日一个合兵作战之计,就将原本濠州军就不可能拿下的地盘,送了顺水人情。相应的,还试图以这两座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城池做筹码,来换取淮安军配合他们夺取庐州。这买卖,做得也太精明了些!精明到了几乎是无本万利的地步!
唯一没有觉得朱重八异想天开的,只有朱八十一自己。自打从朱大鹏的记忆里,http://m.hetushu.com确定眼前这位,就是平行空间里那位大明朝开国皇帝之后,他就不敢相信对方会没有任何条件地,替自己出谋划策。换句话说,朱重八眼下做的事情,他不觉得惊诧。而朱重八如果不借机为濠州军争取好处,才真的会令他感到吃惊。
“此刻大总管欲顺运河南下,兵力却有些不趁手。何不效仿刘大帅,请周围的友军前来帮忙?只要各方事先约好了战后利益分配,相信,眼下周围没任何一家友军,会拒绝大总管的邀请!”
但朱重八的提议,完全建立在对高邮、扬州两地敌军实力的蔑视和对蒙元朝廷反应速度的推测上,灵活固然灵活,所冒的风险也非常巨大。换句话说,万一朱重八刚才的两个判断之一出现了失误,淮安军久攻高邮不下,损兵折将。或者在淮安军南下期间,蒙元军队大举渡过黄河,眼前的大好局面,恐怕就要付之东流。弄不好,把淮安城也丢掉,再去寄人篱下都有可能。
“放肆!”
“兵精不精,都是相对而言!”仿佛对众人的反应早有准备,朱重八笑了笑,低声解释,“来的路上,我看过徐指挥使的新三军。虽然组建不久,里边八成以上都是新兵。但比起此刻淮河两岸任何一家豪杰麾下的兵马恐怕都强悍了五倍不止。比起朝廷放在地方上的驻屯军,至少也强悍了两倍以上。”
“先前孙都督之子妄图窃取贵军铸炮秘术之罪,希望大总管不要再继续追究!”朱重八立刻进入谈判使者的角色,毫不犹豫替濠州军提出要求。
“不过既然大总管今天提了出来,小可肯定会在我家郭总管面前,将大总管的意思转达!”赶在众人没发作之前,朱重八又迅速补充,“反正双方联手南下,肯定要订约。而订约这等大事,亦不可能交由小可来完成。所以,眼下提这些尚早。不如待朱总管与我家郭总管碰了面儿,双方再商量此事。不知道大总管意下如何?”
正所谓一子落地,满m.hetushu.com盘皆活。如果淮安军真的能做到朱重八所说这样,先前潜在的粮食危机,就彻底不复存在了。而治下多出了高邮府和扬州路两块地盘之后,淮安军的战略纵深也迅速扩大了三倍。即便在沙场上偶有失利,也不会立刻就面临不生即死的尴尬境地了。
“小小牌子头,大总管待你以礼,你居然敢蹬鼻子上脸!”四下里的呵斥声这才响了起来,每个开口的人都满脸愤怒。
这话,可就问得有些不礼貌了。当即,就令徐洪三等人勃然作色。朱重八却根本不给大伙呵斥自己的时间,咬了下牙,继续大声问道,“抑或大总管在担心攻城时伤亡过重,导致实力受损?无法保住淮安这个财税重地?若是如此,朱某这里还有一策,不知大总管可否愿意听上一听?”
只是,这样一来,淮安军原本的战略部署,就得彻底被打乱。眼前世外桃源般的宁静生活,也必将不复存在。此外,高邮和扬州的城墙,比淮安还高,还结实。上次攻打淮安时大伙有排水沟可钻,这次若是想攻打高邮和扬州,恐怕就不可能故技重施了。想破城而入,只能凭着自家的实力硬啃。届时,恐怕每一堵城墙下,都将是尸骸枕籍。
“也可以!”朱八十一想都不想,笑着点头。今天解决了炮管粗磨问题之后,黄老歪那边的火炮产量和成品率,必将又上一个新台阶。眼下有效射程只达到三百五十几步的四磅炮,已经完全可以量产。而正在试制中的五磅炮和六磅炮,也有希望因为镗床的发明而提前诞生。如此,四磅炮对外卖得越多,资金和原材料回笼就越快。资金和原材料越充足,射程更远的火炮和身管更为结实的火枪,越容易尽早在几支新军中列装。
“可以!”朱八十一再度点头。人都回到孙德崖那边去了,他即便想追究,也不能直接带兵登门讨要。所以答应不答应没任何分别。
“先前刘大帅与也先帖木儿对峙不下,曾经请了李总管、赵总管和贵军前去助阵。”朱和*图*书重八拱了拱手,不慌不忙地解释,“过后四家按出力大小瓜分了俘虏和辎重,随即李总管退回了宿州,赵总管退回了徐州,贵军一部则返回了淮东。当时所打下的地盘,包括汴梁在内,都交给了刘大帅治理。”
想到刚刚扩编不久的新军,为此至少要付出半数以上的伤亡为代价,在座众人又觉得十分犹豫。攒这点儿家底儿不容易,从淮安府库里捞到的钱,除了分给芝麻李和赵君用两人的那部分之外,其余几乎全砸在这三万新军身上了。并且那还不够数,还得不停地从武器销售和盐税上挪钱来填补。
“驱逐鞑虏,乃是大义。如果大总管有邀,小可愿意替大总管向郭帅和孙都督传话!”朱重八没有直接反驳众人的话,而是又冲着朱八十一拱了拱手,非常自信地补充。
“朱兄弟此计甚妙,只是我淮安军刚刚扩建三个月,现在就南下的话,未免太仓促了些!”当即,总管府长史苏明哲放下酒盏,很郑重地强调。
“是啊,兵如果不练到位的话,等于让弟兄们到战场上送死。兵力再多,也全都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胡大海对此也持慎重态度,皱了下眉头,低声给苏先生帮腔。
而此刻在其西侧,却盘着徐州赵君用、宿州芝麻李、濠州郭子兴和定远孙德崖。蒙元想从西侧发起攻击,就必须先从这四位豪杰当中之一的地盘上走过去。
“官军在汴梁新败,折损兵马三十余万,钱粮辎重损失殆尽。虽然蒙元朝廷那边兵多将广,远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可想要再集中起三十万兵马来,并给他们备齐了足够消耗三个月以上的钱粮,恐怕也得到了冬初才行。”见在座众人都被自己说得意动,朱重八将目光转向朱八十一,继续低声进谏,“在此之前,高邮、扬州两地,就不得不独自面对大总管的兵威。而黄河北面的元军,也很难鼓起渡河的勇气!”
“嘿。朱兄弟,你对你们家郭总管,可真够忠心的。连吃饭的时候,不,是无时无刻,都在替他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