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包办

朱大鹏那个时代,曾经有个著名的疑问,如果当年那些曾经为共和国抛头颅洒热血的先烈们发现他们的子孙比自己现在正要推翻人还要不如,他们是否还能视死如归?
“应该,应该!”众人见他说话终于恢复了正常,赶紧连连点头。心中却悄悄嘀咕道,“这会儿自然是听您的。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大不了给您来个黄袍加身,届时,看你到底还装不装得了清高!”
有时候,无知未必不是一种幸福。而正因为知道,所以才觉得恐惧,才会觉得艰难。我推翻了一个暴虐的王朝,然后我的子孙对待百姓比我现在推翻的王朝还要暴虐。既然如此,我还费这么大力气干什么?既然同样是当奴隶,给蒙古人当奴隶和给汉人当奴隶,又有什么分别?!
……
“呼——!”朱八十一继续长长地吐气。不用再考虑什么轮回不轮回了,领先半步是圣贤,领先一步是疯子。自己刚才,就差点被大伙给当成了疯子看。好歹还有个弥勒附体的由头在,否则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刚才的事情,还有我那些话,谁也不准外传!”叹过之后,他少不得要跟现实妥协,然后着手弥补自己捅出来的窟窿,“连刘福通刘大帅都不敢现在就称王,咱们别做这个出头的椽子。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谁知道咱们今后到底走到哪一步!”
“别摆香案,得赶紧送菩萨走!”还是刘魁刘焕吾见识多,忽然和-图-书间想起了乡下对撞了邪的妇人是如何应付,扯开嗓子大声提醒,“弥勒菩萨是金仙,都督他是肉体凡胎,时间长了肯定受不了!别多事,别摆香案。请神容易送神难。赶紧立刻送菩萨走,送菩萨走!”
“快,快想办法!快,想办法让都督还魂!”陈基、叶德新和吴良谋等读书人虽然“不语怪力乱神”,却也觉得自家都督今天从头到脚都没一处正常。跟着苏先生身后,没头苍蝇一般四下乱跑。
“都督,都督他连死都不怕,还能怕什么啊!”苏明哲一把鼻涕一把泪,大声哭诉。猛然间,福灵心至,走到朱八十一身侧,用尽全身的力气高声断喝,“朱老蔫,这个月的磨刀钱又该交了!再不交,就跟老子去衙门里头蹲号子!”
朱八十一不知道,也回答不上来。一句“几曾有过不败的帝国”问罢,他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整个人被绑在了一架水车的轮盘上,由上到下,周而复始。一圈又一圈,没完没了。
又叹了口气,他目光扫过众人欣慰的面孔,“本都督的终身大事都被你们给包办了,将来当不当皇帝,如何当皇帝,总也得听听本都督的意见。别动不动给本都督来个劝进什么的,本都督可未必会吃那一套!”
众目睽睽之下,苏先生也不能半点儿担当都没有。又拿手在自家老脸上抹了几抹,重新凑上前,涎着脸说道:“其实,其hetushu.com实都督也是知道的。属下,属下先前就跟您提过。放眼淮安城中,配得上都督身份的,除了,除了禄老夫子的孙女之外,恐怕别无他选。都督切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外边,外边的人都说咱们淮安军粗鄙。您,您连禄大儒的孙女都娶回家了,看谁,看谁还敢再拿这话说您!”
“是啊,是啊。都督,这个,当不当皇帝,也都是以后的事情。眼下的关键,是咱们淮安军上下齐心,先给自己打下一片基业出来!”
而此时此刻的朱八十一,实际上就正处于这种凄凉心境中,无法自拔。他的历史知识虽然大部分已经还给了老师,然而,他却清楚的知道,大元朝之后,接下来的朝代叫做大明。
即便换了他去做皇帝,也不过是将朱重八改成了朱重九。其他全都是换汤不换药。论及对百姓好,朱重八当政时,老百姓受了委屈可是能随便进北京告状的,沿途官员谁拦阻谁入罪。而朱元璋一死,进京告御状者立刻全变成了刁民。等到了明末,士大夫已经大言不惭地宣布,灾荒期间不肯在家里等着饿死的百姓都是暴徒了!
苏明哲等人被问得愣了片刻,但很快,大伙就都发现了自家都督的不对劲儿。“坏了,都督又被弥勒菩萨附体了!”老长史猛地打了个哆嗦,立刻明白了问题关键所在。“难怪都督今天的话,从一开始就像打禅机,原来是弥勒菩萨又下来了。快,快摆香案,和_图_书跪下,磕头,赶紧给菩萨磕头!”
“看,看都督最怕什么,他最怕什么,您老就趴他耳朵边上就大声喊什么?”有个新来的幕僚也是出身于乡间,凭着以往的经验,大声给苏明哲出主意。
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已经等同于一个小军阀。除了芝麻李的账偶尔需要买一买之外,其他豪杰怎么想,怎么看,还真没必要太在乎。
答案很简单,也很凄凉。
“对,对,吴指挥使说得对。到时候您想当皇帝,就当皇帝。想行那魏武之事,把小明王找出来当傀儡,我等也都听您的。反正我等这辈子只听都督的号令,其他人的号令一概当它是耳旁风!”
想到这儿,他心里又是一阵轻松。四下看了看,笑着摇头,“行了,这话咱们都不再提了。说正经事!你们刚才不是要给我安排个老婆么?到底是谁家姑娘这么出色,值得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别人没了朱八十一,到其他豪杰麾下,好歹还能谋个一官半职。他这个淮安军的第二号人物,要能力没能力,要韬略没韬略,资格偏偏又老得吓人。若是朱八十一真的有个好歹,他最后连性命都未必保得住,还奢谈什么当新朝宰相的黄粱美梦?
“这……”众人被问得有些不好意思,齐齐将目光转向苏明哲。
“上身,刚才我被弥勒上身了?你确定?!”朱八十一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明白自己刚才短暂的溜号,给众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扰。气得抬m•hetushu.com起脚,一脚就将苏明哲给踢了个跟头,“滚,给我滚墙根儿站着哭去。你才被弥勒佛又给上了身呢!本都督是被你们给气的,气迷糊了,气迷糊了,你们懂不懂?”
“都督放心,我等非那不知轻重之人!”其他文武齐齐拱手,发誓会让今天看到的和听到的一切都烂在自家肚子里。
“敢情我说真话,就根本没人信!”朱八十一看到众人这幅惶恐模样,就知道大伙在敷衍自己。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既然你们大伙今天已经提出来了,也不用再拖了。谁家的闺女看着合适,你们大伙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不过……”
“怕是都督昨天说他不信神,让弥勒菩萨听见了!哎呀,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黄老歪的反应也不慢,立刻想到了自家都督跟朱重八两人之间的谈话内容。不信神,对大光明神的态度和其他什么佛祖,道祖、天帝、真主假主什么的没啥两样。如此嚣张的话,弥勒菩萨听见了,岂能不严惩?况且都督大人他还当过一阵子弥勒教大智堂堂主,吃光了饭就舔碗底儿,罪不容恕!
秘密这东西,向来就保不住。朱八十一心里也明白这一点。但好在他于这之前就以言辞狂悖,做事与常人迥异而著称。倒也不怎么害怕关于皇帝的论述被传出去之后,可能给自己招惹来的麻烦。
“都督,您终于醒过来了!哇!”苏明哲“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咧开嘴巴大哭。“我,我以为您再也http://m•hetushu•com醒不过来了呢。呜呜,呜呜,您刚刚又被弥勒菩萨上了身。属下,属下没办法,才,才故意吓唬您。都督,您要打就打,要罚就罚。千万,可千万别让弥勒菩萨他老人家再回来了!”
“啊?!”朱八十一的思绪正陷入宿命轮回的怪圈里头无法自拔,猛然间听见有人勒令自己交这个月的磨刀钱,立刻打了个哆嗦。手按在杀猪刀的柄上,长身而起,“谁?老子看哪个还敢收老子的磨刀钱!”
“送,你说得容易,怎么送啊!”苏先生急得眼泪都下来了,跺着脚大声嚷嚷。
“是,都督放心。如果谁敢将今天都督的话向外泄漏半句,属下第一个去找他的麻烦!”苏明哲迅速抹了把眼泪,带头向朱八十一表态。
没有不败的帝国,也没有不老的英雄。历史上的开国之君无论如何勤政爱民,顶多到了第三代,子孙就个个变得骄奢淫逸,比起前朝的昏君不逊多让。而其朝廷中那些勋贵子孙,也早就忘记了自家祖辈当初为何要造反,一个比一个贪婪,一个比一个视百姓如草芥。
大明朝在朱元璋活着的时候,贪污六十两就剥皮实草。朱元璋一死,贪污就不算啥事情了。到了明末,满朝已经没有不贪之官,腐朽之处,比元末的官场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啊,啊!是,是,是!都督刚才是气的,气的!”众文武官吏互相看了看,一起心照不宣的点头。“都督切莫生气,成亲的事情,咱们稍后再议,稍后再议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