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幸福”的古人

“笑什么笑,都给我闭嘴,不准笑!”朱八十一被笑得浑身燥热,手掌在桌案上猛拍。“徐洪三,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礼,逯大人这样的门第嫁女,应该要有四个丫头陪嫁的!”苏先生却不能跟大伙一起逃走,必须留下来继续趁热打铁。“禄小姐平素伺候起居的丫头顶多是两个,另外两个,则可以根据都督喜好,到在族人或者母族的近亲家中寻找。”
“是啊,都督现在虽然行事低调,但大小也是一方诸侯。他禄老夫子即便再不讲究,也不可能让孙女儿自己孤零零一人坐着花轿进门。四个丫头是最少的,如果他真的心疼孙女儿,至少应该陪送八个。”
“我把你个杀材!”朱八十一绕过桌子打过去,打得吴良谋抱头鼠窜。“有那功夫不好好练兵,全把心思浪费在这上面了。我昨天喝酒,是因为,是因为惋惜。是因为我惋惜没能留下朱重八!”
和*图*书末将,末将是看到大伙笑了,所以,所以末将就跟着笑了!”刘魁一边捂着肚子猛揉,一边咳嗽着敷衍。
“是,末将告退!这就告退!”众人乱哄哄地答应着,撒腿朝议事厅外逃去。不能再说了,再说都督大人就真的恼羞成怒了,大伙见好就收吧!反正今天的最重要目的已经达到了,没有必要在一些小节上过多纠缠。
“四个?”朱大鹏生活在一夫一妻时代,根本不懂得古人的成亲细节。而朱老蔫虽然是个如假包换的古人,却是底层中的底层,这辈子能娶上媳妇都要烧高香了,更不可能知道大户人家的规矩。结果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两只牛铃铛大的眼睛里头,闪耀的全都是小星星。
“都督,不关末将的事儿,真的不关末将的事情!”吴良谋的脸色立刻开始发绿,摆着手大声求饶。
“此外,逯家是书香门第,所教出来的女儿,自然气度雍容,www•hetushu•com是最佳的大妇之选!”见朱八十一有些不以为然,苏先生想了想,继续鼓动如簧唇舌,“有个知书达理的主母坐镇,都督的后宅不会不安宁。那郭子兴即便将女儿送上门来,也只能为侧室,影响不到都督今后的霸业!此外,早点把内宅的正主定下来,都督今后再心有所喜,就尽管吩咐一声便是。不会导致次序上的麻烦!”
不过这事儿搁自个儿身上怎么这般别扭?别人那都是嫁,轮到自己这就变成了娶。靠,杀猪的怎么了,那汉将军张飞还是杀猪出身呢,怎么网上说他擅画美人图?
“慌什么,我又没说一定关你们的事儿!”朱八十一撇了撇嘴,大声冷笑,“今天就这么定了。咱们到你第五军的校场上去比。把你手下的弟兄们都叫出来看热闹。”
陪朱都督校场活动筋骨,那不是纯粹找虐么?众将即便胆子再大,也没勇气真的拿兵器朝都督身和图书上招呼。哪怕是木头刀剑,也怕一时失手,酿成千古大祸。
这一招,可比杀了吴良谋还管用。后者立刻举起了双手,一边摇晃,一边大声回应,“认输,认输。末将认输还不行么?都督,都督喜欢长腿大脚丫的。昨天,昨天大伙都看出来了。您是跟朱重八惺惺相惜相惜,所以才忍痛割爱。但是,但是,您后来可是喝了一下午闷酒!”
“等等,您老人家再等等!”朱八十一眼前又开始发黑了,拼命揉自己的太阳穴,才能保持头脑清醒,“我这次到底要娶几个老婆?”
“都督恕罪,末将,末将真的不知道!”徐洪三分明笑得眼泪都淌出来了,却故意装作满脸无辜。“您,您还是去问别人吧。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等等?”朱八十一越听越不对劲儿,轻轻拍了下桌案,诧异地询问,“这又怎么跟郭子兴的女儿扯上了?本都督先前不是跟你们说过了么,和图书本都督对她不感兴趣!”
“旁观者清个屁!”朱八十一大声骂了一句,目光再度转向刘魁,“刘焕吾,你来说?”
“是,是因为朱重八。因为朱重八!”众人不敢还嘴,望着他钵盂大的拳头,连连附和。
“不说是吧,不说,那一会校场上见!本都督需要活动筋骨!”朱八十一恼羞成怒,只好祭出杀手锏。“徐洪三、吴良谋、刘魁,耿再成,你们几个一起去!”
“那其他的八个女人呢?”朱八十一觉得自己正一寸寸往陷阱里头掉,手脚如何忙碌都爬不上来。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某些老科学家在晚年时候,总能一枝梨花压海棠了。原来根子在这儿呢。嫁给个有学问的老老公,另一方的学问值和智商都能瞬间翻番。
“敢情学问这东西还能在夫妻间传递的!”朱八十一横了苏明哲一眼,在心中悄悄嘀咕。
“呵呵呵呵……”四下里,立刻想起来一片心照不宣的哄笑http://m•hetushu.com声。特别是刘魁、吴良谋等年青人,一边笑,还一边互相挤眼,仿佛都看穿了什么秘密一般。
可别人不敢下死手,姓朱的却从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上了场就跟个疯子一般,把一身蛮力发挥得淋淋尽致。二百斤的生猪随便伸手一拎就能扔上案板的角色,即便手里拿的是木头剑,拍结实了也能把人砸个跟头。一场比试下来,板甲表面肯定砸得凹凹凸凸,晚上往下脱时,抽着筋般疼。
“一个啊!”苏先生被问得一愣,信誓旦旦的保证,“就一个,都督您放心。除非您自己提出来,属下保证不给您再安排第二个。”
“没事儿就都给我滚回去练兵!”朱八十一越描越黑,只好自认倒霉。“滚,全给我滚。本都督明天要亲自去各军校阅,哪个被我挑出毛病来,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那都是媵,随嫁。帮逯家小姐固宠的,顺带帮您开枝散叶的。最少四个,没上限。看逯家对女儿的重视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