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五章 琐事

“你今年多大了?”朱八十一爱怜地拍了拍对方的手背,接过梳子,自己对付乱蓬蓬的头发。
“夫君说的是真话?”
“我今天不想早起!”朱八十一打了个哈欠,用手轻轻拍打自己身边,“你也再睡一会儿!起那么早干什么?家里又没公公婆婆等着你去倒茶!”
“这都什么烂七八糟的?!”朱八十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苦着脸摇头。“如果因为娶了你,我就把正事儿全给耽搁了,那我的自制力也太差了一点儿吧!况且底下人各管一摊子,哪有那么多政务需要我亲自处理啊!躺下,赶紧躺下。这都深秋时候了,小心着凉!”
“我没事儿干糊弄你干什么?”
“这是?”朱八十一又愣了愣,借着窗户纸透过来的微弱光亮,看清楚眼前是一片厚厚的白布。已经被折叠得方方正正,但被蓄意藏起来的位置,依旧有一团刺眼的红。
正犹豫间,被窝中的女孩忽然又悉悉索索动了起来。仿佛在寻找什么东西,又好像想要遮掩什么东西。每一次动作,都让朱八十一觉得心痒难搔。
“为什么?我不跟你说过,今天不用早起了么?”看到她那幅认真的模样,朱八十一觉得好生有趣。用胳膊将头支撑起来,对着娃娃脸的眼睛询问。
“我知道!”毕竟是融合了两个灵魂都没疯掉的人,朱八十一的适应力极强,短短一刻钟左右功夫,已经从最初的困惑中恢复了几分神智,并且开始从不和-图-书同的角度猜测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啊!”朱八十一打了个激灵,立刻睡意全消。伸手在身边连摸几下没摸到杀猪刀,这才想起来自己躺在什么地方,眼前被吓得珠泪盈盈的女娃娃到底是谁。
“起床,这才几点啊!”朱八十一看了看刚刚开始发白的窗户纸,有些奇怪的追问。
“我的天,才五点半!”朱八十一心中偷偷嘀咕了一句,又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娃娃脸,很怜惜地问道:“你不困么?困就再睡一会儿。”
因为长时间露在外边的缘故,她的丝质睡袍又凉又滑。隔着衣物,却别有一份柔软透过来,令朱八十一心猿意马。想想昨夜的荒唐,再看看被子上某处高高的隆起,他就有些举棋不定。
……
还带着体温的床铺,绝对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然而娃娃脸在打了个哈欠之后,却用力摇头,“妾身不睡,夫君如果还累的话,就自己睡吧,妾身在旁边看着。等再过半刻钟,再叫人进来伺候夫君梳洗!”
“这,这是……”娃娃脸的面孔红得就像被蒸熟了的螃蟹般,娇艳欲滴。手中的东西在身后又多藏了片刻,终于无法躲避朱八十一的目光,乖乖地将其交了出来。“是,是要交给婆婆的。都,都是夫,夫君昨天惹的祸,夫君……”
清晨阳光透过云幕,将厚厚的纸窗镀上一抹桃红。
“小小的年纪,就别学那些费力气的事情。学得越多,老http://www.hetushu.com得越快!”朱八十一又轻轻在对方的手背上拍了一下,笑着低声要求。
知道他以前过得全是清苦日子,娃娃脸也不多来烦他。先指挥着众女将他的里衣、外衣、袜子、鞋子、从上到下收拾了个干净。然后将他请到梳妆台前,一边耐心地帮他梳头,一边小声说道:“夫君别烦,这是第一天,情况有些特殊。以后不会每天都是这样。”
“大伙都起来吧!夫君不是嫌你们伺候得不舒服!”娃娃脸促狭地笑了笑,把头转向手足无措的众女。“咱家夫君是大英雄,大英雄行事,当然跟寻常人不会相同。今天是第一天,把大伙一起叫进来,主要是为了跟夫君碰个面儿,见个礼。以后早晨洗漱,我一个人伺候就行。需要劳烦众姐妹的时候,自然会叫大伙进来!”
话说到一半儿,她再也说不下去。头继续朝被子里缩去,仿佛可以打个地洞逃走。
“啊——!”朱八十一防身坐了起来,瞪圆了眼睛,望着眼前一群莺莺燕燕,满脸难以置信。
“不需要!淮安不过是一个府,如果小小府尹每天都忙得连个睡觉功夫都没有,那当了皇上的,不得活活累死?!躺下睡觉,再啰嗦小心家法伺候!”
正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着,却又听娃娃脸笑了笑,温柔地说道:“夫君不用动,让姐妹们伺候您就好。哪里伺候得不合夫君的意,您就直接说。今后大伙要在一起过和图书一辈子呢,彼此间没必要太客气!”
“不困!”娃娃脸轻轻摇头,但眼睛里红丝却出卖了她,让她根本无从遮掩,“嫂子们说,以后每天早晨,妾身都得叫夫君起床。”
娃娃脸赶紧将距离稍稍拉开一些,红着脸继续摇头,“夫君不能赖床,否则,别人就会说,是妾身的错,让夫君贪恋美色,荒废政务!”
“夫君日理万机,妾身伺候夫君是应该的!”众女立刻蹲下身去,满脸惶急地回应。“如果妾身伺候的不好,夫君尽管责罚。妾身,妾身们绝不敢有怨言!”
“是!夫人!”众女感激地答应了一声,又向娃娃脸行了个礼,然后才慢慢站直了身体。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啊!”见对方如同受惊的小鹿般模样,朱八十一心头立刻发软。掀起半截被子盖住女孩的双腿,带着几分嗔怪询问。
“到底是什么啊,神神秘秘的!咱们都夫妻了,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看见的!”朱八十一感觉好生奇怪,歪了歪头,继续刨根究底。
第二天早晨,半梦半醒间,朱八十一觉得脸上痒痒得厉害。猛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另外一双眼睛就贴在自己鼻子尖上,瞳孔里倒映着瞳孔。
“妾身,妾身得叫夫君起床。”女孩先扯住被子把自己裹成一颗蚕茧般,然后小心翼翼地回应。
“夫君在说什么呀?妾身,妾身根本听不懂。”娃娃脸上立刻又布满了红云,垂着眼皮,梳在头发上的梳子微微用力。
“都怪夫http://www.hetushu.com君,都怪夫君!”娃娃脸被问得浑身滚烫,再顾不得往下钻,举起两只小拳头,朝朱八十一大腿上猛捶,“坏死了,坏夫君,昨天晚上弄得人家好疼!啊——,这是……不要——!”
“别,别看!”娃娃脸被吓了一跳,大声抗议。随即,将手里的东西迅速向身后藏去。
“啊,呃,那,那好吧!”朱八十一大窘,满脸通红地摆手,“其实,其实这些事情,我,我自己来就行。我又不是没长着手和脚,干什么要别人伺候?”
“唔!”这句话,比前面所有话都好使。娃娃脸“哧溜”一声钻进被窝里,将头扎在被子下再也不肯露出来。
“啾啾啾啾——!”早起的鸟儿红着脸拍动翅膀,不忍再继续偷听屋子里的声音。
“十七,再过俩月就十七了!”镜子里的娃娃脸更红,蚊蚋一般回应。
第九个女人缓缓从窗口处走过来,娃娃脸上带着几分调皮,“妾身见夫君睡的沉,就把姐妹们都叫进来提前做准备了。没吵到夫君您吧?”
“这算什么,宫斗?”朱八十一茫然看着眼前的正在发生的事情,如坠云雾。
“夫君知道什么?”娃娃脸的手一哆嗦,映镜子里的大眼睛开始忽闪忽闪。
“这又是哪跟哪啊?”见到众人娇娇怯怯的模样,朱八十一瞪圆了眼睛,求救般看向娃娃脸。
当朱八十一第二次醒来,已经是天光大亮。将胳膊探出被子伸了个拦腰,他正准备翻身起床。腿还没等着地,耳畔已经m•hetushu•com传来一连串银铃般的问候声,“老爷醒了!”“老爷您不多歇息一会儿了么?”“老爷你慢点儿,妾身伺候您更衣!”
“姐妹?”朱八十一又发了好半天呆,才终于想起来,苏先生曾经给自己灌输过的婚姻知识。一个老婆,八个娘家陪送侍妾。环肥燕瘦,各有特色。天,这该死的古代,怪不得男人的平均年龄都过不了三十岁。再勤快的牛儿,同时耕这么多亩地也得活活累死……
“知道很多!”朱八十一冲着镜子呲了下牙,笑着连连摇头,“后宅是你的势力范围,我不干涉!”
“真的不需要早起?”
已经正如禽兽过一回了,犯不着再装禽兽不如。可这小小的骨头架子,万一给折腾散了……
这一惊,被清晨时吃得更大。清晨时他虽然睡得迷迷糊糊,好歹面对的只是一个女人,很容易就想起其中因果来。而现在,却是,三、四、五、六、七,八,整整八个,年龄都在十四到十八岁之间,每个人都陪着笑脸,动作无比小心翼翼。
“你在干什么啊?”终于,他忍耐不住,伸手将辈子掀开一条缝隙,低声询问。
“几点,夫君问的是时辰么?”女儿被问的微微一愣,想了想,低声回应,“应该是卯时一刻,外边的鸡已经叫过头遍了!”
娃娃脸是当家大妇,其他八个妙龄少女是陪嫁,从法律上说,他们从今天起,就成了一家人。虽然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清楚她们都叫什么名字,各自喜欢什么,脾气性情又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