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六章 异化

老婆,你真该去后世当教育部长。比那群脑子被门板夹过的强太多了。朱八十一看了一眼娃娃脸,心中暗自嘀咕。正腹诽间,却见娃娃脸眼神突然一亮,兴致勃勃地问道:“夫君,夫君这些学问,能,能教一些给妾身么?妾身在家中没有事情干,少不得又要学那些夫君不喜欢的东西。”
说罢,却又迅速把头低了下去,摆着手说道,“夫君,夫君不需要答应,算,算妾身没说过。妾身贪心了,这些学问,随便一门都可以安身立命,理当,理当传子不传媳的。夫君千万不要答应,妾身,妾身知道自己贪心了!”
“夫君又糊弄妾身!天底下哪会有这种荒唐的地方?你当掌管学政的官员都是傻子么?”娃娃脸立刻觉得不对劲儿,收起崇拜,大声反驳。
“废话,你还想第二次是怎么着?”朱八十一后背给蹭湿了一大片,气得将娃娃脸扯过来横在膝盖上,作势欲打。猛然间意识到屋子里还有另外八个女人在,扭过头,把眼睛一瞪,装出一幅凶神般的模样来呵斥,“刚才我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听到了就都给我记在心里头。咱们老朱家,不准在后宅里互相算计。否则,一旦被我抓到,第一次打板子,第二次关小黑屋,第三次就逐出门去,任她自生自灭!”
“怪不得,淮安城在短短三个月内,变化会这么大。”娃娃脸拍了下手掌,满脸崇拜,“原来师父是隐居的大贤,修的便是济世活人之术。他老人家早就看出来天下将乱,所以提前把一身本事都传授给了夫君。然后再假夫君之手,惠及天下苍生!”
琢磨来琢磨去,终是不忍心下手。轻轻叹了口气,将娃娃脸放下来hetushu.com,笑着说道:“行了,念你这次是初犯,板子先记下,准许戴罪立功。”
“什么贪心不贪心的,你要是真想学的话,有空我慢慢教你便是!”朱八十一被说得苦笑不得,站起来,拍着胸脯答应。
“古代就有物理这个词?”这下,朱八十一可有些傻了眼,手停在半空中,本能地反问。
“是师父教夫君的么?他老人家可真厉害,什么事情都懂!”
“是!”朱八十一被娃娃脸的发散型思维打得半点儿脾气都没有,看了她一眼,无奈地点头。
实习,娃娃脸在未雨绸缪!努力当一个霸气侧漏的HR,管理好一个大大的后宫!
“孩子?”娃娃脸先是吓了一跳,随即面孔连同脖子都涨得通红。“夫君,夫君原来打的是这种主意。呸,夫君,夫君……”
天可怜见,他刚才翻遍了朱大鹏的记忆,也没找到杨泉是哪位。而娃娃脸小萝莉明显是个两脚书橱,肚子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典籍。
“啊!”娃娃脸愣愣地抬起头,眼睛张得老大。随即,瞳孔周围就迅速笼上了一层水雾。然而,她很快就明白了在朱八十一心里,这件事的严肃性,用快速将头低了下去,鼻子在自家丈夫的脊背上来回挪动,“人,人家没有,没有那个,那个意思了。人家,人家第一次有了这么多姐妹,所以,所以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几乎在瞬间,朱八十一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幅情景。娃娃脸小萝莉脱去画皮,船上黑西装,带上大眼睛,手里拎着一卷合同嘿嘿冷笑……
“噢,差不多吧!数学可能比明算更复杂些!”朱八十一走过去,爱怜的摸了下对方的额头,笑着和图书回应。
“听到了就先下去等着,过会儿大伙一起吃早饭。”朱八十一虎着脸又吼了一嗓子,斥退众女。然后低下头,琢磨该给娃娃脸什么惩罚。
想到这,他又信誓旦旦的补充,“咱们老朱家的规矩,与别人家不同。男女都一样,改天有时间,咱们先从数学、和物理这两门开始学起,然后再慢慢学化学、生物和地理。为夫先教给你这些基础的,等你学会了,再学更高深的……”
“语文数学?”娃娃脸的眼睛里,开始向外冒出一连串问号。“夫君说的是如何写文章和明算么?”
终于可以有办法避免让小萝莉黑化成HR了,那就是趁她还没开始黑化之前,改变她的专攻方向,把她从宫斗专家,变成一个女科学家!哼,不就是初高中那点儿知识么,除了还给老师,哥剩下的也够糊弄一阵子的了。至少糊弄最近一两年没啥问题。
“天,师父他老人家果然是一代宗师!”娃娃脸上的崇拜之色越来越浓,丝毫不亚于后世的脑残追星族。“那生物呢?生物是什么学问?还有外语,好端端的,学番文做什么?又不是没有舌人?”
“只一晚上够呛。如果你想要孩子,咱们还得继续努力。喂,你别躲啊。躲哪去,躲得了初一,躲得老十五么?!”
眼前另外八个少女都是她的陪嫁,并且除了她的近亲姐妹之外,就是以前的贴身丫鬟。其中有个朱八十一好像还在逯鲁曾家里见过,差点被老老进士给打了板子的。即便她的管理手段有所疏漏,所出现的问题也只是人民内部矛盾,不会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而一旦她的宫斗本事还没掌握娴熟,淮安大总管的府邸又多和*图*书出第十个女人,那彼此之间的“厮杀”,就是敌我矛盾了。才没人会给她锻炼和改正的机会!
“那可多了去了!”朱八十一又无奈地笑了笑,摇头晃脑地胡编,“让为夫想想啊,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地理、生物、外语这六门是基础科!”
“淮安军!为夫这里独创的手段!”
“谁家军中的规矩,妾身以前从没听说过!”
“嗯嗯,师父,师父的确可能有这个意思。但是,但是他当时没有明说!”朱八十一为妻子替自己杜撰出来的师父好生脸红,呛了口吐沫,咳嗽着回应。
“当然有啊,难道师父叫的不是这本么?”娃娃脸小萝莉显然有做学霸的潜质,想了想,低声背诵了起来,“夫蜘蛛之罗网,蜂之作巢,其巧妙矣,而况于人乎。故工匠之方圆规矩出乎心,巧成于手,非睿敏精密,孰能著勋,形成器用哉?夫君精于制器,难道不是源于德渊前辈一脉么?”
还是个民族主义五毛追星族!朱八十一被她的模样逗得莞尔,笑着解释,“生物就是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包括草木和禽兽。至于外语么,那可就不好说了。师父说,他去过那么一个奇怪地方,你可以什么都不会,就是不能学不会番邦人说的话。否则,学问再好,也没人承认。只当你是个白丁!”
“那,那师父还教了夫君什么?”娃娃脸却完全沉浸在自己塑造出来的幻想当中,丝毫儿都没察觉朱八十一的神态尴尬。继续眨巴着眼睛追问。
“为夫我事情多!”努力眨了几下眼睛,他看着镜子里那张还没黑化的脸,很严肃地低声说道,“短时间内,没功夫娶别的女人。所以你也别急着学这些没用的东和*图*书西。大家既然住进了一间屋子,就是缘分。和和美美的不就挺好么?何必用弄得像个战场般,整天硝烟弥漫的?那样,你会很累,我也会很累。弄来弄去,家就没有家的味道了!”
“那,那物理呢,是不是东吴杨德渊所书的《物理论》?化学呢,化学又是一门什么学问?”
“那铸炮,造水车,还有城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是不是也是师父偷偷教给你的?”娃娃的好奇心却欲盛,继续眨巴着眼睛询问。
“这个,是军中的规矩!”看着对方好奇宝宝般模样,朱八十一少不得要耐心地解释,“军中那些弟兄皮糙肉厚,打一顿板子等于挠痒痒。但找间黑洞洞的屋子往里头一关,再刺头的家伙,三天下来也得脱层皮。所以关小黑屋,肯定比打板子可怕得多!”
哥今天唯一说的实话,居然没有人信!朱八十一急得只想撞墙,“我骗你干什么?比如说高丽,现在举国上下,不都在学蒙古话么?”
“还有更高深的?天,夫君到底跟师父学了多少年啊!”娃娃脸吃了一惊,满脸难以置信。
注1:物理论,东吴杨泉所作,是中国古代唯物主义经典。认为天地是水土二物的气组成。轻者上升为天,重者下降为地。在该书中,还否定了古定胜今的学问传统,而是认为古代没有的,今人未必不能创造。而工匠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一群人。
“嗯哼,嗯哼!”朱八十一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咳嗽着点头,“可能是吧,但应该比那更复杂一些!”
“前后十好几年吧!”为了自己今后的内宅安宁,朱八十一继续闭着眼睛说胡话。从小学一年级到大四,总计十六年。说出来肯定没人信,必http://m.hetushu.com须先少报一些,以免吓得小萝莉不敢一头跳进来。“头几年学的都是基础科目,然后才学的高深科目。什么高等数学,材料力学,建筑力学,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金属工艺,经济学原理什么的。反正如果你感兴趣,为夫都可以教。先教会了你,然后再由你去教咱们的孩子!”
“夫君没正形!”娃娃脸又羞得像只熟螃蟹般,一边向旁边躲,一边娇声嗔怪。跑到一个自认为安全的距离之后,却又回过头来,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追问,“为什么第一次打板子,第二次才是找间黑屋子关起来?难道关黑屋子,比打板子还可怕么?”
“是!”反正有个不知所踪的师父,肯定比魂穿容易理解,朱八十一干脆顺水推舟,一股脑地全承认了下来。
这就是娶女博士的坏处了,当丈夫没法不觉得压力山大。斟酌再三,才犹豫着补充道,“德渊先生毕竟是东吴时代的古人,而物理一道,却讲究的探询宇宙当中万物的内在运行规律,不怎么讲究师古。所以越是往后,学问越是博大精深。至于化学么,就是万物创造变化之学。像火药怎么造,为什么会爆炸之类的,就属于化学范畴!”
“是!老爷!”众女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齐齐行了个礼,大声答应。
“那种蛮夷小国,当然是谁强就巴结谁!”娃娃脸想了想,不屑地撇嘴。“可要是堂堂大国的话,放着本国的话不学好,却以学说外番的话为风。恐怕就是舍本逐末了,至少,看起来骨子里就缺几分自信!”
只说了一半儿,她便羞得再也说不下去。又迅速逃远数步,然后迟疑着转过头,以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询问,“夫君,夫君,妾身,妾身会怀孕么?”